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夜行者:平妖二十年 > 京华烟云第四章 第二道主打菜
    我万万没有想到,帮人出头的结果,是转身就给撵了出去,顿时就愣了,说什么意思?

    老板娘秀美的脸上满是红色,因为哭过,更显得柔弱,不过眼神却很冷。

    她抬起头来,对着我说道:“我的意思,你今天欠的饭钱,我不要了,你也不用在这里打工还债,现在就走吧。”

    我很是不理解,说为什么啊?

    老板娘摇头,说没有为什么——你这人很奇怪呢,让你白吃一顿,还不高兴地离开?

    那一帮闹腾的李家人刚走,缩在厨房的三人就都出来了,瞧见老板娘要赶我走,杏儿顿时就叫不平了:“娜姐,漠哥他刚刚把那一家混不吝的家伙赶走,你不但不夸他,还把他该赶走,这是为什么啊?”

    老图也是不理解,说老板娘,小侯这人真不错,有他在后厨帮忙,我们合城居,一定能够重新做起来的。

    就连最不喜欢我的小六都忍不住说道:“对呀,有漠哥在这里,那家人以后都不敢来闹了,多好?”

    得,之前他还对我百般挑剔,这也不满意,那也不满意。

    结果现在,他一开口,却叫起了“漠哥”来。

    听到这里,我就感觉自己的拳头没有白亮。

    然而甭管三人任何劝说,老板娘的秀眉都皱着,然后问我,说你到底走不走?

    如果说是事情发生之前,我走了也就走了,大不了换一家馆子,继续吃霸王餐,但瞧见了刚才的一幕,我却不打算离开,双手一摊,说不走。

    老板娘很不理解,说为什么啊?

    我说我都说了,我现在落魄得很,就算你不收我刚才那一顿饭钱,但我出去了,还不是双手空空,没吃的、没住的——我好不容易找到工作,干嘛要走?

    老板娘那一双满是秋水的双眸盯着我,说瞧你的本事,也不像是找不到工作的人。

    我朝着旁边的三人眨了眨眼睛,说我这人,讲究的就是两个字,“投缘”,我觉得我跟老图、杏儿和小六很投缘啊,不想走。

    三人一听,都很高兴,特别是杏儿,小脸儿莫名就是一红。

    听到我如此坚决,老板娘沉默了一会儿,终于叹了一口气,对我说道:“你身份证给我吧。”

    我说什么意思?

    老板娘说我这公公,还有他们一家人都不是什么善茬,今天在你这里吃了瘪,肯定会找回场子来的。他们明着不敢,但暗地里还是会使阴招,你把身份证给我,我托人去给你办些手续,不让他们有可趁之机。

    我点头,说好。

    我将身份证交给老板娘,她收入柜台之后,深吸了一口气,对我们说道:“好了,事情过去了,今天我公公他们过来闹,不管有理没理,但有一句话是没说错的,那就是我们合城居再这样下去,馆子垮了,再多坚持都没脸见人。所以,我刘娜在这里,拜托大家了,希望你们能够陪我一起,把阿宽这些年立下来的牌子,给一直保留下去。”

    说完,她朝着我们几个,深深鞠了一躬。

    老图赶忙带着大家还礼,而我却动也没动,安然地受了她这一拜。

    接着就是收拾地下的这一片狼藉,没有人闹事儿了,很快就有人上门吃饭。

    我和老图在后厨忙着,小六负责帮忙和传菜,杏儿在前边儿招呼。

    老板娘刘娜收银。

    因为尝过我今天做的羊肉炒饭,杏儿在前面接单的时候,极力推荐,使得这并不是主打的主食,一下子就热销了,几乎每一桌都会点。

    而我也并没有辜负杏儿的强烈推荐,在有着充分的准备时间之后,用料酒揉搓,生姜与甘草同煮去腥。

    这种办法,在去掉羊肉腥膻的同时,又保持了羊肉的鲜美和独特香味,远比熟羊肉烹饪更有口感。

    结果一不小心,羊肉炒饭就火了。

    本来人家来这儿,就是奔着合城居老招牌的羊蝎子,这煮炖出来的羊蝎子有独家秘制配方,是前老板宽哥综合了十几家最有名的羊蝎子店,又远赴内蒙古海拉尔,以及呼和浩特等地去学习,最终确定下来的。

    这配方只有老板娘刘娜能够掌握,食补药补,最是不错,在这一带也是颇有名气的。

    然而大家尝试着点了杏儿推荐的羊肉炒饭之后,顿时就热烈起来,没一会儿,又一堆单子递到了厨房来。

    我有些诧异,说这几桌客人都没有走呢,怎么又上了?

