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夜行者:平妖二十年 > 京华烟云第九章 亲子园风波
    经过十来天的相处,我与老板娘算得上是比较熟了,瞧见她接到电话之后,崩溃得一下子就哭起来,赶忙过去,扶住她,然后问道:“怎么了?”

    老板娘刘娜的整个身子都是软的,有着一股莫名好闻的香味,但此刻却是泪流满面。

    她哭着说道:“萌萌出事了,我得赶紧过去。”

    我瞧见她像是掉了魂一样,有些担心,说到底怎么回事,说清楚,有事情,一起解决。

    刘娜满脸泪水,抓着我的胳膊,说那帮畜牲,她们不是人。

    我一惊,说谁?

    刘娜说亲子园的那帮畜牲,我说怎么这些天萌萌没有以前活泼了,还动不动就哭,问她什么,也不敢说,只知道哭。我还以为她没有适应新环境呢,刚才邻居家的开放奶奶打电话过来,我才知道,她们那帮畜牲,居然在亲子园里,虐待孩子……

    我一愣,说虐待孩子?不会吧?

    刘娜不想跟我说太多,慌张地四处望,然后说道:“你看一下店子,我得赶紧过去看看。”

    我瞧见她六神无主的样子,怕她这样会出事,放心不下,于是说道:“这样子,现在也忙过了吃饭高峰,让杏儿、小六他们招呼点,我陪你去。有什么事情,我也可以帮你出主意……”

    大概是对我先前将李家人扔出去的行为印象深刻,又或者对我这些天来的表现认可,刘娜没有拒绝,点头说好。

    她此刻实在是心慌意乱,有个男人在身边,总也是好的。

    随后我简单交代了一下几个员工,就跟着刘娜出门。

    那亲子园就在刘娜住的小区附近,离这儿得有几站公交的路程,不过此刻的刘娜心急如焚,也等不及公车,便打了一个出租车,朝着那家亲子园赶去。

    距离不远,所以很快就赶到了,而在路上的时候,我得知这家亲子园是一家私人企业的附属机构开的。

    那家企业挺大的,算是旅游行业的龙头,而亲子园的硬件条件挺好,招生的广告也做得很不错,因为是内部供应性质,所以为了把萌萌给弄进去,刘娜还请邻居家的大哥帮忙托了关系,甚至还塞了些钱,可算是费了许多功夫。

    本以为这样的地方,能够通过萌萌与其它小朋友的相处,培养不错的性子,以及对这个世界的认知,却不曾想竟然发生了这样的事情。

    一路上刘娜的情绪都很激动,我没有办法问太多细节,只有不断地安慰她,说没事的,没事的。

    等到了地方,那是一个绿色的三层小楼,院子里有着滑滑梯和其他小孩儿玩耍的地方,还有彩虹色的跑道,看上去硬件条件的确不错。

    只不过这么一处原本是儿童嬉戏的乐园,此刻却吵吵闹闹,一大堆人堵在门口闹着,就连警察都赶到了这儿来。

    下了车,刘娜急乎乎地冲到了门口这儿,却挤不进那人群里去。

    她只有在外围,大声呼喊道:“我是李萌萌的家长,请让我一下……”

    但挤在门口的围观群众特别多,大家都群情激奋,大声嚷嚷,甚至都没有人注意到声音柔弱的刘娜。

    我瞧见这状况,没有言语,伸手过去,一把拉住了穿着粉红色毛衣的刘娜,然后一马当先,朝着人群里挤去。

    我个子在北方人里只能是一般高,但力量很大。

    我往人群里一钻,前面的人就不由自主地朝着两边让开了去。

    很快,我带着刘娜挤进了小楼里,瞧见大厅里面,小朋友的家长正在跟亲子所的工作人员对峙,有警察和协警在中间,拦成人墙,挡住两边,而家长这边,孩子们哇啦啦地哭着,整个大厅乱成了一锅粥去。

    哇哇哇、哇哇哇……

    刘娜在人群里惊慌地打量着,很快瞧见了缩在角落的萌萌。

    她给一个面善的老太太拉着,整个人就像是寒风中的小鹌鹑一样,瑟瑟发抖,大概是哭得有些厉害,此刻已经没有了声音,脸上满是泪痕。

    而老太太的另外一只手,则拉着一个年纪稍微大上一些的小男孩。

    那小男孩,脸上有着很明显的淤青。

    瞧见那如风中蒲公英一般可怜的小女孩儿萌萌,刘娜崩溃地大声哭着,冲过去,一把将自家女儿给抱住。

    她心疼地哭着喊道:“萌萌,萌萌,你没事吧……”

    小女孩儿的双眼原本是无神的,没有聚焦点,仿佛吓掉了魂一样,此刻听到母亲的叫唤,顿时就“哇”的一下,哭出了声来,大声喊道:“妈妈、妈妈,你怎么才来啊,我以为你不要我了呢……”

    刘娜抱着自己的女儿,半跪在地上,哭着说道:“怎么会,怎么会?”

