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夜行者:平妖二十年 > 京华烟云第四十八章 一时兄弟,一世兄弟
    这,是什么情况?

    我的双眼微眯,瞳孔收缩,瞧见那长刀是透过了苏四的左胸,也就是说,它绝对是刺破了苏四的心脏。

    又稳又狠,果断狠决。

    我瞧见这一幕,脑子在一瞬间,嗡然作响,感觉浑身的血液都在沸腾,而熔岩棒也开始变得越发炙热。

    那缠住棒子的绳索发出腾腾黑烟,下一秒,直接烧断了去。

    而我没有再停留,纵身而过,越过了马一岙,以及那两个与他缠斗的夜行者,冲进了巷子里。

    我猛然一棒子,砸在了那个长刀的主人身上。

    那人将苏四一刀捅了个通透,也有些懵,以至于我的熔岩棍砸落过来的时候,他都有些反应不及。

    最后时刻,他不得不就地一滚,避开这一棒。

    熔岩棒砸了空,在墙上撩出一连串的黑色痕迹来,而那人也趁机往后退,退到了巷子里另外几个人的身边。

    我没有继续进攻,而是箭步冲到了苏四的跟前。

    我将烧火棒子往地上猛然一杵,立住,然后伸手抱住了往后倒去的苏四,捂住他胸口喷涌而出的鲜血,大声问道:“蒙蒙,蒙蒙……”

    苏四躺倒在了我的怀里,口中不断地有鲜血涌出来。

    咕嘟嘟,怎么都止不住。

    蜷缩在地上的小狗也艰难爬了过来,一下子扑在了苏四的身上,哭嚎着喊道:“四哥,四哥,你怎么了?你怎么这么傻?你不帮我挡,就没事的,没事的,你……”

    他浑身颤抖,哽咽得说不出话儿来,像个孩子一样无助。

    我这个时候,才知道,苏四原来是为了救小狗。

    不然,以他的身手,未必会这般狼狈。

    苏四口中不断冒着血,而双眼则开始翻白了,在生命的最后时刻,他艰难地伸出手来,循着小狗的哭声摸去,握住了对方的手。

    当两只手挨在一块儿的瞬间,他紧紧握住,就仿佛溺水的人,抓住了最后的一根稻草。

    他吐出口中的血沫,艰难说道:“小狗,小狗,简大勇,我的兄弟……一时兄弟,一世兄弟——对不起,接下来的路,不能陪你了,我……”

    噗、噗……

    苏四没有将最后的话说完,因为口中涌出来的的血,呛得他没有办法说话了。

    我伸手过去,想要帮他,但是伸到了一半的时候,我停住了。

    因为,我感知到,苏四已经停止了呼吸。

    他死了。

    “啊……”

    小狗仰天长啸,嚎啕痛哭,而我的手在停顿了半秒之后,伸向了苏四那没有闭合的双眼去,轻轻一拂。

    我将他没有瞑目的眼睛,给覆上。

    让他安息。

    不远处,我听到长戟妖姬在痛斥那个刀手:“蒋重八,你个扑街仔,你是脑子进水了么?你怎么会把苏城之最爱的宝贝儿子给杀了?”

    那刀手满腹委屈,说我想杀的,是那个小胖子,奈何这破孩子太疯了,我留不得手啊,一有懈怠,死的就是我了——不信你问老九他们几个。

    旁边几个与刀手一起围攻苏四的人连忙附和,说对,对,这小子跟疯狗一样,我们哪里敢留手?

    一帮人纷纷发言,推卸责任,原本胶着的战场,变得停滞下来。

    我抱着苏四的身体,感受到他伤口处温热的鲜血流到了我的身上,而他的身体却逐渐地变凉。

    一股让我难以释怀的情绪,在胸口回荡不休。

    这个年纪不大、个子不高的年轻人,对我而言,是值得尊重的。

    当初我们走投无路,四处求爷爷告奶奶,能够站出来帮助我们的人,少之又少。

    但他,却是其中一个。

    他和小狗,坚定不移地站了出来。

    他的血,是热的。

    他的心中,有的只是公义和坚持,但现在,他的血却冷了。

    他为了救自己的好友,在遭受围攻的情况下,露出了破绽,给人一刀捅穿,但如果他没有掺合进这一次混乱中来的话,他完全是可以做他的宝芝林少东家,甚至在多年之后,接掌宝芝林这个实力强大的团体。

    他拥有别人为之羡慕的一切,但却视之如敝履。

    他的心中,友情、朋友、义气,这些东西,才是永远占在第一位的。

    他甚至愿意为了这些东西,去死。

    这样纯粹的苏四,代表了我们心中最为向往的品质,不掺杂丝毫的利益关系。

    他的人生,永远都停留在了这一刻。

    少年时。

    “啊……”

