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夜行者:平妖二十年 > 京华烟云第二十五章 红裙女孩,巅峰之战
    黑暗。

    无边无际、肆意蔓延的黑暗在我的世界里翻滚不休,让我以为自己都已经死去,而这一声刺破苍穹的动静,就如同惊雷一般,将黑沉沉的天空都给陡然撕裂开来。

    紧接着,我感觉到自己的身子陡然一轻,居然脱离了一切的束缚,挣脱出来。

    先前那宛如地狱一般的灼热温度,骤然消失不见。

    我浑身轻松,感觉自己变得无比强大。

    仿佛我想要去哪儿,就能去哪儿。

    我想出现在那熔浆表面,下一秒,就已经出现在了熔浆表面。

    我左右打量,发现四周都是一片翻滚不休的熔浆,有如湖泊,无边无际,充斥了整个地下洞穴中。

    不过从远处到近处来,却开始变得逐渐暗红,仿佛要冷却下来一般。

    紧接着,左边的方向,突然间腾然飞来一群火鸦。

    这些火鸦与寻常乌鸦一般大小,不过它们通体红亮,里面透着一股炙热的光芒,挥动翅膀的时候,不断有火星子,从身上落下来。

    一大群的火鸦,就如同一大片的流云焰火,带着一股说不出来的壮观气势。

    我给这么一大群的火鸦吓到,下意识地往后退了两步,发现这些火鸦陡然一转,又朝着另外一边飞了过去。

    我一直看到它们消失不见,心情方才轻松一些。

    就在这时,突然有人在我的身后低声说道:“哥哥,哥哥……”

    我愣了一下,回过头来,却瞧见一个拥有着火红色头发的小女孩子,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了我的身后。

    她大约五六岁的模样,肥嘟嘟的小脸蛋,穿着一件火红色的绣花长裙,脑袋编着乖巧的小辫子。

    小女孩子抬头打量我的时候,一对黑黝黝、灵动的大眼睛,看得我的心都要融化。

    “哥哥、哥哥……”

    她又叫了两声,我方才回过神来,有些诧异,说你叫我?”

    小女孩满脸哀伤地对我说道:“哥哥,对不起。”

    啊?

    我到现在还没有闹明白这个小女孩儿到底是怎么出现在我身后的,而她莫名其妙的话,更是让我脑子一片模糊,愣了好一会儿,方才小心翼翼地问道:“你,叫我?”

    红色头发的小女孩儿望着我,很伤心地说道:“哥哥,你不认识我了?”

    我很是尴尬,因为我的确是不认识她。

    但她那可怜巴巴的小脸,以及即将涌现出泪水的黝黑眼睛,又让我忍不住拒绝,当下也是说道:“你,怎么了?”

    小女孩儿伸出了肉嘟嘟的手来,双手捧着,对我说道:“哥哥,对不起。”

    我顺着她的口吻,说到:“没关系,没关系的……”

    小女孩儿哭着说到:“对不起,我没有办法再守护它了;哥哥,我累了,坚持不下去了——夜行者的未来和命运,我守护不了,现在,我交给你吧……”

    她伸出手来,将双手捧着的那一洼液体,递到了我的跟前来。

    我低头一看,瞧见她手中捧着的,居然一大团晃荡不休的、火红色的液体。

    这玩意乍一看,仿佛那煮了许久的牛油火锅,然而随后我发现,这玩意看着仿佛是液体,如同水银,但不停地晃荡下,又有着火焰一般的特性,里面仿佛又蕴含了无尽的力量,随时都要爆发一样。

    我有些惊讶,说这,到底是什么?

    小女孩儿忧伤地抬起头来,一脸悲切地说道:“哥哥,你真的忘记了么?”

    我当时很想告诉她,说小妹妹你是不是认错人了。

    但瞧见她那悲切、让人心痛的小眼神儿,我却终究还是开不了口,没有再问。

    我伸出手来,准备却接那一掬火红色的液体,却没有想到,当它从小女孩儿的手上,落到我捧住的双手时,它却并没有停留,而是穿过了我毛茸茸的双手,朝着下方跌落下去。

    我愣住了,目光往下,瞧见自己脚下的熔浆深处,居然还有一个人。

    一个全身通红,仿佛融于榕江里面的男人。

    那个男人的手中,有一根黑红色的长长棍子,那棍子大部分都是岩石的状态,而里面又有错乱分布的红色熔浆,在空隙处流动着。

    他也如同岩石铸就的一般,肉身消失了,化作了岩石与熔浆凝结的造物。

    他的身上,有青蒙蒙的气息在游绕,将他那即将崩溃的身子给归拢住,否则只怕就会“啪”的一声炸开,划作无数碎片,融入岩浆之中去。

    而在他的身体四周,有六道光芒,分别是红、白、黄、绿、蓝、黑,那六团光芒一会儿化作人形,一会儿又化作猛兽。

    那猛兽,分别是虎、豹、熊罴、恶狼、牛与蛇蛟。

    猛兽们在奋力抵挡着,却抵不过那热力灼烧,最重融化,变成了黑沉沉的铁块,又被那灼热滚烫的熔岩碾轧,化作带着金属光泽的各种甲片。

    砰……

    那些光芒,最重融入了那个男人的身体里面去。

    随后,我瞧见小女孩儿递给我的那一团带着火红色、烈焰一般的液体,居然也落到了那男人的身上去。

    我有些诧异,越看那男人的光溜溜的脑袋,越发觉得熟悉。

    这个时候,那小女孩儿突然间猛地推了我一把,将我给推倒在了熔浆之中去,然后愤怒地说道:“你骗我,你不是他。”

