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夜行者:平妖二十年 > 京华烟云第二十九章 梨落之死
    魔,也是人。

    随后白老头儿跟我补充了我昏迷之后发生的许多事情,那个叫做噬心魔的家伙,卷走了生死未卜的朱雀,而先前与朱雀相斗的那几个恐怖夜行者,则是京城几个顶有名的大人物。

    他们在阻拦噬心魔的过程中,多多少少,也都受了一些伤。

    我听到,忍不住问道:“朱雀,是凤凰么?”

    白老头儿摇头,说作为天之四灵与四方星宿之一的朱雀,与礼记四灵之一的凤凰,是存在极大的不同的,它是沐浴星宿之光而生。从理论上来说,更具神性,比之凤凰这个族群而言,更加独一无二。

    我听得一头雾水,说是不是说,它比凤凰吊?

    白老头儿对我的简单思维无话可说,撇了一下嘴角,说你可以这么认为吧。

    我对于那个红裙小姑娘一直心存歉意,忍不住又问道:“对了,你说那个什么魔,它抓走了朱雀,想要干嘛啊?”

    白老头儿说可以干的事情,很多啊,作为远古大妖,一身磅礴修为,活了那么多年,显化本相之后,全身都是宝贝,另外如果她还活着,那数千年的见识,也是一笔丰富的宝藏和财富,不过值得庆幸的一点,是它并没有得到自己最想要的东西。

    我说是什么?

    白老头儿眉头一掀,说我刚才说的话,你到底有没有听清楚啊——人之所以为魔,是与远古大妖、或者妖元融合,心入魔道,违反天地至理,它现如今既然已经是魔,最能够增涨修为的,就是妖元,也就是妖丹。但这玩意,不是在你的手上么?

    我听到,心中一疼,说那,朱雀,她,会不会死?

    白老头儿瞧见我这模样,拍了拍我的肩膀,说道:“虽然我不知道你们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猫腻,但我不得不告诉你,那朱雀,基本上也没有什么活着的希望了——可惜啊,我听说,那朱雀一身修为登峰造极,光凭自己的力量,都能够将张宿秘境之下的一片岩石融化,化作熔浆岩海?”

    我说你没有瞧见?

    白老头儿摇头,说我赶到的时候,整片熔浆岩海,都已经凝结成块,把你从那里面给弄出来,都花费了不少的功夫,哪里来得及瞧见?

    我突然想起一事儿来,说那个张宿秘境,现在还在那儿么?

    白老头儿笑了,说张宿秘境又没有长腿,哪里跑得了?

    我想起里面的烛阴来,小心翼翼地问道:“白前辈,你也知道了我是灵明石猴的血脉,既如此,也应该知道,我想要活下去,安然度过五重关,就需要一种叫做烛阴的东西。而据说,那张宿秘境之下,有……”

    白老头儿哈哈一笑,说你想回去那秘境里,将东西找出来?

    我点头赔笑,说对。

    白老头儿朝着我的胸口擂了一拳,说你想都别想,在这天子脚下,京师之地,出了这等事情,你觉得咱们上面,会坐视不管么?那破地方,肯定是已经封锁起来,任何人都不能出入了的。别说你,就算是我的这张老脸,想要进去,都得找人批申请呢——你还别打鬼主意,京师这地界,藏龙卧虎,就你这点儿本事,想要偷偷溜过去的话,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我说不会吧,这么严?

    白老头儿说我还不是吓唬你,虽然吧,上面对夜行者并无歧视,也没有刻意规范,但一般来讲,只要是夜行者犯事,就当做枪案一样,专案专办,而且从重从严,用严打的标准。你如果不想一辈子都蹲在一个破牢房里,蹉跎终生的话,最好别越线。

    我苦笑,说别说蹉跎终生,我若是不能度过五重关,完全觉醒成夜行者的话,估计也就一两年能活。

    瞧见我这般沮丧的模样,他笑了,说得,看在娜娜的面子上,我帮你去问问吧。

    我十分惊喜,说真的?

    白老头儿拍了拍我的肩膀,语重心长地说道:“瞧见没,又是送功法,又是破格帮你问这事儿,你大爷我真的是费尽心思了,你小子以后倘若是敢亏待娜娜,看我不打断你的狗腿……”

    我:“……”

    他补充一句,说:“我说的,是第三条腿,注意了。”

    面对着这随意飙车的老爷子,我也是没办法,苦笑着说道:“白前辈你误会了,我跟老板娘之间,是真的没有啥。她对我,也只是老板和员工的关系而已……”

    白老头儿指着我的鼻子,说装,看你给我装。

    我说真不是,宽哥刚刚走没多久,老板娘又是重情重义之人,怎么可能会想这些呢?