    这样的场面十分糟心,而与此同时,那边一个戴着眼镜的中年男人扯着嗓子在喊道:“各位家长,各位家长,你们是真的误会我们了,我们并不是虐待孩子,只是想要教孩子道理而已。现在都说独生子女是家里的小皇帝,一点儿的管教都不行,这是不利于他们成长的……”

    一个三十多岁、披头散发的女人大声骂道:“只是管教?真的只是管教?我盯着你们好几天了,体罚、恐吓、灌辣椒水……我孩子一个星期进了三回医院,拉得粑粑都不成样子,你敢说你们一点责任都没有?”

    其他家长也是怒气冲冲,大声责骂着。

    而刘娜这边,瞧见自家女儿的脸上,有一大片绿色的痕迹,一边哭,一边掏出手巾来,想要给萌萌的脸擦干净。

    结果她刚刚伸手,旁边的老太太就拦住了她,说别动。

    刘娜一愣,说为什么呀?

    老太太一脸激动地说道:“这帮不要脸的东西在抵赖呢,他们根本不承认自己做的事情,却不知道我们这几天,好些个家长都注意到不对劲儿了,特地中途赶过来,不顾阻拦进了园里,才看到真实的情况——这个是证据,你要擦了,等回头追究起来,可就难了……”

    刘娜一愣,说这帮家伙,给我家萌萌脸上抹了些什么?

    萌萌哭着说道:“妈妈,是辣椒,好辣辣,萌萌、不想吃,菁菁老师一定要喂我,我不吃,她就打我耳光,打脸,好疼啊,呜呜呜……”

    这孩子说话十分含糊,但我却能够听懂了。

    尽管不是自己家的孩子,但听到这话儿,不知道怎么的,我的心中,却燃着一团火。

    太过分了。

    旁边的老太太纠正道:“不是辣椒,他们说这个叫做什么瓦什么萨米,哎呀我也不知道,反正说是日本人的东西,怕不是老虎凳辣椒水哦——这帮黑心肠、天杀的,拿对付特务的法子来整孩子……”

    “芥末?”

    听到这话儿,刘娜一下子就疯了,一下子站了起来,冲着那边正在解释的秃顶中年男人说道:“你们这帮畜牲,畜牲啊,竟然喂孩子芥末,这是孩子能吃的么?别说小孩子,就是大人沾上一点,都受不了……”

    那中年男人一脸委屈地说道:“这位孩子妈妈,你别激动,芥末这东西,是高级食材,可贵着呢,它的作用很多,能够杀菌除臭、美容养颜,降低血脂血压,开胃消食,温中利气,明目利膈等作用,而且它富含蛋白质、脂肪、碳水化合物、胡萝卜素,维生素和各种微量矿物质,只有最高级的日本有钱人,才能够得以享用,你知道吧……”

    这人应该是亲子园的领导,他从兜里摸出了一管牙膏一样的软管来,滔滔不绝地说着这种叫做“芥末”的食物好处。

    到了最后,他还意犹未尽地说道:“你们知道这一管,要多少钱么?很贵的知不知道?我们不找你们家长加收费用,已经是很不错了知道吧?”

    他满脸油光,露着会心的笑容,显然是为了自己的口才而得意。

    说着说着,他都快要把自己都给感动了。

    刘娜哪里有见过这样无耻的人,浑身气得直发抖,刚要反驳,我就已经一个健步冲了上去。

    我绕开了拦在中间的公职人员,然后一把夺过了那家伙手中的软管。

    我用闪电一样的速度,拧开了瓶盖,然后伸手,捉住了那家伙的嘴,将那整整一管的芥末,都挤进了这得意洋洋的家伙臭嘴里去。

    我挤得很坚决。

    一滴。

    也不剩。

    小佛说:今天活动多,不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