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夜行者:平妖二十年 > 边境传奇第二十四章 熊瞎子,野山参
    实战演习,并非人与人之间的对抗,更多的时候,反是人与自然之间的对抗。

    好在六月末的天气,即便是在祖国的最北方,也是很不错的。

    即便天阴沉沉的,也丝毫不影响林中的温度。

    而如果是冬天,我估计能够受得住那严寒的人,估计没有几个;而如果是那样的话,我想我获得前三名的几率,应该会很大。

    至于现在,我还是小心翼翼地缩着,弄点儿粮食储备再说吧。

    打定主意的我没有太多停留,想了想,朝着直升飞机的反方向前行——这般走,有两个原因,第一,直升机的速降落点,在导演部那边是有标记的,很容易被人掌握;第二,为了增加实战演习的对抗性,同机组人员,必然会是红蓝混杂的,如果继续朝着东边的方向前行,我将有很大的几率撞上蓝方,从而过早地发生冲突。

    如果是实力悬殊的话,我能够拿住对方,获得对方的身份标识,从而拥有双重身份。

    但如果双方的实力均等,彼此拼斗,我这边要万一有个什么闪失,即便是不落败,自己受了伤,那么就很有可能被残酷的演习环境给淘汰掉。

    所以目前的情况下,在没有绝对的把握之前,我应该做的,就是避免争夺。

    正所谓“高筑墙、广积粮、缓称王”,这样的政策,用在目前的演习过程中,也是十分正确的。

    东北边境的密林之中,我在那高大的乔木与低矮的灌木丛中穿行着,此刻是夏季时间,也是整个东北温度最适宜的时候,行走了一个多小时,如我所想的一般,我并没有遇到任何的与赛学员,也没有瞧见据说是“无所不在”的天机处培训部老师。

    更多的,是一望无尽的莽莽林原,还有身处其间的无数生灵。

    一路上,我凭藉着之前培训时所学习到的知识,采摘了不少的野果,龙葵、野山楂、野蓝莓、黑加仑、香蒲、小根蒜,还有无所不在的马齿苋——这东西低伏在地上,拥有长椭圆形厚厚的叶片,看上去很恶心,口感也十分难吃,但对于维持生命,还是有一定效果的。

    我穿着学员服,其实也就是没有任何标识的迷彩服,一件外衣,一件短袖。

    因为林中有太多的蚊虫蛇蚁,所以我只有将短袖给脱了下来,用它来做成一个包裹,将这些浆果给收拢起来,至于配备的干粮,我是尽可能地不去碰。

    那玩意,是用来救命的,不到万不得已,我是不会吃的。

    利用野外生存的知识,我用野菜和浆果填充了肚子,但因为这些都是一些不能果腹的东西,依旧有些饥饿,不过我强忍着胃中不断泛起的胃酸,努力前行。

    小兴安岭这一大片的林区,都是人迹罕至的原始森林,茫茫林海,山势险峻,进出十分艰难,不过却是生灵们生息繁衍的绝佳之地,只要用心寻找,就绝对不会怕饿着。

    当夜幕降临的时候,我收集到了更多的食物。

    除了浆果、野菜、坚果以及一些可食用菌类之外,我还找到了一种东北老林子里特产。

    野山参。

    这东西,是我在一片松林之中发现的,因为有过培训,所以我对于这一带的植株都有所了解,远远一看,第一眼并不觉得。

    而第二眼的时候,那种让人激动的感觉,一下子就浮上了心头。

    我趴在地上,小心翼翼地用手,将那玩意儿给刨出来,仔细观察,发现它参体灵秀、五形俱佳——这一根,体态精悍强健,质实玲珑,须长弯绕龙蛇飞舞,珍珠点突出,芦头见长,二马牙圆膀圆芦多,按照先前老师教授的知识,这根野山参,即便是没有一百年的时间,也得有七八十年的岁月培育、成长。

    它藏在一片草丛之中,很难发现,倘若不是我的双眼,那动态视力无比强悍,说不定也就错过了。

    我小心翼翼地将其取出,将根须上的泥土弄掉之后,揣在怀里来。

    这玩意的功效很多,补五脏,安精神,定魂魄,止惊悸,除邪气,明目,开心益智,久服轻身延年,而对于修行者来说,则是补气宁神的不二之选。

    与人缠斗颇久,又或者在长途追逐的过程中,含上一块参片在口中,能够帮助修行者快速回气,从而更快地恢复状态,重新投入战斗。

    对于这意外之喜,我十分集中,揣在兜里,贴身收藏。

    只不过即便如此,还是有一些不太方便,而到了这个时候,我忍不住怀念起了我的炼妖球来——那玩意在参与实战演习的时候,被要求取下,交给校方统一保管了,毕竟那里面能够装不少东西,如果戴上,在里面装上补给的话,对于别人来说,就真的是一种巨大的不公平。

