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夜行者:平妖二十年 > 边境传奇第七章 一招制敌术
    我睡得挺沉的,迷迷糊糊,听到外面的人自报身份,好一会儿,方才回过神来。

    的确,这个叫做董洪飞的家伙,是我们夜行者班四小组的。

    只不过,我昨天晚上全部的精神,都放在了那个王岩的身上去,所以我们组里,除了ad钙奶之外,其余的人,也就记住了一个名字。

    至于其它,印象都很模糊。

    我下了床,打着呵欠将门打开,一个满脸络腮胡的男人站在门口,对我说道:“别组的人,都已经在风风火火地排练节目了,只有我们组一点动静都没有,所以我们几个商量了一下,为了不至于丢脸,还是得集合在一起,商量一下,下午的联欢会节目,你说对吧?”

    我揉了揉眼眶里的眼屎,然后打着呵欠说道:“啊,你们,指的是?”

    董洪飞说道:“我,还有马小龙和马小凤。”

    马小龙,马小凤是一对龙凤胎,两人二十一岁,基因好,所以男的长得帅气,女的长得漂亮。

    我回顾了一下,发现马小龙竟是我们夜行者班里的颜值担当,而他的孪生妹妹马小凤,即便在整个高研班里,也能够排到前三的美女。

    我的脑子开始逐渐活络过来,问董洪飞,说那组长呢?

    说到ad钙奶,董洪飞就气不打一处来,气恼地说道:“我刚刚叫了他,说他不关心,让我们自己做主,后来我据理力争之后,方才勉强点头,说一会儿跟我们去运动馆的比武道场那边见面,到时候商量出一个最终的方案来——哎,侯漠你说说,凭什么他一小破孩子,能够当我们组的组长?当了也就算了,还这么不负责任,真的是让人生气呢……”

    他一肚子抱怨和牢骚,我忍不住笑了,说你既然有意见,昨天为什么不提啊?

    董洪飞说我哪里知道是这个情况啊?再说我也不了解大家啊,本以为他有什么特殊来历呢——对了,侯漠,我看你在我们集训的名单里面,排头第一个,这是什么情况啊?

    我没有想到他会问这个问题,忍不住笑了,说我真不知道。而且你也别多想,我既没有特殊关系,也没有什么背景。

    董洪飞说:“别的不讲,光凭你一来就给关了禁闭,而且昨天晚上,班长还亲自过来给你道歉,我都觉得你比那个小破孩,更适合当组长一点。”

    我笑了笑,没有继续这个话题,而是说道:“你稍等我五分钟,我洗漱之后,过来找你。”

    董洪飞离开,我匆匆洗漱之后,出了门来,正好碰到马一岙。

    他看着我往外走,有些奇怪,说你干嘛呢?

    我说我们组要排节目,几个人约好去东面的运动馆聊一聊——说真的,咱们这个到底是干嘛啊,明明是修行者和夜行者的研修集训,结果还要搞点儿文艺节目,驴头不对马嘴的……

    马一岙笑了,说你得习惯,毕竟是官方出面的嘛,而且这个办法,的确也能够促进大家的沟通和熟悉。

    我说你怎么不急呢?

    马一岙说李安安把我划到了她那一组,孔祥飞当组长,又有马思凡这个活宝在,什么文艺活动,哪里用得着我来操心?

    我苦笑,说你别说了,真的是羡慕嫉妒恨,王岩这家伙,居然是夜行者班的班长。

    马一岙说我正想找你说这个事情呢,那家伙对你,肯定是恨之入骨的,这期间,你千万得忍着,不要触犯禁令,就算是触犯了,也别给人抓到把柄——忍一时风平浪静,退一步海阔天空,人家李洪军都可以,你为什么不行呢?对吧?

    我点头,说晓得,你别担心,我还是有点儿城府的。

    马一岙交代完毕,去食堂吃早餐,而我则走到了斜对面的运动馆。

    这个运动馆,在学校的南侧,紧紧挨着院墙,不远处就是一个军营,远远地能够听到有士兵在晨练,一二三四的号子声,传到这儿来,让人顿时就感觉神清气爽。

    运动馆很大,有上下两层,另外据说地下也有一层。

    不过那是靶场,并没有对我们这些学员开放。

    比武道馆,在运动馆的东侧,半个篮球场那般大小,地下铺着橡胶地板,脚踩上去,很有弹性。

    我来到这儿的时候,董洪飞和马小龙、马小凤都已经到了。

    只有ad钙奶没来。

    对于我,三人都十分好奇,瞧见我进来,也都迎了上来,那马家兄妹朝着我问好。

    马小凤性格泼辣直爽,瞧见我,开口就说道:“侯漠哥,他们都说你跟咱们学校的名誉校长田英男有关系,到底是不是啊?”