    一声愤怒的吼声陡然响起,一开始,我以为是我的吼声,然而随后,我发现并不是。

    怒吼的人,是小狗。

    这个被伤病折磨得行走都困难的小胖子,在挚友为了自己而死去的这个时候,终于迸发出了最为恐怖的吼声来。

    紧接着他整个人开始冒出腾腾黑气来,那微胖的脸庞开始不断变化,浓密的黄色毛发从他的皮肤下陡然蹿出,下一秒,他化作了一头身高两米、浑身是毛的巨大野兽,朝着敌人扑去。

    他扑向的,正是刚才那个一刀捅死苏四的刀手蒋重八。

    拼命了,拼命了。

    不要命了。

    我在小狗冲出去的一瞬间,猛然一捏拳头,感觉浑身炙热,流淌在血管里面的鲜血都燃烧起来。

    下一秒,腾然而起的烈焰,将我身上的衣服给全部烧毁。

    火舌舔舐一切,随后六道颜色不同的气息冒出,覆盖了我的全身各处,让我在那一瞬间,变成了一个威风凛凛、杀气凛然的金甲战将。

    我睁开了眼睛来,光芒在一瞬间照透了整个昏暗的巷子。

    啊……

    我怒吼着,抓住了那同样变得炙热的熔岩棒,冲向了前方围攻苏四的另外两个人去。

    拨棍、扫棍、抡棍、戳棍、劈棍……

    招式很简单,一招一式,无不透露着“大道至简”的原则。

    但力量,在这个时候,陡然增加。

    我每出一份力量,都倾尽全力,能够一招撂倒对方,我绝对不会用第二招。

    能两招的,我不会用第三招。

    拼命嘛,谁不会?

    怒发冲冠,凭栏处,潇潇雨歇。

    抬望眼,仰天长啸,壮怀激烈。

    杀。

    我是杀红了眼,先前是为了逝去的青葱岁月,而此刻,则是为了苏四这个我算不上熟悉,但绝对是敬佩的少年。

    少年死,死于理想。

    我呢,要么死,死于乱刀之下,要么生,生于敌人伏尸之处。

    壮志饥餐胡虏肉,笑谈渴饮匈奴血。

    如此而已。

    红了眼的我一番拼杀,而小狗也是发了狂,两人一前一后,将气焰嚣张的黄泉引压得有些哑火。

    面对着我们这些哀兵,敌人并没有硬扛,而是避其锋芒,在损失几个人之后,他们往后收缩,抱团取暖。

    而这个时候,马一岙也抽身过来,护住了我们的左右。

    双方战得正酣,那边的人也匆匆赶到,领头一人,却是受了伤的墨大先生,他瞧见巷子深处趴倒在地的苏四,顿时忍不住大喊起来:“四少爷,四少爷……”

    这会儿都快要新世纪了,他对苏四的称呼,居然还是封建时代的叫法。

    只可惜,被那蒋重八一刀捅得通透的苏四,再也没办法回答他了。

    苏四冰冷的尸体趴在地上,一动也不动。

    墨大先生并非蠢人,几声过后,很快明白了此刻的境况,双目顿时变得赤红。

    他冲着指挥众人,与我等缠斗的长戟妖姬喊道:“到底怎么回事?我们家四公子,怎么死了?谁干的?”

    长戟妖姬十分阴柔,与我几次对抗未果之后,并不站出来,而是退到后面指挥,此刻听到问话,居然毫不犹豫地指着我,说道:“就是这个浑身冒着火焰的家伙。”

    此刻的我,身穿金甲,浑身冒着火,先前马一岙在我脸上抹的泥和妆容,全部消失。

    墨大先生瞧见,惊呼道:“你,你是那个侯漠?”

    我长棍在手,又将一个夜行者的双剑砸得破碎,抬起头来,冷然看着那个糊涂老头。

    我哼声说道:“苏四与我,情深义重,我千里奔波而来,如何会杀他?那娘们儿的话,到底是不是谎言,你用你的狗脑子想一下,不就知道了?墨大先生,你们宝芝林与虎谋皮,现在害得苏四兄惨死,还不醒转过来?”

    相比长戟妖姬,我的话更加朴实可信,那墨大先生僵立原地,不知道如何是好。

    而就在此时,外面有人喊道:“有人来了,很多,风紧扯呼。”

    听到这话儿,长戟妖姬不再缠斗,而是呼喝起来。

    这帮人个个训练有素,一听招呼,几乎用不着怎么言语,有的向前,有的断后,还有人去扶地上的伤者。

    那墨大先生犹在发愣,却有人过来拉他。

    也不知道那人说了什么,墨大先生深深看了我们一眼,终究还是转身离开。

    宝芝林跟黄泉引合在一处,这事儿可是天大丑闻,他们不敢有任何证据存留,否则那宝芝林就算是家大业大,也经不起这般折腾。

    稍微一动荡,就会灰飞烟灭。

    我、马一岙和小狗自然不愿这帮人如此轻松撤离,疯狂留人,却不曾想对方也有对策,往地上猛然扔出一大片的钢珠,顿时就有滚滚烟尘,腾腾冒出。

    这烟雾白中带黄,散发着刺鼻恶臭,又极为辣眼,我们冲进去,却都给呛了出来。

    等我们继续往前的时候,那帮人却是撤得干干净净。

    唯有小狗,他扑住了那个杀死苏四的刀手,将他按在地上,然后悲号一声,将拳头高高举起。

    正在此时,突然有人大声吼道:“住手,靠边站,否则开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