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夜行者:平妖二十年 > 京华烟云第三十二章 临死一吻
    我因为变声期的时候,没有注意到声带的保养,使得嗓音坏了,说话的声音很低沉。

    我唱歌,自然也不好听。

    不过我却唱得十分认真,而且很奇怪的,是平日里乐感并不算好的我,居然在这个时候,唱出来的每一句话,都能够在调子上。

    而且没有错一个字。

    这首歌,出自于三年前发行的校园民谣专辑《青春无悔》里的同名主打歌。

    从歌曲的火红程度来说,它并不算是最好的。

    但对于我而言,歌里面的词,真的是好到让人流泪,也更能够表达我此刻的情感。

    在言语都无法表达我心中的情感时,认认真真地将里面的词,用沙哑的声音,由我轻轻吟唱出来,反而是一种更加准确的情感宣泄方式。

    “没忧愁的脸,是我的少年;不仓惶的眼,等岁月改变;最熟悉你我的街,已是人去夕阳斜。人和人互相在街边,道再见!你说你青春无悔包括对我的爱恋,你说岁月会改变相许终生的誓言。你说亲爱的道声再见,转过年轻的脸……”

    我的情感,在这个时候,完全投入其中,不知不觉间,眼泪都流了下来。

    这回被子下面的秦梨落没有再狂躁,也没有催着我走。

    她仿佛沉浸在了这首歌曲之中去。

    她没有说话,也没有动弹。

    时间仿佛在这一刻静止下来,如果不是被子下面的身躯时不时抖一下,我甚至都以为这儿什么都没有。

    当我唱完了整首《青春无悔》,停下来的时候,房间里陷入了一片寂静之中。

    许久之后,被子里传来了秦梨落低低的声音:“你,这是在同情我,可怜我么?”

    我说不是。

    秦梨落说:“如果你只是想要过来,说声谢谢,那么我听到了,你也可以走了。”

    我深吸了一口气,不知道为什么,先前闻到的恶臭,此刻居然没有那么熏了。

    我看着被子之下的女人,想着她曾经的绝代芳容,然后问道:“我过来,除了感谢,还有一个疑问,你能够给我解答么?”

    秦梨落说你想知道什么?

    我说你我之间,萍水相逢,就算是之前有些恩怨,但用你的话来说,都已经是两清了,按理说你可以对我置之不理,为什么还要赶到张宿秘境去呢?

    秦梨落有些惊讶,说啊,那里,就是张宿秘境?

    我点头,说对。

    秦梨落说如果那里是张宿秘境的话,里面说不定会有能够让你度过五重关的烛阴,你拿到手了没有?

    我盯着被窝之下,认真地问道:“请回答我的问题。”

    里面沉默了一会,不知道过了多久,秦梨落方才回答道:“你是被我引入这个行当的,成为夜行者,我是你的引路人,而我这个人,做事情呢,有点儿强迫症,不喜欢半途而废,所以……”

    她努力地找着借口,结结巴巴地说着,完全没有她平日里的利落与气场。

    我没有等她说完,直接打断了她后面的托辞。

    我单刀直入,开口说道:“你是不是喜欢我?”

    “啊?”

    被子之下的秦梨落很是惊讶,因为她完全没有想到我居然会说出这样的一句话来。

    我再一次地认真说道:“我想问,你是不是喜欢我?哪怕只有一点点。”

    “一点点?”秦梨落斟酌了一下,说:“的确是有一点点。”

    “我也喜欢你。”

    听到我飞速的回答,秦梨落顿时就愣了,她完全没有想到,我居然会在这样的情况下,跟她表白。

    这情况,着实是有一些不太对劲儿。

    这都什么时候了,跑出来谈情说爱是什么鬼?

    估计秦梨落也愣了一下,随后方才结结巴巴地说道:“你这是什么意思?”

    我说你不懂我的意思?

    “我、我们不合适!”

    “我知道我们不合适,论学历,你是高高在上的留学海龟,上的是法国名校,我只是一个中专生,连国内的高等教育都没有接受过;论家世,你是港岛霍家的几个继承人选之一,师父、养父都是顶厉害的人物,而我呢,我父母都是农村种地的农民;论财富就更不用说了……”

    “不,我说的不是这个,而是,是……”

    “那你说是什么?”

    “我现在都这个样子了,你说这些有意义么?”

    “就是现在,我才敢把心里的话说出口——之前的你高高在上,如同皎月一般熠熠生光,让人自惭形秽,我根本不敢说任何有可能冒犯你的话,生怕惹恼了你……”

    “那你现在就敢说了?是不是觉得我反正这个样子,也……”

    “不不不,不是这样的,我只是怕自己如果再不说的话,我以后的余生,都会在无尽的痛苦和悔恨之中度过。一个男人,如果连喜欢都说不出口,那还有什么卵用?秦小姐、哦,不,秦梨落,梨落,其实我从见你的第一面,心脏就一直再跳,虽然后来再见你的时候,那么畏惧你,但每一次午夜梦回、辗转反侧的时候,我都会在想,如果你我之间……”

    我深吸了一口气,将自己“噗通”作响的心脏安抚下来。

    好一会儿,我方才小心翼翼地说道:“如果,我是说如果,你也有那么一点儿喜欢我的话,我们之间,能够有一段爱情,那么我就算是现在死去,也是没有遗憾的。”

    被子之下,陷入了很久的沉默。

    秦梨落并没有回应我。

    我有些灰心,又有些后悔,觉得自己冲撞了她。

    或许我刚才慌乱而没有逻辑的话语,让她觉得,我此时此刻的表白,只不过是趁人之危而已。

    然而不知道过了多久之后,秦梨落突然开口说道:“我,没有谈过恋爱。”

    啊?

