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夜行者:平妖二十年 > 京华烟云第四十七章 长刀透胸
    手持长棍,我深吸气,平静地望着周遭的一众人等。

    探虎穴兮,入蛟宫,仰天呼气兮,成白虹。

    那个双目迸射劲光、身高腿长的夜行者,和一身蛮力、雄壮如熊的家伙瞧见我与那白发老者对峙,也都停下了脚步,并没有冲将上来围攻于我,而是朝着两边散开了去。

    白发老者的青纱之下,微微一动:“你们去那边,务必抓住那头狗妖,死不可惜。这人,我来对付。”

    两人对视一眼,又看向了鼻子硕大的小矮子。

    小矮子吩咐:“听他的。”

    两人撤离,而其余闲散人等,则补上了刚才的空缺,将我给围住,让我无法抽身而逃。

    白发老者手持青锋长剑,对着周围冷冷说道:“我不喜欢与人交手的时候,旁边有人打扰。翻地鼠,管好你的人,否则别怪我长剑无情,杀了他们。”

    那小矮子嘿然而笑,说拿得住这小子,你说啥就是啥;拿不住,就别怪我的人多管闲事。

    “哼!”

    白发老者身穿青色唐装,胸口处有蟠龙一团,身材微躬,仙风道骨,青纱之下,发出一声冷哼:“这小妖虽然厉害,但对我而言,拿下他,不算什么难事。”

    说罢,他转过头来,青锋长剑指向我的咽喉,一字一句地说道:“跪下投降,饶你一死;负隅顽抗,不得存活。”

    这话儿,说得是如此的冷厉果决,仿佛他是高坐庙堂之上的判官。

    我,不过是一介草民而已。

    对于他的堂堂威风,我的回答,只有四个字:“去你妈的。”

    嗡!

    长棍在话音落下的一瞬间,陡然迸出,如同那出膛的炮弹,朝着对方的胸口猛然戳去,白发老者早就觉察出了我的桀骜不驯,冷然一笑,大声叫道:“来得好。”

    他年近六旬,一生与人交手的经验丰富无比,此刻我只是一动,他就立刻判断出了我的意图来。

    那青锋长剑,如同毒蛇,与熔岩棒差之毫厘地交错而过,随后朝着我握棒子的双手刺去。

    其精准程度,让人叹为观止。

    只一招,细微之处,就表现出了对方恐怖的实力。

    不是修为,不是力量,而是杀人技。

    一招杀人,招招致命。

    好在那家伙出手老辣,我也不是新丁,双眼变异之后,我对于动态事物的观察,已经达到了一种算是优秀的境界。

    所以即便是面对这种老江湖,我也能够应付得住。

    当下两人也是交错拼杀,剑光棍影,叮叮当当,宛如进了打铁铺子一般,而两人激发出来的气劲,也弄得周围一阵鼓荡,飞沙走石,宛如修罗场。

    我们这边打得凶,旁人纷纷闪开,那小矮子翻地鼠瞧见白发老者久攻不下,忍不住出言讥讽道:“都说宝芝林的墨大先生是一等一的强者,死在你手下的平妖,不知多少,便是大妖境界,也纷纷折于你手,却不曾想今时今日,居然在这儿折戟沉沙……”

    请将不如激将,这话语让那白发老者的双眼,一瞬间就变红了。

    那双眼如同血色海洋,陡然蔓延,而他手中的剑,也在一瞬间,“嗡”的一声,穿越空间,化作了万千剑芒,朝着我周身戳来。

    这攻势让我避无可避,被他戳中身上好几处。

    那家伙的青锋长剑贯注劲气,如同出膛子弹一般,无坚不摧,本以为能够在我的身上,弄出几个血洞来。

    然而我早在无法避开的时候,将妖力鼓荡全身,把那铜皮铁骨的神通显露了出来。

    所以即便是身上被刺中,但除了咚、咚的金属之声外,别的什么也没有。

    我并没有受伤。

    不但没受伤,而我还趁着他的招式用老,陡然还击,打了他一棒。

    这熔岩棒并非凡物,我这边是举重若轻,但砸下去的时候,却有千钧之力,即便是墨大先生这样的老江湖,也是一阵踉跄,脸色一红,仿佛有鲜血涌出,却又给他硬生生地憋了回去。

    以伤换伤,这波不亏。

    瞧见我身上那被剑刃割破的衣服,没有一丝血痕出现,一直显得十分淡定的墨大先生忍不住惊声呼喊:“金钟罩?”

