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夜行者:平妖二十年 > 京华烟云第二十三章 冗长台阶,鬼神壁画
    砰!

    我沙包大的拳头,重重地敲在了那个叫做“臭虫”的可怜男人脑袋上,感觉像是砸在了一块石头上似的,手疼得厉害。

    不过我没有任何犹豫,又是一拳,直接将那人给打倒在了地上。

    然后我没有给他任何反抗和呼喊的机会,猛然捂住了他的嘴巴,抬手就是一顿胖揍。

    我没有半分留情,也没有任何不忍。

    从先前他们处理我的残忍手段来看,我能够知晓,这帮家伙,都是畜生来着。

    就算是排队枪毙,也没有一个无辜。

    朝着那家伙的脑袋一顿揍,打得他再无反抗之后,我方才朝着他的手边摸去,很快,我拿到了那根属于我的软金索,将其缠在了我的腰上。

    随后我拖着这个家伙,朝着另外的一条路上走去。

    将臭虫处理在了另外一条路相隔百米的浅坑之中,临走前还再敲了一回,确定他一时半会儿醒不过来之后,我重新回到了刚才的空间。

    我来的时候,十分巧合,那帮人居然真的打开了沉重而厚实的黑曜石大门。

    我听到轰隆隆的响声,整个空间都仿佛在颤抖着。

    我脚下的石子在跳动。

    紧接着,传来了一声欢呼,随后众人都走进了门里去,只留下一具硕大的鼠尸,在门口不远处,给人安放齐整。

    我没有敢立刻露面,而是等到脚步声走远之后,方才缓慢靠了上去。

    黑乎乎的偌大空间,那黑曜石大门,露出了可容一人行走的缝隙来。

    我站在门口处,里面有风,从里间往外,呼呼地吹着。

    我犹豫了很久。

    事实上,从生存的角度上来说,一个刚刚脱离生死危险的人,最应该做的,并不是与一帮凶残而无情的家伙靠近,而是远远地避开去。

    既然白老爷子能够通过我右手手腕上的梅花烙找到我,那么我找个地方躲起来,其实是最安全的办法。

    因为我不用跟这帮凶残的家伙面对,也用不着与他们生死相搏。

    毕竟作为一个刚刚觉醒不久的小家伙来说,我就算是进步再神速,也不可能是这帮家伙的对手。

    特别是那个豹哥和温哥,给我的感觉,至少都是大妖以上的级别。

    正如他们所说,他们此刻,之所以寄存在京都仇家的麾下,只不过是寻求庇护,得以在此生存而已。

    从本事上来说,他们不输于任何人。

    这样的每一个人,单独拎出去,都是极其厉害的人物,更何况还有随时可能到来的胖大海,以及他背后的京都仇家门下高手呢?

    但是,有一个原因,却让我不得不留下来。

    因为刚才那帮家伙的对话中,提及了一个词语,它如同磁石一般的,将我给深深吸引住,无法离开。

    烛阴。

    烛阴之火,这东西,以及乌金、叵木和息壤一起,是我接下来想要冲击劫难,度过难关的重要引子。

    我只有得到这四样东西,才能渡过五重关。

    我才能够真正觉醒夜行者的血脉天赋,成为一个真正的夜行者,否则我就会因为血脉的冲突,以及上天的诅咒,最终基因崩坏而死。

    古往今来,能够成功渡过五重关的灵明石猴血脉夜行者,有且只有一人。

    那个人,后来被人称之为——“齐天大圣”。

    我万万没有想到,自己居然会在这么一个鬼地方,听到了几乎是属于传说中才有的词语。

    别的不说,光“烛阴”这两个字,就足以让我拼尽全力。

    搏命,也可。

    我深吸了一口气,然后缓步朝着前方走去,走过了“呜呜”作响的门缝,来到里面,发现这个不算很大的石室之中,正中处,居然有一个下沉式的阶梯。

    它一直往下,很深。

    差不多数百级的台阶之下,有强光手电的光束传来,不断晃荡,以及隐隐的声音传了上来。

    这台阶的材质很奇怪,我打量了一下,居然是某种发光的石头。

    它很齐整,差不多两米的长度,然后五十公分的高度。

    在台阶的两侧,雕刻了大量的浮雕。

    我眯着眼睛,调节着瞳孔,努力打量那台阶两侧墙壁的浮雕。

    我发现墙壁上壁画与浮雕的风格,与黑曜石大门上的截然不同,显得十分张狂写意,里面充满了浓烈的个人意识,而且这些浮雕仿佛都是一人绘制,仿佛是用金铁之物快速勾勒,然后用烈焰焚烧而成。

