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夜行者:平妖二十年 > 京华烟云第四十二章 农场特训
    在身体发出熊熊烈焰、然后那六股气息朝着我身体不同的部位覆盖去的时候,我的耳畔,仿佛听到了极为激昂的唢呐声。

    这唢呐声,是如此的热血,让我忍不住举起了手中的熔岩棒来,奋力地往地上一跺。

    轰!

    熔岩棒砸落在地的那一瞬间,整一片大地都开始颤抖起来,紧接着一股灼热通红的裂缝,朝着赵生陡然蔓延而去。

    他瞧见,脸色也露出了狂热之意来,大声喝道:“好,好,好,好久没有这种感觉了,再来!”

    两人长棍一指,双腿齐蹬,冲向了对方去。

    铛!

    再一次的棍棒相交,我没有任何的退步,虽然感觉到力量狂涌而来,但越发的兴奋,双脚往地上一站,就跟钉在了那儿一般,纹丝不动,紧接着我怒声吼着,身上的火焰更深。

    我轻轻一抖,那熔岩棒迸发出了恐怖的力量来,源源不断的妖力注入,然后回流,将那棒子弄得通红。

    每一次的撞击,都有火花飞溅。

    这样的状态,在夜里或许会十分绚烂精彩,但是在白天的时候,透露出来的,则是极度的凶险和恐怖。

    恐怖的力量交叠,使得两人手中的棒子,都“嗡、嗡、嗡”地响着。

    整个空间,都为之震荡。

    那不远处的水洼子,水面上涟漪不断,不断有鱼儿浮出水面,白色的肚皮朝天,已然是被余音给震死了去。

    这就是修行者之间的战斗,它并不仅仅只是拳脚之上的胜负那般简单。

    无论是气场、磁场还是能量场域,都会被影响到。

    当然,这些是马一岙跟我说的。

    我自己不懂。

    我只能够感受得到,却无法用科学的思维去解释,而在接下来的战斗中,我发现了另外一件事情。

    那就是我自己的双眼,在经受过磨难之后,对于“望气”这件事儿,越发的纯熟——尽管我在棍法之上的造诣,与赵生是天差地别的,但我却能够在那一瞬间,抓住某个节点,然后通过判断对方的运动轨迹,作出相应的判断。

    也就是说,在这能力的影响下,我的反应力得到了极为强大的提升,从一开始的被动挨打,到后来,已经开始渐渐地站住了阵脚。

    而随后,我已经开始伺机反击。

    战斗在持续,我越战越凶,信心在持续不断的战斗中组建累积。

    我整个人放开之后,今天这一天的培训结果就渐渐展现出来了,那熔岩棒越发明亮,将原本完全压制住我的赵生弄得节节败退。

    到了最后,我厉声一喝,陡然一棒,朝着对方的正面砸去。

    这一棒,是我筹谋许久的,无论是力量,还是气势,都在那一瞬间,攀升到了巅峰。

    啊……

    怒吼声中,退无可退的赵生举棍,与我陡然相撞,轰然作响之下,两人脚下的土地开始开裂,空气变得格外炙热,方圆十米之内,大地在颤抖着。

    赵生顶住了我的攻击,怒声吼道:“通天……”

    没有等他说完,一道劲风陡然闯入其中,随后那劲风化作柔和的气场,将我和赵生黏在一块儿的棍棒给分开了去。

    我当时战意勃发,还想再战,那马一岙开口喊道:“大圣,就收了你的神通吧。”

    我陡然一惊,将熔岩棒往后一扯,而马一岙又说道:“老赵,你那通天域施展出来,我们可以扛得住,你家池塘里面的几万尾鱼,估计就都得死了……”

    听到这话儿,赵生也往后撤,慌不迭地说道:“是啦,是啦,还指望着这一批鱼苗过年呢……”

    两人抽身后撤,我这时方才发现刚才战斗过的地方,一片狼藉,到处都是坑坑洼洼,还冒着青烟,黑灰掠过,就仿佛有野猪群在这儿奔了一回般。

    而此刻的我,身上的火焰方才缓慢熄灭,并不觉得炙热的我,发现自己身上的金色盔甲如有实质。

    我用手敲上去,居然有金属回响。

    马一岙走了过来,问我:“你这是什么鬼东西?”

    我捏了捏,深吸一口气,突然间那金色盔甲开始消失,朝着我的身体里吸收进去。

    这种感觉很古怪,就好像是挺起来的小肚子,吸了回去。

    它明明还是存在的,但视觉上,却不一样。

    不过还没有感觉出这里面的妙处,就感觉胯下凉飕飕的,我感觉不太对劲儿,低头一看,这才发现刚才身体里冒出来的烈焰,将我全身的衣服都给烧没。

    此刻的我,全身上下除了几缕布条之外,都是挂着空挡呢。

    如果是在澡堂子里的话,我可以很坦荡自如。

    但在这么一个地方,即便是赵生清了场,周围没有农场工人,但当着马一岙和赵生的面前,我还是觉得贼尴尬。

    我双手捂住裆部,窘迫地说道:“那啥,有衣服么?”

