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夜行者:平妖二十年 > 京华烟云第七章 强势王颖
    突如其来的检察人员,让老板娘刘娜和我都懵了。

    我毕竟是走南闯过北的,虽然是销售人员,但对各行业都有所了解,知道餐饮行业的从业人员如果没有卫生证的话,很容易被查。

    而且一查就出事,罚钱还只是小事,严重的甚至得关门歇业。

    这个,才是真麻烦。

    正是知道这里面的重要性,我几乎是在对方一开口,就转过身,然后想要往厨房里走。

    而且我一边走,一边将身上的白色厨师围裙给解下来。

    我准备离开,避免这一次突击检查,却不曾想刚刚走了两步路,那两人就仿佛盯着我一样,直接就冲上来了,说你干嘛呢,想跑么?

    有人抓住了我的肩膀,不准我离开。

    我转过身来,眯眼瞧着这两人,一个国字脸,一个斜眼睛,两人一脸严肃正气,我几乎是下意识地想要甩手,但想起了此刻的身份,还是忍住了,问道:“你们要干嘛?”

    那国字脸冷然说道:“你想要干嘛?心虚么,怎么见到我们,就想要走?”

    另外一个斜眼睛问我:“你是不是这餐馆的员工?”

    我抿着嘴,没有立刻回答,而是看向了旁边有些惊慌的老板娘——我不确定她的想法,如果她害怕被牵连的话,我就会立刻决断,直接冲出去。

    这两人没有执法权,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是没办法为难她的。

    然而让我有些意外的,是这个看上去柔柔弱弱的少妇却十分有担当,对那两人说道:“我是这里的老板,有什么事情,找我就行,别吓坏我们家的员工。”

    斜眼睛笑了,说嘿,挺有担当,行,把你们这儿的人都叫出来,然后查证。

    他们两人这般说,却并没有放开抓着我胳膊的手,严防死守着。

    我并不是刚出社会的初哥,瞧见这两人的架势,就知道他们这是冲着我来的,而至于为什么,原因其实不难猜。

    毕竟昨天李家那几个人刚刚来闹过,在给我出手扔出去之后,以他们那种小人心性,是绝对不可能将这口气吞下去的,总得需要搞出点儿幺蛾子来。

    而这个一幕,满满小家子气的感觉,和他们的格调很搭。

    老图、小六和杏儿都出来了,两人装模作样地检查了一番,然后就落到了我这儿来,国字脸一脸正气地对我说道:“出示你的身份证和卫生证。”

    我没有说话,平静地看着这两人。

    如果是以前,我或许会惊慌,或许会不知所措,然而自从成为了夜行者,我整个人的心境都产生了变化。

    淡定从容还只是其次,最主要的,是我感觉自己都有点儿快要融入不了正常人的生活了。

    力量的快速成长,让我总有一种“暴力可以解决一切”的想法,正是有着这样的凭恃,使得我不会畏惧任何人。

    唯一让我有些束缚的,是如果我真的闹一番,会不会给合城居的这几位产生不好的影响。

    所以我巍然不动。

    我这样的沉默与淡定,落在了对面两人的眼里,就变成了挑衅,斜眼睛推了我胸口一把,然后说道:“拿出来!”

    他显得格外严厉,而这个时候,老板娘说道:“他昨天刚来,证件还在办。”

    国字脸眉头一挑,说也就是说,没证?

    老板娘说不是没证,是没到,你们明后天来,应该就有了,两位帮帮忙,通融一下。

    她摸出了一包软中华来,上前递烟,国字脸一脸正气,说别来这一套,我们办事都是有章程的,你们作为餐饮行业,收容无证人员做厨师,如果他有什么传染疾病的话,这是不是对顾客的一种不负责?而如果发生这样的事情,是不是我们的不作为?我们对于这种事情,是零容忍的,不可能做出这么玩忽职守的事情来……

    他长篇大论一番,表现得特别严肃,老板娘十分生硬的赔着笑,脸色通红。

    我瞧着不忍,正想要说话,这个时候,有一个高挑的身影走进了餐馆里来。

    来人是一个短发女孩子,看上去二十七八岁,都市职业女性的打扮,长相秀丽,脸的轮廓立体,有点儿像是西方人的模样,眉目之间,也很强势。

    她走进来之后,看到这一幕,有些惊讶,朝着老板娘问道:“娜娜,这是怎么了?”

