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夜行者:平妖二十年 > 边境传奇第六章 开学典礼
    教学楼在宿舍楼的斜对面,是一栋三层的方楼,会议室在三楼左边一部分,空间很大,我们抵达的时候,阶梯会议室里已经来了许多人。

    前面挤得满满,从上面往下看,到处都是人头。

    好在马思凡和孔祥飞提前来了,朝着我们招手,说这儿,这儿。

    我们来得挺晚的,周围人少,而且三人之中,李安安的名气不逊于李洪军,马一岙更是有着“打拐英雄”的头衔,而我一来就因为打架而给关了禁闭,所以颇受瞩目。

    不但马思凡两人招呼,坐在第一排的李洪军也在喊:“安安,坐这儿,给你留了位。”

    面对着两边的邀请,李安安最终还是冲着李洪军笑了笑,说洪军哥,我坐后面就好。

    李洪军听了,也不生气,而是很绅士地笑了笑,并且向我和马一岙欠身,算打招呼。

    我们坐下,马思凡对我说道:“你们刚才干嘛去了?我去找你俩的时候,两个房间都没有人。”

    我说出去透透气。

    马一岙问道:“怎么突然就要开会了,一点通知都没有?”

    李安安说道:“我不是过来通知你了么?”

    孔祥飞指着李安安说道:“这位,是我们这一届高级研修班的副班长,班干部,知道不?”

    马一岙拱手,说失敬失敬。

    几人低声说着话儿,没一会儿,会场吵杂的声音消失,变得安静下来。

    我抬头看,瞧见台上的主席台,已经坐下了七八人,领头一个,居然就是天机女皇田英男,而在她旁边,坐着的这几位,无论年长还是年轻,个个的气息都凝如实质,或有直冲云霄之人,个顶个,都是顶尖的强者。

    至于田副主任,她的气息反而并不浓郁,凝而不发,守拙内里,居然看不出半分外露的气息来,仿佛一个普通的中年妇人。

    一开始,我以为是我的望气之术没有效果。

    然而随后,当我瞧见她旁边的其他人时,方才知道,这个人,大巧不工,朴实无华,已经返璞归真到了极致。

    这样的人,才是真正可怕。

    主持会议的,是我们这一次高级研修班的班主任潭洁谭老师。

    她先综合论述了一下研修班组建的意义和上级领导的关心之后,又谈及了本届学员的选拔标准。

    她告诉大家,你们是从五湖四海,全国各地选拔而来的精英,将会在接下来的两个月时间里,共同度过一段难忘的时光。

    说完这些,她给我们介绍起了在场的领导来。

    身份最高的,当然是天机处的副主任田英男,而除了她,还有培训部的刘斌主任,再就是下面的几位老师——这些老师都是天机处的大牛人物,年纪大、资格老,平日里不出任务,只是在总部对新晋成员进行调教的。

    将这些人请过来,能够证明天机处对于此次集训的重视,和用心程度。

    所有的人介绍完毕之后,由田副主任致开幕词,随后由培训部主任总结发言,一阵掌声过后,又分别由李洪军、李安安和一个叫做王大明的年轻人作为学员代表,分别作了发言。

    一切结束,这一届高级研修班也算是正式开始。

    领导们在开幕式结束之后,相继离开,而留下来的班主任谭洁和后勤负责老师赵毅,给我们开班会。

    班会的主要内容,是分班分组。

    这一次过来的学员,总共有六十一人,而这六十一人之中,也是有所区别的——一部分人,是早有一些江湖名望的青年修行者,譬如李洪军、李安安和马一岙这种;而另外一部分,则是一些比较有潜力、根骨和悟性的年轻人;最后的,就是夜行者。

    因为是第一届,所以招收的标准都很严格,对于名额的控制,和人员的选拔,几乎都有些接近于严苛了。

    老师拿着名单,念了一遍,其中高级班二十人,基础班二十一人,再加上夜行者班二十人,每个人都有分班。

    而通过这一份名单,我能够感受得到,在主流朝堂之上,修行者远远比夜行者,要更加受到重视。

    这一点,从人数上面,就能够感受得到。

    分了班之后,就是班干的提名。

    校方根据每一个人的履历和情况,提出由李洪军就任我们第一届高级研修班的班长。

    他下辖三个副班长,分别分管三个不同性质的小班,这三人分别是李安安,她负责分管高级班,另外一人叫做王大明,就是作为代表发言的那一位,一个白白胖胖的年轻人,他负责分管基础班;最后一人,居然是王岩。

