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夜行者:平妖二十年 > 边境传奇第二章 学员百态(2)
    “李安安?”

    听到这话儿,马一岙先是一愣,随后眉头舒展开来。

    他恍然大悟,说你是武当李连晋师傅的女儿对吧?我听我师父说起过你,“生女当如李安安”,五岁练剑,十三岁大成,十八岁单剑纵横河西之地,不知多少豪雄皆败于你手,传说之中的天子骄子啊,没想到能够在这儿见到你,失敬失敬。

    他朝着那英气女子拱手致意,态度温和。

    女子笑了,说马师兄不必客气,你我都是江湖儿女,一点儿修为精进而已,何必如此——倒是你,几年时间,奔波南北,不知道让多少家庭破镜重圆,功德无量,这才是真正让人敬佩的事儿。

    她满脸笑容,说道:“我看了学员名单,知道您要来,高兴得好几晚都没有睡着觉呢。这不一听说您来了,就过来认识了么?”

    她一副小迷妹的模样,两眼都冒光,显然对于马一岙之前所作的事情,十分认同。

    马一岙与她简单聊了两句,然后介绍旁边的我:”这是我兄弟,侯漠。”

    李安安伸手过来,与我相握,说你好,这个班,总共六十一人,阁下可是排在了第一位,甚至都还在李洪军的前面,我们一直都在好奇,到底是何方神圣,能够得到天机处如此优待。今天总算是见到本尊了……

    相对于马一岙,李安安对我虽然依旧热情,却没有了先前的那股亲切劲儿。

    很显然,她对我更多的感情,是好奇。

    她大概也在想,到底是谁,能够在这六十一人之中,排在头名位置。

    要知道,国人对于排名这事儿,其实是很有讲究的,从名著里的天罡地煞一百单八将、红楼十二钗,再到现如今的官场排名,会议排座,都有着很强烈的讲究。

    所以能够学员花名册里排到第一位,自然还是有其原因的。

    我先前真不知道自己的名字,居然能够排在第一个。

    我也想不明白这里面的事情。

    我只有苦笑,说我也不知道,这里面到底什么事儿,我是真不清楚,要不然你回头问一下学校的相关领导?

    李安安瞧见我这模样是真不知道,也没有再问,只是好奇地打量了我一会儿,然后说道:“你们刚到,先收拾一下,一会儿到了饭点儿,去食堂吃饭,我给你们介绍几个朋友,都是特别喜欢你的。”

    李安安离开之后,我笑着对马一岙说道:“可以啊,没想到学员里面,还有你的小粉丝呢。”

    马一岙耸了耸肩膀,说你想多了,人家那是情商高,特地过来打一个招呼而已——你不是会望气之法么?没有留意到,那妹子的修为,有多厉害么?

    我一愣,回想了一下,说唉,我还真的没有注意到她的气息呢。

    马一岙说你这望气的神通,怎么时灵时不灵呢?

    我说这东西,讲究的是一个随意而为,太过于刻意的话,反而是看不出什么所以然的,我也没有办法。

    马一岙说:“这么跟你讲吧,她刚才也说了,自己的先祖是武当剑仙李景林,而李景林则是武当“丹”字派的传人——李景林之所以出名,是因为他将历来秘传的《武当剑谱》,于本世纪二十年代刊印发行。然而实际上,武当剑法分三乘九派,上乘是偃月神木,分字、柱、极三派,精于神;中乘是匕首飞术,分符、鉴、七三派,精于飞;下乘是长剑舞术,分釜、筹、丹三派,精于舞。但道教收徒甚严,有‘宁可失传,不可误传’之古训,传承至今,上乘和中乘剑法已经失传,今人所见,仅有下乘功法而已。而这位李安安……”

    他停顿了一下,一字一句地说道:“她据闻,是武当‘极’字派的唯一传人,你自己想一下,她需要追捧我么?”

    我深吸了一口气,说她既然这般厉害,为何还会过来拉拢你呢?

    马一岙说要不然说人家的那情商高呢,我们两个过来,一脸懵逼,而别人呢,对着名单仔细研究,哪些人该结交,哪些人该拉拢,哪些人可以置之不理,这些都是有讲究的。

    我回想起一身轻爽、英姿勃勃的短发女孩,给人的感觉的确是很不错。

    我忍不住说道:“你这是什么意思?咱们离远点儿?”

    马一岙说你傻啊,人家过来找咱,除了我师父的师父那里,有点儿香火传承之外,也是因为她看得起我们,所以才会找咱搭一个圈子,带咱们一起玩儿。咱们来这儿,人生地不熟,谁也不认得,有几个熟人,也好过一些,对吧?

