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夜行者:平妖二十年 > 京华烟云第五十一章 撤离羊城
    小狗的苏醒,就如同导火索一样,瞬间就要将火药桶给引爆了。

    如果说之前的局势,还算是平静,那么小狗醒来的话,情况就会变得截然不同了,因为小狗先前是被苏城之的人囚禁起来的,这是后面一系列事情的引子,而小狗也是苏城之违法的活证据。

    即便是苏城之将所有的事情都推给了墨大先生,但官方也不是没有明白人,只要稍微一调查,这事儿是很难兜住的。

    除非,小狗死了,他苏城之才能够彻底放下心来。

    医生出来,林蓝平和马一岙就跟医生交涉了一番之后,终于得以进去,我来得晚,想要再进去的时候,却给一个满脸雀斑的小护士拦住了。

    她义正言辞地拒绝了我的请求,然后咬着牙,满脸惊惧地看着我。

    她就像要奔赴就义的烈士一般,整个身子都有些发抖。

    我给她那可怜的小模样儿给逗乐了,没有为难她,而是退了出来。

    之所以如此,是有林蓝平和马一岙两个聪明人在里面,怎么安抚和劝慰小狗,用不着我来操心;而我在外面,还能够帮忙放放哨,不让苏城之的人过来搅局。

    我站在急救室门口不远,林蓝平和马一岙在里面跟苏醒过来的小狗谈事,医生离开了,还有两个小护士在门口守着说话。

    我本来没有注意,结果听到一个小护士低声说道:“你怎么了?为什么牙齿都在抖?”

    那个拦住我的雀斑小护士:“你不觉得刚才那光头,好凶么?他瞪了我一眼,我都有点儿站不住呢,像一头噬人的猛虎!”

    “凶?他那个叫做男人味好吧,你有没有发现他的侧脸,很像金城武呢……”

    “什么金城武,明明像古天乐好吧。”

    “不,我还是觉得像金城武,有一股说不出来的冷峻,啧啧,这种男人,要是在床上的话,不知道……”

    两个小护士以为我隔得远,听不到,说话也是肆无忌惮。

    我这时才发现,听力好,有时候也是一种尴尬。

    现在的80后小姑娘,都这么奔放么?

    好在我并没有等待多久,小狗就被人用担架床推了出来,我走过去,瞧见小狗整个人给缠得结结实实,人还在昏迷之中,让我有些意外。

    不是说人已经醒过来了么?为什么现在又昏过去了?

    我看向了跟出来的马一岙,他朝着我使眼色,让我不要说话,我没有开口,跟在后面,两人跟着担架床,转向了重症监护室那边去,将小狗安置妥当之后,马一岙把我拉到了一边去。

    他低声对我说道:“人醒了,不过因为消耗过度,现在行动不得,为了他的安全考虑,我们建议他暂时别醒。”

    我有一些惊讶,说装晕?

    马一岙点头,说对,这是避免小狗与苏城之见面最好的办法,不然两人一旦碰面,后果可就不堪设想。

    我点头,说那小狗现在的情绪怎么样?

    马一岙说当然不稳定了,换作是你,如果是我为了救你而死——当然这是不可能的事情啊——我是说如果,你的心情会怎么样?

    我说当然是杀人报仇啊。

    马一岙说杀谁?

    啊?

    我脑子转悠了一圈,想着杀害苏四的那个家伙,已经被抓到了,等待他的,肯定是法律的制裁,但那家伙说起来就是一把刀,杀死苏四的,除了黄泉引之外,最重要的责任人,其实是苏四的父亲。

    苏城之。

    这是一个悲剧。

    小狗能够杀了苏城之报仇么?杀了苏城之,难道苏四的泉下之灵,会开心?

    而且,他能够杀得了苏城之么?

    尽管我没有跟苏城之交过手,但别忘了,我可是会望气的。

    先前我瞧见苏城之,扑面就是一股近乎于凝结的玄黄之气,这样的情况,我觉醒之后,还是头一次见到。

    白老头儿……

    哎呀?我好像没有瞧见过那家伙的气息呢……

    总之一点,天刀苏城之,很强。

    即便是小狗成就了大妖之境,在苏城之面前,也只是任人鱼肉的存在。

    如此想来,还真的是……

    嗨。

    我说那你们是怎么跟他说的?

    马一岙说还能怎么样?卧薪藏胆呗,苏四是为了救他而死的,他得把苏四的那一份好好活下去,而且小狗还有一个母亲,他得好好考虑一下自己的事情。

    所以他目前需要的,是活下来,然后再谈报仇的事情。

    我说后续是怎么处理呢?

