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夜行者:平妖二十年 > 边境传奇第二十三章 演习开始
    因为临近结业,所以王大明的事情对大家虽然有影响,但并不严重。

    甚至很多人都已经将这件事情给抛在了脑后去,不再多想。

    但知情者都晓得,这件事情的影响实在是太恶劣了,而且王大明本人矢口否认,坚称自己没有杀人,他是被人陷害的,而且杀人者,很有可能就是那个陷害他的田德智,又或者是与他交好的人,所以专案组并没有将人带走,而是继续留在了红砖楼旁边的一排小木屋子里审问,进行证据的搜索和证词的累积。

    这段时间,对于专案组的成员来说,的确是十分痛苦。

    在他们的想法里,王大明必然是杀人凶手无疑,一切的证据链,几乎都形成了闭环,而唯独让他们有一些心虚的,是关于王大明梦游杀人的可能性,到底有多大。

    因为据李安安告诉我们的说法,这段时间里,王大明并没有任何梦游的状态,显得十分安静。

    这里面或许有他自我控制的原因,但从另外一个方面,也说明了梦游杀人这事儿,疑点实在是太多了,一点儿都立不住。

    这种滑稽的说法,是没办法在法庭上说出来的。

    他们也没有任何证据,表明王大明是被魔头附身,然后做出的这些事情来。

    如此,整个案子就陷入了凝滞状态,没办法走下去了。

    更让专案组痛苦的,是如果他们再找不到实际证据的话,王大明就很有可能因为没有证据而被释放出来了。

    毕竟能够当选为高研班三个副班长之一、并且还是基础班班长的王大明,并不是没有来头的。

    你若有证据还好,铁证如山,王大明背后的关系再硬,也都需要按照法律来办。

    但如果没有证据,专案组哪里还有借口,拿住人不放?

    所以据李安安和马思凡那边传来的说法,专案组现在是猪八戒照镜子,里外不是人,正心急如焚呢,结果又出现了王大明离奇失踪的事情,而且还是在严加看守的情况下,这事儿对无论是对专案组,还是校方,都是一件无比头疼的事情。

    到底是王大明畏罪潜逃呢,还是有人在这里面动了手脚,想要杀人灭口?

    谁也不知道。

    现在甚至还有一种说法,那就是专案组目前身上承受的压力实在是太大了,使得他们兵行险招,挺而走险,将人给弄走了。

    最后的这种说法,尽管在我们看来,绝对是用心险恶,绝对不可能发生的事情,但却是最有市场的一种解释,而且还甚嚣尘上,让原本全力备战的学员们,弄得人心惶惶。

    好在,所有的一切,都随着实战演习计划的推进,变得不再重要。

    红蓝方的名单,早就已经在昨天的时候,由培训部的刘斌主任抽出,在密码箱中收藏着,一直到演习开始的早上,由班主任和赵老师,发到了每一个学员的手中。

    所有人,都拿到了一个小袋子,里面装着一块压缩饼干和一个装了水的军用水壶,以及学员专有的标志牌——这个代表着阵营的标志牌,并不能当即打开,而是需要等到演习开始之后,单独一人时,方才可以。

    当培训部的刘斌主任和天机处荣誉顾问赵老共同宣布演习开始的时候,我们的头顶上,传来了嘈杂的声音,紧接着有风声从上而下地吹了过来。

    我身边的董洪飞抬头,然后表情变得十分夸张,低声喊道:“哇哦,大场面啊!”

    的确是大场面,我原本还在想如何将五十多名学员散落道方圆数百里的偌大森林之中去呢,现在校方直接给出了他们的答案来。

    军用运输直升机。

    而且不只是一架,一来就来了四架,瞧见这机舱腹部硕大的运输舱,所有人都为之震撼。

    有个学员紧张地揉了揉鼻子,说哎呀,我都还没有坐过飞机呢。

    他的双眼里,满是期待。

    有的人却提出了质疑来,说道:“我们这些天没有练习过跳伞,如果一会儿降落的过程中出现了什么意外,那该怎么办?”

    班主任说道:“不用跳伞,到时候会降低高度,让你们速降的。”

    有人又问道:“那如果速降出了意外呢?”

    赵老师没有等班主任谭老师回答,便瞪着那人,冷冷地说道:“如果怕意外,那现在就提出退出,我可以给你批准。”

    他这话儿一说出来,那人便哑了火,不敢再多问。

    赵老师环视众人,确定道:“还有谁有问题么?”

