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夜行者:平妖二十年 > 京华烟云第二章 羊肉炒饭
    炒饭,是料理之中最为简单的菜式,但如果想要做好的话,却有着许多的讲究。

    特别是羊肉。

    众所周知,羊肉鲜美,但天然带着一股令人讨厌的羊膻怪味,如果不处理好的话,食客就会下意识地抵触。

    我有十种去腥膻的办法,是从以前上班附近的一家清真馆子学来的,不过时间有限,这几个气势汹汹的餐馆员工未必能够让我自由发挥,所以我就直接采用了锅里面煮好的熟羊肉。

    改刀切丁,手掌大的一块熟羊肉,给我过水放凉之后,迅速切丁备用,随后洋葱和胡萝卜剥皮,切丁备用。

    我的刀功本来就算不错,而成为夜行者之后,对于力量的把控更加精巧,导致这切起东西来,又快又稳。

    哆哆哆,声音清脆,画面利落,让人赏心悦目。

    随后就是米饭,我选用的,是稍微硬一些的冷饭,而羊肉,则特意选了一点儿稍微肥的。

    除此之外,我还在碗里打了两个鸡蛋,加了适当料酒,随后用筷子快速搅拌。

    一分钟之后,我烧锅倒油,温度适宜时,放入肥羊肉下锅煸炒,待稍微出油之后,又放入洋葱丁和胡萝卜丁,随后在另外一个锅子上打入鸡蛋液,这边炒羊肉的锅子闻到洋葱的香味之后,倒入羊肉丁,又加入盐和孜然粉,少许酱油,而另一边,则倒入冷饭,快速煸炒,将凝聚成团的冷饭打成饭粒。

    当羊肉味道炒香之后,两锅并作一锅,紧接着就是大颠勺。

    一切进行得很快,在把握住火候之后,我的动作行云流水,而那大颠勺的动作,在夜行者体质的配合下,完成得十分漂亮。

    那些一颗一颗包裹着蛋液的饭粒,在半空中抖落着,厨房的光照射过来,却是形成了一种说不出来的美感。

    五分钟之后,撒上葱花,羊肉炒饭出锅。

    我分做了四碗,熄火放水,然后将四碗装满了黄灿灿、让人食指大动的羊肉炒饭,端到了厨房门口的桌子前。

    羊肉炒饭上桌,黄色的鸡蛋、白色的饭粒、酱色的羊肉和泛着油光的肥肉、再有白紫色的洋葱和微红的胡萝卜丁,翠绿的葱花,综合而出来的画面,十分具有冲击力。

    在那腾腾气雾的映照下,那个平胸柴火妞有些惊讶,说:“唉,这个,跟老图做的,好像不同啊,真好看。”

    跑堂小六对我最是不屑,推了那女孩儿一把,说杏儿,你说什么呢,不就是一碗炒饭么,有啥的?

    厨师老图也很是不满,对杏儿说道:“我是大厨,料理的都是大菜,羊肉炒饭,都是果腹的主食,做那么花哨有啥用?不过呢,这小子的刀功的确不错,用来配菜……”

    他一边说,一边伸手过去,端起碗来,用筷子往嘴里扒拉了一口。

    唔……

    炒饭一入口,他当下就是“唔”的一声,然后整个人因为常年在厨房里油烟熏得浑浊的眼睛,一下子就亮了。

    跑堂小六瞧见,赶忙说道:“怎么了?老图,不行就赶紧吐出来,别噎着……”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老图就像饿了好几天一样,使劲儿往嘴里狠狠地扒拉了几口。

    他咽下之后,冲着我问道:“你到底在里面放了什么,怎么感觉这么好吃——羊肉的鲜美,洋葱和胡萝卜的混合口味,再加上孜然的点缀,鸡蛋的爽嫩和米饭的充实感,在入口的一瞬间,就一下子爆发了出来,还有一种莫名的甘甜,羊肉炒饭,怎么会这么好吃?”

    跑堂小六听到老图的话,有点儿奇怪,说老图,他莫不是给你钱了?你这一串乱七八糟的话,是从电影上学来的吧?

    说着,他也端起碗来,小心翼翼地出了一口。

    结果,他的眼睛也亮了起来。

    随后,他将碗端到了邻桌,然后自顾自地往嘴里快速扒拉起来,生怕别人抢他的一般。

    而我则对厨师老图说道:“我炒饭的时候,你全程在旁边看着,放了什么,你会瞧不见么?主要是火候的掌握,火候是料理的灵魂,当然,食材的新鲜是必不可少的因素……”

    我讲得冠冕堂皇,好像言之有理,但其实就是没有一点儿核心内容。

    这一碗羊肉炒饭之所以那么好吃,除了因为我本身对于厨艺有着极高的天赋,以及四处探寻美食之外,还有一个最重要的原因,那就是我在刚才一顿眼花缭乱的操作中,趁着旁人眼花,放入了一点儿噬心蜂的蜂蜜。

    这一次出来,无论是噬心蜂的蜂蜜,还是蜂王浆,我都带了一些。

    不多,但这些东西是足够了的。

    而这个,就是我胆敢在这儿吃霸王餐的底气,当然,另外还有一个原因,是我发现这家馆子看着挺大,但好像是人手不足,应该是需要招人收的。

    正是冲着这一点,我方才在观察了几个小时之后,走入了这家羊蝎子小馆。

    说到这里,有人或许会有疑问,说你身上既然带着噬心蜂的蜂蜜和蜂王浆,为什么不拿出来,在街头贩卖,用来换钱呢?