    马一岙说我征求了一下他的意见,目前的话,先去我师父那儿养伤,等到我们从集训营回来,到时候再聊别的事情,他认可了这个方案。

    我点头,说好吧。

    两人在重症监护室外等待着,林蓝平安排完了小狗之后,又匆匆离开。

    这一次毕竟是大事件,他到底还是有许多的事情要做,不过他在临走之前,给我们安排了人做笔录。

    因为有了他的吩咐,所以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我们的心里都有底,负责记录的人也知道,所以弄下来,倒也没有太多麻烦,在弄这个的时候,我和马一岙都有些心不在焉,因为担心苏城之过来,找小狗麻烦。

    不过不知道是不是为了避嫌的缘故,苏城之一直都没有露面,反倒是来了两个宝芝林的工作人员。

    不过他们简单问询之后,也没有太多停留。

    倒是后来,我们听说了一件事情,那就是宝芝林的人,没有同意官方给苏四做尸检,而是要直接将他的遗体带走。

    这么做,当然是不合程序的啦,所以官方和宝芝林之间,似乎还起了冲突。

    对于这件事情的处理,我和马一岙都很是关注,甚至还下去,听了一会儿跟他们之间的争吵。

    好在这件事情,最后由上面的大佬出面来协调解决,最终的结果,是让苏城之将苏四的遗体,给带走了。

    所以我一直到最后,都没有办法见到苏四的最后一面。

    对于这事儿,我还是挺耿耿于怀的。

    不过苏四母亲对我的那态度,我也实在是没有办法厚着脸皮凑上去。

    苏城之离开医院之前,还是来了一趟重症监护室。

    不过他并没有进去探望,只是与医生做了简单交流之后,就离开了,整个过程中,他表现得十分自然,与他的身份十分妥贴,让人挑不出半点理儿来。

    苏城之离开之后,我们并不放松,毕竟他人虽然走了,但必然在医院留下了耳目。

    一直等到凌晨六点多钟,天蒙蒙亮的时候,林蓝平又赶到了医院来。

    这一次,他没有带其余的人,而且还特地将周围的人做了清场,然后带着我、马一岙走进了重症监控室里去。

    这个时候的小狗,他已经醒了过来。

    原本十分活泼的他脸色阴沉,眯着眼睛,问林蓝平:“那个小子,现在在哪里?”

    林蓝平说人给关起来了,虽然他抵死不认,并且极度不配合,但目前我们已经基本确认,他就是黄泉引旗下东兴十八罗汉中的穿林刀蒋重八——他死定了,但至于什么时候执行,这个得看后期的公审结果。

    小狗又问:“其他人呢,抓到多少?”

    林蓝平说人都撤得很快,基本上都跑了,剩下的几个,是与你们争斗的时候受了伤,或者晕厥过去的,目前还处于证据收集阶段。

    小狗沉默了好一会儿,最终问道:“真的,没办法扳倒苏……”

    他大概是从小习惯了,一时半会儿,却是改不了口。

    林蓝平懂得他的意思,看着他,说目前的确是不行,除了那家伙的关系很深之外,没有证据,才是最根本的原因。我跟上面的老马聊过,他告诉我,这件事情,目前先别提——老马这人我知道,他虽然跟苏城之关系不错,但绝对不会因此庇护他的。这个案子是真的有困难,所以,你们也多多理解。

    林蓝平口中的“老马”,就是之前招揽过我们的省厅领导,我见过,人的确是很方正,嫉恶如仇。

    所以他这么说,我还是信的。

    听到了林蓝平的解释,小狗没有再多说,紧接着林蓝平给他亲自做了笔录,在适当的引导下,并没有直指苏城之。

    事实上,从头到尾,苏城之都没有直接露面,所以即便是想要牵扯上他,也是没有办法的。

    简单的笔录过后,林蓝平对我们说道:“苏城之在医院安排了很多耳目,我担心我的同事里,也有人会跟他通风报信,所以你们要走,就得赶快,别等到中午。”

    马一岙点头,说对。

    我们没有再久留,在林蓝平的指引下,绕过了耳目,离开医院。

    林蓝平给我们安排了车子,直接朝着火车站驶去。

    随后我们坐火车离开羊城,抵达湘南之后,将小狗护送到了莽山,将他交给了马一岙的师父王朝安。

    小狗本来就身负重伤,一路奔波,抵达莽山之后,整个人就都垮了。

    好在王朝安精通调养,问题不大。

    我们在莽山又待了些时间,调养好了身体之后,在集合的前两天,没有等小狗康复,我们就坐火车北上,前往冰城。

    *

    小佛说:从今天开始,恢复大号“南无袈裟理科佛”,谢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