    杏儿笑得眉眼儿弯弯,说你不知道呢吧,那炒饭一上桌,客人们不尝还好,一尝,结果都打起了架来,没一会儿就清光了,嚷嚷着赶紧再来一盘呢——话说漠哥,你这羊肉炒饭做得是真好吃,我在旁边闻着,口水都快要下来了,一会儿打烊了,你可得给我们炒上一大盘,让我们解解馋。

    旁边的老图这个主厨听了,也不嫉妒。

    他对这合城居是有感情的,真心为这样的场面高兴,在旁边乐呵呵地说道:“对呀,小侯你这炒饭的手艺,是真不错。”

    我说行,等晚上打烊了,我给大家做来吃——其实我除了羊肉炒饭,还有别的拿手绝活儿呢,老图你明天去采购前,我给你列个单子,你帮忙买一点。

    又兼厨师,又兼采购的老图笑眯眯地说道:“好嘞。”

    我承诺打样之后给大家做一顿羊肉炒饭,结果这承诺终究没有做到,倒不是我不肯,而是不到晚上八点,羊肉炒饭的主要材料冷米饭就已经告罄了。

    炒饭炒饭,主要材料是米饭,而且最好是隔夜的冷米饭。

    这样子的米饭颗颗分离,口感才行,而刚刚煮出来的,实在是黏糊,完全炒不出那种独特的口感和味道来。

    不但我们没有吃到,后面吃上瘾了的顾客也是很郁闷,有的人甚至都恼怒起来——凭什么他们那桌有,我这桌就没有了呢?

    差别对待么?

    不知不觉间,群情汹涌,害得老板娘挨桌儿道歉去,好说歹说,才将人家给安抚住。

    不但如此,还将第二天的位置给订出了大半去。

    等到晚上送走了所有客人,打烊之后,一番盘点下来,老板娘告诉大家,今天的营业额,比以前多了三成。

    而这三成,基本上都体现在了那一份羊肉炒饭上面。

    当这个结果盘点下来的时候,大家都在给我鼓掌,连脸上很少有笑容的老板娘,都朝着我投来了感激的眼神。

    打完烊,搞好卫生之后,杏儿跟老板娘回家,而老图也有自己的去处,只有小六在这儿守店。

    当然,现如今多了我一个。

    在走之前,我找到老图,写了一下我明天做菜需要的调料,对于这个,老图有些拿不准,让老板娘刘娜来参考,大概是出于今天生意火爆的缘故,她对我给予了足够的信任,并没有否决,只不过是将主要材料的数量,从二十个,下降到了十二个。

    她给出的解释,是刚刚开始卖,并没有打出名气,所以需要慎重一些。

    等到生意真的不错,到时候在增加也来的及。

    送走了三人,我们将门关上之后,将临街玻璃窗边儿的窗帘拉了下来,随后将桌子拼在一块,小六从角落里的柜子里掏出了铺盖来,铺在桌子上,然后对我说道:“漠哥,你今天没有铺盖,先用我的,咱们一起啊。”

    我瞧着这并不算大的铺盖,两个人挨一块儿挺挤的,摇摇头,说不用,不用。

    小六跟我客气几句,甚至以为我嫌弃他,我不得不跟他解释,说我这人呢,身体素质好,不怕冷。

    听到这话儿,小六很激动,说哥,漠哥,你会武吧?

    我一愣,说啊,你哪里看出来的?

    小六说我的老家是沧州,沧州你知道吧?著名的武术之乡,我们那里有很多的高手呢,我也是从小听着这些故事长大的,虽然因为家里穷,没条件去拜师学艺,但是对这个一直都很憧憬,你今天一出手,我就看出来了,你这是了不得的高手呢。

    我说算是吧,学过点三脚猫功夫。

    小六说不可能,你这还是三脚猫功夫,怎么可能?你这是深藏不露呢……

    我有点儿无语,说我要真是什么高手,还能混到这田地?

    小六笑了,心领神会地说:“我懂的,前几天刚刚看了《唐伯虎点秋香》的录像带,您这是看上了我们老板娘,准备学唐伯虎对吧?不过说的也是,她一个人,又带着一个女儿,人特别不容易——她父母都是大学教授,有一个哥哥还出国了,娘家没人,才给老李家那一帮人欺负,你要是能够帮她,我们都挺支持的……”

    呃……

    我给小六的误会给弄得一脸郁闷,不过发现他这人放开了,却是比白天的时候要可爱许多。

    那天我跟小六聊了许多,除此之外,还煮了一大锅的饭放着。

    然后我在光桌子上睡着了。

    次日清晨,我早早地起来,而老图也提前到达了,他把我要的东西都给了我,然后问道:“现在弄么?”

    我点头,说对,这东西因为没有老汤,所以得久熬,熬得时间久了,香味才能够渗出来,胶原蛋白也会充足。

    老图说好,我给你打下手。

    我没有拒绝,两人忙碌一上午,当然,除了熬煮我的主打菜之外,还有别的事儿。

    等到了早上十点左右的时候,老板娘带着杏儿也来了,询问此事,我将锅盖打开,浓郁的酱香味顿时就传遍了整个屋子。

    众人纷纷上前来,我端来一个碗,切了一点,给大家尝。

    结果还没吃呢,外面就有人大声嚷道:“哎呀呀,老板,你这里是做什么啊,这也忒香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