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夜行者:平妖二十年 > 京华烟云第三十六章 吃鸡双排
    说句实话,我听到这话儿,几乎是一脸懵逼的。

    先前苏烈给我的感觉,是那白老头儿特别有面儿,他们也十分照看白老头儿的面子,给予足够的尊重,该让步的地方,尽可能让步,连笔录什么的,也都是随随便便凑合。

    他们更是帮我将那胖大海的儿子等人给“绳之以法”,算是做了交代。

    然而此刻他这话儿一说出来,我方才知道,在工作上,人家其实还是非常实际的,并没有牵涉到太多的人情。

    对方给了两条路,第一条路,算是搭头。

    怎么说呢,那就是我点头了,他们高兴;不点头,他们也不在乎。

    第二条路,表面上好像是很给面子,但实际上,我不但需要去给人家捧场子,而且还需要撸起袖子来奋力表现。

    因为如果拿不到名次的话,那个什么烛阴,跟我也是没有半毛钱关系的。

    这算计……只能说,堂堂正正。

    是阳谋。

    瞧见苏烈温和的笑容,我竟然没有办法生气。

    因为他把一切的事情都摆在了明面上来,并没有遮遮掩掩,让我实在是没有办法发作,反而激起了一种说不出来的劲儿,就想要争那么一口气。

    不过我并没有当即答应,而是告诉苏烈,说信息太多了,我有点儿头疼,需要回头消化一下。

    苏烈点头,说对,你好好想一想。

    随后,他又说道:“不过最迟半个月的时间,你就得给我答复了,因为那个时候,我们需要核定与会人员了——这件事儿对你来说,或许并不算什么,但对于大部分的修行者来讲,却是一个很重要的机会。名额有限,我们需要仔细地审核和筛选,不能拖太多的时间。这个,请你理解哈。”

    我听到,点头,说好,我一定提前给你回复最终结果。

    苏烈离开之后,我半坐在病床上,阳光从窗外洒落,斜斜地落在了我的脸上来。

    初春的阳光,有些温暖,让人迷醉。

    我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然后从兜里,摸出了一样东西来。

    我将它捏在手心处,缓缓平摊开来。

    掌心那儿,有一根软中带硬,硬中又有几分软的玩意儿,它如同玛瑙软玉,又仿佛是藏区流传的天珠一样,透着玉质的光泽,又有金属的质感,落在手中,有些沉甸甸,上面有许多熔浆凝结之后的岩石痕迹,而这痕迹,又仿佛某种说不出来的奇妙符文勾勒。

    这,就是落入熔浆之后的软金索,最终留下来的残骸。

    倘若不是我与它十分熟悉,甚至能够感受到它的气息,我实在是无法接受,原本长到可以用来当裤腰带的绳索,此刻就只剩下了这么一小截。

    它甚至还没有小拇指那么大。

    中华大地,藏龙卧虎。

    我从来不认为自己是什么顶级厉害的人物,也不觉得自己有可能成为天选之子,在见识过了南方、西川和燕京三地的江湖之后,我越发深刻地认识到一点。

    虽然在此之前,我从来不觉得这个世界有什么不同,但当真正深入其间的时候,我方才发现,这天地之英才,是何其多也。

    我若是想要在这一次的集训中,获得前三的成绩,实在是很难。

    宛如登天。

    但天机处却并没有将口子给收拢,因为它这一次集训虽然主打的目的,是对付“噬心魔”,但针对的群体对象,却是全国各地最有潜力的优秀年轻人,而不是成名已久的大人物。

    从这一点上来说,又给了我足够的希望。

    那么我这样一个刚刚入行的小年轻,凭什么能够在这样的一次集训中脱颖而出呢?

    想来想去,我只能够想到一点。

    那就是我手中的这玩意。

    呼……

    我深吸了一口气,然后将全身劲力(也作“妖力”)牵引,然后陡然贯注到了掌心的这根小东西上来。

    尽管我之前并没有执行过,但它却如同我所预料的一样,开始迅速膨胀起来。

    并且放光。

    金光。

    一如之前的软金索。

    当此物最终成型的时候,却是化作了一根粗约茶杯、长达半丈的长棍,它的两头处,满是那熔浆凝结之后,宛如陨铁一般的黑灰色。

    而中间,则是金属被蚀刻之后,显露出来狰狞粗犷的痕迹。

    整根长棍,相比之前的软金索长棍来说,要粗粝丑陋许多,却有显露出了某种说不出来的肃杀之气。

    凛冽之中,又带着许多熄灭不了的灼热。

    长棍的重量匀称,两头重,中间轻,我跳下了床之后,在狭窄的病房里耍了两回,感觉十分的得心应手。

    我耍弄了十分钟之后,将这玩意给收了起来,然后走出了房间。

    门口有人守卫,换了一位兄弟,问我怎么了?

