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夜行者:平妖二十年 > 边境传奇第十八章 风声鹤唳处
    如果可以说不的话,我一定会严词拒绝。

    但经过这些天的了解,我知道,这个看上去有点儿滑稽的老头子,在天机处,至少是在学校这边的地位,还是十分高的。

    即便如此,我还是有一点儿郁闷,说您不是说自己一身妖力,全部散去了么?怎么还这么能打?

    这位楚教授一脸嫌弃,说对呀,我要不是妖力散去,打你这样的,还不是一个打五个,手到擒来么?

    呃……

    我小心翼翼地问道:“瞧您这架势,以前巅峰时期,难道是妖王级别?”

    听到这话儿,楚教授满脸怒色,对我骂道:“什么妖王级别,妖什么妖?给你们上了那么久的课,到现在还没有弄清楚?夜行者,也是人,只不过是我们的基因显性不同而已。你以后再在我面前提这个,信不信我直接抽死你?”

    呃……

    听到这话,我忍不住翻起了白眼来,说这个……

    之前听秦梨落跟我说起夜行者之中,有很大的一批人是很忌讳别人叫他“妖”的。这是一件很得罪人的事情,脾气火爆的,甚至一上来就会干架。

    没想到还真的是这样。

    不过,我还是忍不住心头的疑问,说这个分级,对于咱们来说,的确是有点儿不太友好,但从实际理论出发,还是挺不错的,对吧,难道你们内部不用?

    楚教授摇着脑袋,头上的兔子耳朵一动一动的,小圆眼镜后面的眼睛眯着,说道:“我们天机处这儿,自然也有分级,叫做天地玄黄,内中又分四等,作甲乙丙丁,细致入微,远比游侠联盟那帮愤青要强上许多。而天字号夜行者之上,还有超凡一流,则是民间传说中的陆地神仙了。”

    我十分受教,说原来如此。

    楚教授跟我讲解完了天机处对于夜行者,甚至是修行者的实力划分之后,对我说道:“闲话少扯,你看旁边,人家都练起来了,咱们时间有限,得赶紧开始吧。”

    我点头,躬身说好。

    楚教授往后一跃,对我说道:“我知道你专精棒法,但拳脚功夫,也是衡量修行者很重要的手段,毕竟短兵衔接,还是这玩意管用。”

    他上来定调,说论拳脚,我虽然因为刚才上了杨林老师的课,手中痒痒,但有人帮我磨砺贪狼擒拿手,也是很不错的。

    当下我拱手,说请。

    周围的几组人,都已经施展开来,一对一,捉对厮杀,你来我往,颇为激烈。

    楚教授也不再等待,瞧见我没有主动上前,也不在意,滑步上前,猛然一拳砸来,看着是“黑虎掏心”的架势,但瞧他那轨迹,却知道留有余地,还有后招。

    我当下全当不知,故意傻乎乎地上去,却瞧见他果然是虚招,手下一晃,一记撩阴脚就踹了过来。

    好在我有贪狼擒拿手,各种诡变的思路都在脑中,身子一晃,用脚挡住,然后问道:“照着子孙袋来,你的良心不会痛么?”

    瞧见我还有心思说话,楚教授嘿然一笑,说看来你是没有感受到压力啊。

    说罢,他猛然一扭身,拳脚密集如雨,暴风骤雨一般袭来。

    这架势,着实是让人应付不及,我一不小心,就给打了几拳。

    别看这家伙拳头出来,软绵绵的,但其实是用了暗劲儿,打在身上,一开始并不觉得,后来就有刺骨一样的疼痛,让人浑身酸麻难挡。

    我与他缠斗,发现对方虽然力量上并不强,但身法之诡异,拳脚之无形,着实是让人惊讶。

    这是不知道积累了多少年的战斗经验,如果是没有学会贪狼擒拿手的我,说不定已经落败。

    然而即便是有贪狼擒拿手撑着,我也是岌岌可危,五分钟之后,被这家伙一个过肩摔,后背重重地撞在了地面上,整个人天昏地暗,脑壳发疼。

    楚教授并没有扑上来,而是往后纵身一跃,对我说道:“再来。”

    两人再次交手,这一次我能够坚持得久一些,与他有来有往,然而在十分钟之后,楚教授一个晃身,却是又将我给摔翻倒地了去。

    如此连着将我弄倒四次之后,他没有再动手,而是用袖子抹了一把毛茸茸的额头,说行了,就到这里了。

    我喘着粗气,浑身关节酸疼,难过地说道:“怎么会这样?”

