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夜行者:平妖二十年 > 京华烟云第十二章 果不其然
    这句话,她说得委屈无比,让人心生涟漪。

    我感觉有些心疼,笑着说道:“怎么可能,我工资都还没有领呢,霸王餐的饭钱也没有还,怎么可能走?”

    老板娘刘娜说可是你的这一罐蜂蜜,还有你这些天来的表现,价值都已经远远超出那一顿饭了。

    我说一码是一码——跟你说这些,是这两天我可能要请个假。

    刘娜说你要干嘛去?

    我深吸了一口气,然后说道:“昨天亲子园闹腾的时候,我在街角处瞧见了你的那小姑子。她看到我很惊慌,像是做了什么错事一样,慌慌张张地跑开了。我就在想,萌萌她这儿出了事,会不会跟他们老李家有关?”

    啊?

    刘娜当时就愣住了,犹豫了一下,说不可能吧?他们哪有那种影响力?

    我说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总之一句话,萌萌这几日受到的折磨和虐待,肯定不会就这么完了的,不管是不是李家人在背后捣鬼,我都要给这些可怜的孩子们,讨一个公道出来。

    瞧见我的表态,刘娜又是高兴,又是担忧,说你不会想要干什么违法的事情吧?要不然,我去找找颖子?

    我说不用,我只是想要私底下调查而已。

    刘娜还是很担忧,她告诉我:“事情都已经过去了,杏儿的妹妹柳儿过来,我也不会再将萌萌送出去了,你千万不要出事,要是真出事儿了,我……我们合城居可该怎么办啊?”

    两人简单聊过,我又将酱猪蹄儿、酱牛肉和羊肉炒饭的配方,以及操作过程,一一写在了本子上,交给了刘娜,让她保管。

    除此之外,我在接下来的时间里,跟老图交流过。

    对于我将羊肉炒饭的做法交给他这事儿,他显得很激动。

    老图感激地说道:“小侯、啊,不,漠哥,我就知道你是那敞亮、心胸开阔的人,你以后,肯定前途无量……”

    旁边的小六冲着我挤眉弄眼,说可不,说不定以后,漠哥就是我们老板呢。

    我踢了小六一脚,然后开始认真教起了老图来。

    羊肉炒饭,这些天我不知道当着老图做过多少次,步骤他其实都已经烂熟于心了,但一直做不出我的味道来,最主要的,就是那一滴噬心蜂蜂蜜。

    现如今我将谜底揭开,他顿时豁然开朗起来,连续试了几次,味道就基本上与我做的相差无几了。

    午餐晚餐,一番忙碌,等到打烊的时候,送走了其他人,我和小六把门关上,我去狭窄的洗手间冲了一个冷水澡,换上黑色运动服,又揣上刘娜临走前给我的活动经费,然后对小六说道:“你在这儿照应点,我出去一趟。”

    小六瞧见我这架势,吸着鼻子,嘻嘻笑了,说漠哥,发工资了?

    我说没有啊,怎么了?

    小六眯着眼睛笑,说大家都是男人,都这个点了,你还出去耍,还能干嘛呢?嘿嘿,我知道哪里玩儿,又便宜又公道,怎么样,要不要我跟你指指道儿?

    我瞧见他这一脸猥琐,知道他想歪了,也不解释,说不用。

    我不管小六怎么想,出了合城居之后就往东走,朝着那边的老城区走去。

    老李家的地址,我之前是有打听过的,再加上我在燕京也待了有一段日子,找过去并不麻烦。

    燕京的初春,夜里多少还有一点儿冷,不过远没有十几二十年后的雾霾天气。

    我不急不缓地走着,心里寻摸着一会儿到那里之后的事情。

    走了二十多分钟吧,我赶到了老李家所住的大杂院,这一片当时还没有拆迁,一大片的胡同。

    我走在胡同,往深处去,里面地形复杂,老半天,我终于找到了老李家所住的大杂院儿,这大院子并非只有老李一家,而是七八家人同住着。

    我推门进去,瞧见院子里昏暗,便左右打量着,想要找到李家人具体的房间。

    不过很快,我就找到了。

    这倒不是我记得门牌号之类的,而是房间里面的争吵声。

    李家人都十分奇葩,所以我的印象还算深刻,小心翼翼走过去,然后趴在墙角处,听到房间里面传来嘈杂的吵闹声。

    一开始有点儿模糊,不过当我集中精力之后,就听到刘娜的小姑子说道:“……哥,都是你出的馊主意,说什么让萌萌出点事,刘娜那小婊子放心不下自己的女儿,自己带,忙不过来馆子,就不得不求咱们了——结果呢,你看看,现在出事儿了吧?”

    我一惊,没有想到这事儿,老李家还真的有掺和在里面?

    而且还这么巧?

