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夜行者:平妖二十年 > 苗疆诡事终
    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难过——兔死狐悲?不,这个绝对不是。

    想了一会儿,我终于想明白了。

    我是在心疼自己,觉得我实在是太弱了——那个驼背封敬尧,对于此时此刻的我来说,简直就是能够决定我生死的终极大、boss,之前倘若不是他顾忌鲁大脚与我们之间的三年之约,估计直接就将我们给弄死了。

    然而就是这样的人物,再加上一众手下,甚至还有两个觉醒了的夜行者,最终却给冯自然冯老前辈一人给撂倒。

    一代凶人封敬尧,横行霸道、为非作歹,不知道有多少人对他恨之入骨,却最终都安然无事,却在此时此刻,因为遇到了冯自然,命丧当场。

    这样的夜景之下,寒风凛冽,周遭散落着七八个不断呻吟、哀嚎的人,越发的萧瑟和落寞。

    一山更比一山高。

    这突然的变故,让我明白了两个道理。

    第一就是不管你有多强,总会有人比你强,而且你在那些人眼中,都不过是随手捏死的虫子而已。

    第二,相比于其他人来说,我,是处于食物链的最底端。

    我并不会为这件事情而感到屈辱,因为正如同马一岙所说,在小半年前,我还只是一个为了生计而奔波、忙忙碌碌的普通人而已,实在是没有必要对自己太多要求。

    只不过,这种生死掌控于别人手中的感觉,实在是很糟糕啊。

    如果可以,我真的希望自己能够迅速成长起来,不畏惧任何人,也不会被谁给左右。

    当天,我们离开了这个我都不知道叫啥的小镇子,赶到了城里去。

    冯老前辈的那个弟子在城东头有一处很大的院子,因为提前联系好了,我们赶过去的时候,他已经在门口等待,毕恭毕敬,随后冯老前辈带着赵康进了房间里,给他深入的处理伤势,而黄千叶师姑就在外面,与我和马一岙聊起了分别之后的事情。

    她一走几个月,中间发生了不少的事情,特别是拿到了癸水灵珠,将王朝安心口的毒素给转移,让他得以苏醒过来的事情,这个得赶紧跟她汇报。

    除了这事儿,还有其它种种零碎之事。

    特别是黄泉引那帮人在南方横行霸道,引起了官方重视,上面开始组建专门的部门予以应对。

    听到这些,黄千叶师姑十分惊讶,特别是对我的变化,更是啧啧称叹。

    我们这边聊得热烈,而旁边的鞠姑娘就有些心不在焉,时不时地往里间望去,显然是放心不下自己的师兄。

    尽管跟在冯自然前辈身边的童子夸下海口,但赵康身上的伤势着实是有点儿太严重,也难怪她会担心。

    好在一个多小时之后,冯前辈走了出来,对她说道:“内伤外伤,都处理妥当了,接下来的就是药物调理了,这个急不来,需要时间来慢慢找补,你若担心,可以去见见他。”

    鞠姑娘听到,很是激动,给这白胡子老头鞠了一躬,然后赶忙跑进了后院去。

    冯前辈走到了我们这边,瞧见我们都站了起来,摆了摆手,示意我们都坐下,然后说道:“别客气,都坐。”

    他坐在了黄千叶师姑的对面,朝着我们点了点头,然后对黄师姑说道:“那孩子的伤势有点儿重,我们可能需要在这里再待两天,我等他的情况稳定之后,再启程出发,真的不好意思。”

    黄师姑赶忙说道:“您能跟着去给我师兄看病,已经是莫大荣幸,何必这般客气?”

    说罢,她又说道:“那个叫做赵康的小伙儿,资质不错啊,冯老前辈您这是爱才起意了吧?”

    “哈、哈、哈……”

    冯前辈哈哈一笑,抚须说道:“你还真没有看错,那小赵,是我这几年来瞧见过的后辈里面,无论是资质,还是心性,都是一等一的。这样的年轻人,倘若是愿意拜在我的门下,我还是愿意接受,传授他真本事,让他日后能够降妖除魔,造福世人的……”

    黄师姑极力吹捧,说这是他的一场造化呢,如何不愿?

    夜已深,一路奔波,就连冯老前辈这般修为的人也免不了有些疲惫,对我们说道:“早些休息吧,明日再聊。”

    他离去之后,自有人送我们去房间歇息,我与马一岙一屋。

    他背着赵康的时候,身上沾染了一些秽物,到了地方,赶忙去浴室洗澡,我也一起去,两人在老式的浴室里坦诚相对,马一岙瞧见我尾椎骨后面的凸起,说怎么感觉,比以前好像要长了一些?

