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夜行者:平妖二十年 > 京华烟云第四十五章 天才小狗
    苏四说起他“老豆”的时候,我的脑海里,下意识地浮现出了那个宁静如水,表现得如同谦谦君子的中年男人。

    天刀苏城之,听听这外号,这气势……

    马一岙将饮料递给苏四,说喝点水,别着急,到底怎么回事,你电话里不肯讲,现在总该可以跟我们解释一下了吧——你知道我和侯漠为了来这儿,奔波千里,一口水都顾不上喝呢。

    苏四接过了水来,咕嘟嘟地一口气,直接将那饮料喝到了底,摇了摇,又问,还有么?

    马一岙将一袋子都给了他,说别着急,管够。

    苏四却没有再喝,而是领着我们进了里间去。

    里面的房间,一块木板上,躺着一个人,却正是许久不见的小狗。

    不过此刻的他已经没有了我印象中的活力四射,他躺在木板上,身体有些蜷缩,黑暗中透着一股沉闷的臭味。

    这种气息,跟之前秦梨落基因崩溃之后的情况很像,不过又透着几分血腥味。

    马一岙走上前去,蹲下来,拍了拍小狗的脸,说小狗,醒一醒,醒醒。

    小狗迷迷糊糊地哼了一声,却并没有醒转过来。

    苏四走过去,跪下,将小狗扶了起来,摇了摇他,发现没有醒之后,拿出一瓶纯净水,拧开,对小狗说道:“狗子,狗子你醒醒,喝点水吧。”

    我这个时候,才发现小狗的嘴唇满是裂痕,上面的血都已经结痂了。

    而他的胸口,还有右臂处,都绑着布条。

    那布条被那鲜血渗透,透着那股古怪的臭味,就像是下水道的死老鼠、或者其他垃圾郁积了许久之后,散发出来的劣质气味,让人发呕。

    喂了水之后,小狗有了点儿气力,睁开眼睛来,用极其虚弱的声音说道:“那儿来的水?”

    苏四带着哭腔说道:“是马先生,马先生和侯大哥他们从北方赶回来了;狗子,你别怕,马先生他们会把你我接走的,我们去北方,去一个我老豆找不到我们的地方生活,好吗?”

    小狗咽了咽口水,说道:“四哥,我不行了,你把我放下吧,回去跟苏先生认个错,一切就会过去的。”

    听到这话儿,苏四显得异常激动。

    他使劲儿捏紧了拳头,憋着气说道:“放下?为什么?你的意思,是让我把你交给我老豆,让他将你好不容易凝练出来的内丹拿去,让你死掉,然后拿来换取我的自由,对吧?这样的自由,对我而言,有什么用?他妈的,用自己兄弟的死,来换取我的自由……”

    他情绪变得异常激动,而我和马一岙在旁边,则听得一头雾水。

    妖丹?

    我忍不住打断了他激愤的咒骂声,捂着他的嘴,说噤声,这附近都是眼线,听到你的声音,说不定下一秒就扑进来了,你想死,我们还想活呢。

    我之前脑袋给人开了瓢,秦梨落帮我剃了一遍头,此刻虽然长出一层青茬,但大体还是个光头。

    不但如此,因为身体的变化,使得我的整体气质都有了变化,满脸凶相。

    先前坐飞机的时候,我都差点儿给人拦了下来。

    此刻我一脸严肃而认真地盯着苏四,却是让狂躁不已的苏四冷静了下来,随后我问道:“小狗才多大呢,就凝结出了内丹来?”

    我先前,对夜行者的概念并不清楚,但白老头儿送给我的《月华录》,却是一套夜行者修行的典籍,介绍得十分全面,我也知晓,能够凝练妖丹的,都是妖王级别的强者,又或者是那巅峰状态的大妖,以及利用丹鼎之法、修炼而成的大妖夜行者——小狗不管从哪方面来看,都不像是前面的那几种。

    内丹啊,这玩意是什么?

    那是夜行者的劲力,或者说是“炁”,或者是妖力在体内凝结,实质化的体现。

    它使用起来的功效,远比什么丹田之气,又或者凝结成液体的状态要强上不知道多少倍。

    打个比方,如果说流动于奇经八脉之中的妖力,如同拖拉机发动机的话,那么这内丹,就是航天飞机的发动机——孰优孰劣,一下子就能够感觉得到。

    这就是为什么强大的夜行者,能够对低级别的夜行者,形成压倒性优势的原因。

    只不过,像小狗这样觉醒没多少年的夜行者,怎么就修炼出内丹了呢?

    瞧见我的质疑,苏四有点儿恼怒,说你可知道,小狗是什么夜行者么?

    我说是啥?

