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夜行者:平妖二十年 > 京华烟云第三十七章 左右都是一顿揍
    白老头儿嗓门极大,一进来就吵吵,把电话那头的马一岙吓了一跳。

    他赶忙问道:“怎么了,怎么了?”

    我瞧见白老头儿怒气冲冲的样子,虽然弄不清楚到底怎么回事,但也知道一时半会儿无法善了,抓紧时间说道:“电话号码,你记住了么?”

    马一岙说都在脑子里面呢,你那边怎么回事?另外你为什么会在医院呢?

    我说我这边有点事情,咱们回头再联系啊……

    我这边话还没有说完,就给白老头儿冲上前来,一把就将我给按倒在了桌面上。

    “砰”的一声,他将那话筒扣上之后,将我的脸按在了桌子的玻璃上,死死抵着,然后骂道:“给哪个狐狸精打电话聊骚呢?”

    我给他按住,也不敢放抗,苦笑着说道:“男的呢,我一朋友。”

    白老头儿不信,说你这个小王八羔子,满嘴谎言,谁信?

    我:“白前辈,真是男的,王朝安您认识吧?就是千斤大力王王子平的徒弟,电话那头的,是王朝安的徒弟马一岙。你若不信,便按重播键打回去,一问便知。”

    瞧见我说得这般认真,白老头儿将信将疑,将我放开,这才说道:“我打过去干嘛,神经病么不是?”

    我给他放开,揉了一下发疼的脸,有点儿无语。

    您这事儿,可不是神经病么?

    瞧见我一脸懵逼的模样,白老头儿瞪着我,说你不知道我为什么要打你,对么?

    我点头,说对呀,为什么呢?

    白老头儿伸手过来,捏住了我的下巴,使劲儿捏着,然后一字一句地说道:“昨天发生了什么事情,你心里没有一点儿数么?”

    糟糕!

    我的下巴都快要捏脱下来,却没有敢有任何异动。

    白老头儿如果真的想杀我,我再如何反抗,估计都逃脱不了死亡的命运,既然如此,我还不如表现得顺从一点。

    这样子,反而更安全一些。

    瞧见我没有说话,他越发恼怒,将我猛然一推,推到了墙角之后,他恶狠狠地说道:“你跟姓秦的那个女娃儿,到底是什么关系?”

    我苦笑,说您觉得呢?

    白老头儿怒气冲冲,说我原本以为你们是很纯洁的男女关系,没想到你丫挺的半夜爬到人家小姑娘的房间里;这也就算了,你居然还把朱雀妖元给了人家?这什么情况?你知道为了保住你的这颗朱雀妖元,老子我费了多少的力气么?你觉得这东西,没人知道?要不是我拦着,你信不信你醒过来的时候,手都给人剁走了?

    我苦笑,说您消消气,能不能听我解释?

    白老头儿指着我的鼻子,说你说,不说出一个一二三四五来,我饶不了你个兔崽子。

    我说我昨天,哦,不,应该说是清晨的时候,我的确是去了秦梨落的房间。你知道的,她是为了我,才被那噬心魔弄成这样的,她这两天就要离开人世了,而且是以那么一个痛苦的方式,我如果不过去看一看,表达谢意,你说我他妈的还是人么?这跟禽兽,有什么区别?

    白老头儿的脸色稍微缓和了一些,说算你小子有点儿良心,不过你就算是再愧疚,那也不能拿朱雀妖元给她啊。你知道那东西,有多珍贵么?你啊你,真的是不知好歹……

    我瞧见他这痛心疾首的模样,越发能够感受得到那朱雀妖丹的珍贵。

    连他都如此心疼,可见朱雀妖元,的确是举世难见。

    我不敢说我与秦梨落的一吻定情,害怕他一拳头打死我,只有说道:“真不是我给的,是那朱雀妖元自己个儿与她融合的,我拦都拦不住,等我去阻止的时候,烧起大火,然后就是许多人赶到。后面的事,跟我一点儿关系都没有了。”

    白老头儿听到这里,当时就是一愣,盯着我,说当真是那朱雀妖元自己选择的?

    我举起手来,赌咒发誓,说我要是骗您,我天打五雷轰。

    白老头儿深吸了一口气,脸上露出了凝重的表情来。

    好一会儿之后,他方才问道:“你知道姓秦的那个小姑娘,她是什么本相的夜行者么?”

