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夜行者:平妖二十年 > 边境传奇第二十五章 怒战恶蛇,粮草充足
    当你满腹饥饿,然后就等着吃大餐的时候,结果一转眼,大餐进了别人的肚子里,这是什么感受?

    难受,想哭,想杀人。

    这种感觉,对于我来说,实在是太糟糕了,然而更加让我为之紧张的,是一头四五百斤的大狗熊子,突然间就不见了的这事儿。

    在确定那家伙脑壳都被敲碎、绝对起不来的情况下,我瞬间就意识到了一件事情。

    那就是,有人过来了。

    又或者,不是人。

    我有些紧张地东张西望,四处打量着,但是却没有瞧见任何异常的情况发生。

    我没有敢往熊瞎子原来躺着的地方走去,而是在外围巡视,差不多走了一整个圈儿,都没有瞧见人的情况下,方才敢小心翼翼地靠近。

    我想要从原本的痕迹之中,找到一些“肥肉”不翼而飞的线索。

    然而当我露头的一瞬间,我感觉到周围的林子都在晃动,紧接着,一股腥臭无比的气息,从我的四周传来。

    随后,我感觉脚下的黑土地在颤动。

    有问题。

    我深吸一口气,朝着动静的反方向跑去,结果刚刚跑出十几米,前方的林子里,突然间冲出了一个巨大的黑影来。

    下一秒,却是一个巨大的蛇头,张开巨口,朝着我猛然咬来。

    那蛇头不大,但张开的嘴巴,居然能够呈现出超过一百八十度的姿态,里面獠牙遍布,口中的红色蛇信陡然射出,一下子就将我双臂缠住。

    眼看着那巨蛇就要将我给吞入腹中的时候,我的身上,突然着火了。

    轰……

    巨大的妖力灌注之下,我的身体开始燃起了熊熊烈焰来。

    这烈焰将我身上的衣服给灼烧,然后朝着那蛇信子舔了过去。

    炙热的温度将大蛇极为敏.感的蛇信灼烧得赶忙收缩,而我在接触控制的一瞬间,掏出了熔岩棒来。

    我不退反进,直接冲向了前方。

    然后那熔岩棒在妖力灌注之下,迅速变粗变长,被我塞进了那巨蛇的嘴巴里去。

    噗……

    一声轻响,那巨蛇的嘴巴给直接戳破,紧接着我一跃而起,跳到了那条大蛇的上空,伸手朝着那突破了脑袋的棒子抓去。

    我猛然一抽,在半空中又是一个转身,紧接着长棒在手,朝着那蛇的脊柱骨七寸处猛然一砸。

    咔嚓……

    一声轻微的骨裂声,那巨蛇整个身子就脱了节,开始还在疯狂扭动。

    而随后,它停止了挣扎。

    死了。

    我落地,收敛气息,火焰消散之后,从口鼻之中,喷出两道白气来。

    只是刹那间的功夫,我将那大蛇砸死,然而付出的代价,却是外衣和裤子,它们给火焰烧得破破烂烂,完全没有办法穿上。

    火焰之身,已经不止一次地救过我性命,但每一次,都让我无比尴尬。

    我又不是暴露狂,没事儿总裸奔,谁也受不了。

    别人如此,我也如此。

    不过好在将那大蛇给弄死,我扯开身上烧焦的衣服,打量这条大蛇,瞧见它十来米长,水桶一般粗的身子。

    而在蛇身中段,有一个巨大的凸起。

    瞧那模样,我立刻就明白了,让熊瞎子的尸体不翼而飞的罪魁祸首,居然就是这条大蛇。

    这家伙很是聪明,似乎知道我还会回来,所以在这里守株待兔。

    它想捡个漏。

    然而让它万万没有想到的,是我并非善茬,而且还在短暂的时间内,顺利完成了反攻,将其击杀。

    确定此事,我走到了那箩筐一样硕大的蛇头之前来,将它的嘴巴掰开,发现里面的两根獠牙,颇为尖锐,于是上前去,想用棒子敲了敲,随后拔下了四根獠牙。

    我将尖牙的底部毒腺擦了擦,试着划了一下,发现十分尖锐,宛如匕首一般。

    我想起之前在霸下秘境时的情况,想了想,用这蛇牙将其脑袋划开,又用熔岩棒稍微细长的一端往里撬。

    弄了一会儿,我发现除了一堆白花花、满是血丝的玩意儿之外,其它的,什么都没有。

    也就是说,这单纯就是一条长蛇,并非是霸下秘境之中脑子里面藏得有精元珠子的妖兽。

    只不过,普通的蛇,哪里有长这么大的?

    而且还知道守株待兔?

