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夜行者:平妖二十年 > 边境传奇第二十章 连环死亡事件
    那位叫做黄晓月的基础班女学员,死得十分的突然和离奇。

    在此之前,她已经连续三次获得了丙级评价,这是一个很垫底的情况。

    我听人说起,这个姓黄的女学员,来自于鄂北荆门,是当地一大家族的子弟,来头颇大。

    不但如此,她从小就勤于修行,对于修行法门的理解十分强悍,属于过目不忘的级别,有人看过了金庸先生的武侠小说,都那“神仙姐姐王语嫣”来形容她——这里说的,并不是黄晓月的美貌,而是她的博闻广识,以及对于修行的理解程度——从某一方面上来说,她对于修行的理解来说,已经强于前些天给我们上理论课的老师。

    正是凭借着这样的本事,使得她能够前来我们这个名额十分紧张的高研班,占据一席之地。

    然而也正是因为这事儿,使得她在体能上面的储备,极其有限。

    毕竟人家根本就不是走力量这一路子的。

    就我们目前的训练量来说,着实是有一些太大了,这事儿别说女人,就算是男人,就算是男性夜行者,都有点儿扛不住。

    更何况她还是一个身娇力弱的女孩子。

    即便她也是修行者。

    正所谓“闻道有先后,术业有专攻”,所以对于她落在“丙级”评价这事儿,大家都很坦然,觉得她的价值,并不在于此,也并没有因此而歧视她,反而很多人因为她的指点和评价,实力快速积累增长起来,所以对她抱着很大的善意。

    甚至有不少的单身男子,对她充满了男女之间的爱慕。

    可以说,黄晓月是高研班里面,除了李安安和马小凤之外,少数几个极具吸引力的女孩子。

    我因为整天跟马一岙、李安安和马小凤等人在一块儿玩,跟黄晓月接触得少一些,但是也能够感觉到这个女孩很温和,心地善良,不急不缓,性格相当好。

    而就是这样的一个人,在第三次评价公布话之后,被人发现死在了营地的女厕所中。

    被发现的时候,她全身蜷缩,佝偻着身子,身上沾染了粪便,整个人的皮肤萎缩,头发仿佛变成了灰色,就仿佛被人吸干了精气一样——以上的言论,是高研班百晓生马思凡跟我们说的,而根据他的说法,这事儿,应该是八九不离十。

    因为有人员损失,所以这一次的晨练并没有如期举行,大家在营地附近的训练场自由活动,然后不断有人被叫到红砖楼去问询。

    到了中午的时候,午饭前,所有学员被集中在红砖楼前,被人通告了黄晓月的死讯原因。

    原因,居然是自杀。

    自杀?

    什么鬼?

    所有人在听到这个结论的时候,都有一些懵逼,而随后,校方却安排老师,找每一个学员聊天谈话,询问我们最近的思想变化和动态,重点照顾是那些目前停留在丙级评论,以及曾经得过丙级评论的学员。

    还有专门的心理医师过来与他们开导,宣传一个理念,那就是排在末尾并不可怕,可怕的是执拗与认不清楚现实。

    这个才是真正恐怖的。

    我和马一岙,无论从哪里来说,都不属于需要被心理辅导的一类人,所以在简单地谈话之后,就得以自由,两人前往食堂。

    草草用过饭之后,在训练场的边缘处散步。

    两人边走边聊,而聊得最多的,就是关于那个叫做黄晓月的死亡事件。

    其实,只要不是瞎子,都能够瞧得出来这里面的猫腻。

    黄晓月是自杀的么?

    绝对不是。

    她那么一个温润如水、与世不争的女孩儿,怎么可能会想不开自杀呢?