    我将这颗八十年的野山参收好之后,正准备离开,突然间闻到一股说不出来的腥臭之气,抬头一望,却与一对黝黑发亮的大眼睛四目相对。

    这是一个大家伙,身子又大又粗,整个儿的身高,足足有两米,四肢短而粗,掌、跖粗大,爪强而弯曲,全身黑色,胸部有一新月形的白斑,一双眼睛黢黑发亮,死死盯着我。

    当我瞧向它的时候,这畜生嗷呜一声,然后后腿一蹬,就朝着我发疯一般地冲了上来,犹如一台高速行驶的坦克一般。

    熊瞎子。

    我瞧见那畜生的一瞬间,立刻就想起了东北老林子里的这种特有猛兽。

    这玩意别看着笨头笨脑、蠢笨无比,但却是东北老林子里面的一代霸主,两只膀子的气力,能够生裂狮虎,而且无论爬树,还是入水,都是没有任何障碍的。

    特别是瞧见它身上那磨蹭松脂凝结而成的身板子,让人感觉有点儿刀枪不入的意思。

    而它的那一对眼睛,里面充满了愤怒和生气的情绪,竟然让我有一种与人对视的感觉。

    这畜生的智力,很高啊。

    它不会是专门守着这颗野山参的吧?

    我脑子里在思索着,人往后退,瞧见那熊瞎子身子庞大,整体上却灵巧无比,行进冲锋,近乎于高速,眼看着就要到跟前,挥掌拍来。

    我往后退,让它拍空。

    砰……

    一声巨响,那熊掌落在了一根碗口大的松树上,那棵树木应声折断,跌落在地,而我也感受到了这畜生恐怖的力量。

    不过即便如此,我也没有太多惊慌,不断地与这熊瞎子绕着圈子,然后打量着四周。

    这东西又吼又叫,嗷嗷的,闹出太大的动静,我担心周围倘若是有学员经过的话,会被吸引过来。

    这么一头大狗熊,对于以前的我来说,或许是不可逾越的高山,但此时此刻,只不过是一大坨行走的粮食而已,我有一万种办法来对付它。

    真正让我畏惧的,是身处于密林深处的高研班学员们。

    我的那些同学,方才是让人为之畏惧的。

    如此纠缠了一会儿,我发现周围并没有人,便掏出了熔岩棒,灌注妖力,将其变得炙热之后,瞅了一个狭小的空间,引那畜生进来,然后提棒而上,三两下,敲碎了这畜生的脑壳,将其解决掉。

    那熊瞎子很凶狠,但终究不过是一畜生,给我敲死之后,躺在地上,流了一滩血。

    我走上前,抬了一下它的胳膊,发现这一头差不多得有四五百斤的重量。

    真肥。

    这一堆熊肉,如果制成肉干,就已经完全能够让我扛过一个星期的时间,而且还绰绰有余,不过如何处理,这才是让我真正头疼的事情。

    首先,我得找到水源,将这头熊瞎子给处理一下,然后我还得对其进行切割处理,另外……

    然而让人头疼的,是我手上,除了赤手空拳,和一根熔浆棒之外,什么也没有。

    我思索了一会儿,决定先去找水源。

    找到水源之后,我再回来,将这头熊拖去处理。

    等等,这么大一头,我还是只带走一部分吧,太多了,反而成为了负担和累赘,而且很容易被人盯上的。

    打定主意之后,我开始出发,好在有熊出没的地方,水源还是很丰富的。

    很快,我在离那地方有五分钟路程的距离外,找到了一处小水潭。

    找到水潭之后,我先美美地喝了一大口水,感觉水质清凉凛冽,甘甜可口,浑身的疲劳就消散了许多。

    随后我洗了一把脸,这才往回走去。

    我满心都是如何处理那头大狗熊,熊胆是个好东西,另外熊肉虽然不太好吃,但够饱腹,而且熊掌据说是一等一的美食材料,虽然并不是冬天的熊掌,但……

    想一想,都美滋滋。

    我满怀着期待地往回走去,然而等我走到了原来存放狗熊尸体的地方是,却发现除了一滩血迹之外,什么都没有。

    仿佛这儿,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到底是怎么回事?

    小佛说:中午加更,妥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