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夜行者:平妖二十年 > 边境传奇第九章 理论的研究
    ad钙奶用强大的实力,证明了自己足以胜任夜行者班第四小组的组长一职。

    当他表现出了足够的实力时,没有人敢再质疑他。

    不过我这种看上去更加平易近人的家伙,显然更容易获得大家的好感。

    所以当ad钙奶离开之后,其余几人,都朝着我围了过来。

    对于夜行者来说,本相就跟女人的年纪一样,是个秘密,所以他们并不好询问,而是八卦起了离开的ad钙奶来。

    董洪飞有些震惊地说道:“九命猫妖?万万没有想到,他居然会是这么一个本相。这也难怪了,据说属相为猫的夜行者,性格也跟猫一个样,难怪他那个样子,我总算是理解了。”

    我说九命猫妖是什么意思?难道有九条命么?

    马小龙说道:“有没有九条命我不知道,但是历史上好几个活过一百五十岁的名人,据说都是九命猫妖,属于怎么杀都杀不死的那种;脑袋掉了,都能够活下来……”

    我说你这个,不符合原理,那已经不再是九命猫妖了,而是蚯蚓和蟑螂了。

    众人纷纷叹服,而黄老师则走过来,拍了拍我的肩膀,说年轻人,这两天若是你与人比武的话,一定要记得叫我,其他人,未必有制得住你的能力——咱们部门的经费紧张的,要是真的给你弄垮了,重建费钱不说,一时半会儿,也找不到别的地方……

    瞧见他那语重心长的模样,我很是汗颜,郁闷地说道:“好,我记住了。”

    这一次的节目评选,的确是让小组的成员迅速地熟悉了起来。

    当然,主要还是我、董洪飞和马小龙、马小凤兄妹几人。

    至于ad钙奶,大概是出于他特殊夜行者血脉的缘故,几人虽然不太喜欢他,倒也没有了太多的质疑。

    下午的联欢会举办得十分成功,无论是修行者,还是夜行者,都没有了印象之中的刻板。

    他们不再是黑着脸、浑身冰寒,他们和普通人其实没有两样,一样有喜怒哀乐,性格也是各有不同。

    有人还颇有才艺,那个叫做王大明的年轻人,唱歌比蒋大为还要洪亮,而马思凡一手吉他弹得很是不错,我听人说,这手法,应该是大师级的。

    就他这样的吉他手段,拿去校园里泡妞,简直就是无往而不利。

    除了这些,还有相声、口技、剑舞、口琴等等,缤纷多彩,让人为之诧异。

    没有想到这帮人里面,居然还有这么多的兴趣爱好。

    而整个联欢会里,最引人瞩目的,却是李洪军和李安安。

    李洪军能够弹得一手行云流水的钢琴,大弦小弦错杂弹,大珠小珠落玉盘,不断堆积的乐符在整个厅堂里跳跃起来,随着他修长的十指和起伏的身子,将现场的气氛推升到了极致,引得无数的女学员为之欢呼。

    就连男性学员,也都在结束之后,忍不住起身,疯狂鼓掌。

    至于李安安,则是一曲很经典的俄文歌《喀秋莎》,一开腔,那如同王菲一般的灵魂唱腔,直接就将所有人都给镇住了。

    高山流水,余音绕梁。

    这样的嗓子,如果去混演艺界,那些靠搔首弄姿的偶像歌手,哪里还有饭吃?

    联欢会办得十分成功,整场办下来,别的人不说,至少对于那些登台表演的人员来说,多多少少也有了一些表面上的了解。

    而会后,我也将董洪飞和马家兄妹带到了李安安、马一岙的圈子里去。

    对于这事儿,三人都表现出了浓烈的兴趣,我一问才得知,他们对于李安安,都怀着近乎于瞻仰的心情。

    李洪军,和李安安,这两人是高研班里的明星学员。

    能够加入这个圈子,对于他们来说,本身就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收获。

    事实上,他们对我这般亲近,也是因为我跟李安安之间的亲密关系。

    开学典礼和联欢会之后,就是正常的上课。

    因为基础的不同,所以全班在一块儿的大课很少,除了第一节的思想政治教育之外,其余的都是以小班为单位,各自开讲。

    给我们夜行者班上第一节课的老师,是一个老兔子。

    大家别误会,这真的就是一只兔子。

    卯兔夜行者。

    而且还是一个直接凝化除了本相,整张脸都是兔子模样,毛茸茸,而且还有一对长耳朵,看上去很萌。

    不过从他那一把灰白色的胡子,就能够看出老头儿的岁数,不算小了。

    这人叫做楚教授。

    楚中天。

    戴着一对小圆眼镜的楚教授走到了讲台前面来,咳了咳,在黑板上写完了自己的名字之后,敲了敲黑板。

    他说道:“我知道,你们很多人都在想,我为什么会以这样的一个形象出现,而不是用寻常人等的模样呢?对于这事儿,我不介意告诉你们,因为很简单,那就是我的妖力消失,再也无法恢复原型了。”

    “自古以来,许多夜行者的寿命,远远低于人类,除了争强好胜,贪勇好斗之外,最主要的原因,是基因的崩溃。”

    “那么什么是基因呢?”

