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夜行者:平妖二十年 > 京华烟云第四十九章 气氛诡异
    突如其来的呼喝声,让我为之一震。

    随后我瞧见一群穿着黑色制服的人,从各个街巷里涌了出来,前面几人,甚至还手持着手枪。

    瞧见这一幕,我终于明白,为什么黄泉引的人要撤走了。

    他们并非是害怕我们。

    这帮人也是夜行者出身,知道无论是我,还是小狗的这种热血状态,都不是常态,只要那气势降下去,就会变得异常孱弱。

    而等到那个时候,他们就能够兵不血刃地拿下我们。

    不费吹灰之力。

    所以刚才长戟妖姬的对策,就是组织人手,不跟我们正面冲突,而是拖延时间,务必等到我们的血气消散,再作纠缠。

    但是她的计划,却被这帮突如其来的黑制服们打破了。

    长戟妖姬是个审时度势的精明之人,来得快,去得也快,而且毫不犹豫,赶在了这些人到来之前,匆匆离开。

    我瞧见小狗陷入了狂怒状态,别说是那些黑衣人,就算是我,估计都拦不住他。

    而那边的人,瞧见小狗准备一拳轰杀地上这人,也毫不犹豫地举枪。

    他们准备暴力制止。

    在那一瞬间,我没有任何犹豫,直接冲上前去,将妖气凝聚全身,随后伸手,握住了小狗的手臂。

    铛、铛、铛……

    我的后背,仿佛被重锤敲击一般,承受着好几下,差点儿没有扑倒在地。

    那是子弹。

    我甚至都听到了金属撞击之声,在耳边回荡,而身体也因为撞击,血脉紊乱,口中微微发甜。

    这就是现代火器的威力。

    但我还是义不容辞地挡在了小狗的前面,然后紧紧握住了他的手。

    随后我听到马一岙在大声喊着:“老林,林蓝平,是我们,马一岙,侯漠和小狗,别开枪……”

    我不顾马一岙与黑制服的交涉,而是稳稳地抓住了小狗的手。

    小狗此刻有些疯狂,抬起头来,显露本相的狗头冲着我猛然狂吼着,随后奋力挣扎,想要脱离我的掌控。

    我依旧抓住,忍着疼,与他直视,然后喊道:“小狗,小狗,看着我,我是侯漠。”

    “侯……漠……”

    小狗凶狠冰冷的双眼与我凝视,开始变得有些恍惚,口中呢喃着,突出的长吻中有晶亮的口涎流出。

    我将右手的熔岩棒收了起来,伸手扶住了他的肩膀,柔声宽慰道:“小狗,我是侯漠,苏四没了,但我们还在,我和老马,是你一辈子的兄弟。你累了,别撑着,这狗日的,他只是一把刀,现在弄死他,是便宜他,我们要通过他,找出幕后的凶手来,懂么?”

    小狗的目光有些游离,眼皮开始闭拢,停滞了两秒钟,然后说道:“我、不懂……”

    我说没事,不懂的话,我来处理——你相信我么?

    小狗看了我一眼,头垂了下去,低声说道:“我……信!四哥说了,你,和马哥,都是值得相信的人。所以,我,信你。”

    我拍了拍他的肩膀,说你的身体过度透支了,睡吧,凡事由我来处理。

    小狗点头,说道:“好。”

    话音刚落,他轰然倒地,趴在了那个吓成一滩烂泥的刀手蒋重八身上去,而这个时候,好几个人冲到了我的身边来。

    他们想要抓我,却给人喊道:“别乱来,这是自己人。”

    说话的人,却正是之前与我们有过并肩作战情谊的林蓝平。

    居然是他来了。

    我感觉后背有些发痒,伸手去摸,却发现是几颗压扁了的弹头。

    我摸了一下,弹头落地,这时方才发现身上的甲衣开始渐渐消散,融入体内去,赶忙喊道:“老马,帮忙……”

    说着话儿的时候,我的双眼一黑,感觉整个人的精神都如同潮水一样落去。

    我差点儿就像小狗一样,昏倒在地。

    不过想起自己赤身裸体的模样,我昏沉的脑袋顿时又是一清。

    羞耻感让我不得不强打起精神来,而马一岙瞧见我,脱下了外衣,递了过来。

    我将它围在了腰上,遮住最重要的部位后,对旁边的林蓝平说道:“苏四死了。”

    啊?

    林蓝平大惊,问我道:“人在哪里?”

    我指着那边的小巷子,说在那里,凶手就是这个家伙。

    那个蒋重八给小狗揍得只剩下了一口气,他大概是觉察出了林蓝平官方的身份,忍不住混淆视听,辩驳道:“放屁,杀人的,是你好吧,关我屁事?”