    有了钱,也不至于这般落魄,还跑去吃霸王餐。

    这里简单解释一下,且不说这东西是否能够被人看上,花钱买走,就算是有人买了,它能卖多少钱?而在这个人流匆匆的街头,我给人讲噬心蜂的保健作用,人家能理会我?

    钱不多还是其次,再有一个原因,那就是我想要先融入燕京的生活,就必须找到一个突破口。

    我得现在这儿扎根下来。

    最后一个原因,则是我从小就一直有一个开餐馆的梦想,之前是为了生活奔波忙碌,来不及实现,之后又要为了性命奔波,更不可能实现。

    现如今,我也算是圆梦了。

    果然,在加了料的羊肉炒饭加持下,原本提着菜刀,怒气冲冲的厨师老图脸色和缓许多,而老板娘娜姐在吃过之后,眉头也松了下来,老图看了老板娘一眼,然后问我:“以前学过厨师?”

    我摇头,说没有系统的学过,但这些年走南闯北,跟过一些师父,学了个大杂烩。

    旁边的杏儿尝过我的手艺之后,一下子就热情了许多,问我:“走南闯北?你跑动跑西,是不是都像刚才这样干的?”

    我笑了,撒了个小谎,说对,有手艺傍身,就想趁着年轻,多多见识一下这个世界。

    老图在旁边听了,沉吟一番,方才对老板娘建议道:“老板娘,虽然只是一道菜,但能够看出这小子是有料的,而且他的刀功很利落,着实厉害。您看,自从老板走了之后,咱们这个馆子人手一直不齐,我在厨房,也是苦苦撑着,这小子要是能来,我觉得,咱们会轻松很多。”

    他提出建议之后,满脸期待地看着老板娘。

    那美丽异常的少妇盯着我,好一会儿,方才问了几个关于我基本情况的问题,我都一一回答。

    这些回答,有真有假,不过对方是听不出什么来的,随后她跟我谈及了待遇的问题。

    我呢,仅仅只是想要在燕京这个地方落脚,所以对于待遇什么的,倒也没有什么太高的要求,按照基本的帮厨给就行,不过我提出了一个条件,那就是我在能够归还饭钱之后,如果需要离开的话,可以随时走。

    对于这个问题,老板娘也没有拒绝。

    毕竟我留下来的主要原因,就是用工资来抵霸王餐的饭钱,而并不是正常的招聘。

    随后我们签署了临时用工合同,然后老板娘检查了我的身份证,因为不确定我是否常驻,所以也没有给我办理其他的手续。

    两人约定好,如果两个月之后,我还待在这儿,就会去给我办暂住证以及卫生证等。

    简单的程序弄完,老图就跟老板娘要人,让我去厨房备菜。

    我跟着老图去了厨房,并没有一下子就去主导,而是老老实实地多听多看多学,毕竟人家老图的手艺还是真的不错。

    特别是那一锅羊蝎子,味道简直是一绝。

    我在厨房忙碌着,繁重的帮厨工作对于一个夜行者来说,并不是什么难事儿,无论是羊肉的前期处理,还是蔬菜的清洗工作,我都在老图的指挥下,有条不紊的进行着,而在外面没人的情况下,跑堂小六和杏儿也跑来后厨帮忙。

    这几人里,除了小六对我还有些嫌隙之外,老图和杏儿对于我的到来都显得很是热情。

    特别是在瞧见我的活儿干得很是不错的情况下,没多一会儿,就跟我变得很熟了。

    当然,这也跟我当过业务员的工作有关。

    通过交流,我得知老图的全名叫做满都拉图,是内蒙古人,四十五岁;小六的全名叫做张杨,家中排行老六,冀北人,二十一岁;至于杏儿,全名杨杏,安徽人,十七岁。

    而我们这家馆子的老板娘叫做刘娜,燕京本地人,她老公,也就是前老板在两个月前死于车祸。

    前老板一死,原本十分红火的合城居顿时人心惶惶,再加上斜对面的一家品和轩出重金挖人,使得偌大的馆子,一下子就只剩下小猫三两只。

    家庭的剧变,也让平日里衣食无忧的刘娜不得不站出来,接手这馆子。

    听到老图他们的话,我终于明白了这儿的情况,也了结了心头的疑惑,时间缓慢流逝,不知不觉就到了傍晚。

    眼看就要来客了,老图张罗,说大家赶紧啊,一会儿来客人了,就要忙起来了……

    话音未落,突然听到餐馆里传来了激烈的争吵声,紧接着“砰”的一声,好像有桌子被掀翻了。

    原本忙着张罗的老图听到,手中的斩骨刀恶狠狠地往砧板上一剁,气呼呼地骂道:“擦,这帮狗日的,这是要逼死人家孤儿寡母么?”

    他骂是骂,却并没有如刚才一般,拎着刀冲出去。

    我有些诧异,说怎么了?

    老图咬了一下嘴唇,摇头叹气,说唉,不说了,清官难断家务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