    楚教授说我瞧见你贴身短打,也是有些章法的,不过有章法,却无老师,所有很多时候,用起来十分晦涩,转折之地,有没办法润滑,这才给了我可趁之机——你得记住,与人搏斗,如同悬空走钢丝,稍不注意,就会跌落深渊,没有任何后悔的可能;所以,从此以后,你都得将每一次对练,当作实战。

    我点头,肃然说道:“懂了。”

    这时有一个矮壮汉子走了过来,给他递了一条毛巾,楚教授擦了一把脸,然后说道:“最后奉劝你一句,‘天赋无法决定,命运自己做主’。”

    等楚教授离开的时候,我才发现,周围的人都已经结束了,正在等着我呢。

    训练场这儿有几栋小屋,老师们都不会离开,而我们学员,却还要前往林中营地去。

    我这边缓过起来,感觉浑身发疼,走了两步,很是难受,这时那尚良居然走了过来,递给了我一个水壶,说侯哥,给您。

    我瞧见这小子满脸真诚的模样,有些发愣。

    因为我实在想象不到,他居然敢如此坦诚地来面对我。

    好一会儿,我瞧见李安安在给我使眼色,这才接过来,喝了一口,还给他,还得违心地说一句:“多谢。”

    尚良一脸的阳光灿烂,说:“我师父……哦,赵老师专门跟我说过,要我多跟侯哥您学习,您别客气。”

    这家伙骤然的温良恭俭让,让我颇为尴尬,不知道该怎么适应,好在这个时候,李安安上前来解围,说了两句笑话,大家都哈哈一乐,便不再多言,启程离开。

    回程的路上,李洪军走在最前面,给我们领路,而尚良十分狗腿地跟着。

    我与李安安在后面走。

    至于唐道,他落在了最后面,一不小心,就看不到人。

    不过他也用不着我们来担心他,这个夜行者血脉为“九命猫妖”的少年郎,一身本事,不逊于谁。

    一开始的时候,前面四人,还能边走边聊,到了后来,夜色降临,大家就都走得很快,一前一后,就拉开了距离。

    而这个时候,李安安也终于开腔了,不断对我夸赞,说你刚才与楚教授交手的时候,的确很厉害——别人都是过了十几招就给找出破绽了,你却能够坚持那么久。

    我说还不是因为他实力太弱了?

    “实力太弱?”

    李安安乐不可支,说你知道么,你这话儿若是说出去,会被别人打的——楚教授在十年前的时候,强得厉害,号称天机处夜行者的四大天王;“天机兔”,这是他专有的代号,你居然敢说他实力太弱了?

    我忍不住吸了一口凉气,说他以前,居然还这么辉煌过?

    李安安说那是自然。

    我说那他怎么就变成这样了呢?基因崩溃?

    李安安摇头,说不是,据说好像是在几年前的时候,与一个很厉害的魔头交手,重伤之后变成这样的——那一次是天机处近年来损失最严重的事件,好多在天机处供职许久的人员,都死于那一役,以至于天机处现在的缺口很大,我们班很多人,估计毕业之后,就会被特招进天机处去呢。

    我说你会去么?

    李安安说不会,我们武当一派,特别是修行剑仙一脉的修行者,讲究的,是出世入世,红尘炼心,如果局限于一城一池之地,就难以达到通明之境,最终是会毁了自己的。

    我瞧见她那英气之中,又带着几分秀美的侧脸,忍不住问道:“我听说,你修行的剑法,是武当最上乘的‘极’字派?”

    李安安说马一岙跟你说的吧?其实剑法就是剑法,无所谓上乘还是下乘,最主要的,是在于人,而非道——我祖上是民国十大家的武当剑仙李景林,他出自于“丹”字一脉,但当时他修行到巅峰之时,剑尖逼发出来的剑气,足足有三十九米远,一剑过去,相隔甚远,亦能杀人。如此出神入化,又何必用上下乘来判定呢?

    我有些发愣,说为什么是三十九米远?

    李安安笑了,说我怎么知道,我又没有见过他老人家,只不过是听家里说的而已。

    我听她说起往昔,心驰神往,不知不觉,就已经回到集训营地。

    因为说着话,聊着天,也并不觉得如何,然而抵达营地之后,先前与楚教授相斗之时的所有副作用,就一下子涌了上来,让我十分难受。

    好在校方早有准备,不但准备了缓解疲劳的丹丸、泡脚的药水,甚至还给我们配备了专门的按摩师,帮忙放松肌肉。

    不过说到按摩,还有一人比专职的按摩师,更加专业。

    那就是马一岙。

    马一岙跟按摩师简单聊完之后,让人走开,然后用推筋入脉手给我疏通筋骨和肌肉。

    弄完十分钟之后,门外有人敲门。

    紧接着,赵老居然走了进来,打量了一眼趴在床上的我,然后说道:“我听说,你会贪狼擒拿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