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夜行者:平妖二十年 > 边境传奇第一章 学员百态(1)
    如果时间允许的话,我想我们可能不会这么急着赶去北国冰城。

    这一去,地理跨度是如此的巨大,相隔万里。

    而与此同时,苏四公子苏蒙蒙的葬礼也在同期举行,从道义上来说,我们应该是需要在场的,毕竟他与我们之间的关系很是密切。

    而且他临死之前,也是在与我们并肩而战的。

    那是生死与共的情谊,做不得半分假。

    按道理说,就算是推迟这一次的集训营活动,都是没毛病的。

    但问题在于,苏四的葬礼,非常的秘密,听说不但没有进行火葬,而且还直接拉回了禅城老家,另外不但是我们没有接受邀请,就连林蓝平、钱国伟这种身处官方的人员,都没有办法参与。

    甚至连匆忙赶回国来的许梦月、欧阳青,都给婉拒了出席,说这是出于当地风俗的考虑,不希望有任何的外人在场。

    什么是外人?

    许大姐、欧阳青与苏家可是世交,结果最终还是没有办法参与这一场葬礼。

    这事儿从头到尾,都透着一股阴谋的味道,要不是我们亲眼瞧见苏四身死,断了气、没有了脉搏,差点儿都以为他人其实并没有死,这一次的葬礼,不过是掩人耳目呢。

    对于这件事情,我们也没有办法,甚至都不能够强求什么。

    毕竟在人家看来,是我们这些“坏朋友”,害死了苏四。

    一路上,我和马一岙都沉默不语,心情有一些低落。

    一直到了抵达冰城火车站,来到了这个北方城市,下了车,看着川流不息的人群,以及热情奔放、大方开朗的冰城姑娘,我们的心情方才好一些。

    走出站之后,我们就看到了几个穿着黑色制服的工作人员,举着大大的招牌。

    招牌之上,写着“第一次全国爱鸟协会研讨活动”的字样。

    这是障人眼目的手段,其实就是来接我们的人员。

    只不过,这个“爱鸟协会”的名字,取得着实是有一点儿辣眼睛。

    我们上前,表明了身份,并且递上了身份证的时候,对方十分热情,对我们说道:“欢迎来到我们美丽的东方莫斯科,我们是此次高级研修班的接站人员,您二位稍等一下,这一列车还有一个同学要过来,等人齐了,一会儿让司机一起把你们送到学校去哈。”

    我们点头,表示感谢。

    没多一会儿,有人过来了,是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年郎。

    他剃着短寸头发,小眼睛,一米七左右的匀称身材,身子有点儿绷,如同猎豹,仿佛随时都要暴起一样,而他走路的脚步也十分有趣,像是踏着鼓点一样,很有节奏。

    这样的状态,能够让他在很快的时间内反应过来,随时暴起,应付突如其来的袭击。

    这是我们专业角度的看法,而如果在寻常人眼中,这不过就是一个走路比较飘的年轻人而已。

    少年人穿着一件洗得发白的灰旧军装,脚下是解放鞋,瞧见牌子之后,上前过来。

    通过他与工作人员的交流中,我得知,他的名字,叫做唐道。

    大唐的唐,道法自然的道。

    这是他自己说的。

    少年人的话语不多,确认过了身份之后,就不再多言。

    工作人员分出了一个叫做小强的年轻人来,带着我们离开了火车站,其余人则继续等待下一批的同学。

    我们跟着小强出了车站,马一岙对那少年客气地伸手,说:“认识一下,马一岙,这是侯漠。大家以后都是同学,相互照顾哈。”

    面对着马一岙的客气,少年人显得十分冷淡,伸出手来,轻轻一搭:“好。”