    我几乎是下意识地左右张望,确定没有人发现我之后,继续听,却是那小叔子说道:“什么馊主意?明明是你那新交的男朋友不靠谱,让他就整萌萌一个,结果全部小朋友都被弄了,关我什么事?哼,再说了,之前你可不是这么说的,看着合城居现在门庭若市,比大哥在的时候还热闹,你还不是急得跟热锅上的蚂蚁一样?”

    小姑子说道:“哼,你以为是那个小女表子的本事么?我都听说了,就是那天将你扔出去的小白脸,听他们说,那家伙是个大厨师,做的酱猪蹄儿很好吃,还上过报纸了。”

    小叔子无比嫉恨,说对呀,吗的,刘娜那贱人肯定是跟人家上床了,要不然,人家会这么死命帮他?

    “够了!”

    一家之主老李头终于发话了,说你们够了,一口一个小贱人、女表子的,她毕竟还是你们的大嫂。

    小叔子的老婆在旁边讥讽:“说得了,爹,最想拿回合城居的,不是你老人家么?”

    老李头的脸上有点儿挂不住,说道:“我那不是为了发扬老大留下来的牌子么?不然你们还真的以为我是贪图那点儿钱啊,唉,你们这帮不省心的小祖宗……”

    一家人说着,这时院门突然给推开了,有个人往院子里喊道:“李茹,李茹你电话。”

    我因为躲在阴影角落处,并没有被人发现,不过还是给吓了一大跳。

    我赶忙往狭缝处缩去,而刘娜那小姑子匆匆出来,去外面接电话了,没多一会儿,她匆匆跑回来,跟老李头说道:“爸,我得出去一趟,尚良找我呢,估计是这次事情,啊,你们啊,把他给坑惨了……”

    她边说话,便披着大衣往外走,那李军愤愤不平,说别说我们,你也在里面。

    李茹往外走,我等了一下,也跟着出了门,不远不近地跟着,与她走了十来分钟,前面走出一个男人来,两人相见,抱在了一起,随后开始兜兜转转,往那小巷子钻去。

    我瞧见这架势,有点儿懵,不知道这两个小年轻到底准备干嘛。

    两人一顿钻巷子,终于到了一个死胡同停下,我跟在后面,在口子那儿停住。

    里面黑乎乎的,什么也看不到,只听到悉悉索索,紧接着李茹一声惊叫,说良哥,你干嘛啊?

    那年轻人急乎乎地说道:“来啊,给我来一发。”

    李茹娇嗔一声,说你怎么这么猴急啊?

    那个叫做尚良的年轻人说我能不猴急么?憋了好几天,来,赶紧给我。

    李茹仿佛推了他一把,说哎呀,你想要,也别在这里啊,这里人来人往的,给人撞到了,多难堪啊?你真想要,咱们找个酒店或者旅馆,我陪你慢慢来,行不?

    她仿佛在哀求对方,而尚良却急不可耐,说酒店也去,这里也来,咱们先来一发,回头我去家里一趟,再去找你。

    李茹不原意,说哎呀,有人。

    我下意识地用后背贴紧墙壁,尚良停顿了一下,有点儿恼怒了,说李茹,你别跟他妈的跟我装,你知道这一次我为你惹了多大的祸事不?妈的,这一次我老爸肯定要打死我的……

    他很是恼怒,而李茹则软了一下,柔声说道:“哎呀,良哥,你别生气么,我给你来,你别生气成么?唔、唔……这里不行,你没洗澡……”

    这对狗男女在昏暗的死胡同里寻找刺激,接下来的事儿实在是污浊不堪,无法描述。

    我躲在附近,听着这活春宫,面红耳赤。

    好在那尚良别看人长得牛高马大的,但身子虚,没几分钟就结束了。

    一阵激烈喘息之后,他对李茹说道:“这里是燕京xx酒店的房卡,618房间,你先过去,我得回家,应付一下我老子才行。”

    激情过后,李茹的声音显得格外柔媚,娇滴滴地说道:“好的,我等你,良哥你快点啊。”

    两人事成之后,分道扬镳,我跟在后面,犹豫了一下,决定跟着这尚良。

    因为我需要搞清楚,这个尚良到底是什么人。

    为什么他能够影响亲子园的人。

    如此又跟踪了二十多分钟的时间,我跟着来到了一处独门独院的大宅子前,等他进去的时候,我想要翻墙,却莫名感觉到一阵心悸。

    我犹豫了一下,没有跟进去,而是在附近转悠了一圈,在小卖部装作买烟的样子,跟人打听了一下。

    小卖部老板瞧了我一眼,说那是尚大海尚爷的宅子,你不知道?

    听到这名字,我浑身一僵。

    那个承包下亲子园的老板,他的名字,就叫做尚大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