    他这般说着,除了林蓝平之外,旁边的几个黑制服脸色都有些不对了。

    他们看向我的眼神,也有些疑虑。

    我感觉,他们大概是觉得我的面相,太过于凶恶了。

    而且一个赤身裸体的变态,说话也的确没有什么可信度……

    唯有林蓝平,毫不犹豫地站在了我们这一边,冲着他呵斥道:“不想死的话,闭上你的狗嘴。”

    我交代完毕,感觉精神一阵恍惚,头有点儿发晕,一个踉跄,差点儿栽倒。

    好在马一岙伸手过来,一把扶住我,然后跟林蓝平说道:“侯子和小狗都有些透支过度了,你们带了救护车没,先让他们歇着……”

    林蓝平说道:“没带。来得太匆忙了——要不然先去车上歇一下?你这情况也不行,你看看,身上都是伤。”

    马一岙有些不放心,说那边,巷子里的地上,还躺着几个家伙,把人都扣上,这件事情,关系很深……

    说到这里,马一岙没有继续,而是附在林蓝平耳边,低声说了两句。

    他显然是在说起宝芝林与黄泉引勾结的事儿。

    不过这件事情,实在是太让人惊悚和离奇了,即便林蓝平跟我们是并肩而战过的生死兄弟,也有些不敢相信,看着他,说不可能吧?

    马一岙显得很严肃,说你觉得我会骗你么?

    林蓝平摇头,说骗倒不会,不过兹事体大,我也做不了主。这样,咱们先把现场处理一下,将人证物证搜集清楚,回头再继续聊吧……

    他去跟一个看样子像是带队领导的中年人说了几句话,然后过来,带着我们两人,以及昏迷过去的小狗,赶到了街边的一辆改装面包车上。

    让我们上车之后,林蓝平又弄了一套衣服,给我换上。

    他告诉我们,救护车已经在来的路上了,他先过去那边,让我们等他一下。

    我们点头,说好。

    林蓝平离开之后,车里就只剩下我、马一岙和昏迷的小狗,望着车外的黑制服,和远去的林蓝平,马一岙低声说道:“唉,老林进了体制之后,变了好多。”

    “啊?”

    我不知道马一岙为什么突然说出这么一句话来,先是一愣,随即感觉到毛骨悚然。

    我说你的意思,老林跟那帮人,是一伙的?

    马一岙摇头,说这肯定不会,不过因为立场的缘故,他肯定是不可能跟我们站在一块儿的——你有没有想过,苏四为什么会求助到我这儿,而不是在省厅任职的林蓝平,或者钱国豪呢?

    大战之后,我感觉到力量在迅速消失,疲倦爬上心头,眼皮沉重,思维也变得异常缓慢下来。

    对于这些乱七八糟的事儿,我分析起来有些力不从心,只有问道:“为什么?”

    马一岙摇头,说我也不知道,但总感觉苏四是不太相信他们几个,方才找到我们的。

    听到这话儿,我眯起了眼睛来。

    好一会儿,我方才低声说道:“林蓝平,不至于吧?”

    马一岙说谁知道呢?反正我们彼此留点心眼吧。

    因为车外有人在,我们不确定是否能够听到我们的对话,所以两人都缄默其口,不再多言。

    没多久,有人过来敲车窗,跟我们说道:“救护车来了。”

    我们下了车,有工作人员过来,帮忙将昏迷的小狗抬上了救护车,我和马一岙担心小狗,所以执意要与小狗同一辆车离开。

    双方几乎起了争执,好在林蓝平及时赶到,帮忙解了围。

    最后我和马一岙,连同小狗一起,随车赶往了最近的医院,林蓝平也跟着过来。

    我和马一岙都只是进行简单的包扎,并无大碍,而小狗则是直接送进了急救室里进行抢救,林蓝平跟着我们一起,全程陪同,显得十分上心。

    我一番酣战下来,因为铜皮铁骨的关系,所以除了受了点儿内伤,以及极度困倦之外,并无其它伤势。

    反倒是马一岙,身上好几个血口子,看上去十分吓人。

    好在他是修行者,本身又懂医学,自我调养的法子多得很,倒是用不着人来操心。

    我经过简单处理伤口之后,就跑到了急救室前来等待。

    苏四已经没了,我不希望小狗再出事。

    不过小狗的伤势十分严重,刚才又透支了潜能,情况十分危险,一直都在抢救。

    我有些困倦,跟林蓝平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不知不觉就靠着长椅睡了过去,等到我听到旁边有动静的时候,迷迷糊糊睁开眼睛来,却瞧见了一张铁青的脸孔。

    瞧见这人的一瞬间,我脑子里所有的睡意,都在刹那间,化作了乌有。

    这个人,却是苏城之。

    天刀苏城之。

    小佛说:今天不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