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夜行者:平妖二十年 > 京华烟云第三十三章 妖元入胸
    轰!

    我感觉我的身体陡然一震,紧接着被我随手揣在兜里面的朱雀妖元,居然散发出了滚烫的热量来。

    我下意识地睁开了眼睛来,却给秦梨落伸手,将我的双眼捂住。

    她娇羞地喊道:“别看!”

    因为基因崩溃的缘故,秦梨落的双手满是燎泡和脓液,捂在了我的双眼上,湿漉漉的。

    我的舌头给她咬到了,疼得直流眼泪,忍不住说道:“呜呜呜呜……”

    我说了两句话,方才发现,因为舌头流血了的缘故,我说出来的话,都是一个味儿,含糊得很,别说别人,就算是我自己,都没有听懂。

    而这个时候,房间里面,突然间光华大放了起来。

    紧接着,我感觉到兜里面的那颗妖丹开始不断地晃动起来,我下意识地伸手去捂,结果它却早我一步,直接溜出了去。

    我都愣住了,下意识地松开了秦梨落的身子,往后退,结果一下子就跌落到了床下去。

    我当时最担心的,并不是那颗珠子掉了。

    而是秦梨落此时此刻的状况,哪里经得起如此折腾?

    那珠子,灼热无比,倘若是碰到了她,那可不得了——那恐怖的温度,就连白老头儿都受不住啊。

    我一个晃荡,滚落床下,而这病床上方又罩着蚊帐,给我带住,整个儿都垮落下来。

    我在蚊帐的纱布之中挣扎了两下,这才勉强爬起来,却瞧见跟前金光大放,紧接着那床居然开始着起了火来。

    蚊帐的主要材质就是棉纱,火焰一起,顿时就蔓延到了整个床上。

    我吓了一跳,下意识地往后退。

    随即我又反应了过来,赶忙向前,想要将被子下面的秦梨落给救出来,然而当我伸手,将那满是火焰的被子掀开来的一瞬间,我瞧见了秦梨落。

    只不过此刻的她,并非燃火,而是如同接通了电的灯泡一样,浑身散发着炙热的、刺眼的光芒。

    这光芒如同太阳一般,让人难以直视。

    我伸手过去,想要拉秦梨落,结果双手触到的一瞬间,我感觉到自己的指尖一阵灼热,差点儿就要给烧焦了。

    我下意识地收回了手来,大声喊道:“梨落,你怎么了?”

    秦梨落痛苦地蜷缩成了一团,声音颤抖地说道:“我,我好难受啊……”

    床上的被褥开始燃烧,我跌倒到了床下,瞧见身处于火焰之中的秦梨落仿佛完全不受影响,那些火舌从她的身上掠过,却没有能够伤到她分毫。

    而随后,我瞧见她身上的衣服都给烧成灰烬,露出了满是燎泡和血痂的身体来。

    秦梨落之前的身材是极好的,除了让人印象深刻的大长腿之外,胸围的规模也是蔚为壮观,让人看了流鼻血。

    再配上她冰清玉洁的绝美脸庞,无论走到哪儿,都是一处迷人的风景。

    而此刻,当身上的衣服被烈焰焚烧过后,露出来的,却是一具让人为之惊惧的可怕躯体;而随后,那光芒居然由内而外地扩散。

    我这个时候,方才注意到,那光芒,居然是从秦梨落的胸膛散发出来。

    她整个人,都仿佛化作了一团亮光。

    最核心处,是一颗圆形。

    那圆形在不断转动,无数的光线从里面激发出来,将秦梨落照得通体通明。

    而紧接着,那光芒如同潺潺而流的清泉一样,居然将秦梨落身体表面的所有污秽,都给冲洗了去。

    我还莫名闻到了一股说不出来的清香,类似于桂花,却似乎又少了几分浓郁。

    与此同时,浓郁不散的灵气从里面激发出来,让人头脑为之一清。

    直到此刻,我终于瞧清楚了停留在秦梨落胸膛里的那东西,到底是个啥。

    朱雀妖元。

    就是那个红发小姑娘交给我,最终凝结成一颗珠子的那玩意儿,我实在是没有想到,它居然溜到了秦梨落的身体里面去,而且还弄出了这样的场面来。

    大火在持续,秦梨落的身体被光线弄得一片绚丽,宛如灯泡一样。

    而随后,她忍不住疼,开始大声叫了起来。

    这时,突然间门外传来一阵焦急地喊声:“梨落,梨落你怎么了?”

    我听到,下意识地回头,却瞧见那里面的门给猛然撞开,紧接着黄毛尉迟从外面冲了进来。

    我本来就站在门口不远处,那家伙进来,与我算是首当其冲。

    在瞧见我的那一瞬间,黄毛尉迟愤怒得不行,抬手就是朝我的脸上打来。

    我此刻已经将自己的身体弄得柔软,所以他这么一拳打过来,我还是挺疼的,整个人儿都腾空而起去,紧接着重重砸在了墙上去。

    “梨落!”