    他甚至都没有怎么看我们。

    马一岙是老江湖,什么人没有见过,对于唐道的冷淡也泰然自若,并不尴尬。

    只不过,他没有再继续跟少年攀交情。

    等到上了小强开来的吉普车,我和马一岙坐后排,唐道则坐在前排。

    三人没有多聊什么,只是欣赏车窗外的街道和风景。

    好在负责接待的工作人员小强对我们十分热情,一边开车,一边跟我们介绍起了冰城这个东北最重要的城市来,倒也没有算是太冷场。

    到了暂时的营地,是西郊的一个学校。

    这儿原本是一处军营的,后来大裁军之后,转给了地方武警,然后又转过一遍手。

    而现在,它划归了419办,用来作为一个临时的培训基地。

    正是有着这样的渊源,使得学校周围的建筑十分低矮,不远处还有军营,附近的管理也十分严格。

    我们一路过来,过了两道岗,等进到大门里面的时候,有全副武装的保安过来检查行李,并且需要收缴一切通讯设备,用纸袋封存之后,放入储存箱里面保管。

    一切的一切,都显得十分的严肃和庄重,让人能够感受到其中的凝重气氛。

    经过一系列的检查措施之后,来了两个人,一男一女,都三十多岁,男的姓赵,女的姓谭,是我们这一次集训的带班老师。

    他们负责我们所有学员生活和后勤的相关工作。

    简单的认识之后,一人一本学员手册,然后就是简单的讲解和聊天。

    学员手册很厚,开篇第一句,就是保密原则。

    这是最基本的。

    除此之外,还要求遵守纪律,不许请假,不许私自外出,打电话必须要提前申请,信件需要经过中转,还有一系列乱七八糟的事情等等,总之事无巨细,都有说明。

    这架势显示出了419办对于这一次活动的高度重视。

    他们在这段时间里,是真正用了心的。

    我和马一岙在来之前,就有了心理预期,所以对于这么多的规矩,并不意外。

    但那个叫做唐道的少年郎,却是越听越不高兴,甚至都皱起了眉头来。

    等谭老师简单介绍完了之后,他眯着眼睛说道:“我别的,没有问题,唯独一点,我每天早上和晚上,都需要喝一瓶ad钙奶,要不然就一天都没有精神——所以我需要去外面采买两箱,放在宿舍里。”

    谭老师一听,不由得奇怪,说你这是什么毛病?

    少年淡淡地说道:“不是毛病,是习惯。”

    赵老师毫不客气地说道:“甭管你是毛病也好,习惯也好,我管不了,但在这两个月的时间里,你就得老老实实地按照研修班的规定来,你如果觉得自己适应不了,那就在这里签一个字,确定退出之后,我们会安排候选学员来代替你。”

    他拿出了一个本子来,递到了唐道的跟前,然后摸出了一支钢笔来,敲了敲笔记本的皮封面。

    这个时候,我瞧见,那赵老师生气恼怒的时候,身上散发出了浓郁的黄色气息。

    很浓。

    而少年唐道,则在那一刻,冒出了浓黑如墨的气息来。

    夜行者?

    我心头一跳,想要上前打个圆场什么的,那少年却接过了学员手册,低头不再说话。

    他终究还是不敢擅自离开,毕竟这一次高级研修班的机会,十分难得。

    他的身上,不知道寄托了多少人的希望。

    赵老师训斥过了唐道之后,又看向了我和马一岙,说道:“怎么,你们还有什么意见么?”

    我俩赶忙说道:“没有,没有。”

    赵老师说好,让谭老师带你们去后勤处办理入住手续。

    我们跟着谭老师,来到旁边不远处的一排小平房里,在一个办公室里办理了入住手续之后,拿到了房间钥匙。

    谭老师跟我们讲解了一下食宿以及一些生活上面的一些细节问题之后,转身离开,我想了想,上前问道:“老师,我想要给外面打电话的话,应该怎么办?”

    谭老师看了我一眼,说去刚才后勤的张大姐那里申请,获得许可之后就可以打了,但是不能打国际长途。

    我点头,说好。

    谭老师离开,唐道没有跟我打一声招呼,人就提前走了,而我们跟在后面,来到了一栋三层宿舍楼前来。

    这是以前的军营改建而成的,一楼二楼住着男学员,而三楼则是女学员。

    另外房间的格局也有过改变,缩小了许多,但确定了一人一间的格局,倒是照顾到了很多人的生活习惯。

    唐道直上二楼,我和马一岙住在一楼,比邻而居。

    宿舍的门前贴着各自的名字,很好认。

    这儿的宿舍很小,但床、书桌椅子和单独的洗手间都有,算是麻雀虽小五脏俱全。

    我简单整理了一下行李,马一岙过来,跟我聊了两句,说起唐道来,他说这人听口音,应该是西川的,说不定就是西川唐门——那是一个很有名的家族,用毒是一等一的厉害;当然,我只是猜测啊,唐门是个修行者家族,而那哥们,看着应该是夜行者来着。

    我点头,说对,是夜行者——这孩子打小有点儿被惯着吧,要不然怎么会这样?

    马一岙说道:“能来这儿的,都是天南海北、最有潜力的一批年轻人,林子大了,什么性格的人都有。看破不说破,咱们是来争夺烛阴的,不是来广结善缘、长袖善舞的,低调一点,反而更不容易被针对……”

    我点头,说的确如此两人刚刚达成共识,门外传来了敲门声。

    有一个女子在门口喊道:”你好,可以进来么?”

    我们应了一声,走进来一个英姿勃勃的俊俏女子,笑着说道:“这位是王朝安师傅的高徒,马一岙马师兄吧,我叫做李安安,武当剑仙李景林的后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