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夜行者:平妖二十年 > 京华烟云第二十一章 水池之下,别有洞天
    我感觉自己陷入了抽水马桶里面。

    阀门打开之后,巨大的吸力将我朝着未知的地方吸去,而在这过程之中,我并没有去抵抗。

    因为我知晓一点,即便是我的视力恢复了,但是在缺少软金索长棍的情况下,我未必能够敌得过外面那一帮人。

    事实上,即便是有软金索长棍,我也抵不住拥有着好几个夜行者高手。

    以及,那些带着现代兵器的家伙。

    留在这儿,是死路一条,还不如随着这水流往下冲。

    说不定落到了那个下水道里,然后我自个儿爬出去,反倒是能够逃脱升天了。

    我这般想着,当下也是抱紧了身子,感觉巨大的水流冲击,大约穿过了一条狭长的管道,最后重重地落到了一个污水池子里去。

    那污水池子差不多有一米五六的深度,我重重地摔落之后,浮起来时,周遭的那陈年恶臭。

    这臭味像发酵的潲水桶,让我顿时就吐了出来。

    呕……

    我站在污水坑中,吐了好一会儿,头顶上冲下来的水流减缓,直至消失。

    我使劲儿甩了一下头,才发现自己身处于一个狭小的空间,脚下是天然而成的泥坑,而在泥坑旁边,则有泥土浇灌的坪子。

    我朝着泥坑的边缘走去,感觉泥坑的污水之中,不知道混合了多少垃圾。

    我甚至还感觉到有活物,在两腿间晃荡。

    甚至还有玩意,朝着我的裤裆里面钻。

    这种未知的恐怖,让我不得不加快了速度,爬到了坑边之后,手脚并用。

    爬上去之后,我浑身发痒,将身上湿漉漉的衣服给猛然一扯,脱了下来,却听到哗啦啦的声音,不知道有多少活物,从里面蹦跶出来。

    紧接着我将裤子也脱了,猛然一抖落,发现也有不少活物。

    我低头打量,发现有一种大拇指般大小的活鱼,另外还有半个拳头大的癞蛤蟆,以及一条细小如蚯蚓的小蛇,以及……

    我的大腿内侧,还吸附着一条正在快速膨胀的蚂蝗。

    这些活物让我全身发痒,在坑边蹦跶了一会儿,处理完这些之后,我方才回想起一件很重要的事情来。

    这个地下空间里,到处都是黑乎乎的,我是怎么瞧见的这些?

    想到这件事情,我下意识地眯起了眼睛。

    我发现,随着自己瞳孔的收缩和扩张,我居然能够调节光线的强弱,而通过这样的调节,我能够在黑暗中都发现一切东西;不但如此,我还能够通过瞳孔的调节,将远处的物体放大,又或者将近处的物体放小,从而将我所处空间的所有东西,都瞧了个分明。

    在这样的情况下,我的整个世界,从未有一刻,如此刻一般明晰。

    这情况,对于我来说,简直是欣喜若狂。

    在几个小时之前,我还担心自己即将面临着瞎掉的苦难人生,而现在,我却如同换了一对眼睛般,重新认识了整个世界。

    这简直是太神奇了。

    在瞧清楚这一切之后,我在这么一个满是恶臭的污水坑边上,面对着一大堆的活鱼、蛤蟆和小蛇,竟然感动得留下了眼泪来。

    随后,我抬起了右手,打量起了手腕上的那个梅花烙来。

    这个东西,是先前那个啃猪蹄儿的白老头弄上去的。

    我之前以为是吓唬我,但此刻我才发现,他当初说的话,没有一句话是假的。

    所谓的“身怀六甲”,居然是这么一回事。

    他居然在我的身上,种下了“六甲神将”,在这最关键的时刻,护住了我的安危,让我得以在那必死的局面下,生存了下来。

    由此我突然间解开了另外的一个疑惑。

    那就是先前我翻身进了燕大校园,都被那么多的人瞧见过,但为什么没有人会过来,找我麻烦呢?

    按理说,这事儿肯定是得查的。

    因为从胖大海那一帮人的投鼠忌器来看,燕大校园的安保工作,绝对是很强大的。

    至于为什么没有查过来,我觉得,恐怕是来自于白老头儿的指示。

    他应该是知道一切的,所以才会如此。

    而既然刚才白老头儿出手助我,他必然也通过“梅花烙”,知道了我大概在哪儿,这也就是说,只要我能够在一段时间内保证自己的安全,那么他就很有可能会找过来。

    而到了那个时候,甭管是胖大海的人,还是他上面的燕京仇家,都未必能够拿得住我。

    我那时,应该就会安全了。

    想到这里,我紧绷的全身就开始放松下来,将衣服裤子的水给拧紧了之后,又处理了一下鞋子,将那些吓人的东西给处理干净。

    而就在这个时候,忽然间,从上面噗通一声,掉下来一个黑乎乎的东西。

    它重重地砸落在了污水池子里。

    听到这动静,我吓了一大跳,知道那帮人在热水池子的水全部排出之后,应该也是看到了池子底部的缺口。

    他们应该是知道我跑了,所以追了上来。

    我没有管那落在污水泥坑中的东西,到底是个啥玩意儿,转身就朝着不远处的一个出口跑去。

    我往里面跑,踮着脚,速度飞快。

    这个地底很古怪,能够看得出是有人工营造的痕迹,但并不是现代的,没有水泥和钢筋,反而是平铺了许多的青石方砖——有的地方因为年份颇久,露出了斑驳的墙面来,上面全部都是土黄色的泥胚和青苔。