    我说我想打个电话,可以么?

    那位天机处的普通办事人员听到,领着我来到了医生办公室,跟医生说明了一下。

    医生对这人还是挺尊重的,表示可以。

    不过临走之前,他还是忍不住说道:“那什么,别往国外打,我们这儿的国际专线,是有指标的……”

    我瞧见医生的一脸担忧,忍不住笑了。

    我说不会,我打给南方。

    医生离去之后,那位工作人员也随之离开,还贴心地将门给我关上。

    当房间里再无人之后,我拨通了一个烂熟于心的电话号码。

    马一岙。

    这已经不知道是我多少回打电话了,虽然一直都没有打通,但我还是希望再打一次。

    若是打不通,我想我可能需要在伤好之后,去一趟南方,第一是找到马一岙,第二则是想办法给合城居寄些噬心蜂的蜂蜜。

    之所以找马一岙,是因为,他就是我能够想到的双保险。

    如果单凭我,或许未必能够在这一次的集训活动中获得好成绩,但如果是我们两个人呢?

    双排总比单排强。

    至少几率大。

    我本以为这一次依旧是打不通的,但让我意外的,是电话打过去,不再是“不在服务区”,或者“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而是“嘟、嘟、嘟”的声响。

    在响了五下之后,有人接通了:“喂?”

    时隔许久,再一次听到马一岙的声音,我竟然有一种恍如隔世的感觉。

    而电话那头,则显得不耐烦了,“喂”了两声之后,说道:“谁,报上名字,再不说话,我就挂了。”

    我激动地说道:“是我,是我,侯漠。”

    马一岙听到,很是惊喜:“侯漠?嘿,你小子终于舍得打电话过来了啊,什么情况啊,一走就这么久,一点儿消息都没有过来,害得我都担心了,还准备这两天过燕京来,找寻你呢。”

    我有些无语,说你这真的是猪八戒爬墙头,倒打一耙。你自己看看,我这些天给你打了多少次电话,可你一直不开机,我有什么办法?

    马一岙不好意思地嘿然轻笑,说我的错,我的错,前段时间,发生了些破烂事儿,忒忙。

    我说到底怎么了?咱们的钱,要回来了么?

    我关心起我们的那一笔美金来,毕竟夜行者也是人,也得吃喝拉撒,而且还有一大家子的人得照料,这些都得花钱。

    钱是男人胆,没有钱,我总不能再去吃霸王餐吧?

    马一岙在电话那头大骂,说呸,发财张那狗日的,真的是黑了心,你真当他是好心给咱送钱呢?

    我说不然呢?

    马一岙说道:“那家伙是给港岛霍家的风雷手李冠全威胁,然后在鹏城设下圈套,准备弄我呢。”

    我一听,顿时就明白了马一岙为什么前一段时间一直联系不上,赶忙问道:“然后呢?后来发生了什么?”

    马一岙说还好我机警,没有中招,不过这里面又发生了一些事情,说来话长——对了,你呢,你现在在燕京么?待得怎么样,那个黄大仙的话语,到底作不作得准?

    我脑子里还在想着港岛霍家的李冠全在与我们为敌之事,听到马一岙的问话,有点儿发愣,说啊?

    马一岙说:“黄大仙说你利在北方,会在北方遇到你的大机缘——这事儿,准不准?”

    黄大仙的话,到底准不准呢?

    从结果来说,黄大仙的话是一语成谶,因为我不但误打误撞,找到了张宿秘境,而且还莫名其妙地得到了朱雀妖元。

    这里面的遭遇,实在是太离奇了,巧合到让人难以置信。

    它让我总感觉,冥冥之间自有注定,让人不得不佩服起了黄大仙那极富超前预见性的话语来。

    但从过程上来说,白老头儿说我这人的命格,与北方不符,越往北,就越是凶险。

    黄大仙的话,很是不负责任。

    白老头儿这人虽然十分不着调,但他的话语,还是很靠谱的。

    所以……

    我苦笑一声,说道:“这个,说来话长。我现在在燕京的一家医院里呢,这儿的电话,是010-xxxxxxxxx,你过来,给我打电话。

    马一岙说:“妥……”

    我心中一暖,想着跟他聊起这一次集训活动的事儿,却不曾想医生办公室的门被人“砰”的一声踹开,紧接着白老头儿出现在门口,指着我喊道:“嘿,你个小兔崽子,居然还好意思在这里打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