    我没有理会他,挥棍而上。

    此时此刻的我,已然知晓了敌人的修为上限,对应的,应该是大妖之境地。

    但要说强许多,这个就有些扯淡——翻地鼠说有不少大妖被他折服,估计也并非单打独斗。

    这样的家伙,跟沧州赵生比起来,也还是差了一些意思。

    而我经过前些日子的紧急训练,在拼尽全力的情况下,已经能够和赵生勉强五五开了,所以战胜眼前的家伙,也并非是不可能的事情。

    真正的交手,并非是加减乘除的数学运算。

    这里面的变数太多了。

    谁能够掌握的底牌越多,就越能够笑到最后。

    是时候亮底牌了。

    向前冲出去的一瞬间,我将身体里的妖元疯狂灌注,熔岩棒在我的掌控之下,并没有任何形状的变化,但却是越来越炙热。

    等我冲到了墨大先生的跟前时,那熔岩棒已经化作了一根烧得火红的烙铁棍儿。

    它与那青锋长剑相交,顿时就有炙热的火星飞溅而起,而上面的力量,也在瞬间爆发了出来。

    啊……

    原本占据强攻优势的墨大先生,在这个时候,忍不住地惊呼出声来。

    而这一声,则变成了我转守为攻的序幕。

    我仿佛又听到了壮烈激怀的唢呐声。

    铛铛铛、铛铛、铛铛……

    长棍在手,我宛如一头发疯的猛虎,每一次挥击而下,都有极为恐怖的火星飞溅,而在一棒又一棒的砸落之间,我的力量在呈现出几何倍数的增长。

    终于在十数招之后,我猛然一棒下去,却是将对方的青锋长剑挑飞。

    紧接着我一棒子,砸在了那家伙的腰间,将人给砸飞几米。

    这个时候的我,浑身发热,汗水如同腾腾雾气,在我的周身扩散,宛如熔炉一样。

    随后我感觉到自己的皮肤发烫,朝着不远处的玻璃望去,却见是个凶相毕露的光头男人,浑身通红,仿佛就要冒火了一般。

    这会儿,是我力量攀升到小巅峰的一刹那。

    而下一秒,我并没有趁胜追击,将那墨大先生给击杀,而是陡然回转,朝着马一岙他们逃离的方向追去。

    不要恋战。

    这是马一岙临走之前给我的交代,他既是希望我不出事,也是想要我能够过来给他帮忙。

    我虽然浑身热血沸腾,杀气凛冽,却并没有烧坏脑子。

    而因为墨大先生的自负,使得虽然我身边围得有人,但并非什么厉害角色,甚至都不是夜行者,所以给我一棒子就掀飞好几个,打出了一条路来。

    我夺路而逃,后面一帮人反应过来,自然也是急追。

    我不管后面,往前疾奔,循着前方的动静,来到了一处巷子,却瞧见马一岙等人被堵在了不远处的一个死胡同里。

    他一人力敌三个显露出本相的夜行者,手中的折扇忽展忽收,化作一道白光,破空的炸声撕裂空间,而苏四也将小狗放在了巷子的最里处,自己抓着一把不知道从哪儿夺来的开山刀,与任何胆敢靠近小狗的人血拼。

    因为战况激烈,所以寻常人等都往外面退开,战场的核心之处,几乎都是夜行者和修行者。

    巷里一群,巷外一群。

    双方彼此交汇,融和一团,各种颜色在上空飞腾。

    金属之声,铮然作响。

    我赶到的时候,战况已经是最白热化的境地,马一岙的身上也挂了彩,脚步踉跄,而与他相斗的那三个夜行者,其中一个身上冒着粉红色气息的黄t恤男子,已然翻倒在地,生死不知了。

    即便是受了伤,马一岙也显得彪悍无比,完全没有平日里的风度翩翩,守在口子处,拼死抵挡着。

    我手提熔岩棒,人挡杀人,佛挡杀佛,一路上连续敲翻了四五个小角色,冲到战场中心处,突然间有一人从墙头跃下,手中长鞭陡然一抽,在半空中发出一声炸响,随后落到了我的身上来。

    我的熔岩棒被那鞭子一缠,顿时就难以前进半分。

    那人,用鞭子将我拉扯在了巷子之外。

    我眯眼打量,这才发现,用鞭子缠住我的这个短发女人,我居然也是认识的。

    长戟妖姬。

    这个人是黄泉引的大司马,她的地位到底有多高,我不得而知,但却知晓,即便是对东兴十八罗汉,她也有绝对的领导权。

    这样的人,已经是黄泉引的高层角色了。

    她一般来讲,都是置身事外,不会参与任何的斗争。

    但此刻,她出了手,将我缠住。

    在这人露脸的一瞬间,我的心中,莫名多了几分绝望。

    我实在没有想到,黄泉引对这事儿,居然如此看重,在形势如此紧张的情况下,还派了这么多的人过来这里压场。

    只怕那几个与马一岙拼斗的夜行者,也是东兴十八罗汉之中的人。

    个个强者。

    我额头冷汗直流,而在这个时候,突然间我听到一声凄厉的叫声,却瞧见不远处的巷子深处,苏四整个人,被一把过分修长的利刃,捅穿了胸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