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夜行者:平妖二十年 > 边境传奇第十七章 纵论天下枪棒豪雄
    瞧见快要离开的杨林老师,我快步上前,开口说道:“杨老师,杨老师……”

    杨林抱着三根白蜡杆子,在赵老师的陪同下,朝着不远处的林中小屋走去,听到我的声音,回过头来,疑惑的看着我,然后说道:“这位同学,请问你有什么事情么?”

    我上前时,本来心中都已经想好了说辞,然而对方的气场着实是有一些强,而且携胜之威,让我很是忐忑。

    不过我还是鼓起了心中的勇气,看着这个男人,然后问答:“老师,您既然是枪棒教头,为何只教枪,不说棒呢?”

    杨林老师停下了脚步来,回头看我,凝视了好一会儿,然后问道:“你用棒?”

    我点头,说对。

    两人刚刚说上一句话,旁边的赵老师就插嘴说道:“侯漠,杨林老师还有事情要忙,你有什么问题,等以后有机会再问吧。”

    说罢,他对杨林老师说道:“我们走吧。”

    两人准备离开,而这个时候,我没有放弃,因为前十五天的课程里面,除了少数几个常驻教授之外,其余的老师,都是只上一两节课就离开了。

    我不确定这位业务繁忙的大教头到底是什么情况,于是继续跟上去。

    我说道:“杨林老师,我想问您,您下一次上课是什么时候呢?”

    瞧见我如此执着不舍,杨林老师再一次停下脚步来。

    赵老师有些不悦了,开口又要说话,而杨林老师却说道:“你用棒么?什么棒?钩棒、抓子棒、狼牙棒、杵棒、杆棒、大棒还是夹链棒?”

    我摇头,将手指般粗细的熔岩棒拿出来。

    此物在妖力灌注之后,迅速增长,化作了一根又粗又硬的长棍来。

    枪法如神之后,就算是修为有差距,也能够用手段来弥补——这事儿,对我的刺激其实是相当大的。

    为了留住这位让人生畏的枪棒教头,我甚至不惜在人前显露出熔岩棒的真面目来。

    果然,那人瞧见之后,脸上终于露出了认真的表情来,走上前,看着那根如同凝固熔浆一样材质的棒子,深吸一口气,说你这个,是什么?

    我摇头,说我也不知道,目前我将其称之为“熔岩棒”。

    杨林老师伸出右手,食指缓缓地靠近过来。

    在即将接触到那棒身的时候,他突然停下,开口说道:“我感受到了浓烈的朱雀真火之力,这棒子,跟大妖朱雀有关系,对么?”

    我想起在张宿秘境里发生的所有事情,点了点头,说对。

    “等等……”

    杨林老师突然叫了一声,随后他深吸了一口气,然后说道:“不对,不对,你这个,除了强烈的离火之气之外,还有一种玄黄厚土的气息;这个,这个应该是……玄武的气息?怎么可能,同样的一样东西,居然会有两种水土不容的气息,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他皱着眉头,在那里说着话,我越听越心惊。

    这个人,除了一身绝顶的枪棒手段之外,这眼光,却也是顶厉害的。

    我躬身,说对,您说的都对——这东西的原身,的确是在霸下秘境之中找到的,所以您说沾染了玄武气息,也不算错。

    杨林老师很敏锐地捕捉到了我话语里面的重点,说原身?这是什么意思?

    我说它之前,是一捆绳索般的模样,软中带硬,硬中又带着几分韧劲,往里面灌注内劲,就能够将其变得坚硬,而后来掉进岩浆之中后,就变成如此模样了。

    杨林老师收回了手,点头说道:“有点意思。”

    他看着我,说道:“这东西目前看来,已经是专属于你,并且携带方便,难怪你如此在意棒法——我会在接下来的一个半月里,给所有的学员授课,给你们夜行者班安排的,是五节课,然后还有两节全体的大课,所以你不用担心我很快离开。不过呢,论枪法,国内之中,强于我者,只有三两人,但论棒法、棍法,我却未必能够挤进前十。”

    啊?

    我听到这话儿,很是惊讶,忍不住地问道:“怎么会呢?”

