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夜行者:平妖二十年 > 苗疆诡事第六十三章 川西圣手
    那个身影到底有多么飘逸,我的笔力有限,实在是无法跟你们仔细形容。

    因为它如惊鸿过隙,让人在猝不及防之间,感受到了许多的美感。

    一直到后来,我有一次偶然的机会瞧见《卧虎藏龙》的视频,方才觉得,当时的场景,与电影里面的打斗,有着异曲同工之妙。

    在此之前,我从来没有瞧见过,杀人,会有这么惊心动魄的美丽。

    那黑影倏然而至,在看守赵康的那人脖子后面轻轻一点,对方就直接倒地,黑影伸出了手去,将人扶住,缓缓放平之后,伸出手来,只一挥,被紧紧捆住的赵康就解脱了束缚。

    不过他到底还是伤势过重,一解开绳索,人就朝着前方扑去。

    那人却适时伸手,揽住了赵康,随后将他给平平地放下。

    一切都悄无声息。

    而就在这个时候,突然间门口处传来一声爆响。

    砰!

    整个房间都为之一震,我回过头去,瞧见那门给人冲中间破开,有一个巨大的身影,正挤破了门框,朝着里面冲来。

    而就在这门被破开的时候,我身处的窗边也是一阵炸响。

    碎玻璃漫天飞起,而一只锋利如刀的爪子划破一切,朝着我迎面而来,却是那头化身黑猫的夜行者冲上了二楼,破窗而入。

    瞧他这凶猛模样,却是想要将我给直接击杀。

    凶!

    我知道这一切乱事的源头,只不过是因为一场“恶少夺民女”的荒唐事,但对方肆意妄为的凶狠,还是让我有些心惊,当下也是顾不得别的,往后疾退两步,然后猛然一脚,朝着对方的空门踹去。

    两人交手,顿时就感觉到了对方的难缠,那黑猫与我相击之后,落到了房间这边。

    我伸手,拦在了鞠婧姑娘的跟前,然后手往腰间摸去。

    另一边,马一岙挡在了门口这儿,手中的折扇展开,化作利刃无数,抵挡住了那凶猛扑来的巨大黑影。

    敌人,很强。

    我深吸一口气,准备拼死而斗,却不曾想窗外传来数声惨叫,紧接着“呼”的一声,一个人影出现在了破开的窗口处。

    紧接着,那人扫量了一眼黑乎乎的房间。

    我被那人看了一眼,尽管黑乎乎的,瞧不清楚对方的相貌,但却给那如电的眼神给震慑得心中狂跳。

    好强的气息。

    下一秒,那人出现在了那黑猫的身后,伸手将其捉住。

    黑猫敏捷无比,下意识地就扭身反抗,却给那人擒住肩膀,然后朝着墙上猛然一掼。

    砰!

    那架势看着并不凶,然而当黑猫的后背撞在了墙面上时,巨大的震动却从整个房间里传递而来,紧接着黑影子放下黑猫的时候,那家伙已经如同纸张一样,滑落下去。

    当他落地之后,就再也没有能够起来。

    举重若轻。

    那个凶狠暴烈如豹子一般的黑猫夜行者,差点儿就要把我给弄死,结果在一瞬间,就被那人一招撂倒。

    这事儿着实是有一些让我震惊,都有点儿想要怀疑世界了。

    然而那人的行动却还没有停住,他身子一扭,又冲到了马一岙与那个巨大黑影的中间,一掌拍来,将马一岙轻飘飘地避开之后,将那大个子猛然一搂,紧接着两人倒退而飞,又从那破开的窗口飞了出来。

    砰!

    下一秒,窗外的楼下,传来了一声巨大的闷响,仿佛有人跌落在了招待所前的坪子上。

    这样的意外状况,让我和马一岙都有些懵,而门外还有一两个帮闲,并不算是什么厉害人物,瞧见己方的两大高手都给瞬间搞定,犹豫了一下,与我们的目光对视之后,头也不回地推开。

    马一岙这时方才反应过来,蹲身下去,将手摸向了那个变成一滩烂泥的黑猫夜行者。

    这人昏迷之后,恢复本相,却是一个相貌平平的中年妇人。

    这样的妇人,我经常能够在菜市场,或者马路牙子边儿上看到,实在想象不出,刚才那头恐怖的黑猫,竟然是她化身而成。

    我问她咋样?

    马一岙说没事,就是昏迷了,下手的轻重拿捏得十分自然,这人一时半会儿,估计是醒不过来了。

    我说刚才那人是谁,怎么会这么厉害?

