<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夜行者:平妖二十年 > 边境传奇第二十六章 三人行
    在我的注视之下,田德智小心翼翼地左右打量着,然后摸出一根树皮藤蔓鞣制的鞭子来,往水里啪啪地打着。

    没一会儿,一条条手掌宽的鱼儿,就给他卷出了岸边来。

    我瞧见他的这手段,有些惊讶。

    须知,鞭子最不好掌握的,就是尖端那一点,因为它中间太过于柔.软了,需要将劲儿集中很难。

    我曾经在莽山的时候练过几次,终究还是没有能够成功,欠了太多火候。

    这个需要心灵手巧。

    所以这就是为什么练鞭子的,大多都是女性的原因。

    而让我没有想到的,是这位田德智同学居然也是用鞭高手,不但如此,而且还出神入化,那鞭梢儿如同手掌一样,将那圆滑的鱼儿卷着,无论如何挣扎,都不能摆脱。

    我潜在暗处,等待了许久。

    我在思考。

    出手,需要注意的事情太多了,最主要的,就是这个田德智的阵营问题。

    如果是敌对阵营的,那就没有什么好说的,我将其击倒,淘汰了他之后,拿走他的阵营标识和补给品就行了;但如果是同阵营的,因为尚良的关系,我很难对他产生太多的信任。

    而他也同样如此,如果是这样的话,我反而是暴露了自己的底牌。

    如果是这样,那可就尴尬了。

    关键是,同阵营的,没办法淘汰对方,这是很无奈的——我不敢违反演习规则,否则就会立刻丧失演习资格。

    怎么办?

    就在我苦恼的时候,田德智已经从河里捞出了十来条鱼,斩杀清洗干净之后,然后用一个藤蔓编织而成的网兜,将鱼拖着,朝着密林之中走去。

    眼看着他就要消失在我的视线之中,我没有再多犹豫,弓着身子,开始朝着他的方向摸去。

    有心算无心,我很快就摸到了田德智的附近,算了一下他的方向,我绕了点路,埋伏在了他前进的路上。

    我放下了手中的补给,耐心等待着。

    很快,田德智来到了我埋伏的跟前,十米、五米、三米、一米……

    上!

    恰如猛虎出笼,扑杀而出的我,一把擒住了田德智的腰身,将他往旁边的草地里扑去。

    这么短的距离,根本不容人有太多的反应,田德智在地上跟我翻滚了两圈之后,方才反应过来,右手手腕一抖,那跟绳索居然就缠绕到了我的脚上,死死拉着。

    随后他的身子一扭,宛如滑蛇一般,想要逃脱出我的掌控。

    我筹谋许久,哪里能够让他逃脱,当下手上用劲儿,将人按住之后,抬起手来,照着他的脸上“啪啪啪”就是几个大耳刮子。

    我一顿耳光,将田德智给打懵了。

    在感受到了我凛冽的杀气之后,已然瞧清楚我模样的田德智慌张地说道:“侯漠、啊不,侯哥,漠哥,漠哥别闹啊,我们是一伙儿的……”

    我瞧见他有放弃挣扎的意思,一把按住了他的脖子,双目一瞪,恶狠狠地说道:“我都没有亮牌子,你怎么知道我跟你是一伙的?”

    田德智赶忙问:“您是哪个阵营的?”

    我扬起手来,作势又要拍去,田德智赶忙说道:“啊、啊、啊,别,我说,我说,我是……红方的。”

    我手停了下来,疑惑地看着他,然后说道:“真的?”

    田德智瞧见我的模样,赶忙说道:“是真的,不信你看。”

    他从怀里摸出了一个红色金属片来,正面涂了红漆,背面则刻着一个“26”的阿拉伯数字。

    我瞧见这个,心中咯噔一下,有些蛋疼。

    居然还真的就是同一阵营的。

    我犹豫了一下,却没有放开他,而是问道:“你落地之后,遇到了谁没有?”

    田德智一脸茫然,说没有啊,我昨天躲了一晚上,今天实在是饿得受不了了,就出来了——漠哥,你别淘汰我,我能够烤鱼,我烤鱼的手艺很不错的,而且我这里还有盐。

    啊?

    我眉头一皱,说你哪儿来的盐?

    田德智瞧见我没有对付他的意思了,心情轻松许多,笑着说道:“山人自有妙计,人在野外,盐这种东西是必不可少的,我知道要出来,就特地去了一趟厨房,带过来的。”

    我说他们不是搜身了么?

    田德智说总会有办法的,你说的对吧?

    瞧见他这模样,我知道,或许这里面有一些我不太清楚的内幕,不过既然如此,我也没有理由再对付他,于是放开了他,说你先前在哪儿呢?