    无人回答。

    良久,赵老师开口说道:“那行吧,既然都没有问题,那就过来领头罩吧。带上头罩之后,会有专人指引你们登机的,而等轮到你之后,取下头罩,十秒钟之内爬出机舱下滑,不能东张西望,不能确定机舱人数,不能有任何违反昨天手册里的行为出现,一经发现,就会有工作人员介入,取消演习资格……”

    他说完之后,有制服人员过来,给我们每个人发了一个透气的黑色头罩,这玩意戴上去之后,眼前一片黑暗。

    而随后,他们又给我们戴上了头戴式的耳机,里面传来了嘈杂的声音,让人无法听清楚外面的情形。

    如此弄完,差不多五分钟之后,我被人引领登机。

    因为看不到、听不到,我没办法确定身边到底有没有人,有多少人,只是如同木头一样,给人指引着,进机舱,然后帮上安全带。

    没多一会儿,我感觉身子开始有点儿腾起,那是运输直升机在起飞。

    这期间,直升机快速向前,时不时颠簸一下,好在有安全带绑着,没有让我们在这里面到处颠簸滚动。

    不知道过了多久,其间似乎有些声响,以及直升机悬停的状态,似乎是有人已经下了去。

    等到了我的时候,安全带被人解开,随后我给引领着,来到了一个风口很大的地方,紧接着有人将我的头套和耳机取下。

    我下意识地想要回头,却给一个工作人员制住,严厉地说道:“不要东张西望,抓住绳子,往下滑去。”

    那人这般说,我停下了回头的动作,不过还是从余光里,打量出这儿与机舱内部,布置了一道帘子,让人无法瞧清楚里面的情形。

    我走到了舱门口,抓紧了机降绳,往下望了一眼,发现高度十几米。

    骤然下望,我有些眼晕,不会随后就适应了。

    我接过了旁边工作人员递过来的帆布手套,又检查了腰间的小袋子,抓紧机降绳,深吸了一口气,迎着呼呼的风声往下滑去。

    人出机舱,立刻就被大风吹得一阵零落,我之前听过机降的一些讲解,赶紧往下滑落去,不敢逗留。

    很快,我来到了离地面两三米的距离,这个时候机降绳已经到底了。

    我没有犹豫,往下一跳,就地一滚之后,安全着陆,随后我抬头,朝着头顶上的直升机望去,却瞧见那个工作人员朝着我比了个“胜利”的手势,然后直升机开始往上攀升,并且不再停留,朝着东边的方向飞去。

    东边?

    我之前瞧见四架直升机,心中就已经估算好,这四架,朝向恐怕是东南西北,四个方向。

    不过这样的想法,当然也有误区,做不得准的。

    望着直升机远走,我也没有停留,朝着不远处的林子里俯身跑去。

    一分钟之后,我置身于林中,从林中枝叶的缝隙里抬头望天,发现这边是阴天,云层不高,黑乎乎的。

    我左右打量一番,并没有感觉到什么动静,这才蹲下身子来,开始检查我腰间的化纤小包。

    里面有一块封闭完好的压缩饼干,然后还有一个装了水的绿色军用水壶,以及一个黑色小盒子,再然后,就是一个类似于狗牌一样的金属片。

    金属片的一面涂着红色颜料,而另外一面,则标注了“04”的数字。

    除此之外,没有任何的标识,连我的姓名都没有。

    “红04”,想必就是我在这一次实战演习之中的编号,这个是在演习导演组那里有过备案的,但别人却并不知道。

    如果我遇到了蓝方的人,将其击败,夺了他的金属标识牌,那么我就可以多了一层身份。

    这就是实战演习之中烧脑、复杂的地方。

    除了马一岙,谁都不能信。

    我将这东西检查清楚之后,又将手摸向了臀部处,将熔岩棒掏了出来,心中稍安,随后左右打量一番,开始朝着附近的林中隐去。

    不到六十人的演习成员,划作两方,分散在了数百里方圆的偌大森林之中,相遇到的可能性,其实很小。

    而演习的时间,足足有一周,也就是七天的时间。

    我们手头分配到的后勤物资,却只够一顿。

    当下之时,最重要的并不是找到演习成员、确定身份,或者完成任务,而且得在这茫茫林原之中,活下来。

    只有活下来,才能够去谈更多的东西。

    ********

    小佛说:今天半夜应该能到家,明天就能够加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