    马一岙哈哈大笑,脱下了身上的夹克来,给我遮住下半身,然后说道:“感觉如何?”

    我说凉飕飕的。

    马一岙憋着笑,说没问你这个,我说的,是你刚才那浑身火焰,一身黄红色盔甲的帅炸模样,感觉如何?会不会热,或者滚烫,以及别的一些什么感触……

    我努力想了一下,却发现当时的自己,满脑子都是如何战胜对手,至于其他,一时半会儿,还真的想不起来。

    我摇了摇头,说不知道。

    我想不起感觉,却知道,这盔甲,极有可能就是白老头儿给我种下的六甲神将,经过熔岩变异之后的产物。

    马一岙又问:“那么这种‘超级赛亚人’的状态,你能够持续多久呢?”

    我愣了一下,说什么是超级赛亚人?

    马一岙扶额而叹,说你连超级赛亚人都不知道?你的童年是怎么过的?好吧好吧,我的意思,是你刚才那打鸡血、帅炸天的状态,你觉得自己能够维持多久?

    我思索了一下,说不确定,感觉应该可以一段时间,但是会感觉很累。

    赵生此刻也回过神来,瞧见我光着大半身子的模样,忍着笑说道:“你们聊,我去帮你那一套衣服来吧。”

    他转身离开,而马一岙继续说道:“当然会累了,你知道赵生有多厉害么?当年在白洋淀里,有一个成型的黄鳝夜行者,到处为非作歹,那人据说有大妖的水准,而且滑不溜丢,让人难以提防。那个时候,是五年前吧,老赵单枪匹马,在白洋淀的芦苇荡里潜伏了五天五夜,水米未进,终于蹲到那家伙,冲上去一顿打,最终用那根熟铜棍,将那夜行者活活打死,暴尸荒野……”

    我说这个老赵,有大妖的实力?

    马一岙说对,你一个入门不久的夜行者,能够跟老赵打成这个模样,实在是让人匪夷所思,而之所以能够达到这样的效果,是你透支了自己的潜力而为——在那种状态下,你越持续得越久,就会越累,倘若不控制住,说不定状态一松懈下来,就只有任人鱼肉的下场。

    说完,他很严肃地说道:“所以,如何把握,这个真的很重要,知道不?”

    我点头,说懂。

    马一岙说行了,今天的训练,就到这里吧,吃晚饭过后,我帮你松一下筋骨肌肉,然后你晚上好好打坐养气——那月华录你可以修炼,但是九玄露,这东西其实很厉害的,我师父说它如果有全本,绝对是超一流的夜行者修行法门,所以你也别放弃。

    我说好。

    当下我们没有再练习,等赵生给我带来衣服之后,我们便回了去。

    当天因为我的原因,晚饭就没有喝酒。

    接下来的几天里,我一直都在这个农场里练习,因为头天的动静闹得太大了,所以后面我们都在树林子里。

    为了测试我的上限,马一岙也亲自下场,与我喂招,并且不断地挑战我的极限,弄得我每日都精疲力竭,而他这个时候,又拜托赵生买来药材,给我做药浴,又帮我推拿经脉,免得我因为训练而受损。

    如此高强度的训练,一个星期下来,我整个人的实力,都显著性地拔高了许多,感觉与来时的自己,截然不同。

    此刻的我,对上之前的我,估计一个,能够打五个。

    这并不是说我的实力提升了五倍,而是说经过强化训练之后的我,对于高强度的战斗,有了更深刻的理解。

    而对于自己的上限和下限,我也都有了超出寻常的认识。

    这个,才是最难得的。

    而之所以会有这样的结果,马一岙的帮助是至关重要的。

    除了训练,我几乎每天都会给尉迟京打电话,询问秦梨落的情况,但每一次的回复,都是还没有苏醒过来。

    朱雀妖元,并不是寻常之物,而且当时秦梨落的身体,也是油尽灯枯,极为虚弱的,所以即便两者相当契合,但想要真正融合一体,还是需要时间的。

    我每日都十分担忧,但却没有任何办法,只有将心思放在训练上, 让自己更加强大。

    而当我以为自己可能会待在这里,一直等到五月集训的时候,突然一个来自南方的电话,打破了我们的生活节奏。

    电话是苏四打来的。

    他,离家出走了,同行的,还有他的儿时挚友小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