    杨林老师说道:“正所谓‘闻道有先后,术业有专攻’,习武之事,也是如此,毕竟人这一辈子,精力是有限的,除了某些生而知之的天才,否则大部分人,都只能够在最擅长的领域有所建树,而其余地方,也都只能算精通而已。所谓‘棍棒不分家’,你若有志于在棍棒之道上有所发展,我给你讲北方之地的两个半大家。”

    我一愣,拱手而立,说还请赐教。

    杨林老师说道:“燕京西郊,有一位棍棒大家,叫做‘一棒朝天’,名曰杨彬平,此人体形肥胖,一根杆却棒出神入化,最厉害的,是他棒法的意境,有一种上天入地,一棒朝天的恐怖;而鲁东泉城,有一人外号叫做‘身后藏棍’,此人杂家出身,年轻时名声不显,到了四十,陡然悟道,一根丈八长棍,竟然不知道从何抽出,诡异多变处,世间无人知晓,宛如话本小说里面的‘小李飞刀’……”

    说到这里,他停顿了一下,然后说道:“刚才瞧见你的熔岩棒,我方才想到,也许他的那丈八长棍,或许与你的,有着异曲同工之妙吧。”

    我点头,说应是如此。

    杨林老师继续说道:“所谓半个,便是南下数百里的沧州之地,那地方是武术之乡,有一赵家,当地豪强,当今出了一人,叫做枪棒双绝赵生,单凭棒法,此人打遍河北之地无敌手,也算是一人物;不过此人我只有听闻,却并不成得见,故而在我这里,只能算半个。”

    我一惊,说我倒是见过他的,他的棒法,的确有精妙绝伦之处,是大家之风。

    杨林老师点头,说我上面说的三人,是你想见,终究是能见得到的,但还有几人,并不入世,想要一见,全凭机缘,譬如嵩山少林的残叶大师,他的“降龙伏虎棍法”,当世一绝;苗疆亦有一人,名曰巫棍南华,也为顶尖行列;再谈国外,最强者,乃韩国青瓦台的守护石佛朴永烈,外号天棒石佛,继承了上古高丽的秘法,见过他的人,都说是镇国强者……

    这位老师身在中央,视野之开阔,眼光之超卓,才是真正让人为之惊叹的地方。

    我为之折服,躬身:“多谢老师指点。”

    杨林老师朝着我点了点头,说刚才谈了那么多,也希望你以后能够成为他们其中的一员。

    说罢,他与赵老师离开,朝着远处的小木屋走去。

    我站在原地,回想起杨林老师刚才的话语,当真是受益良多。

    指点江山,大家之言。

    尽管这位赵老师并不是我遇到的修行者里面,最强的一位,但他展现出来的品质和专业素养,还是让我为之折服。

    这样纯粹的人,才是真正值得人尊敬的。

    我想了许久,返回来时,发现大家都在休息,而赵老师不知道什么时候过来了,对我冷脸说道:“学员侯漠,围着训练场跑二十圈,现在,立刻,马上。”

    “是!”

    我没有任何解释,当下就照着赵老师的吩咐开始了跑步。

    其实我知道刚才我追着杨林老师提问的时候,赵老师就有点儿不高兴了。

    特别是在他明确提出意见的情况下,还坚持己见,就更是如此。

    不过对于我来说,评价什么的,对我并不重要,因为不管怎么样,我都不可能落到丙级去。

    而最终的名次决定,也并不是这个所谓的评价体系,而是后面为期一周的实战演习。

    训练场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二十圈跑下来,学员们都已经休息结束,准备回程了,我准备跟着离开,然而却被楚中天老师给叫住了,说我不能走。

    我很是惊讶,说我不是已经跑完圈了么,怎么还要干嘛?

    楚中天说道:“上头吩咐了,那三个得了甲a的同学,加上你和李安安,总共五人,需要留下来加训。”

    听到这个,我才知道留下来这事儿,并非是针对我一人。

    这甚至都不是惩罚,而是特殊待遇。

    我被留了下来,望着马一岙等人朝着我挥手,然后远去,心中颇为尴尬,却也知道我一个评价“甲b”的人,之所以能够留下来,享受这特殊待遇,肯定是赵老发了话。

    李安安是除了我之外,另外一个非“甲a”评价的学员。

    她瞧见我一脸尴尬,走过来,拍了拍我的肩膀,低声说道:“没事,学到真本事,才是最重要的。”

    没过一会儿,我们被领到了一片空地上来,下午几个给各班上课的老师,都走了过来。

    我瞧见杨林老师也来了。

    瞧见他,我的心中不免有些激动,知道这是要给我们开小灶的意思。

    果然,楚老师宣布,说一会儿会给我们和各位老师一小时左右喂招和单独教学的时间,让我们认真把握,努力学习,争取能够学到有用的东西。

    我心中激动,然而随后,我最期待的杨林老师,居然分给了唐道。

    而我,则被楚老师拉到跟前,这个老兔子对我说道:“上一次咱们意犹未尽,这次再来练练手吧……”

    小佛说:明天离开北京,要去杭州数日,然后回家,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