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夜行者:平妖二十年 > 京华烟云第六章 生意爆红
    白老头扬长而去,我愣了半天,方才回过神来——原来他也是误会了我,觉得我跑到这儿来,是为了刘娜这个丧夫不久的俏丽小少妇。

    从刚才他的表现来看,我能够知晓,这是一个顶尖的高手。

    他绝对跟黄大仙是同一等级的。

    又或者,更高。

    或许是我的层级实在是太过于低微,弱小限制了我的想象力,使得我并不能够准确地感受到对方的实力,但我也明白,他应该是一眼,就认出了我夜行者的身份来。

    正因为如此,他才会觉得一个夜行者,没事儿潜伏在这么一个即将倒闭的破馆子里,是居心不良。

    再怎么往好了想,都觉得我是对这个娇俏柔美的老板娘心里有想法。

    而往坏了想……

    我伸出手来,打量着右手手腕上那烟头烙印——它很像是梅花,中间最大的是烟头烙出来的印子,而周围有六个比印子小许多的圆形,也不知道他到底是怎么弄上去的。

    刚才他弄这个的时候,我整个人都在恍惚,此刻回想起来,让我不由得倒抽一口凉气。

    还好他只是给我弄了一个烟头梅花烙,而不是别的。

    从这一点来看,他或许并不是很极端的人,也愿意相信我此刻于此的善意,方才不会上来就下狠手。

    而之所以如此,我想,并不是我看上去多么无害,又或者白老头的仁慈,而是那一份热腾腾、香喷喷的酱猪蹄儿,让他没有狠下心来。

    想到这里,我不知道该说什么。

    燕京这个地方,不愧是天子脚下,当真是藏龙卧虎,随便走哪儿,都能够碰到像黄大仙那样神龙见首不见尾的顶尖儿人物。

    难道,在燕京这地界,真的是妖王满街走,大妖不如狗?

    瑟瑟发抖。

    我一个人在合城居门口待着,打东边来了两个年轻人,瞧见我穿着的厨师服,问我道:“嘿,哥们儿,馆子开了么?”

    我这才回过神来,说开了,您里面请。

    一个肥头大耳的胖子问道:“你们今天,还有那羊肉炒饭吧?嘿,我这个哥们儿说了,他昨天吃过了,差点儿舌头都要咽下去呢——嘿,我范泓博吃遍这四九城,就没有遇见过这么夸张的事情,您说,真有这么神?”

    旁边那眼镜男说道:“你还以为我骗你?咱们可说好了,要是好吃,你请客,不好吃,我掏钱,咱可不许耍赖啊?”

    胖子范泓博说道:“得,别的事情,不好说,对于吃,我向来虔诚,从不耍赖。”

    我瞧着这两位,忍不住笑了,说两位里面请,好女不怕撩,好饭不怕夸,是骡子是马,拉出来溜一圈就知道肥瘦,您说对吧?

    胖子笑,说您这真有意思,就冲您这句话,我也没有算白来。

    我说那可不。

    我领着两人进屋,瞧见馆子里都没有人,估计大家都在厨房里忙和,便招呼两人坐下,然后走到了厨房,对里面喊道:“杏儿,有客人来了,点菜。”

    杏儿还在那儿舔骨头呢,听到这话儿,有些愣,说这才十点半不到,怎么就来人了?

    我耸了耸肩膀,说我咋知道。

    杏儿走出去,还没有招呼呢,那胖子范泓博就喊道:“服务员,你们厨房在炖什么啊,怎么这么香?”

    杏儿一脸幸福地说道:“这是咱们家新推出来的酱猪蹄儿,您要不来一份?”

    胖子一脸馋相,说好,好,来一份。

    我走进厨房,瞧见老板娘在炖羊蝎子的大锅前忙碌,她提前配好了酱料包,此刻放进去熬煮就行,过程并不复杂,所以我进来的时候,她基本上就忙完了,看见我,问道:“白大爷跟你说了些啥?”

    我知道老板娘对夜行者、修行者这些事情完全不懂,也不想说给她听,便敷衍道:“就是查了一下户口而已,他担心我是坏人。”

    老板娘微微一笑,说道:“他做了半辈子的门卫,练就了一双火眼金睛,好人坏人,一打眼就知道了。”

    我说那他有没有说我是好人、坏人?

    老板娘说他若觉得你是坏人,你认为你还能够留在这里?

    我点头,说也是。

    生意的好转让老板娘的忧愁少了许多,她冲着我点了点头,说加油干,到时候给你涨工资。

    我苦笑,说总共都没有多少。

    老板娘出去之后,厨房就我、老图和小六在忙活。

    老图和小六负责张罗羊蝎子馆以前的菜式,而我则主要负责羊肉炒饭的准备工作,一番忙碌,将两盘羊肉炒饭出品之后,我方才闲下来,打量右手手腕上的梅花烙。

    说来也奇怪,这玩意其实就是前一会儿给我烙上去的,但我却一点儿没有痛感。

    这还不说,它直接就凝结成形,完全看不出半点儿伤痕的样子。

    它,就好像是天生的胎记一样,刚才我那一晃神的功夫,到底发生了什么呢?