    我愣了一下,不知道她为什么会说出这么一句话来,好一会儿之后,方才小心翼翼地说道:“嗯,然后呢?”

    她突然用平淡的语气,说道:“我很小的时候,就是个孤儿,进入霍家之前的记忆,已经很淡薄了,而后来,我一直都在霍家位于大屿山的一个秘密营地里受训。我是同批人里面,表现最好、悟性最高的小孩儿,血脉又十分特殊,叫做‘七彩锦鸡’,天生媚形而丽质,所以被义父秦三千收为养女……”

    她跟我讲述起了她之间的过往,包括被秦三千收养之后,又给秦家的二号人物收为徒弟。

    她觉醒之后,修为神速。

    除了修行,她从小就接受各路名师的培育,无论是基础的课程,还是琴棋书画、中西音乐,甚至是专有领域的研究,她如同填鸭一般,被灌输了许许多多的思想,甚至还去巴黎上了四年学。

    而所有的一切,都是为了给港岛霍家培养接班人。

    在霍家门下的后辈之中,她是其中的几个佼佼者之一,而为了这个目标,她如同机器人一般,每天都忙忙碌碌,不知道做了多少的事情。

    她仿佛全能一般,会许许多多的事情。

    说完这些,她方才认真地说道:“我会很多,但唯独不会谈恋爱。”

    我耐心地听着她的话。

    听到她谈及自己之前的过往时,我的心里,流淌着一种说不出来的温暖情绪。

    这个可爱女人前面的二十年人生,我虽然没有参与,但在这一刻,我却仿佛共同经历过了一般。

    一种莫名的情绪,就浮现在了我的心头来。

    一直到当她又重新说出“我不会谈恋爱”的时候,我的心开始有些狂跳。

    我深吸了一口气,说道:“然后呢?”

    秦梨落说如果,我是说如果,我没有死,活了下来,而你也不嫌弃我的模样,我应该,会愿意跟你试一试。

    我圆睁双眼,激动地伸手抓住她,说道:“真的?”

    被窝里面的秦梨落没有挣扎,而是说道:“但那只是如果,我现如今基因崩溃,油尽灯枯,倘若不是强撑着,其实已经死去了。我来到这个世界上,有十九个年头,很高兴能够在死去的时候,有一个男孩,对我说出这样的话,谢谢你侯漠,我……谢谢你的喜欢。”

    听到她的这话语,我的心中,充满了悲伤,和恨。

    悲伤,自然是为了秦梨落,她是一个多么高傲而善良的人,但是在此刻,她却显得如此的低姿态,小心翼翼。

    恨,则是对于那个不知道从哪儿冒出来的噬心魔。

    倘若不是它,秦梨落就不会变成这样。

    卑微,而颓废。

    而如果是那样,我和面前的这个姑娘,说不定就有未来了。

    只可惜……

    我满心地悲伤,而这个时候,秦梨落突然说道:“侯漠,你能够满足我最后一个遗愿么?”

    我赶忙说道:“你讲。”

    秦梨落深吸了一口气,然后说道:“我来到这个世界上,十九年,从来没有接过吻。我看过书和电影,也听人说过,听说特别美好,你,能不能……”

    我没有等她说完,赶忙说道:“能,我能。”

    秦梨落近乎于抽泣一般地说道:“可是,我现在浑身已经开始化脓,除了脸,其他地方都溃烂发臭了。我……”

    我很坚定地说道:“能。”

    秦梨落犹豫了好一会儿,方才说道:“那……你,闭上眼睛吧,可以么?”

    我点头,依言闭上了眼睛,说:“好,我闭上眼睛了。”

    黑暗中,我感觉到前面传来一阵动静,过了一会儿,秦梨落小心翼翼地靠近我。

    她屏住呼吸,然后缓缓地、缓缓地凑了过来。

    当我感觉到两瓣柔软的嘴唇,触碰到我的双唇之上时,我再也忍不住如潮水奔涌一般的情绪,伸手过去,一把抱住了面前的女子。

    我将她紧紧拥入怀中,然后伸出了舌头,剔开了她的牙关,吮吸着那柔嫩的舌头。

    一股咸腥的气息传入我的舌尖,而这个时候,突然间,我感觉到自己兜里,传来了一阵灼热高温。

    这高温从我的身上,传递到了我怀中的佳人那儿。

    秦梨落感受到,突然间咬住了我的舌头。

    正在我感觉到自己的舌头都快要断掉的时候,秦梨落张开了贝齿,大声叫道:“啊,这是什么?”

    小佛找到大师:“大师,我最近很苦恼,有个读者说我太水了,我该怎么办?”大师拿过一个碗,舀了一勺粥倒进碗里。小佛恍然大悟:“大师,你是说让我多一点干货,这样就不会太水了是么?”大师说:“干货你大爷,我的意思是说,你tm的倒是加羹啊!”

    说笑了,这两章情感戏,是为了后面戏剧冲突的引子,如果不喜欢的读者,请忍耐两天哈,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