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夜行者:平妖二十年 > 边境传奇第十六章 谁是豹子头
    那白蜡杆子的前段,并非削尖,而是圆弧,此刻落在泥土里,竟然直入土中半米深,显示出了那个叫做杨林的男人精妙的枪法。

    这并不是只凭借着力量就能够办到的。

    白蜡杆子入土之后,杨林发出邀约,而王岩听到,眉头就皱了起来。

    两人之前,似乎就认识的,所以杨林才会找他来实战喂招。

    旁边有赵老师在,一言一行,都会记录在评价体系里面的,对于这事儿,王岩自然心里清楚,所以听到邀约,虽然心里不高兴,但还是站了起来。

    他看着杨林,开口说道:“怎么来?”

    杨林开口说道:“长枪之法,并非是江湖格斗所用,更多的,是脱胎于战场之上的杀人技法。所以任何脱离了实战的枪法,都是软绵无力的,我也教不来。你来与我拼斗,尽管全力对付我,我来帮你喂招,给在场的所有同学瞧一瞧,观摩一下,这枪法的真正奥义,到底在哪里。”

    王岩这些天,在班上其实都挺低调的,能不说话,尽量不说话,是个孤狼一样的性子。

    所以如果有可能,他绝对是不想出来,与杨林老师来这么一回的。

    但既然被点了名,他也不可能拒绝。

    拒绝不了,王岩就有些恼怒,他平静地看着面前这个貌不惊人的男人,缓缓地说道:“果真,是要用尽,全力?”

    他说这话,一字一顿,显然是压着火的。

    别人给他找麻烦,他就会毫不犹豫地还回去,这是他的性格。

    夜行者班,全班二十人,为何偏偏找他?

    他想让杨林老师丢脸。

    而最直接的办法,就是在这场课上,将前来教授我们的杨林老师给击败——一个失败者,如何还有脸来教别人呢?

    但是他很狡猾,在动手之前,故意说了这么一句话,就是想要告诉旁边的赵老师,对方是允许的。

    只有这样,他才能避开后面的苛责。

    我对王岩,从头到尾都不喜欢,所以瞧见杨林老师难为他,心里其实是挺高兴的。

    不过当瞧见王岩一脸认真的模样,又不由得为这位枪棒教头担心起来。

    在旁边席地而坐的,总共有二十个人,他却偏偏挑了一个最硬的茬子。

    这个豹哥王岩,他曾经自谓他自己的实力,能够排进燕京前五十名——如果他说的,是真话,那么在燕京那个藏龙卧虎之地,能够排到前五十名的,那已经是相当厉害的了。

    而从我刚才的观察来看,这位杨林老师虽然枪法厉害无比,但从个人修为上面来看,离这位王岩,还是有所差距的。

    两人相斗,如果王岩用上全力的话,讲道理,杨林老师落败的可能性,是很大的。

    我对于几率这事儿,很难去计算,但我觉得,杨老师真的很悬。

    然而面对这王岩近乎于挑衅的话语,那个长相普通、身材五短、脸色黝黑的男人,平静地说道:“尽全力,别放水。”

    说罢,他往后退了两步,脚一挑,又一根白蜡杆子,出现在了他的手上。

    杨林老师将身子微微弯了下去,如同择人而噬的猛虎。

    或者猎豹。

    两人目光相对,凝视许久之后,王岩最先按耐不住,猛然一步跨前,抓住了那根白蜡杆子,然后猛然一拔,那根深深插入泥土之中的棍子就轻松脱离。

    紧接着他长枪前指,朝着杨林老师陡然刺去。

    他这一“枪”,势如奔马游龙,破空竟有炸响,轰然之间,宛如火炮攒射之势力,让人为之惊叹。

    此人一出手,我就知道,王岩和杨林老师之间,早有恩怨。

    若非如此,没必要在这样的场合,用下死力。

    瞧他这劲儿,就不是下不来台那么简单。

    刷、刷、刷……

    王岩先刺三枪,被杨林老师轻描淡写地挑开了去,然后开始抖枪。

    面对着王岩汹涌如潮的攻击,他显得平淡许多,手中的白蜡杆子,如同长枪,扎、刺、挞、抨、缠、圈、拦、拿、扑、点、拨、舞花,简简单单的动作之中,却蕴含着万千变化。

    用枪,力是一方面,另外一方面,是斗枪的劲儿。

    枪法通神,这一句话用在这位“八十万禁军枪棒教头”的身上,我觉得是恰如其分的。

    他的枪法游走不定,变幻莫测,攻敌必守之地,行走于死亡之间,闲庭信步。

    他甚至还能够在如此激烈的拼斗之中,帮我们讲解与人拼斗之时的注意事项,甚至还能够在关键时刻,讲解道:“五锁转连环,一转身,中平枪为首,二转身十字枪当先,三转身剥枪为和,四转身安膝枪,五转身白牛转角……”

