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夜行者:平妖二十年 > 边境传奇第三章 李洪军的面子
    女学员中,有好多个如同热锅上的蚂蚁,站不住脚,也顾不得心中的矜持,纷纷迎了出去。

    而即便是男学员里,也有四五个人耐不住性子,离开食堂,朝着不远处的宿舍楼走去。

    这个叫做李洪军的人,就如同四大天王的刘德华一般,颇受追捧。

    不过我们身边的这几位,都没有动。

    不但没有动,而且那个叫做马思凡的哥们儿,还忍不住地哼了一声,说有什么好追捧的,不过就是个官三代而已,李洪军倘若没有他爷爷下狠心地往他身上砸东西,他能够在十九岁之前,踏入先天之境?笑话!

    马思凡是一位个子不高,但看上去很踏实的男人,我打量了一下他的模样,有点儿猜不透他的年纪——他的面相老成,说二十七八岁也可以,说三十多也行。

    再老点儿,三十五六,也不是没有可能。

    他显然是对那李洪军有一些意见,瞧见离开的这些人,很是不满。

    旁边的李安安开口说道:“李洪军如果是个扶不起的阿斗,就算是给他倾斜再多的资源,也是出不来的;现如今他的修为境界,也的确是配得上加诸在他身上的所有荣誉。”

    孔祥飞说话虽如此,但洪瞎子当真是个瞎子,这华夏之地,藏龙卧虎,贸然称之为“第一人”,着实有些偏颇——别人不说,光安安你,便不逊于他李洪军。

    李安安摇头,说什么第一人不第一人的,都是虚名而已。说正事,这位是马一岙,千斤大力王王子平的徒孙,湘南奇侠王朝安的徒弟,当年他千里追拐,不知道帮助多少家庭团圆,是真真正正用心做事的人;这位是他的好朋友,侯漠。

    马思凡和孔祥飞纷纷向马一岙表示“久仰”。

    随后马思凡问我:“你就是名册里面,排名第一的侯漠?不知道您是什么师承?”

    修行者,千门万派,各有渊源,但从修行的功法上来说,大体分为三宗五秘,总共八个流派。五秘,说的是“太极、丹鼎、玄真、剑仙和符篆”,而三宗说的是佛门禅宗、密宗、天台宗——禅宗修为可概括为一个性字,密宗修为可概括为一个神字,天台宗修为可概括为一个气字。

    这里面的讲究很多,不过基本上讲出你修行的流派,就能够知道你的所学之处。

    譬如李安安,她出身武当,但具体的,却可以算作是“剑仙”一脉的修行。

    不过他这么问,显然是不知道,我其实并不是修行者。

    我是夜行者。

    我有点儿尴尬,苦笑着说道:“马大哥,我这个嘛……”

    哈、哈、哈……

    我这边的话儿都还没有说完,旁边的李安安和孔祥飞都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我有些发愣,说怎么了?

    孔祥飞捂着肚子,说侯漠,你多大了?

    我说我二十四岁。

    孔祥飞指着马思凡,说那你知道他多大么?

    我瞧见他这状态,小心翼翼地说道:“二十五?”

    李安安摇头,说再猜。

    我有点儿懵,说到底多大,是高了,还是低了?

    孔祥飞不再卖关子,而是笑着说道:“思凡今年刚刚满十九!”

    十九岁?

    我望着马思凡那年少老成的脸,愣了好一会儿,方才缓缓说道:“呃,您这长得也太着急了吧……”

    哈、哈、哈……

    大家又是一阵笑,而马思凡也很郁闷,说相貌是爹妈给的,我能有什么办法?前两年我高中快毕业的时候,一学妹找我问路,完了说谢谢,还叫我叔叔呢,说得我想死。

    如此一聊,又笑一笑,大家彼此都感觉亲近了许多,相互簇拥,进了食堂。

    这儿食堂的标准挺高,自助餐形式的,一共九个菜两个汤,六荤三素,主食有米饭和馒头、花卷,以及俄式面包,总之非常丰盛。

    大家拿着盘子,挨个儿取菜之后,坐在角落处的一桌子前,边吃边聊。

    李安安给我们介绍的这两个朋友都十分有趣,马思凡是个开朗活泼的性子,喜欢说话,思维敏捷,聊起天来天马行空,妙趣横生,不过有点儿愤世嫉俗的潜在气质,时不时会针砭时弊,发表些过激的看法;而孔祥飞则显得沉稳许多,说话做事,都相当靠谱,而且很会与人沟通,让人觉得跟他说话,很是舒服。