    刘娜看上去并不适应这样的场合,给那两个卫生局的人弄得都快要哭了,瞧见她,顿时就红着眼跑了过去,抱着那短发女子,强忍着难过,跟她耳语几句。

    女子听到,从随身的坤包里拿出了一份文件袋来,递给了那两位工作人员,说他的证件在这里,两位请查阅。

    国字脸将信将疑地接了过来,打开之后,查看了一下,有些疑惑地说道:“这个……”

    短发女子又从坤包里摸出了一个亮闪闪的名片夹,说我是大通国际律师事务所的合伙人王颖,另外你们区里的王东,他是我哥。

    “王副区长?”

    那国字脸先前还不觉得,当短发女子说出后面那个名字的时候,不由得肃然起来,双脚并立,恨不能挺直敬礼起来。

    连斜眼睛都努力地将那眯缝眼给睁开,害怕对方误会自己不尊重她。

    两人的呼吸都变得均匀了。

    小心翼翼。

    短发女子瞧见两人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就问道:“还有问题么?”

    国字脸连忙摇头,说没有了,没有了,其实我们对这儿,是完全没有任何意见的,主要是接到群众举报,不过来处理的话,终究是不好的,王小姐,您多多理解哈。

    短发女子却不接受他们的歉意,而是不耐烦地说道:“没问题了,那就走吧?人家在这里开门做生意,你们蹲这儿,多不合适?”

    两人忙不迭地离开,在我们面前都不苟言笑的老板娘,像小女孩儿一样,搂着短发女子的胳膊。

    她欢呼雀跃:“颖子,你来得真及时,要不是你,我这边说不定就要给他们封店了……”

    短发女子王颖高挺的鼻子里哼了一声,说借他们一百个胆子也不敢。对了,我不是说了么,真要有什么拦路小鬼来折腾你,让你报我二哥的名字就行了啊?

    老板娘说:“我那不是怕给东哥添麻烦么?”

    王颖说他会害怕麻烦?

    两人聊着,窃窃私语,而我们这边也散了,我接过刚才的文件袋,拿在手里,准备回后厨,结果正在跟老板娘低语细聊的王颖突然叫住了我:“唉,侯漠对吧?”

    我停下脚步,回过头来,看了她一眼,说有事?

    王颖眉头一挑,说你也不说一声谢谢?

    我愣了一下,方才回过神来,说谢谢。

    说罢,我转身离开,而身后,我听到那个叫做王颖的律师对老板娘说道:“你招的这个小哥哥,还真的挺有意思的,而且人长得很帅、很精神呢,怎么样,有没有想法?”

    我虽然进了厨房,但夜行者的听觉异于寻常,这让我能够听到老板娘的答复:“去你的,宽哥才走了多久,我怎么可能去想这个?”

    王颖说道:“逝者已矣,活着的人,还是得继续生活的嘛?怎么样,你真不考虑?”

    老板娘的声音低了许多:“不考虑。”

    王颖的声调却拔高了起来,说真的啊?你不要?真不要?不要我上了啊,这小帅哥人长得真好看,你有没有发觉,他的侧面,长得很像《重庆森林》里面的金城武啊?你不是说他做饭还特别好吃么?现在长得又帅,又会做饭的男人,简直是极品了……

    我没有继续听了,忍不住苦笑起来。

    人不可貌相,那短发女子长得一副“性-冷淡”的外貌,却没有想到私底下这么热情。

    老板娘整天愁眉苦脸,私底下,却跟一个爱撒娇的小女孩儿一样。

    接下来,那短发女子果然进来厨房找我,先是跟我聊家常,又问我酱猪蹄的做法——她似乎对酱猪蹄这种有些油腻的食物不敢兴趣,但闻到那香味,又跃跃欲试。

    她听我说羊肉炒饭有不油腻的做法,又赶紧让我做给她尝尝。

    结果尝过了羊肉炒饭之后,王颖便忘却了之前对酱猪蹄油腻的评价,让我给她赶紧上一份。

    吃过了一大盘炒饭和酱猪蹄之后,王颖捂着看上去纤瘦的小腹,说好饱啊,不行了,不行了,要不是下午还有事,我还想再吃点……

    女人过分热情,也是让人郁闷,我并不太喜欢这种性格强势的女人,只有硬着头皮应付着。

    等到终于将她送走了,临走时她却停下脚步,对老板娘说道:“侯漠做的饭,实在是太好吃了,我以后天天来啊……”

    我听到这话儿,差点儿脚软。

    大概是事情解决了,去了心病,王颖走了之后,老板娘放下心防,笑容也多了起来,不但进厨房来帮忙,还跟我聊起了家常,询问起了我的家庭情况来。

    她甚至还拐着弯儿询问我的感情状况。

    而到了晚上,合城居不出意外地满座了,还算宽敞的餐馆挤得水泄不通,就连门外,都还排了七八桌客人。

    合城居,只经过一天工夫,就彻底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