    事实上,如果不是家里面的压力太大,她都未必会愿意过来。

    大家对于此事,心里都很是不满,而最不满的,则是校方可以隐瞒消息,不肯将真实的情况宣布出来。

    这事儿他们或许有自己的考虑,或许是想要麻痹凶手,然后暗地里将人给揪出来……

    不过不管怎么说,我都觉得,事情不应该这么做的。

    学员死亡事件,如同一场闹剧,在众人都接受了所谓的“心理辅导”之后,就再无消息,大家开始了接下来的训练。

    繁重的训练课程,让大部分人都无暇思考太多东西,因为只要稍一松懈,就极有可能掉队,到了最后,就有可能离开这里——尽管很多人对于离开这个鬼地方,其实是心存向往的,但他们的身上,多多少少都肩负着一些责任,以及别人的期望,所以都不得不咬着牙坚持着。

    唯有那些曾经对黄晓月心存幻想,情窦初开的年轻人们,回想起那个温柔如水的女子,在心中,多多少少,还是有一些惆怅。

    这个,实在是没有办法。

    时间匆匆,又一周的时间过去了,在各方刺激之下,大部分学员的成绩纷纷上扬,就算是没有提高的,本人的实力,也是有所累积的,这说明了此次集训的效果是显著的,卓有成效的。

    停留在丙级评价的学员,有且只有一人了。

    然而让人诧异的,是结果宣布的第二天清晨,又传来了一个让人为之惊愕的消息。

    那个叫做刘志安的学员,居然也死了。

    同样是死在了宿舍之外,一个排污的水道之中。

    这一次马思凡没有带来任何的消息,因为没有人知道当时的情况,校方对于此事,消息封锁得极其严格,根本不让任何人知道太多的细节。

    紧接着有一队制服进驻了我们这个位于小兴安岭北麓的森林深处,进行了非常专业和严苛的调查。

    我们的训练依旧在持续,然而时不时就有人被叫走,过去配合前来查案的专案组成员进行调查和谈话。

    事实上,我也被叫过去谈过两次话,不过我显然并不在怀疑的重点对象里面,跟我聊的,也大多只是一些泛泛的问题,更多的是旁敲侧击,想要从我们这儿,得到一些线索之类的。

    在调查期间,流言开始在学员私下之间,慢慢流传。

    有人说死亡事件是学生之间的恩怨,因为大家都来自于一个复杂的社会和江湖,彼此之间并非有多么和睦,反而不少人私底下其实是有很多仇怨的,所以才会出现这样的恶性凶杀事件。

    有人说或许前面的那一次,真的是意外,要相信校方的调查,至于这一次,既然有警察在,那么耐心等待结果就是了。

    当然,也有诛心之言,说死的人为什么偏偏都是丙级评价的学员呢?会不会是校方动的手?

    如果真的是这样,那这一次,可就真的算是死亡集训营了。

    甚至还有人脑动大开,说黄晓月和刘志安很可能没有死,他们只是配合着校方演了一场戏,而之所以如此,是校方想要给我们加强压迫感,让我们在死亡的压力下,激发出最大的潜能来。

    还有……

    总之一句话,各种谣言纷纷的情况下,学员们就分成了两种极端,一种是拼命学习,希望自己的评价能够提上去。

    而另外一种,则是自暴自弃,想要赶紧离开这个鬼地方。

    当然,前者的人数,还是最多的。

    时间一点一点流逝,一晃眼,一周的时间又过去了,当再一次的评价公布之后,六名学员上榜,跻身丙级之列。

    而这一次,校方也是如临大敌,对于所有的学员都严加管束,特别是那些获得丙级评价的学员,更是专门有人盯着,生怕他们又出了什么问题。

    第二天过去了,早晨集会的时候,众人聚拢到一块儿,相互打量,发现没有人死亡,不由得都松了一口气。

    看得出来,之前所有的猜测,都是虚妄的,那只是一个巧合而已。

    在这样轻松的氛围之下,我们负重越野,前往训练场的过程中,阴霾一扫而空,许多人都开始有说有笑,十分轻松。

    然而等我完成了一天繁重的训练任务,与其余四名特训人员返回林中营地时,瞧见许多人都没有睡觉,而是三五成群,在房前屋后,以及操场上聚众闲聊着。

    而不远处,我瞧见马一岙和马思凡几人在说着话。

    我和李安安走了上去,还没有等我们开口询问,就听到马思凡这个少年老成的八卦精,压低了嗓子说话:“听说了没有,今天早上,有死人了。”

    啊?

    我和李安安面面相觑,李安安说道:“我们今天早上不是点过数了么,一个学员都没有少啊?”

    马思凡脸色严肃地说道:“这回死的,不是学员,而是……老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