    马一岙深吸了一口气,说似曾相识。

    缩在角落里给吓得半死的鞠婧姑娘此刻回过神来,一脸激动地喊道:“是赵师哥请来的援兵,一定是的。”

    我很诧异,说援兵?谁?

    鞠姑娘摇头,说我也不知道,赵师哥说他去找了一个前辈,那人很厉害的,但是谁他不肯说,我感觉他好像并没有信心能够请到那人,所以才会这样……

    马一岙没有理会我们两人的对话,而是走到了窗边。

    这窗子给那中年妇人扑成了一个大窟窿,有冷风呼呼地朝着里面灌。

    而当他出现在窗口的时候,底下有一个女人的声音传来:“小马儿,你怎么会在这里?”

    小马儿?

    我顿时就愣住了,脑子有点儿转不过弯来,想不出这地界,谁能够叫马一岙作“小马儿”,而随后马一岙则将我心底里的疑惑给解开了。

    他冲着楼下喊道:“千叶师姑,你怎么会在这里?”

    千叶师姑。

    黄千叶,王朝安的师妹,马一岙的师姑,她居然出现在了这里来,当真是让人为之意外。

    下面回答:“我不是来川西找冯老先生么,辗转数月,终于找到了神龙见首不见尾的他,本来想要带他去见一下你师父,帮忙看看的,结果他说这边有事情,得过来一趟,没曾想遇到了你……”

    马一岙跟下面招呼一声,回过头来,对我说道:“你带鞠姑娘走楼梯下去,我先下去,拜见冯前辈。”

    说罢,他从窗口一跃而下,落到了下面。

    我走到窗边来,瞧见马一岙正在跟一个白发老者说着话,而旁边则是他的师姑黄千叶,和她师姑的女弟子,一个瘦瘦小小的小姑娘。

    马一岙说得不多,但我却一下子明白了过来。

    这个老者,应该就是大雪山一脉的川西圣手,冯自然。

    他老人家怎么来了?

    我领着鞠姑娘往外走,一边走,一边问道:“你家赵康师兄,认识冯自然?”

    鞠姑娘一脸懵逼,没有明白我话里的意思,问道:“哪个冯自然?”

    我笑了,说你们西川,有几个冯自然?

    鞠姑娘当时就懵了,说是、是那个……冠绝西川的川西圣手冯自然?

    我没有回答,领着她往外走。

    此刻的楼道这边,空无一人,走到楼道口,尽头那儿的厕所,整面墙都给砸垮了去,一片狼藉。

    我们走到了一楼,来到大厅,发现赵康被人搀扶着进了招待所,躺在门旁边的沙发上,冯老前辈正在给他检查伤势,鞠姑娘瞧见,慌忙上前,带着哭腔地问道:“我师哥怎么样了?”

    黄千叶走上前,拦住了她,说道:“你别急,让冯老先生给他查看一下。”

    鞠姑娘不敢再闹腾,等了一会儿,那冯老先生抬起头来,说道:“没事,伤势我已经处理了,不过想要等到恢复的话,估计得一年半载才行——他的伤,着实是太重了。”

    鞠姑娘紧张地说道:“我师哥,不会死?”

    旁边有一个童子傲然说道:“有我师父在,就算是死人,也能救活,何况他只是重伤呢?”

    鞠姑娘听到,长舒了一口气,支撑她的意志松懈,整个人就瘫坐在了地上去。

    黄千叶的徒弟赶忙将她扶住,而马一岙则趁机对那冯老先生说道:“前辈,这是我兄弟,侯漠。”

    那白胡子老头抬起头来,看着我,点了点头,说你好。

    我感觉他对我的态度有些冷淡,不过不敢怠慢,赶忙朝着他招呼,说冯老前辈,久仰大名。

    双方寒暄过后,那冯老前辈说道:“这边有点儿乱,咱们就别留在这里了,免得一会儿官家过来,说不清楚。走吧,我在城里有一个弟子,去他那儿,先给赵小子治伤。”

    大家都说好,马一岙很有眼色,过去将赵康背在身上。

    我回房间,把随身背包带上,最后一个离开招待所,而等我走出来的时候,瞧见空地上躺到了一片人。

    他们大部分都只是昏迷,只有一个人,是真的死在了那里,血流了满地。

    那个人,叫做封敬尧。

    这家伙刚才凶神恶煞,而此刻,连驼背都给人掰直了。

    驼背虽然直了,但人却死了。

    我从路边走过,看着那个躺倒在地,再无气息的凶人,不知道为什么,心中多少,也有一点儿难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