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夜行者:平妖二十年 > 边境传奇第十三章 尚良的崛起
    今天夜里这么大的阵仗,甚至都将好几栋原木屋子都给烧着了,自然不仅仅只是一次突然抽查那么简单。

    马一岙告诉我们,想必学校的最终目的,恐怕是想要知道夜行者班里,所有人的本相。

    因为无论是修行者,还是夜行者,大部分人,都是桀骜不驯之辈。

    这六十一人的学员里,想必愿意加入天机处旗下,又或者体制内的人,不到一半。

    甚至更少。

    毕竟许多有本事的人,是受不得约束的。

    而既然如此,官方就得对我们,有一定的掌握能力,无论是制约手段,还是情报调查,都得做好该有的功课。

    所以才会如此。

    这是阳谋,堂堂正正。

    所以我先前即便是知道了这个可能,我也没办法说出来。

    因为人家名正言顺。

    马一岙过来,是担心我心头有不满,特地过来安慰我的,瞧见我状态不错之后,拍了拍我的肩膀,说行了,既然你这儿没事了,那我就走了——我刚才听李安安跟我说了一些明日的安排,课程很密集,之前跟这儿比起来,截然不同,所以你早点儿休息。

    我说几点钟?

    马一岙说考虑到今天晚上的特殊情况,所以是九点半集合,能早不能晚,否则中午没饭吃。

    我一愣,说现在几点?

    马一岙指了一下亮着灯的屋子,说我刚才进去了一下,三点半。

    我听到,不敢逗留,赶紧回去歇息。

    次日清晨,我起床洗漱过后,走出门来,瞧见董洪飞精神抖擞地从外面回来。

    他瞧见我,高兴地打招呼,说漠哥,你那手艺是真的神了,我在病房里躺了一宿,早上醒来的时候,感觉胳膊儿腿啊,浑身都有力,完全没有任何的不适应感,反而是小龙小凤兄妹俩,腰酸腿疼的,那精神状态,跟霜打的茄子一样呢。

    我瞧见他,回想起昨天晚上那尴尬的场面,忍着笑,说好,那就好。

    我不敢跟他多打招呼,匆匆赶往森林营地的大食堂。

    集训营里,虽然规矩颇多,但伙食倒是挺照顾我们,高能量、高热量,吃过之后,神清气爽,感觉一天都有了精神。

    马一岙和李安安等人也早已起来,大家在食堂,没有提一句昨夜之事,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

    其间我瞧见了王岩,他是和尚良过来的。

    那尚良先前瞧见我,就跟老鼠见了猫一样,能避则避,然而此刻,对我却是漠视,完全不放在眼里。

    不但如此,他的食量还特别的大,玉米粥能喝三盆——没错,就是盆,洗脸盆的盆——而牛肉包子,他一屉一屉地吃,仿佛肚子里永远都是空的,根本吃不饱。

    瞧见这模样,我下意识地转过头来,向众人投去了询问的目光。

    果然,消息最灵通的马思凡开口说道:“据说,在昨天夜里,发生了几件让人诧异的事情——第一件,就是出现了一个直接洞察了校方计划的学员,毫无意外地获得了甲a评价;第二件,就是有一个人,居然力敌楚教授和黄老师两人夹攻,毫发无损;不过这些,最终都不及第三件,那即是这个叫做尚良的小子,血脉觉醒了。”

    啊?

    马一岙说前两件事情,我知道是谁,而尚良这个模样,我也知道他肯定是觉醒了夜行者的血脉——只不过,这事儿,怎么就让人诧异了呢?

    这回是李安安做了回答:“他觉醒了,并不算新闻,但赵老在昨天见到尚良之后,将其收为关门弟子,这个算不算呢?”

    “什么?”

    这一次,我们都为之震惊了,我甚至都直接站起了身来,弄得周围的人纷纷朝着我投来了诧异的目光。

    马一岙不动声色地将我按回了座位上,指着我面前的豆浆,说慌什么啊,喝一口,别这么不淡定。

    我哪有心思喝东西,焦急地问道:“安安,为什么啊?”

    安安没有答话,反而是马一岙说道:“能有什么?以尚良的关系,肯定是搭不上赵老的,能够让他心生收徒之意的,只能是爱才、惜才;所以唯一的解释,就是尚良觉醒的这个夜行者血脉,特别厉害,以至于赵老这样身份和地位的人,都按捺不住心头的矜持,将人给收入门下。”

    我说到底是什么血脉呢?