    “dna,脱氧核糖核酸,又称去氧核糖核酸,是一种生物大分子,可组成遗传指令,引导生物发育与生命机能运作。主要功能是信息储存,可比喻为‘蓝图’或‘食谱’。”

    “带有蛋白质编码的dna片段,就称为基因。”

    “每种生物,身上都会携带着垃圾dna,也就是毫无用处、并无表象的垃圾dna,而根据美国科学家发现,生物越复杂,其携带的垃圾dna就越多——在西方,垃圾dna,仿佛是无用之物,如同阑尾;但在夜行者的理论世界里,这些垃圾dna里蕴含的基因片段,却都是远古祖先遗留下来的丰富财产。”

    “夜行者,其实也正是这些基因片段从隐性变成显性之后,最终成为的新兴人类。”

    “在科学上,这种垃圾dna,又被称之为‘基因间区’,它是指穿插在基因与基因之间的dna序列,这些序列不编码蛋白质,在人类基因组中占了绝大多数。除了少数可能具有基因表达调控的功能外,基本上没有明确功能,或者说功能未知。”

    “但如果将其激发之后,恢复远古消逝的能力,这个就让我们拥有了了超出同辈的状态,我们称之为基因锁。”

    “无论是基因区间,还是基因锁,总之一点,随着细胞分裂的次数的增加,这种状态越来越强,细胞的存世性就遭受到了巨大的挑战,从而导致过度衰老,甚至基因崩溃,而我这个,其实还算是好的……”

    这个长着个兔头的老头儿,讲得远比当初的马一岙要精细许多,也有这许多的研究基础和资料来举证,

    他说得头头是道。

    夜行者也是人,只不过他们拥有了太多的垃圾dna,也就是解开了基因区间,从而让自己因为这种或者那种的原因,细胞快速分离,成为了与修行者截然不同的所在。

    如果说之前的时候,我对于夜行者存在的原因和理由还有些模糊。

    那么此刻,却是对自己有了全新的认识。

    按照楚教授的说法,历史上许多让人诧异的疑点,以及让人无法相信的事实,背后都存在着夜行者之间的影子。

    而民间传说中许多的鬼怪和神话,也都隐藏这夜行者以及修行者之间……

    这个戴着小圆眼镜的老兔子,他曾经是看守特殊档案一辈子的研究员,在给我们的第一节课里,不但从科学上详细讲述了夜行者的起因和结果,而且还跟我们讲起了世界上的诸多传说。

    他还跟我们聊起了“魔”这种恐怖的存在来——人心癫迷为魔,最可怕的,不是鬼怪,而是人心,魔是心存不满的人,融合了妖元之后形成的特殊存在,天然被这世间排斥。

    而那个噬心魔,则是传闻中最为恐怖的老东西,它的存在,据说已经有了百年时间。

    它曾经被人联手击败过,烟消云散,却不曾想在一甲子之后,却又重新出现在了这个世间,而且还是以如此的状况之下……

    恶迹累累。

    一节课上下来,让我的观念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也从那神秘学和宗教吸引力之中挣脱出来,更加愿意去相信科学的解释。

    这个时候,我才发现,这一次的高级研习班,对我而言,着实是一次极为有用的培训经历。

    它对于我开阔眼界、增长学识,起到了极大的帮助。

    接下来的几天时间,除了这位楚教授之外,又陆陆续续来了另外几个极为有名的老师。

    这些老师,个个都有干货,无论是夜行者的历史,还是修行者的讲究,从过往回归到现在,让人的视野渐渐开阔和清晰。

    而第三天的晚上,马一岙找到了完全沉浸入学习之中的我,告诉了我一个让人惊讶的消息。

    之前被关在小黑屋的那个大妖,叫做南海凶鳄。

    而那个赵鹏,其实还活着。

    他,就是天机处几个目前还活着的创始人之一,目前则是天机处的名誉顾问,他在中俄相交的小兴安岭北麓,边境城市黑河退休养老呢。

    他,会在半个月后的集训拉练中露面,并且对我们进行相应的指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