    豹哥王岩,他居然是夜行者班的小班班长,也是三个副班长之一。

    对于这个结果,我一开始感觉到很是诧异,随后想明白了——不管王岩到底是什么情况,但他的实力,着实是一等一的,而且他出身于燕京四大夜行者家族之一的仇家,在中央的根子比较硬。

    天机处的领导,对他也是很熟悉的,所以让他来当夜行者班的班长,其实是很合理、顺其自然的。

    唯一让我觉得不舒服的,是我也在这个夜行者班里。

    也就是说,从今天开始,往后的两个月里,我都得和这个让我讨厌的家伙,在一个班里。

    事实上,我也能够感觉得到,那家伙虽然刻意隐藏了自己的情绪,但对我的敌意,依然是很浓烈的。

    仿佛只要有机会,他就会陡然爆发出来。

    分过了班之后,班主任宣布,让小班的班长领着各自班级的人去相关教室,五人一组,选出一、二、三、四总共四个小组,以及小组长来。

    为了考验三个副班长的能力,下面的这些班务,都将有他们自己负责决断。

    一个月之后,会对这三个副班长进行考评,如果有一半以上的人对其工作提出质疑,那么将会由班级里面的全体成员,重新选举出自己喜欢的小班班长。

    设置这个机制,是激励所有的副班长能够为自己的集体服务。

    如果不称职,到时候被撸下来,可就丢脸了。

    我们来到会议室旁边的一个教室,二十人坐下之后,小班班长王岩走到了讲台上,看着所有人,先是做了一个自我介绍。

    这里面,自然免不了将大刀王五他老人家又拎出来,讲过一遍。

    展示完了背景和肌肉之后,他清了清嗓子,然后说道:“我这里有咱们夜行者班级成员的名单和资料,经过跟老师的协商和相关人员的访谈,暂时做了四个分组,分别是……”

    他将四个分组的人员分配逐一念完,然后又提名了四个组长的名字

    我被分在了第四组,而被提名的组长,居然是那个喝ad钙奶的少年唐道。

    王岩给每个组长都做了履历介绍,我才知道,这个唐道,居然真的就是西川的,但至于是不是所谓唐门,这个我就不得而知了。

    提出组长人选之后,王岩询问众人,是否有意见。

    在场的诸位,都是从天南海北过来的,在这样的一个新环境里,人生地不熟,对于周围的人也都不是很了解,自然没有人愿意站出来当出头,所以几乎是全部通过。

    我坐在第四排的角落,完全没有任何的存在感,而王岩全程也没有跟我有过眼神的对视。

    他有些心虚,估计是怕我这个时候站出来,跟他唱反调。

    不过他显然是把我给瞧低了。

    我这次过来,只是想要拿到演习的名次,得到烛阴这种东西,这个是我的终极目的。

    至于这些什么班干什么的,对我而言,都不过是浮云而已。

    我完全不在乎。

    班会顺利开完,散会之前,王岩告诉我们大家,为了让同学们顺利熟悉起来,明天下午的时候,会举办一个联欢会,每一个小组,都必须出一个才艺节目。

    不管是单人的也好,集体的也好,总之都得弄出来,不能缺席。

    散会过后,我随着人流走出了教室,刚刚走出两步,就被叫住了。

    我抬头一看,发现那人,居然是李洪军。

    此人肌肤白皙,身姿修长,不板着脸的时候,气度温文尔雅,颇有几分名门贵公子的模样。

    难怪有那么多人崇拜他。

    他走到了我跟前,对我说道:“侯漠同学,昨天的事情不好意思。”

    我愣了一下,说什么?

    李洪军陈恳地说道:“就是昨天与你交手的事情,我不应该贸然出手的,害得你平白无故被关了禁闭,真的很抱歉。”

    我虽然不明白我关禁闭,跟他到底有什么关系,但是人家堂堂一大班长,跑过来与我道歉,我当然不能矫情。

    当下我也是十分客气,与他寒暄两句,等到李安安等人过来时,他方才离开。

    马一岙走过来,问我,说他找你干嘛?

    我说道歉。

    马一岙愣了一下,随即笑了,说当真不愧是世家子弟,做人做事,滴水不漏。

    我说我本来也没有打算跟他顶牛。

    马一岙说别想多,咱们走。

    两人回了宿舍,我因为被关了一天一夜的禁闭室,有些疲惫,早早就睡了,而第二天早上,大清早的时候,就有人过来敲我的门。

    我喊道:“谁呀?”

    外面有人回答道:“董洪飞,跟你一组的,过来找你,商量下午节目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