    安安这时才话说道:“你自己也知道,修行者的血脉,是一件不可公开的秘密,尚良现在既然已经成为了赵老的关门弟子,那么更是如此。”

    她说着话的时候,看着我,欲言又止,不过最终还是没有把话说出来。

    其实她不说,我也知道。

    她是想要劝我,冤家宜解不宜结。

    既然尚良现如今有赵老这样的人物罩着了,那么我实在是没有必要再揪着以前的恩怨不放,要不然最后吃亏的人,只能是我。

    我明白李安安的意思,但心里却很是无奈。

    事实上,并不是我揪着以前的事情不放。

    而是人家,对我一直揪着不放。

    食堂用过早餐之后,我们来到了红砖小楼前的广场集合,应到六十一人,实到五十八人,其中有三人缺席。

    不过不是他们不愿意过来,只不过昨天晚上太过于认真,现在还躺在医院里,没办法参与今天的集训。

    给我们作集训讲话的,是天机处培训部的刘斌主任。

    他简单介绍了一下昨天夜里的行动,然后重点表扬了三个人。

    第一个,却是夜行者班四小组的组长唐道,在行动之前,就发现了一切,并且没有让任何培训教官察觉出来。

    第二个,是基础班的尚良,他为了拯救队友,甚至都不惜牺牲自己的性命.

    最后一个,是特别值得一提的,是李洪军同学,他不但稳定住了局势,而且组织班级同学,进行反击,让校方不得不中断测试,免得造成真正的伤亡。

    这三人,在此次的突袭测试之中,均获得了甲a的表现。

    除了他们,分别有十五名学员获得了甲b,三十名学员获得了乙a,十一名同学获得了乙b,最后有五名同学获得了丙级的评价。

    在学校的评论体系里,甲a是非常优秀,甲b是优秀,乙a是中等,乙b是合格。

    而丙级,则是不合格。

    随后由班主任谭老师宣布了所有人,在昨天夜里的表现评价。

    甲b里面,排在第一的,是李安安,而我与马一岙,也都在其中,我们小组的其余几人,都列在了乙a之中,表现都还算是不错。

    对于这个名单,我有点儿意外——吃早餐的时候,我听马思凡说起昨夜的新闻,自以为我能够拍到甲a的行列。

    没想到,反倒是完全如同寻常人一样的尚凡,获得了这个殊荣。

    虽然我对于这种甲等乙等这评级的事儿并不热衷,但对于这件事情,我却像是吃了蟑螂一样的恶心。

    我甚至觉得,尚良那家伙很有可能是作弊了,提前知道了计划。

    要不然以他的那种性格,怎么可能做出这种舍己为人的事情呢?

    就在我满腹疑惑的时候,赵老师宣布了评价体系里实际的效果,那就是,在接下来的一个半月里,所有获得甲a的学员,将获得最完全的资源,包括单间、以及完整的饮食补给、丹药补给,和量身定制的教案。

    而甲b的,获得的资源将会减半。

    到了乙a,则在前一等级的基础上再减半。

    乙b,别说没有专门的配给方案,连饮食的标准都只能够给80%。

    至于丙级,饮食标准只有50%,其余的需要去林子里面自己找寻,而一个月之后,所有评价为丙级的学员,将会无缘最终的演习行动,直接打包回家。

    而这些人,也将无法获得这一次高级研修班的结业证。

    虽然对于大部分人来说,只要不走公务员的路子,结业证其实并没有任何的作用。

    但话说回来,好不容易得到的名额,并且在这两个月的时间内咬牙坚持,但最终却连一个结业证都拿不到,也着实是有一些太过于讽刺了。

    想想都难过。

    当赵老师宣布了整个一套评价体系和相关待遇下来的时候,学员们都忍不住议论纷纷起来。

    校方也并不介意大家的议论,并且还帮忙解答了众人心中的疑惑。

    这个评价体系并不是一成不变的,而是会七天一次变更,至于如何加分、如何减分,一会儿会给每人发一个小册子,供大家研究。

    说完这些,赵老师又讲起了这周的基本训练计划。

    每天早晨六点钟,全体成员,将会进行十五公里的山路负重越野,然后会在森林深处开辟出来的训练场里进行体能训练,紧接着是一个小时的上课时间,由专家老师分班教授格斗、血脉运用以及各种体系的知识,接着是午饭以及一个小时的自由活动时间,下午课程不同,然后是十五公里山路负重越野,返回营地,晚上还有定制“加餐”。

    整个训练计划,无比密集。

    讲解完毕,班主任谭老师宣布散会,众人议论纷纷,而这个时候,赵老师过来叫我,说让我去办公室一趟。

    我问怎么了?

    赵老师犹豫了一下,说赵老要见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