    我说上一次用了弱水冲关之后,的确长了一截。

    马一岙没有多少,我心中憋闷,忍不住问道:“那啥,冯老前辈,是不是对我有点儿意见啊?”

    马一岙一愣,说你为什么会这么想?

    我说总感觉他对我,有些过分冷淡,倘若我不是跟你们一起的,他估计都会把我扔在招待所里去。

    马一岙沉默了一会儿,然后说道:“很多年前,他的妻子,是死在一个夜行者的手中。那个时候的他,还远远没有如今这般强,使得那家伙能够逍遥法外,逃脱升天。正因为此时,让冯老前辈感受到了巨大的屈辱,从此对夜行者,也是格外愤恨,嫉恶如仇——所以他今天对你的态度,已经算是很不错了。”

    我听到,忍不住叹了一声,说原来如此。

    我能够感觉得到,冯自然的修为,甚至比我先前见到过的黄大仙,还要强出一些。

    至少他动手时的那种轻松飘逸,是我见所未见闻所未闻的。

    黄师姑说得对,赵康倘若是能够拜倒在他的门下,当真是一场造化。

    其实,若是有机会,我都愿意拜在他门下学习。

    只可惜……

    那天我很困,但辗转反侧,最终都还是没有睡着,第二天起来的时候,双眼红得吓人。

    我们在城里那宅子里待了两天,冯前辈等待着赵康的病情稳定之后,与我们一起,朝着东行。

    一路上,我都不敢招惹冯前辈,甚至尽可能地不出现在他的眼前。

    回到湘南莽山之后,冯前辈与王朝安相见,两人曾是旧识,许久未见,相谈甚欢。

    随后冯前辈给王朝安查验病情,基本上肯定了张清高老先生的判断,说此毒已经并入深入心肺,想要彻底解除,已经是不可能的了,或许真的需要借助传说中那后土灵珠的力量才行。

    不过他此番前来,倒也不是一点儿手段没有,他随后开了几服药,可以用作缓解和稳步。

    基本上,一两个月的疗程之后,简单地离开轮椅,自己走一走是没问题的。

    只不过千万不能作剧烈运动。

    这东西能够让毒素涌入血管,通过循环,直达心肺。

    冯前辈在莽山住了三天之后,启程离开。

    我抽空给家里打了一个电话,询问我堂姐和兜兜的事宜,得知已经有人赶到了他们家,将兜兜写的亲笔信交给了我堂姐。

    不但如此,而且人家还给了一笔钱,算作是补贴家用。

    因为之前我就跟堂姐就已经有过沟通,所以对于这人的来历,她倒也没有太多的质疑。

    经过解释之后,她终于解开了心结,走出了阴霾,没有再整日里寻死觅活了去。

    我跟母亲说了些家常话,又跟堂姐聊了一些,让她放宽了心。

    一个星期之后,马一岙告诉我,他接到了楚小兔的电话,我听到了,又是激动,又是惊讶,患得患失地询问,说是找我的么?

    马一岙摇头,说不是。

    楚小兔之所以找到马一岙,并不是为了别的,而是之前我们在坨弄寨里弄出来的战利品。

    那些东西,有的楚小兔拿着了,比如那蜂后,以及一部分蜂王浆,和丹药。

    还有一部分战利品,则是因为行程的原因,并没有带走,而是留在了小虎爷爷那里,她跟马一岙这边沟通呢,是想要找人去将那些东西给取走。

    她跟小虎爷爷并不熟,所以需要让马一岙这边帮忙,居中斡旋。

    对于这个事儿,马一岙自然不会拒绝,表示他会跟小虎的爷爷讲明白,到时候属于她的那一份,只要她赶到,就能够带走。

    听马一岙说完,我有些失望,说没提到我?

    马一岙摇头,说没。

    听到这话,我的心恍然若失,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

    我曾经很冲动地想要去找楚小兔,但最终我还是没有行动,因为我想了许久,还是觉得,就算是找到了楚小兔,我又能够说些什么呢?

    既然什么都说不了,又何必过去?

    如此兜兜转转,时间来到了99年,过完了春节,我对马一岙说起了我的想法。

    黄大仙告诉我,让我去北方,又指着左胸,我觉得,他是想让我去祖国的心脏,我思前想后,觉得还是愿意选择相信他,所以决定去一趟首都,看看有没有什么机会。

    马一岙听到了,跟我说好。

    他陪我,一块儿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