    至于李安安,则是三人的核心,她的话语不多,但往往说一句,都能够直指要害,如同剑法一般,十分犀利。

    用不着刻意接近,五个人聊着聊着,就自然而然地熟悉亲近起来。

    这食堂的伙食是真不错,特别是其中的一道菜,叫做红烧肉,做得相当地道,我一路折腾,早就饿得前胸贴后背了,当下也是没有太多顾忌,弄了一大盘,狼吞虎咽着。

    等我吃完一盘,准备起身再去打一份的时候,却瞧见身后围了一圈儿的人。

    而被人如同众星捧月一般,簇拥在中间的,是一个身高一米八几、双目深邃的青年男子。

    那人算不上英俊,但脸庞轮廓的线条看上去却颇让人舒服,再加上他匀称修长的身材和还算不错的穿着打扮,以及眉宇之间挥散不去的孤傲之气,让人觉得他是一个气场很强大的人。

    天子骄子。

    我刚才可能是花了太多时间,用来对付盘中堆叠的食物,所以都没有注意到身后什么时候有了这么多人。

    我们这儿是食堂的角落,不是过道,也不是门口,所以这么多人过来,只能是找人。

    我不认识这人,下意识地觉得他应该是来找李安安,或者马一岙的。

    所以我让开了身子,想要从人群的间隙走出去,再打上几勺油汪汪的红烧肉,再加上那一盘麻婆豆腐,以及一大碗晶莹的东北米饭——嘿,那感觉,真的是甭提有多美了。

    然而我这边刚刚往左边走开,那人却也往左边平移了一步,挡住了我。

    我再移一步,他也动了一下,挡住了我的去路。

    我这才意识到,对方是过来找我的。

    我抬起头来,看着他,说找我?

    那人点头,说对。

    他伸出了手来,说:“认识一下,我叫做李洪军,桃李不言的李,洪水无情的洪,人民军队的军……”

    我一愣,随即才想到,面前这位看上去十分有气场的男人,居然就是刚才被许多人追捧、热议和嫉妒的李洪军,而且还是天机处当届领导人的孙子。

    我回过神来,伸出手来,想要与他相握:“你好,侯漠。”

    我刚刚在吃饭,而且还是红烧肉,满嘴的油,手上也是,李洪军瞧见,手都没有跟我碰,就收了回去。

    他对我说道:“侯漠,我知道你,我爷爷特地跟我提过你,让我向你学习。所以特地过来认识你一下,看看你到底是何方神圣。”

    他说得客气,但没有跟我握手的这事儿,却挺过分的。

    我的手伸到了一半,伸手也不是,收回也不是,特别的尴尬,不知道该怎么办。

    李洪军没有等我回话,而是转过头去,看向了李安安。

    他打招呼道:“安安,你也来了啊。”

    他这架势,仿佛刚刚看到李安安一样,而李安安的确如同马一岙所说的一般,情商极高,点头招呼道:“对呀,洪军哥,我之前去燕京的时候,去了你爷爷家拜访,不过那天你不在。”

    李洪军直接坐到了我刚才的位置,然后说道:“我听我爷爷说了,他说你过来了,我还不信呢……”

    他跟李安安拉起了家常来,完全忽略了旁边的马一岙,和马思凡、孔祥飞。

    仿佛他的全世界里面,只有李安安一人。

    我挤出人群,又打了一份饭菜,想要回去的时候,发现已经挤不进人里了,索性不进去,而是在旁边找了一个桌子,坐下吃饭。

    结果一直等到我吃完了,那边的人群都还没有散去。

    而这个时候,我才发现,我的对面坐着的,居然是之前跟我们一起过来的那个少年郎唐道。

    他是两耳不闻窗外事,抓着筷子,慢条斯理地夹着一根土豆丝,往嘴里放。

    吃完一根,又吃一根。

    自助餐有九个菜两个汤,但唐道就吃一个菜,就是那个醋溜土豆丝,然后加上两个馒头,优哉游哉。

    很有个性。

    我站起来,想要跟对面这位打招呼,然而瞧见他仿佛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想了想,还是决定不打扰他了。

    我瞧见马一岙他们那边围了一堆人,一时半会儿好像散不了场的样子,没有过去叫人,而是准备先回宿舍,收拾一下东西,然而没有想到刚刚走出食堂门口,迎面走来了两个让我意想不到的人。

    一个是尚良,而另外一个,则是王岩。

    那个在张宿秘境之中与我有过交手的豹哥王岩。

    他们两个,怎么会在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