    我说她看得起的人,是你,跟我没有半毛钱关系,所以你得把“们”,给我去掉。

    马一岙哈哈一笑,说你这人还真小气,至于么?

    我说人家对我一打眼,就是到我是夜行者了,态度不冷不淡,显然是对夜行者没有太多的好感。不过呢,托了你的福,倒也没有对我太排斥。

    马一岙摇头,说你呀你,这么说有点儿偏激了。

    两人收拾完东西,我跟马一岙说了一声,出了宿舍,直奔后勤处那儿,跟张大姐作了报备。

    这事儿也只是个程序,人家张大姐挺开明的,得知缘由后,没有多说,让我只管打。

    不过她也没有离开,在不远处的办公桌上写写划划。

    我并不避讳什么,拿起电话来,给尉迟京打了过去,结果居然不在服务区。

    我打了两回,都没有打通,想了一会儿,又给合城居挂了一个电话。

    电话是老板娘刘娜接的,对我这电话的到来,很是惊讶。

    我们聊了几句,说了下境况,然后我问起了白老头儿的联系电话,刘娜没有犹豫,直接给了我一个号码,让我打过去。

    我没有跟刘娜多聊,而是挂了电话,直接打了过去。

    接电话的是一个年轻人,等我说出白老头儿的大名时,他问我,说你是谁?

    我说我叫侯漠。

    那人说哦,我听说过你,我是他的徒弟,你等等,我师父在馆里教小孩儿呢,我去帮你叫。

    没多久,白老头儿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了过来:“喂?你个小猴子,怎么想起给我打电话来了?”

    我说无事不登三宝殿,有个事儿要问您。

    白老头儿说就知道一准没好事,还以为你良心发现,想起跟我问声好呢——有事说事,我这儿忙着呢。

    我说我没有打通尉迟京的电话,所以想问问您,秦梨落小姐那边的情况,您知道么?

    白老头儿说啊,秦梨落?不知道啊,要我帮你问问么?

    我说好,劳驾您哈。

    白老头儿说帮你问可以,但你得先跟我说说,你跟娜娜到底怎么回事啊?上次我去合城居,她居然跟我念叨起了王朝安姓马的那个徒弟,你什么情况啊,自己的女人,还给别人抢了?我听说你跟姓马的那小子,关系还特好?

    我给他这一顿数落,颇为尴尬,大概解释了一遍,当然其中自然少不了春秋笔法。

    白老头儿听完,在电话那头叹气,说你啊你,瞧你这点出息,真的是很……

    他挂了电话,我大概等了五分钟,电话又打了进来:“喂,事情跟你问清楚了,人已经醒了过来,现在给尉迟京和港岛霍家的人接回港岛去了。”

    啊?

    我说秦梨落走了?

    白老头儿说对啊,走了,两天前吧。

    我说你之前不是说天机处不会放她离开的么?怎么她就走了呢?

    白老头儿说此一时彼一时,听说是港岛霍家的当家亲自赶到了燕京,跟天机处的负责人密谈过,至于这里面有什么猫腻,我就不知道了。你也知道,我就是一退休老头儿,人家能给我面子,放给我消息,已经算是很不错了,没有必要给我交代太多的底细。

    我说秦梨落人呢,她的身体没问题了?

    白老头儿笑了,说自然,不然能让她离开么?我可听说,天机处在她身上,也的确是砸了不少的资源,好多稀罕无比的材料与药材,都不要钱的给。就这条件,别说是她,就算是一死人,说不定都给弄活了。

    我张了张口,却最终没有再多问什么。

    秦梨落虽然醒了过来,但身体到底还是发虚,行动不便,没有办法做主,所以也只能够随着霍家,返回港岛。

    而且我也没有一个联系方式,她当时联系不到我,也是正常。

    至于她,对我到底是一个什么态度,我只有等有机会了,想办法再去一趟港岛,或许才会有最终的答案。

    带着一种恍然若失的心情,我回到了宿舍,还没有进门,就给马一岙拉着去吃晚饭。

    来到食堂,这儿人还挺多,虽然报道时间是三天,这才第一天,但陆陆续续,人员其实已经来了大半。

    先前跟我们打过招呼的李安安在门口等我们,瞧见我们到来,赶忙挥手打招呼,然后指着旁边的两人说道,这位是孔祥飞,内蒙人,太极逍遥一脉的,这是马思凡,岙哥你的本家,他是江阴人,玄真太和一脉的人……

    她这边介绍着,突然间旁边传来一阵骚动,紧接着好几个女声惊呼道:“他来了,他来了。”

    “谁?”

    “李洪军啊,天机处扛把子李爱国的孙子,年纪轻轻就突破先天之劲的青年高手,被洪瞎子点评为‘当代年轻一辈第一人’的李洪军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