    我的心中满是疑惑,却也知道得速速离开此地,不过这一条大蛇,一头狗熊,对我的诱惑力实在是太大了。

    思索了片刻,我决定按照之前野外生存教官教授的知识,用那尖锐的蛇牙做刀,剥离下部分的蛇皮来,另外还有就是蛇胆、毒腺以及几块不错的蛇肉。

    另外我还将那腹中的狗熊给弄了出来,取几颗熊牙、四对熊爪、两条背脊肉以及熊胆、熊心、熊筋等物。

    如此七七八八,弄得差不多之后,我将简单鞣制过后的蛇皮用熊筋扎成了一个口袋,然后小心离开。

    整个过程中,我都显得小心翼翼,时不时停下手头的工作来,四处打量。

    再加上手头的工具有限,那蛇牙即便是再锋利,也终究不能与匕首相比,所以如此一弄完,差不多就已经到了黑夜时分。

    月亮上了头顶的树梢,我估量了一下,感觉应该是晚上八点多了。

    大概是血腥味的吸引,这儿聚集了许多的蚂蚁和虫子,远处还时不时地传来古怪的兽吼狼嚎。

    我没有敢再待着,收拾妥当之后,拖着那蛇皮口袋,就往水潭的方向离开。

    很快,我抵达了水潭处,先确定安全之后,我将东西放下,先跳进了水潭里面去,将浑身的鲜血和污秽洗净。

    弄完这些,我爬了上来,又忙着将蛇皮口袋里面的材料腾出来,放在潭边的大石头上处理。

    感谢先前给我们授课的特种军人,他们教会了我太多野外生存的知识,这些都是我以前的人生里,所没办法接触得到的。

    而此时此刻,却让我能够变得无比从容。

    很多东西,如果不及时处理,等失去活性之后,就会腐烂。

    所以我顾不得先弄吃的,用之前收集的浆果、坚果等物果腹之后,一直忙着处理,等到了下半夜,我做了两套蛇皮衣服,一个蛇皮袋子,还有一块熊皮披肩,材料一大堆。

    将身上破破烂烂的衣服弄下来,穿上那粗糙的蛇皮衣,我沉思了许久,方才决定在山石后面生火。

    生火的过程并不复杂,熔浆棒在灌注妖力之后,急剧升温,然后点燃干草和柴堆即可。

    有了火,我开始处理手头的蛇肉和熊肉。

    分条、抹上浆果汁,并且掰了一小块的压缩饼干上去调味,随后又找石头扔火堆里烧制高温后拿出来,熬油烤炙——一切我都弄得有条不紊,一边吃,一边制作熊肉干和蛇肉干,用来当做今后几天的干粮。

    如此弄到了下半夜,差不多弄好之后,我将化作拇指大的熔岩棒插在大石头的正中,用来逼开那些蛇虫鼠蚁,然后让烤肉干自然风干。

    而我,则将火熄灭之后,在周围巡视了一圈后,躲在了岩石背后假寐。

    因为先前生了火,所以我有些紧张,不敢真睡过去,只能贴着地上,随时等待着人过来,能够立刻醒过来。

    所幸的一点,是我们试训的地方实在是太大了,学员分散,落到各处。

    正因为如此,使得即便是生了火,也没有人摸过来。

    一.夜无梦,次日清晨我醒了过来,收拾东西,背着一蛇皮口袋的干粮和物资,继续出发。

    正所谓“兜里有粮,心中不慌”,我这一袋子的肉干,足够我这一个星期的食物补给,所以我并不担心太多的生存问题,行走之间,颇多悠闲。

    因为没有找到演习重要目标“燕子矶”的方位,所以我显得有些漫无目的。

    不过,与昨天不同的,是我现在,目标开始是招人了。

    解决了生存问题,那么接下来的,就是名次。

    如何在这一场实战演习之中,获得靠前的名次呢?

    校方其实并没有给出标准答案的,但在我的想法里,那就是要表现出足够强大的实力来——而这实力,该如何表现呢?

    那就是尽可能地给敌对阵营造成压力,甚至损失。

    简而言之,那就是打倒的敌对阵营学员越多,评价可能就会越高。

    又或者……

    将那个饰演“噬心魔”的民间高手给拿下,如果是那样的话,演习直接结束,而拿下“ta”的人,想不是第一,恐怕都难了吧?

    经过昨天一天的时间,参与演习的所有成员都应该有了足够的准备,散落各处。

    有的人,或许都已经找到同伴了。

    而我,该怎么办呢?

    我的脑子里一直都在思索着,而到了中午的时候,我瞧见了一条掩映在森林之中的小河,或者说是小溪,它差不多三五米的宽度,深浅入膝。

    我瞧见这个,便藏于林处,然后往上游搜寻。

    果然不出我所料,等到了午后两点半(黑盒子上面有时间与日期显示)的时候,我终于瞧见了演习开始之后的第一个人。

    那人居然是田德智。

    对,就是与王大明同屋,并且站出来指认他杀人的田矮子。

    田德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