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夜行者:平妖二十年 > 边境传奇第五章 贪狼擒拿手
    “九玄露中,最诡异的,莫过于贪狼擒拿手——贪狼者,北斗解厄之神也,性属水,体属金,化气为桃花,乃祸福之神。在数则喜放荡,於人则矮小,其性机关,心多计较,化作擒拿,随波,受恶作善,奸诈瞒人,往往能出人意料之外,极尽奸恶淫巧之能事。”

    “草泥马(和谐字)的赵鹏,等老子功法大成……”

    “由著熟而渐悟懂劲,由懂劲而阶及神明。然非用功力之久,不能豁然贯通焉,虚领顶劲,气沉丹田,不偏不倚,忽隐忽现。左重则左虚,右重则右杳,仰之则弥高,俯之则弥深。进之则愈长,退之则愈促。一羽不能加,蝇虫不能落。人不知我,我独知人。英雄所向无敌,盖皆由此而及也……”

    “九玄露七法,老子只会贪狼擒拿,至于巨门金刚身、禄存探云手、文曲勾兑丹、廉贞披风剑、武曲破天枪和破军千步……老子一个不会,那又如何?”

    “赵鹏你个王八蛋,你要不是找了解放军来当帮手……”

    “唉,吾纵横一世,从南海踏浪而来,纵横南北,加他妈的西东,如今竟然落得如此下场,想来是命不久矣了。”

    “草草草,老子倘若是得了九玄露的全篇,如何会落得如此下场呢?可恨啊可恨,我那两个师弟,居然背叛了我,要不然……”

    “听说九玄露之上,还有一项法门,便叫做《八九玄功》,此法乃阐教之镇教护法神功,封神一战之后,不知所踪,若是能够习得,老子定然有通天彻地之能事,又何惧一二宵小?”

    “对了,我听说八九玄功,好像在昆仑无相禅寺出现过,只不过,昆仑昆仑,云隐山中,如何能够得见呢……”

    “草泥马,老子现在,还是个处男呢……”

    狭小的小黑屋里,连身子都不能伸直,人得像狗一样蜷缩着,而出口处是一个小孔,需要钻进来,里面散发着一股恶臭的气息。

    这儿对于寻常人来说,别说待一天,就算是待一分钟,都是扛不住的。

    但从那墙壁上用石子刻出来的涂鸦来看,那人仿佛在这里,待了许久。

    我用鼻子轻轻一嗅,都能够感受得到那墙壁里面,渗透出来的血腥味。

    很浓郁。

    这墙上的涂鸦,应该是一个人刻上去的,但从上面语言的表述来说,却不像是一下子弄出来的。

    上面有着太多的心理历程,让人知晓,这里面仿佛蕴藏着太多太多的故事。

    一个人从平静,到坚守,到最后的崩溃、疯狂,然后到重新恢复平静,又陷入绝望之中,从头读下来,会有许多的感触。

    除了上述所言,这墙壁上,还有许多的废话,包括诅咒、谩骂和呓语。

    甚至还有许多的图画,有随笔发挥,以及招式对抗的小人图,甚至还有人体经脉图——让人震惊的,是这个图,居然和我所习的“九玄露”,一模一样。

    从这上面的信息中,我可以总结出几点信息来。

    第一,这个人,也是修行九玄露的夜行者。

    第二,这个人,来自南海——南海,是哪儿?是我们现在理解的南海海域么?还是海南岛一带?

    第三,这个人被人伏击了,关在此处,抑郁而亡(或者没死)。

    第四,九玄露那残破的部分,就是被撕去的书页,居然还有七法,都是杀人的手段。

    而如果他没有妄语的话,九玄露的上面,还有厉害手段。只不过,那八九玄功,听起来怎么那么耳熟,仿佛哪里听过的一般。

    第五……

    信息太多,而且是真是假,我也筛选不了。

    毕竟我的见识有限。

    但唯一让我能够确定的,是这个贪狼擒拿手,看上去很像是真的。

    我将目光凝聚,避开一众涂鸦,落在了贪狼擒拿手之上,一点一点地打量着,认真地将其记在心中,并且按照它上面的口诀心法运行。

    虽然没有办法在这狭窄的地方腾挪跳跃,但心中推演一番,却能够感觉得出,的确是行之有效。

    这东西,不是套路,而是一整套与人搏斗、博弈的理念。

    理念熟悉之后,烂熟于心,再与人对抗,战斗力顿时就成倍增长起来。

    我先前的时候,大部分与人搏斗的经验,都来自于马一岙的喂招,并没有形成一个系统的概念,而此刻学习此法,越发感觉得到,有了理论的指导,整个人进攻与防守的思路,都精进太多。