    里面的内容,也到处都是杀戮、拼杀与尸山血海,从那凌乱的勾勒中,又能够瞧见许许多多的具体形象来。

    我能够瞧见许许多多熟悉的动物,以及夜行者的模样。

    认识的,不认识的,仿佛无数图像,都在这长长的台阶长廊中显露出来。

    我在下到第二十阶的时候,瞧见了一个十分熟悉的影像。

    霸下。

    就是那头活了千年,憋足了劲儿准备重回人间却给坏了事儿的大乌龟,它也出现在了壁画之中。

    当然,这样的壁画勾勒,当真是写意无比,犹如书法里面的狂草。

    我倘若不是亲眼瞧见过那头大乌龟的模样,能够从壁画浮雕之中感受到其中张狂霸气的风韵,说不定就真的不知道,这一堆线条,到底是个啥。

    我越看,越是心惊。

    有一句话形容得十分恰当,叫做“鬼斧神工”。

    这样的场景,根本不是人力所能够达到的。

    到底是谁完成的这一切?

    真的是那洪荒大妖朱雀,又或者是在它之前,就已经存在了的呢?

    我不知道。

    我满心敬畏,不知道该如何表达,而就在我全神贯注,关注着那霸下妖兽的神韵之时,一束光从下方深处,朝着上面射了上来。

    我在感知到光的一瞬间,直接趴倒在了台阶上。

    我尽可能的轻一些,不让人听到太多动静。

    因为那帮人已经走到了很下面去,光束照上来,并没有能够落到我的身上,大概是出现了视觉盲区,所以在打量了一会儿之后,又离开了去。

    这让我松了一口气的同时,也多出了几分警惕。

    此时此刻,并不是我欣赏这奇迹的时候。

    我首先得要活下来,方才能够有其他的心思,去欣赏不属于普通人的奇迹和美景。

    我等那光束消失好一会儿之后,方才敢小心翼翼地往台阶下走。

    而且我随时注意着,一旦有任何被发现的征召,我立刻就伏低身子,不让人瞧见。

    下台阶的过程,十分漫长。

    我都不知道下了多少级台阶,总之得有半个多小时,而当前方出现回声时,我知道差不多就已经下到底儿了。

    这个时候,我显得格外小心。

    因为刚才时不时有强光手电朝着上面照过来,这说明了一件事情。

    底下的这帮人,其实也有在怀疑,觉得那个消失不见的侯漠,说不定也跟了过来。

    毕竟他们之所以发现这张宿秘境,最根本的原因,是追逐我而来。

    我生怕那帮人会在底部的地方设下埋伏,等着我露面的时候,几人一同出现,把我给擒住,所以显得很小心。

    我越是快要到达底部的时候,越是小心。

    到了后来,我几乎是一步一步地往下匍匐前进。

    因为双眼的变化,我的视力也开始变得不同,在极黯淡的情况下,还能够发现细微之处。

    不知道是不是我多想,这般走下来,快要到达底部的时候,我并没有瞧见有埋伏的迹象。

    如果是之前的话,我或许就不假思索地下去了。

    但经过了之前的经历,也知晓了这帮人的歹毒和狠戾,我显得更加有耐心一些,并不惊慌,稳稳地趴在地上,望着下方不远处的空洞出口,耐心地等待着。

    一分钟、两分钟、三分钟……

    不知不觉,时间就悄悄过去了,不知道过了多久,突然间,我听到下方很远的地方,突然间出现了一声巨大的轰鸣声。

    紧接着有人尖厉地叫道:“大坨,张大坨……”

    听那动静,应该在很远的地方,传过来都有一段距离。

    就在这个时候,口子处有急促的脚步声出现,然后朝着远处疾奔而去,我听到了,却按捺住了性子。

    我足足等了五分钟,方才蹑手蹑脚地往下摸去。

    没曾想刚刚走到台阶底部下的口子处,却有一道劲风迎面而来。

    这一下虽然来得十分狠戾,但我早有准备,却并不害怕,而是顺势朝着后方跳去,却见一个身形高大的男人出现在了我的前方。

    他手中握着一把锋利的匕首,一击不中,护住了胸口。

    那家伙恶狠狠地说道:“狗日的东西,你杀了我的小黑,我让你给它偿命!”

    我听到,立刻明白过来。

    这人,却是那豹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