    我努力想,却最终还是没有想明白。

    不过小餐馆的工作,容不得太多时间来思索人生,随着饭点的到来,厨房一下子就变得忙碌起来,毕竟合城居的地理位置还算是比较优异,而且也有一些特色,即便是遭受到了两个月前的打击,斜对面又出现了一家强大的竞争对手,但还是有一些忠实顾客的。

    另外就是合城居现在的人手,着实是有一些少。

    我这边忙完,又过去给老图帮忙,什么切菜啊,配菜什么的,我做得远比小六要强上许多,不但速度快,而且刀工齐整,绝对是一等一的水平。

    搞得老图都忍不住感慨:“侯子,就你这手艺,是真的屈才了,我老图都感觉自己像是五星级饭店里面的大厨了……”

    一番忙碌,不断来单,有我的羊肉炒饭和酱猪蹄,也有羊蝎子锅,后厨忙碌得跟打仗一样。

    十一点半的时候,肉市的老张送了五十个生猪蹄儿过来。

    这么多猪蹄,光拔毛和前处理,都让我忙得头昏脑涨,而这边刚刚准备弄,杏儿就进了厨房,冲着我招手:“漠哥、漠哥,过来。”

    我说干嘛,没看我忙着呢?

    杏儿对我说道:“外面有两个客人,吃过了你的羊肉炒饭和酱猪蹄儿,非要见你,不见不肯走,还不肯买单呢。”

    我听到,忍不住笑了,说嘿,还有人敢在我面前吃霸王餐?

    我撸着袖子走出去,瞧见那两人,正是我刚才招呼进门的那两位。

    那胖子瞧见我撸着袖子、气势汹汹地走出来,一副要干架的样子,赶忙喊道:“嗨,哥们儿,等等,等等,我不是找茬……”

    我说不是找茬?不买单,这不就是找茬么?

    胖子赶紧摸出一两张老人头来,说买,买,我带了钱——我刚才跟那小妹说,是想见一见做饭的厨师……啊,您就是刚才给我们做饭的厨师?

    我瞧见他一脸疑虑的表情,说咋了,不信?

    胖子赶忙点头,说信,我信。

    我说鸡蛋好吃,没必要知道下蛋的母鸡是谁吧?我后厨忙着呢,你赶紧结。

    说完我就准备走,胖子赶紧拦住我,然后递了一张名片给我,说你好,我是京都都市报的专栏作者范泓博,我平时呢,喜欢写一些美食专栏,对吃还是有一些研究的,刚才吃过了您做的羊肉炒饭和酱猪蹄儿,真的是惊为天人。说真的,我吃过了那么多美食,让我能够吃到感动流泪的,还真的不多,您这儿,算是一份……

    我摆了摆手,说我只是打工的,您要有什么问题,可以去问我们的老板娘。

    我指了一下收银台那儿的娇俏老板娘,然后不再管他,回到了厨房间来。

    回到厨房,我继续拔毛工作,因为就刚才没一会儿,酱猪蹄都快要卖了大半,我这边倘若不抓紧,没多久就断档了。

    没一会儿,在外面帮忙传菜的小六过来,对我说道:“漠哥,你知道么,那一位,是真的记者呢。”

    我说咋了?

    小六一脸吃惊,说咋了?记者唉,人家要是给你报道一下,你可就真的出名了。等你有了名气,你还至于窝在这儿忙死累活么?

    我笑了,说咋的,你对老板娘和合城居不满啊?

    旁边的老图往小铁锅里面装煮熟的羊蝎子,然后说道:“对呀,小六你看你,这人品,还不如人家刚来的侯子呢……”

    小六给我们一训,有些悻悻地说道:“我也就是那么一说。”

    我在后厨一顿忙碌,但还是挡不住食客们对于酱猪蹄的热情,没多一会儿,这玩意就卖完了,弄得没有买到的人一顿激动,好在我们这边羊肉炒饭的材料准备充足,加上老板娘和杏儿的劝道,方才将火气熄灭。

    别的还好,酱猪蹄儿这道菜是真的需要时间来熬煮,火候不到,完全没有那个味道。

    不过即便如此,许多没有吃到的人,闻着香味,居然都愿意等,还有的人要打包,带回去跟人分享,弄得三点多钟的时候,再一次出锅的酱猪蹄儿,又给哄抢了大半。

    送走了人,我累得腰酸背痛,跟满心欢喜的老板娘说道:“这样不行啊,您这价格,得往上提一些,然后每天定量。”

    老板娘跟我商量,说你觉得一天多少合适?

    我说一百个吧,物以稀为贵,随时随地都能够买得到的话,反而就吸引不了人的胃口了,咱得细水长流,慢慢来。

    老板娘听到,笑了。

    她这一笑,就跟那十七八岁的小姑娘一样,让人莫名就觉得十分欢欣。

    她说道:“好,听你的——没想到你的鬼主意,还真的是挺多的呢……”

    我笑了,刚想要说什么,这时馆子的帘子被掀开,走进了两个身穿制服的人来,冲着老板娘说道:“卫生局,查从业人员卫生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