    这里,并不是燕京的那些地下防空洞,而是有年头的地坑。

    不过这也不奇怪,毕竟这儿是千年古都。

    千年古都,不知道发生了多少动乱,而为了自保,不知道有多少人在自己家的下面,挖出了多少的坑道来。

    我此刻身处的这儿,想必也是不知道谁,出于什么样的目的,弄出这么的一处地下坑道来。

    不过随着我的探索,发现这并不仅仅只是一处藏身,或者逃生的简单通道,因为我在狭长的地底通道中,发现了好几处尸骸。

    而从这些尸骸的身上,我总是能够瞧见一些不同寻常的东西。

    旁边的墙壁,也显示出,这儿居然有机关。

    无论是坑道,还是刺板,又或者铁箭簇,都表明了这些人都是非自然死亡的。

    我开始变得严肃起来,小心翼翼地走着,生怕自己踩中某一处机关,一不小心,就交待在了这里。

    再往前走,通道变得复杂起来,甚至还出现过好几个岔路口。

    面对着这样的抉择,我没有慌乱。

    我先让自己沉住气,然后仔细打量着,随后我发现,有的地方,有隐隐的黑气弥漫,有的地方,则有青色气雾萦绕,而剩下的那一条通道,却有淡淡的、白色的气雾在翻腾、旋转。

    我每一次,都选择颜色最淡薄的甬道往前走,随后我发现,一路过来,都十分畅通。

    这样的选择,让我没有并没有遇到什么古怪的事情。

    大概走过了四个岔路口,我出现在了一个相对来说,比较空旷的地方。

    而这里,靠里的地方,居然出现了一扇门。

    一扇大门。

    一扇用黑曜石筑成的巨大石门,高度差不多有三米,而宽度也有四米左右,显得十分宽阔,而那石门上还刻有浮雕,朴实无华。

    我走上前去,瞧见这浮雕,居然是一群仿佛是鹿一般的东西。

    随后在石门的正中间,则有一只美丽的大鸟儿,正在张开翅膀,朝着上方飞去。

    从技艺和手法上来看,这浮雕十分朴实,也简单,不存在惟妙惟肖的感觉。

    但不知道为什么,在那黑曜石本身的光华映衬下,这一只巨鸟,以及下方的群鹿,却仿佛一下子就要跳出黑曜石大门,冲出外面来一样。

    这,大概就是浮雕艺术的最高境界吧?

    我走到门口,双手按着那两扇门,奋力前推,却发现里面宛如浇筑完整一般,纹丝不动。

    我使劲儿咬着牙包谷,拼命地往前推。

    但即便如此,那石门依然没有动一分一毫。

    我知道,这门,是不可能用蛮力推开。

    我没有再用力,而是往后退开,左右打量,瞧见在左边的不远处,有一个一米五高的石台,石台之上,居然有一个古怪的轮盘。

    我走近一看,发现轮盘上面,刻着天干地支,还有许多古怪的符文,显得十分艰涩深奥,让人乔不明白。

    我打量了好一会儿,还是没有弄明白,而就在这个时候,旁边突然间传来一阵动静。

    紧接着有一物,朝着我猛然扑来。

    我没有回头,而是让了一下,然后猛然抬起脚来,往下重重一踩。

    吱……

    一声闷响,我低头一看,却瞧见一只巨大如猫一般的黑毛老鼠,被我踩在脚下。

    这玩意又凶又恶,浑身毛皮发亮,恶臭扑鼻,即便是被我踩住,也是奋力挣扎,给我的感觉不像是一头老鼠,而是一只凶恶的狼狗一般。

    不但如此,我还能够瞧见,它的脑袋上面,有一根若隐若现的红色丝线。

    我伸手,朝着那丝线挥了挥,却发现我手挥过之后,它依然存在。

    这玩意,是无形的。

    倘若不是我的眼睛发生了变异,未必能够瞧得见。

    我猛然一脚,将这挣扎的恶鼠踩死,那玩意停止了气息之后,红线消失,而我的心中一动,开始往回走,走到了第一个交叉路口的时候,就听到不远处,有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传来。

    紧接着,我听到了那豹哥的声音:“快走,那小子,就在前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