    白老头儿吹胡子瞪眼,说食色性也,这是人之常情,这个有什么?你别看我老头子七老八十,我还有一个小我五十岁的老婆呢,这有啥?

    呃……

    我瞧见老爷子一副理直气壮的模样,一脸的无奈。

    而且,他这架势,好像还有点儿洋洋得意的样子,实在是让我不知道该怎么接茬。

    我低头不说话,而他却拍了拍我的肩膀,说行了行了,女人呢,有时候矜持,不方便开口,男人嘛,总得主动一些,你说对不对?得,娜娜在外面都等急了,怕我欺负你呢,你在这儿待着吧,别着急,医药费有人报销,用不着你管。

    他笑吟吟地站起来,假模假式地给我整了一下被子,然后离开。

    白老头儿一走,老板娘刘娜就走了进来,一脸关切地问道:“他们都找你干嘛啊?怎么这么久?”

    我不确定她有没有知道这里面的事情,所以含糊地说了两句。

    老板娘说道:“白大爷以前是学校保卫处的,跟公安局那边的关系不错,别人也给面子,应该是不会出什么问题的。对了,你刚刚醒过来,感觉好一点儿没?要不要吃点东西”

    我此刻脑袋里面给塞了无数东西,头脑爆炸,只想静一静,于是说道:“不用,我想再躺一会儿。”

    老板娘很担心,说是不是哪里不舒服啊?

    我说不是,就是头有点儿晕而已。

    老板娘听到,方才松了一口气,坐在我旁边,说你昏迷了三天,就算是铁打的人,也扛不了的,我带了点儿鸡汤,你稍微喝一点儿吧。

    我瞧见她这般说,也没有拒绝,说好。

    我此刻全身僵硬,有点儿动弹不得,老板娘就将病床调了一下,让我半躺着,然后一勺一勺地喂我。

    我脑子里想着很多事儿,却不得不跟老板娘聊了一下合城居的事儿。

    她告诉我,说老图叫来的那几个人都不错,特别是那个叫做王月月的,更是一把好手,弄得她都轻松了不少;至于生意,虽然没有我主厨,流失了一些口味刁钻的老饕,但大众食客的评价还是不错的,所以影响不大。

    对于我的失踪,她担心了好多天,幸亏菩萨保佑,我这边虽然出了事,但没有什么大碍,也还算好。

    我与老板娘聊了一会儿,天色变晚,她需要回家去照顾萌萌,只有离开。

    临走前她问我想要吃什么,明天给我带饭过来。

    我说不用了,让她这两天先别来——事情有点儿复杂,我害怕她被卷进来,希望她跟我保持距离。

    这话儿听得老板娘很激动,问我到底怎么回事。

    我不想将这世间的丑恶跟这位天性纯良的女子说太多,含糊其词,说我过两天,会跟她好好说起的。

    听到我的话,老板娘不再问了,起身离开。

    我感觉,她走到时候,情绪有点儿不太对劲儿,也不知道是不是我想多了。

    这医院是一所军医院,内部医院,门口一直都有人守着。

    晚上的时候,我叫了那人进来,询问了一下,结果那人告诉我,说他只负责“保护”我。

    具体的事情,他也不是很清楚。

    我满心疑问,无数问题在脑海里,却没有办法找人询问,而自己又跟一瘫痪病人一般,半夜上厕所,还得请好几个护工帮忙。

    好在这个时候,我的身体已经开始变软,没有让人太累。

    次日的时候,白老头儿又找到了我,除了拿来一本《月华录》给我,并且给我讲读一遍之外,还告诉了我另外的一件事情。

    经过这几天激烈的博弈,之前对我进行迫害的豹哥,以及始作俑者尚良,都给逮了起来。

    并且仇家的当家人作出了承诺,会对此次事件里面的所有相关负责人都给予处置。

    另外尚大海过两天,还会过来,亲自给我赔礼道歉。

    说完这些,他还给我带来了我的背包,包括里面的钱包、证件,以及我的那颗炼妖球,都给我带了过来。

    瞧见这些东西的时候,我终于忍不住问道:“白前辈,我有一个朋友,叫做秦梨落……”

    白老头儿听到,叹了一口气,说我知道,那丫头是个不错的女孩儿,她能收留你,说明你们两个之前也认识,相处得还不错,不过……唉,她死了。

    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