    我很是尴尬,开口说道:“小妹妹,我……”

    没有等我说完,那小姑娘就往后猛然一跃,紧接着她融入到了炙热无形的熔浆之中去。

    我赶忙冲上去,想要叫住她,跟她解释一下,却不料在这个时候,左边的不远处传来了恐怖的巨吼,随后一个身高两三丈的巨大身影,直接跃到了炙热的岩浆之中来。

    这是一头浑身布满黑色毛发的丑恶巨大猩猩。

    它的身体结实、肌肉健硕,宛如大理石一般的结实坚硬,充斥着炽热的雄性气息。

    那上千度、足以融化一切的熔浆池,对它完全没有任何的作用。

    它在里面打着滚儿,就仿佛在泥坑里玩耍一样。

    当它腾然而起的时候,那炙热火红的岩浆竟然从它光洁的皮毛中滑落下来,没有能够伤它分毫。

    它落入此间之后,在巨大的熔浆池子里翻腾着。

    它时不时跃起,伸手去捉那些到处飞曳的火鸦,将这些神奇的生物统统抓在手中,然后猛然一捏,将其化作粉末去。

    眼看着偌大的一群火鸦在短时间内四分五裂,然后消逝大半的时候,从那恐怖的熔浆湖泊中,飞出了一道光。

    那是一道快如闪电的光芒。

    起初的时候,它一掠而过,并不庞大。

    然而当它停滞下来、挥动翅膀的时候,却遮蔽了大半个洞穴的顶端,仿佛一片无边无比的火海。

    那是一只鸟儿。

    它拥有了无数血红色、宛如烈焰一般的火羽,修长而近乎于完美的体型,以及锋利的鸟喙与利爪,陡然张扬之间,却宛如火山喷发一般庞然。

    那大鸟,双翅一扇,恐怖的热风吹向前方。

    它化作恐怖的力量,将那正在熔浆湖泊之中肆意蹦跶的巨大黑猩猩给直接掀翻倒地了去。

    砰……

    那黑猩猩在滚烫的熔浆池子里翻滚一圈,勉强爬起来,双手擂胸,“砰砰”的闷响传遍整个空间。

    随后它张开嘴巴,露出雪白而锋利的牙齿来,嗷嗷直叫。

    这声音将整个天地都给震得发抖。

    空间在颤动。

    它“嗡嗡嗡、嗡嗡嗡”地颤动着,让人感觉世间的一切,都仿佛随着它的节奏在动荡一般。

    紧接着它陡然腾空跃起,扑向了那浑身充满火焰的巨鸟身上去。

    两者交击,力量在整个空间之中来回动荡,随后轰然而下,落进了熔浆湖泊之中去。

    而这个时候,一个身高一丈多、直立行走的高大灰狼,出现在了岩浆湖泊旁。

    它离这边的战斗核心处,差不多有百米之远,而下一秒钟,它双腿一蹬,却如同导弹一般,落到了战场之中。

    那家伙看上去虽然没有这两位相搏的巨兽一般庞大,但速度和力量,却并不弱。

    它陡然扑来,居然也搅入局中。

    三方拼斗,那巨鸟以一敌二,却并不落下风去。

    它凭借着自己坚硬如钢的鸟喙和利爪,将这两个恐怖的家伙弄得血肉模糊,而火羽之上恐怖的高温,则将那两个家伙熏得灰头土脸,火焰烧身。

    就在这个关键时刻,居然又有一头高大六米的黑色巨熊冲入其间来。

    只不过那蠢东西有些畏热,站在岩浆湖泊旁边,几经试探,却最终都没有能够介入其中。

    我能够瞧得出,无论是那头个头恐怖的巨型猩猩,还是后面的灰狼和黑熊,都是夜行者的身份。

    甚至那头奋力拼杀的巨大鸟儿,也很有可能是夜行者。

    而眼看着战斗越发激烈的时候,突然间,一股恐怖的黑云弥漫整个空间。

    紧接着,我感觉到空间陡然变冷,炙热的熔浆湖泊,在这一瞬间,居然全部变得坚硬,随后那还散发着灰黑色的表面处,居然凝结成了冰霜来。

    随后,那与人奋力拼杀的巨大火鸟,在那一瞬间,居然化作了冰雕去。

    通体冰霜,晶莹剔透。

    好恐怖。

    我感觉浑身一阵战栗,而在下一秒,我却感觉到天旋地转,身体一下子就僵硬住了,眼前一片黑暗。

    当我再次睁开了眼睛来时,发现自己,居然冻在了岩石之中。

    我,动弹不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