    尉迟京大声喊着,朝着火焰正盛的秦梨落扑去,结果他也受不了那恐怖的炙热温度,在靠近不到半米的时候,又下意识地往后退去。

    这会儿的秦梨落还有意识,对着他喊道:“我没事,你别靠过来,小心伤到自己。”

    尉迟京有些懵,大声喊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他问秦梨落,秦梨落也不知道答案,而尉迟京则一下子转到了我这边儿来,一把揪住了我的衣领。

    他将我给扶起来,按在了墙上,然后恶狠狠地问道:“你到底怎么她了?”

    我给他勒得脖子疼,努力解释道:“我没有、没有……”

    砰!

    尉迟京给了我一拳,大声骂道:“我不是告诉你,让你离她远一点儿么?她都已经这样了,你到底想要怎么样?你这混蛋,我要杀了你,杀了你……”

    他情绪十分激动,使劲儿地掐着我的脖子,让我可以呼吸的空气,越来越稀薄。

    我其实心中是有愧疚的,所以一开始的时候,尉迟京朝着我挥拳打来,我是没有任何的反抗意识。

    然而当他情绪失控,想要杀我的时候,我终于回过神来。

    我双腿在墙面上猛然一蹬,接着这力道,我将尉迟京给压在了地上,然后双手齐出,紧紧压着对方,大声说道:“你冷静一点行不行?能不能先把事情弄清楚了,然后再说别的呢?”

    尉迟京猛然一脚,将我踢开之后,爬起来,想要过来下重手,却给秦梨落给叫住了:“尉迟,你别乱来,这事儿,跟他没关系。”

    尉迟京满脸悲愤,说你都快要死了,还护着他呢?

    秦梨落用双手护住胸口,全身蜷缩,宛如一火人儿,此刻又羞又恼,对他喊道:“我不是护着他,他是在救我呢。啊,不行了,我好热,热得受不了了,你们别打架,我去洗手间。”

    她三两步跳下了床,进了卫生间之后,从那虚掩的门缝里,传来了腾腾的白色蒸汽来。

    水流击打,热气腾腾。

    瞧见秦梨落蹦跶下床的劲儿,尉迟京这才回过神来,惊讶地问我道:“这是什么情况?”

    我听白老头儿说,那朱雀一身修为融练而成的热力,能够将岩石都化作熔浆。

    那内丹作为朱雀一生所学的产物,自然也继承了主人的炙热特性,那冷水浇上来,顿时就化作了腾腾的水蒸气,朝着外面滚滚冒出来。

    尉迟京将我按在墙上,一脸悲愤地说道:“你到底给她吃了什么迷药,都到这个份儿上了,她还护着你?”

    我没有说话,而是满脸紧张地看着卫生间。

    这个时候,豪华病房的外厅里传来了一阵混乱的脚步声,紧接着门给一下子推开,那个守在我门口的男人瞧见这里面的情况,大声喊道:“住手,别乱来,知道不?”

    这话儿,也不知道是对谁说的,尉迟京给好几个人瞪眼瞧着,也不敢张狂。

    他将我放下,解释道:“不是我……”

    一个长得十分普通的中年妇人走进了房间里来,冷着脸问道:“到底怎么回事?”

    男人躬身说道:“田副主任,只是误会。”

    中年妇人冷脸打量着被大火烧得只剩下通红钢架的床,又打量了一眼我们,方才指着卫生间说道:“怎么回事?谁在里面?”

    尉迟京开口说道:“我们霍家的秦梨落秦小姐——领导,是这小子在捣鬼,他对秦小姐意图不轨,被我抓个正着,我才忍不住心中的愤怒出手的……”

    中年妇人瞧见那仿佛快要燃起来一般的卫生间木门,眯着眼睛,然后说道:“都出去。”

    她走向了卫生间,而其余人则过来拉我们。

    我不愿,想要在这儿等着,害怕被朱雀妖元侵蚀的秦梨落会受不住,爆体而亡,然而那几个涌进房间里来的家伙个个都是高手,又没有先前的客气,伸手擒住我之后,将我给生拉硬拽,拉到了外面的走廊上去。

    我很是焦急,还想进去,却瞧见尉迟京也给扔了出来。

    而这个时候,之前给我做过笔录的苏烈却赶了过来,拉住我的手,说道:“你别着急,刚才进去的,是我们的田英男副主任,有她在,不会有问题的。”

    我瞧了一眼苏烈,终究还是忍住了心头的焦躁。

    如此足足等待了二十几分钟的时间,终于有人走了出来。

    他对外面的人吩咐道:“田副主任说了,人没事,不过得修养一段日子。去叫护士推一辆车来,这屋子,住不下人了。”

    旁边被教训得鼻青脸肿的尉迟京听到,陡然一惊,大声问道:“休养一段日子?她不是基因崩溃,马上就要死了么?”

    那人翻了一下白眼,像看傻子一样地说道:“马上要死?你有病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