    我犹豫了一下,说道:“好像是……七彩锦鸡。”

    白老头儿听到,当下就是一跺脚,恨恨地说道:“果然,果然,七彩锦鸡,这玩意又叫做龙凤鸟、凤凰鸟,血脉之中,天生就残留着凤凰一族的血脉;而凤凰一族,与朱雀又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这一边是血脉崩溃,油尽灯枯,只有一副残破的躯体,而另外一边,则是千百年的妖元修为,两者之间,一缕联系,直接就干柴烈火,啊啊啊……”

    他痛苦地大声叫着,又像一小孩儿一样,到处乱蹦跶,弄得我都有一些不知所措。

    好一会儿,他方才停了下来,然后一把揪住了我的衣领,一字一句地说道:“等等,我搞岔了,我来是想问你,你跟那秦女娃,到底什么关系?”

    我苦笑,说您希望我是什么关系呢?

    白老头儿盯着我,脸色数变,然后变得格外严肃,认真问我道:“告诉我,你喜欢那个女娃儿不?”

    我很尴尬,低着头,说这个,这个嘛……

    啪!

    他朝着我的脑袋猛然一拍,恶狠狠地说道:“你个小兔崽子,喜欢就喜欢,不喜欢就不喜欢,一带把儿的大男人,连敢爱敢恨的性格都没有,以后还怎么承担大事儿?我跟你讲哈,你的回答很重要你知不知道?它将影响到那个女娃儿后面的人生——我不是跟你开玩笑,这件事情,很严肃的好不好?”

    我有些不解,说为什么会影响到后面的人生呢?

    白老头儿瞪着我,说朱雀妖元啊,你个崽卖爷田不心疼的小兔崽子当然不觉得,但这东西,可是世所罕见的。我听说了,那东西现在已经跟秦女娃融为一体,而如果完全成功之后,秦女娃整个人就会脱胎换骨,虽然不会一下子就跃入顶尖水准,但潜力无限。

    他盯着我,说这样的夜行者,将是战略性的人才,加入任何一方,都是沉重的筹码,你觉得,上面那帮人,会白白放走么?

    我说你们跟港岛霍家,不是挺好的么?

    白老头儿朝着我翻白眼,说统战工作,讲究的是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但霍家本身,其实也是有很多问题的。换作是你,你愿意在这方面,受制于人,还是自己掌握?

    我说倘若秦梨落不肯接受束缚的话,他们会怎么做?

    白老头儿严肃地说道:“怎么做,我不知道,但你得多想一想,政治这东西,有的时候,比茅坑还肮脏。”

    呃……

    我说那这件事儿,跟我又有什么干系?

    白老头儿说那当然不同了,倘若你喜欢她,并且觉得自己能够把她搞定的话,老子就豁出去了,帮你找人疏通关系,把那女娃给保下来。如果你拿不下那女人,那我也懒得去管,自有人来处理。

    我十分诧异,说您老不是在撮合我和老板娘么,怎么这会儿就又变了风向呢?

    白老头儿情绪复杂地看着我,说你个小王八蛋,如果要真对娜娜一心一意,我也就不说了;但你真的要对那姓秦的女娃儿念念不忘,我还能强行按着你的头不成?不过呢,老子也是男人,这点儿几把事,我也不是不知道。男人嘛,喜欢新鲜,向往三妻四妾,我也理解,我都管不住自己裤裆,还能说你啥呢……

    我瞧见他一副极端开明和民主的模样,心有余悸,总感觉这老东西有一点儿钓鱼执法的意思。

    不过这事儿关系到秦梨落的未来,我在犹豫了好一会儿之后,终于还是选择了说真话。

    我说我吧,跟梨落姑娘,其实早就认识,而且相互之间,也都有好感……

    啪!

    还没有等我把话儿说完,又一个重重的耳光抽了下来,打得我眼冒金星。

    我很是委屈地说道:“你干嘛?不是说好要讲实话的么?”

    啪、啪、啪……

    白老头儿左右开弓,连着呼了我三五个巴掌,方才停下来,指着我的鼻子,说我理解是理解,但心里还是不爽。你也别怨我,这巴掌,我是替娜娜抽你的。

    他打完耳光,舒服了,长舒一口气,指着我的鼻子说道:“你啊你,你就瞎几把浪吧。”

    说完,他就走了,如同来时一般,行走匆匆。

    我捂着红肿的脸儿,在办公室里发愣。

    哎哟,疼。

    白老头儿打了我一顿之后,就消失不见了,接下来的几天时间,都没有出现。

    反而是老板娘刘娜来了,她不但带来了萌萌,还把老图、小六和杏儿都轮流过来,陪我聊天说话。

    我抽空问了一下刘娜,她告诉我,是白老头儿叫她过来的,而且还让她转告我,说他答应的事情,会尽量帮我做到的。

    第三天,马一岙找到了医院来,瞧见脑壳上长出了一片青茬的我,忍不住笑了。

    他说侯子,你跑这儿来,做和尚呢?怎么没给点上戒疤?

    他笑嘻嘻地说着,这个时候,洗手间里,走出了一个风韵犹存的大美女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