    田德智指着不远处的小山包,说那里有一个熊瞎子洞,不知道是不是废弃了,没有熊,地方还算宽敞,我昨天就在那里待着的。

    我点头,说好,你带路。

    田德智从地上爬了起来,过去拿起那一兜的鱼,而我则回到草丛中,背起了自己的补给来。

    两人朝着小山包走去,田德智瞧见我这打扮,忍着笑问道:“漠哥,你这是干嘛呢?”

    我昨夜蛇口脱险,将衣服燃烧了去,好在有一件装浆果的短袖,此刻穿着蛇皮裤子,又穿着蛇皮衣服,外面套着那件短袖,整个儿都很贴身紧绷。

    特别是裤子,整得跟后来那摇滚届的半壁江山一样性感,前后都凸,着实尴尬。

    这里面许多故事,不过我不想与田德智多说,只是冷冷看了他一眼。

    田德智被我盯着发毛,不敢多言,埋头领路。

    没多一会儿,我们就来到了他所说的山洞,那儿的确是一个熊瞎子的窝儿,从那刺鼻的粪便味儿和散落的毛发就能看出。

    不过里面除了有点儿尿骚味之外,铺垫了许多干草,还有一堆堆的松果之类的东西,感觉还算不错。

    因为离我昨天挖到野山参的地方相隔比较远,所以我也不确定这个地方,到底是不是我昨天遇到那头狗熊的老窝。

    两人进了里面,田德智忙前忙后,拾来柴火之后,在洞里生火。

    虽然这样子会有一些烟熏,不过总比在外面生明火的目标小一些,也比较安全。

    弄完这些,田德智开始烤鱼了。

    还别说,这家伙心灵手巧,弄这些还真的是一把好手,忙前忙后,都不用我来操心,等那鱼串儿快要好了的时候,他从洞子的角落里,摸出了一个小袋子来,里面却是白色的细盐。

    这玩意平日里不觉得,但是在这野外,特别是长途跋涉之后,特别的有诱惑力。

    我昨天、今天一番折腾,流了很多汗,尽管吃了东西,但是没有盐分的补充,瞧见这细盐,忍不住地舔起了嘴唇来。

    田德智瞧见我如此,忍不住笑了,说漠哥,稍等哈,我这里还有好东西。

    随后,他从旁边干草堆里,摸出了几个叶子包裹来,扯开扎在外面的干草,里面却是许多的酱,有果酱,有野菜酱,还有小颗粒的野山椒酱……

    我瞧见这些,有些发愣,说你昨天还弄到这些?

    田德智笑了笑,说那是当然。

    他把这些弄出来之后,开始往篝火上面的烤鱼涂抹酱料,时不时还撒一些的香料、作料,没多一会儿,整个山洞子里,都飘散出了喷香的味道来,让我忍不住深吸两口气,感觉胃部在开始收缩。

    浓浓的饥饿之意,就浮上了心头来。

    这烤鱼变熟,还需要一点儿时间,但我却饿得难受。

    我有心将蛇皮袋子里面的熊肉干、蛇肉干拿出来,简单烤一下就吃,但先前没有拿出来,现在又拿,多少也有一些尴尬。

    就在我天人交战的时候,突然间,外面传来了一点儿动静。

    尽管是很轻微的动静,但我还是立刻就感受到了。

    我从地上一下子就蹦了起来,潜身向前,刚刚走了几步,就瞧见有一个脑袋往洞子里拱了进来。

    因为洞子里有篝火存在,所以光线充足,我一下子就瞧见了来人的模样。

    马小龙?

    瞧见这个相处甚久的小组同学,我皱了一下眉头,而马小龙瞧见我,也吓了一跳。

    他的第一反应,是往后退,然而退了两步,却想起了什么,对着我讪笑,说道:“漠哥,这么巧?”

    他大概是想起了我们之间的差距,索性也不跑了。

    我瞧见他,有些犹豫,不过还是例行公事地问道:“你属于什么阵营?”

    马小龙与我相处挺久的,对我还算信任,很是干脆地拿出了标识牌来,对我说道:“红方。”

    又是一个红方?

    我愣了一下,伸手过去,马小龙没有犹豫,直接递给了我。

    我接过来,瞧见这是一个“红21”的牌子,回头看了一眼躲在篝火后面的田德智,心中很是疑惑。

    这事儿,有点奇怪啊。

    这么小的一个圈子里,出现了三个红方阵营的人。

    难道说,我之前的猜测是错误的?

    红方阵营,都空投到一块儿来了?

    这是想要增加团队对抗么?

    我的脑子转了一圈,没有想清楚,不过还是将牌子交给了马小龙,然后问道:“饿了么?吃点儿?”

    马小龙瞧见我的反应,长长松了一口气,然后走上来,跟我使劲儿一个拥抱,然后说道:“漠哥,能碰到你,真的是太好了,我这算是有人罩了吧?好香的鱼,烤好了么?肚子里都是野菜,寡淡无味,难受死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