    我甚至有一种立刻出去,捉住一人,与我相斗的冲动。

    只可惜,我现在,还是不得不在小黑屋,关着禁闭。

    在这样狭窄而封闭、静寂无声的空间里,不知道时间流逝的我,全神贯注地打量着墙壁上面的内容。

    特别是贪狼擒拿手的部分,将它尽可能的印在了我的脑海里。

    当我将其在心中复数三遍的时候,外面的铁门传来动静,没一会儿,有光亮射进了小黑屋里。

    有人粗声粗气地说道:“禁闭结束了,出来吧。”

    我沉默了一下,有些不舍地望着墙壁上面的涂鸦,然后应了一声,躬身摸了出去。

    门口是一个穿着灰色唐装的老者,他守在门口,有些警惕地望着我,然而瞧见神清气爽的我走出来,还向他点头致意,不由得愣了一下。

    很显然,在他的想法里,每一个从关禁闭的小黑屋里出来的人,都应该垂头丧气,仿佛霜打的茄子一样。

    我这种状态,着实是有一些异常。

    我被老者送出了小楼,门外的不远处,瞧见了同样出来的尚良,除了那个自称“能够在燕京之地排上前五十”的豹哥王岩之外,还有两个人前来接他。

    那家伙就是真正的萎靡不振,仿佛被抽掉了魂一般,倘若不是有人扶着,他差点儿就摔倒在地上去了。

    而当他瞧见我朝他望来时,赶忙往前走,像是见了猫的老鼠一样。

    我目送着尚良被人扶走,旁边有人过来,对我说道:“你和尚良的事情,在这两个月的时间里,暂时搁下吧;等回头了,我陪你一起去弄他。”

    我回过头来,对马一岙说道:“放心,我不会那么短视的。”

    跟马一岙过来接我的,还有李安安、马思凡和孔祥飞。

    三人瞧见我这般精神,都有些惊讶,那年少老成、长相过分苍老的马思凡对我笑着说道:“漠哥,小黑屋里面有妹子么,怎么感觉你这红光满面的样子,好像是刚刚去了一趟啊?”

    我冲着他笑,说想知道的话,进去试试。

    马思凡摇头,说算了,瞧见尚良那小子一副衰样,就知道并不好受了。

    李安安说道:“侯漠兄当真好男儿也,别的不说,光着心态,以及意志之坚定,绝对是远胜于那尚良,从这一点上来说,你已经赢了。

    马一岙说道:“侯子已经一天一夜没吃饭了,先去食堂吃点东西吧。”

    他不说还好,一说,我的肚子就咕咕直叫起来。

    众人皆笑。

    食堂开饭是准点的,我这边出来得晚,到了食堂的时候,人已经稀稀拉拉了,那尚良不知道为什么,并没有过来。

    我们打了饭,在角落的桌子处边吃边聊。

    大家瞧见我并没有受到禁闭的影响,神态自如,都纷纷称赞,不再担心。

    吃完饭,各自回了宿舍,我找到了马一岙,然后把我在小黑屋里的发现说给马一岙听。

    马一岙仔细听我说完,点头说道:“那人应该是没有说谎的。”

    我说对,没说谎。

    马一岙说后面有一个篮球场,我们过去,你把那一套贪狼擒拿手耍出来,我帮你看看。

    两人没有耽搁,走到了篮球场那边去,此刻天色已黑,路灯颇远,没有什么人在,我深吸一口气,将烂熟于心的诸般口诀要点在心里又过了一遍,然后开始施展,

    贪狼擒拿手的诀窍,与太极相似,讲究的,是借力打力。

    而核心,在于奸狠狡诈。

    我一番腾挪施展,虽然第一次使出来,却也是像模像样。

    马一岙瞧见,上前而来,与我试招。

    两人搭手,施展了十几个回合,这时有灯光照了过来,远处有人喊道:“谁在操场打架,停下来……”

    我和马一岙听到这个,不敢逗留,赶忙往宿舍跑去。

    这地方,规矩严,可讲不了理的。

    两人回到宿舍,额头皆是汗水,缓匀气息之后,马一岙说道:“你这个,练熟之后,别的不说,拳脚功夫,不输大家之法。”

    我点头,心中高兴,说道:“对了,你若有空,帮我打听一下,到底是谁在这儿留的字迹——我想确定,他里面所说的内容,哪些真,哪些假。”

    马一岙点头,说好,我尽力吧。

    两人说着话,这时门被敲开,李安安在门口对我们说道:“班主任通知了,让我们去教学楼三楼会议室开会。”

    “啊,开什么会?”

    “分班,分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