    我一愣,忍不住笑了,说谁讲的?

    马小凤说大家都在说,要不然凭什么李洪军昨天过来跟你道歉呢?

    我耸了耸肩膀,说谁知道呢?

    马小凤瞧见我就是不承认这事儿,也没有继续追究,不过看向我的眼神,依旧充满了好奇,显然是不太相信我刚才的话,以为我只是托辞,想要低调一点而已。

    而这个时候,比武道馆的门口,出现了一个有些单薄的身影。

    那人,正是ad钙奶男孩唐道。

    他打着呵欠,缓步踱了过来,眯眼打量着我们几个,然后问道:“商量出一个什么结果了么?”

    董洪飞怪里怪气地回答道:“这不是要等你这个大组长来决定么?”

    唐道平静地看着他,然后说道:“如果你是对我这个组长的头衔有意见的话,我可以跟班干部和老师说一下,让你来做。”

    他说得十分平静,没有一点儿开玩笑的意思,让原本憋着一肚子怨气的董洪飞顿时就没了言语。

    很显然,唐道显然并不在意这个安插在他身上的头衔。

    但实际上,大家都知道,无论是班干部,还是各组的组长,都是根据履历和硬实力来进行分配的。

    一般来讲,有头衔的人,必然是在修为方面,有一定的成就。

    要不然也坐不稳。

    董洪飞给唐道一句话憋了回去,没有在说话,而马小龙则出来打圆场:“既然大家都到了,不如商量一下节目的事情呗。”

    我说对,谁要是有才艺的话,就站出来,担下这任务。

    大家都看向了小组里面的美女,而马小凤赶忙摇头,说你们别看我啊,唉呀妈呀,我长得不差,但嗓音贼拉难听,这嚎一嗓子出来,被人还以为我是野狼夜行者呢。

    董洪飞也摇头,说我不行。

    马小龙还没有表态呢,唐道突然说话了:“我们做这行的,又不是文艺积极分子,不会也很正常。既然没有人愿意出来,不如大家相互比斗,最弱的那人,负责出节目,你们看如何?”

    这小孩不鸣则已,一鸣惊人,居然提出用比斗的方法,来解决此事,让人为之一愣。

    随即我明白过来,他这是在亮肌肉。

    别看这小孩平日里仿佛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但他并不是什么都不懂,自然也知道组里有人不服他,更知道在我们这个行当里,以德服人,那是屁话,真正能够压得住场子的,是拳头。

    比斗之后,如果他赢了,谁还能够对他提出异议?

    所有人,对有本事的强者,容忍度都很高。

    他一句话,将原本有些尴尬的气氛,顿时就搅和起来了。

    作为组里最不喜欢唐道的董洪飞毫不犹豫地说道:“我同意,既然大家都不积极,这个办法最好。”

    马小龙、马小凤这孪生兄妹也相继点头。

    大家最后看向了我,

    我无所谓地耸了耸肩膀,说可以。

    既然谈妥,而且还在比武道馆,那么就可以直接开始。

    学校严禁私下斗殴,但并不禁止学员之间的比试切磋,甚至还是鼓励的,这个比武道馆,正是因此而设立的。

    当然,如果学员之间切磋的话,需要找人报备,而且得有学校的工作人员在场。

    我们来到比武道馆旁边的办公室,跟里面的老师提出申请之后,很快就得到了允许,一个有些佝偻的光头老者过来给我们当裁判。

    他姓黄,我们叫他黄老师。

    一一捉对比试,需要抽签,我们小组是五人,有一人轮空。

    抽签用的是木条,最短的轮空,然后最长与次短、中间两人进行比斗。

    在黄老师的组织之下,唐道居然轮空,然后我对董洪飞,而马家兄妹内斗——这结果让人诧异,不过既然是抽签,那就听天由命,没什么好说的。

    先是马家兄妹来,两人在我们面前,表现得有些拘谨,没有太放得开。

    十几招之后,马小龙卖了个破绽,直接落败。

    这比斗如同儿戏,让人完全看不出两人水平。

    随后是董洪飞与我。

    他对我的印象还是十分不错的,朝着我拱手,说侯子,千万别留手了,咱们认真来。

    我点头,说好。

    两人躬身行礼,然后上前,董洪飞移动步伐,如同鼓点一般,不断变换身位,最后猛然一冲,直拳袭来。

    而我没有动弹,当拳头临体的一瞬间,陡然出手。

    贪狼擒拿手。

    砰!

    一招,董洪飞就给我腾然抓飞,随后摔在了地上,想要起来,却发现半边身子发麻,完全僵直,动弹不得。

    众人皆惊。

    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