    苏四冷冷一哼,说他是极为罕有的哮天犬夜行者,此物并非民间传说中二郎神的宠物,它最早出自于干宝的《搜神记》,是极为神奇的品种,又名“地中犀犬”,有诗云——仙犬修成号细腰,形如白象势如枭。铜头铁颈难招架,遭遇凶锋骨亦消——如此稀有品相,如何是凡人所能及之?

    他指着小狗,说他打小就觉醒了,跟随着我一起,学习宝芝林的家传绝学,加上自己的血脉天赋,十五岁的时候就已经进入了平妖巅峰期,一手薇恩……咳咳,错了,一手狼牙拳出神入化。两个星期前,更是心有所悟,直接突破大妖境地,成就之日,便凝聚出了内丹来……

    我听到,止不住地吸气。

    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小狗的年纪,只是个少年郎,然而他居然已经是大妖境地,而我呢?

    我特么的都还没有算是觉醒,只是一个小妖境界呢。

    人比人,气死人。

    马一岙走上前来,说倘若小狗是“哮天犬”的夜行者血脉,那么这么小修成大妖,甚至凝炼出内丹,也不是什么稀奇事儿。这是好事啊,为什么会闹成如今这副田地?

    小狗突破大妖境界,对于宝芝林来说,得增强援,按道理说,应该是十分高兴的事情啊。

    怎么弄成被追杀的结局呢?

    苏四也是火冒三丈,说对啊,这无论是对宝芝林,还是苏家,都是顶好的事儿,我都为小狗高兴疯了。当天宝芝林也举办盛会,为小狗祝贺,没曾想我喝多了酒,醒过来的时候,没发现小狗,被告知他临时接到任务,去了海南,我怎么都联系不到人,心中就起了疑惑,跟踪了我大哥两天,终于在郊区的一处仓库里,找到了小狗。这才发现,我老豆,准备拿他的内丹,来增强自己的修为……

    啊?

    这话儿听得我都快要傻了。

    那别人的内丹,来增加自己的修为?

    这事儿,不就是魔么?

    马一岙在旁边问道:“这件事情,你是亲眼所见呢,还是听别人说的?”

    苏四说我是听到关押小狗的那几个人说的,他们之中,有一个人我认得,是我老豆最贴身的随从和保镖,他除了我老豆的话,谁都不会听,是心腹之中的心腹,绝对是不可能造假的。

    马一岙说于是你救下了小狗,带着他逃了,对吧?

    苏四点头,说对,小狗是我的兄弟,虽然没有血缘,却比我大哥他们几个,要更加亲。他是我的亲人,我如何能够让他受到伤害呢?小狗凝练内丹并不算久,贸然剥离的话,他只有死路一条,而我老豆显然并不在乎这个,他只是一心一意地拿到内丹,完全不在乎小狗是否活着。

    他深吸一口气,说:“我若不救他,难道眼睁睁地看着他死掉,而且还是死在我老豆手中?”

    我在旁边听着,有些默然。

    小狗在苏四父亲,和他大哥的眼中,到底是什么呢?

    我并不觉得他能够因为自己的实力,而受到多少的尊重,反而如同家生子一样,受不到半点儿的优待。

    在那些高高在上的人眼中,他甚至都不如一件贵重点儿的物件更值钱。

    这一点,之前在羊城一战的时候,瞧见苏四大哥对着小狗颐指气使的样子,就已经很明显了。

    只不过,夜行者虽然与人有一些区别,但终究还是人啊。

    他如何能够下得了手?

    马一岙没有接话,而是开口说道:“都让开一点,我给小狗处理一下发脓的伤口,并且帮他重新包扎一下吧,你们让开点,将空间腾出来。”

    他掏出了随身的背包,从里面拿出了一堆医药用品来,给小狗处理伤口,而我和苏四则往旁边站开。

    处理伤口,马一岙是专业的,我们没有什么发言权。

    之前的处理,是苏四弄的,他在匆忙之间,条件也有限的情况下,简单处理,但并不太好,此刻都已经流脓发臭了。

    好在马一岙很有经验,耐心而专业,花了差不多二十多分钟的时间,终于将小狗身上的伤口,全部都处理了一遍。

    这时间有些久,医用酒精都用掉了两瓶。

    差不多弄完之后,小狗也终于有了点儿精神,睁开眼睛来,摇了摇头,然后开口说道:“我饿了。”

    饿了,表示人的身体机能开始恢复。

    我们赶忙给他递去食品,小狗吃了一些,而苏四也开始吃起来,两人狼吞虎咽,而马一岙则在旁边讲起接下来该怎么撤离的方案来。

    他提出了好几个方案,都很有实际的可操作性,然而没有等我们说完,突然间,外面传来哐啷的响声。

    仿佛是什么玩意儿,掉在了院子里。

    而下一秒,一声巨大的轰鸣声,充斥在了整个空间里来。

    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