    此为五种转身,又比如突进,却分九种:“进,分进,缠进,帖进,攻进,拱进,哄进,揭进,急进。其次有十七灵神劲:停、领、闪、站、钩、挂、缠、绞、颤、转、随、合、出、入、进、退、杂步……”

    他挨个儿示范,浑然不觉这是与人拼斗之时最紧要的时刻,反而是与小孩子喂招一样。

    瞧见与王岩轻松交手的杨林老师,我的心中满是敬畏。

    提到枪棒,不得不说起另外一人,那便是沧州赵生。

    这位马一岙的好友,论起枪棒,也是一流人物,而我曾经在那农庄之中,与他有过交流,至少在棍棒之法上,他算是我的半个师傅,对于他的本事,我也是十分佩服的。

    但即便是那样的“枪棒双绝”,比起这一位“八十万禁军枪棒教头”来说,却又着实是有一些差距。

    那白蜡杆子在杨林老师的手中,如同通神一般,即便是在硬实力和修为之上,他离王岩这样的大妖有些差距,却能够完全凭借着枪法,将其弥补。

    他甚至轻松惬意地拿住对方,让其无法挣脱。

    这样的手段,让人为之倾倒。

    不管是我,在场的全部人,都瞪大了双眼,盯紧了场中,生怕错过一点儿细节。

    作为当事人,豹哥王岩却又是另外一种感受,瞧见杨林的闲庭信步,他越发着急,整个人已经开始冒出了腾腾黑气来,即便是没有显露本相,却也将一身雄浑妖力,攀升到了最巅峰的状态。

    而那杨林老师却反而不同,越战越内敛,一开始身上还散发着修行者的黄色之气,但是到了后来,整场都只瞧见他手中的枪。

    人,反而化作了虚无去。

    砰!

    最后,两人手中的白蜡杆子陡然相交,却听到一声脆响,王岩手中的白蜡杆子却给杨林老师用一个十分精妙的角度,陡然刺断。

    紧接着,长枪气势不止,骤然顶到了王岩胸口,将他推倒在了地上去。

    两人挨得很近,紧接着侧面的我,瞧见杨林老师口中,发出了一句含糊的话语来。

    因为隔得比较远,许多人都听不到。

    但我不同,五感通明,勉强能够听到:“现在知道,谁是真正的‘豹子头’了么?”

    仿佛就是这一句。

    王岩落败了,赵老师适时站了出来,解了围。

    他一边夸赞杨林老师出神入化的枪技,一边又宽慰王岩,说能够与授课老师相斗如此之久,却也是十分厉害了。

    杨林老师与王岩激斗过后,满头大汗,却并不停歇,而是开始给我们所有人复盘起了刚才的战斗来。

    让人惊讶的,是刚才那么快节奏的战斗,居然全部都落在了杨林老师的脑海里。

    每一次的交手,他都能够基本复盘,不但如此,他还能够在每一个时间节点里给出三五种选择方案,并且一一讲解着优缺点。

    这事儿,听得所有人都呆了。

    我也是。

    泱泱华夏,当真藏龙卧虎,这位杨林老师当真不愧是“八十万禁军枪棒教头”,不说他那出神入化的枪技,光是他这强大的记忆力和分析能力,以及缜密的复盘能力,都让人叹为观止。

    而我印象深刻的,反而是他战胜王岩之后,所说的那句话。

    豹子头。

    古时候的豹子头,是谁?

    林冲,“误入白虎堂”、“棒打洪教头”、“风雪山神庙”,水浒传里的林十回,最值得大书特书的人物。

    杨林老师这“八十万禁军枪棒教头”的外号,也是由此而来。

    而王岩,他的外号是什么?

    我听人说过,叫他“豹哥”。

    豹哥只是内部人的称呼,而对外,难道他敢叫“豹子头”?

    难怪杨林老师要挑他来打。

    若是我,而且有这样的本事,我也挑他揍一顿,让他知晓,什么叫做厉害。

    一堂课上完,众人意犹未尽,觉得当真是前来集训营中,上过的,最有质量的一堂课——当不是前面的老师课上的不好,又或者不如杨林老师厉害,而是这一位,相当接地气,不扯淡,不泛泛而谈,上来就拿干货,让人学习之后,颇有感悟,深受启发。

    上完课,赵老师讲了几句之后让,让大家自由活动十五分钟,然后送杨林老师离开。

    我瞧见人即将离去,犹豫了一下,然后捏着手中的熔岩棒,快步走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