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夜行者:平妖二十年 > 苗疆诡事第六十二章 半夜惊魂(2)
    整个房间都在颤抖,听到这动静,原本刚刚松了一口气的鞠婧立刻变得紧张起来,下意识地朝着门口扑去。

    我没有反应过来,而马一岙却反应迅速,伸手拽住了她的胳膊,说道:“慌什么?”

    鞠婧激动地说道:“那帮人过来了,他们一定是抓住赵师哥了。”

    马一岙拦住他,然后将耳朵朝着木门那边听去,随后,他挥手,让我将鞠婧拉到窗边,然后小心地推开了门,探头朝着外面望了过去。

    楼道的动静闹得很大,整个楼都快要拆了,自然有不少客人推门出来。

    结果那边传来一声厉喝:“都看什么?看个屁啊,黄风寨办事,把脑袋都给我塞回裤裆里去。”

    又有人朝着这边走来,大声嚷嚷:“各位,二郎山办事,都回。”

    两边一呼喝,那帮人又是气势汹汹,原本给半夜吵醒、满心怒火的客人都给吓到了,纷纷关门去,马一岙不想与这帮人正面冲突,也关上了门,然后将耳朵贴在了门边儿上,耐着性子听着。

    我将鞠婧拉到了窗边,朝着外面望了一眼。

    这儿的层高倒不算什么,一跃而下,对我们谁都不成问题,但关键在于外面的空地上,也站着几个人,守株待兔,虎视眈眈,就等着有人从窗子里跳下来,好将人给擒住。

    我回过头来,问马一岙:“外面什么情况?”

    楼道那边又哭又闹,乱成一团,马一岙对我说道:“有外地客在,不信邪,现在给那帮人教训呢?他们估计是想要杀鸡儆猴,所以动静闹得大,但应该不会出人命。”

    我倒吸了一口凉气,说这帮人,真的敢这么嚣张?

    马一岙叹气,说越是穷乡僻壤,越是无法无天,这个还算是寻常可见的,你是没有去过那种特困地区,我有一回去打拐,救一个被拐卖的姑娘出来,结果被发现了,一整个村子,两百多号人,男男女女,扶老携幼的,举着锄头耙子过来,非要把我给杀了……

    我听得瞠目结舌,而鞠婧则焦急地说道:“我师兄被抓起来了,你们还有心思在这里逗闷子?”

    她焦急无比,而我这个时候已经回过神来,认真地看着她那如花颜容,然后说道:“鞠婧姑娘,刚才你师兄说了一句话很对,他被抓了不要紧,若是你被抓了,他才是真的无路可逃,只有死路一条了。”

    鞠婧慌张地说道:“那该怎么办?”

    马一岙问我:“到底怎么回事,我有点儿懵啊。”

    我赶紧用最简单的话语,跟他解释一遍,听完之后,马一岙沉吟一番,说这事儿有点难办啊。

    鞠姑娘很是焦急地对我说道:“我听赵师哥说,你胆敢在二郎山上,与鲁大脚的徒弟白七交手,而且还能够活着下山,肯定是有大本事的人,你难道就不能过去,将人给救下来么?”

    瞧见这花容月貌的娇俏小姑娘,以及她满是期待的小眼神,我有点儿尴尬。

    马一岙在旁边说道:“妹子,你面前这哥们,小半年前,还只是一个普通人,别说封敬尧这样的川西凶人,便是你,也能够撂翻他这样的七八个,你现在真当他是那常山赵子龙么?”

    鞠姑娘听到,很是失望,又问马一岙,说那你呢?

    马一岙苦笑,说妹子,我们都是小人物,倘若不是有前辈帮忙罩着,也是没办法活着下山的,所以单枪匹马杀过去,将人救回来这种戏码,你就别奢望了,而你也别激动,保全自己,这个事儿,无论对你,还是对你的赵师兄,都是最好的结果。所以,稳下来,别乱动,知道么?

    马一岙说得诚恳,而那妹子也并非蠢人,虽然很不甘心,但还是点头答应下来。

    说话间,外面的楼道已经变得安静起来,马一岙让我们都蹲下来,然后将耳朵趴在门上听着,我在旁边,看着窗外的微光落在了这个女孩的侧脸上,脸颊的绒毛细微可见,显得异常美丽。

    红颜祸水。

    我深吸了一口气,低声问道:“你不是被那花三少请到了院子里去了么?怎么又弄成这样了?”

    鞠婧一愣,有些惊讶地看着我,说你怎么知道的?

    我将两次遇见她的事情说起,那鞠婧震惊不已,说那天在谷仓里,你们也在?

    我说对。

    鞠婧盯着我好一会儿,方才确认了这个事实,沉默了一会儿,然后说道:“杀害我父亲的人,是封敬尧,但幕后黑手,就是花果然那个恶棍。我之前并不知晓,要不是赵师哥及时赶到,并且让我偷听到了姓花的那畜生,以及辛师兄的谈话,我差点儿,就要委身于杀父仇人的身下了……”

    果然。

    听到她的话,我松了一口气,说你能够早点认清楚那家伙的丑恶面目,这是一件好事。

    鞠婧听到,突然掩面痛哭起来:“我信错了人,要不是赵师哥及时赶到,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而现在,赵师哥也被他们给抓住了,我,我……”

    她低声抽泣起来,而就在这时,窗外突然传来一阵亮光。

    紧接着有人朗声说道:“鞠婧姑娘,你师哥在这里,你若是不出来,我们可就不客气了……”

    什么?

    鞠婧姑娘听到,一下子就站了起来,朝着窗边冲去,我伸手想要拉她,却给她甩手拨开了。

    紧接着,我瞧见她浑身都开始颤抖起来。

    我也站在了窗边,往外望去,却见在招待所前面的空地上,围着一群人,正是封敬尧一行人。

    他们差不多有十来个人,从气势上来看,个个都彪悍无比,而赵康已经被人抓住,给强行按着,朝着我们这边,双膝跪倒在了地上,然后双手给向后剪着绑住。

    封敬尧抓着他的头发,强行将他的头给拉起来,然后冲着这边喊道:“鞠婧姑娘,我数十声,不管你在哪里,答应一声,不然十声过后,你这赵康师哥的头,我就给你揪下来了。”

    说到这里,他哈哈大笑起来,说这人头可跟别的不一样,揪下来了,就算是重新安上去,也是活不成了哦,你好好考虑一下吧。

    说罢,他环视一周,开始倒计时:“十、九……”

    封敬尧凶相毕露,念着倒计时,然后揪着赵康的脑袋,我瞧见了,回头对马一岙说道:“他应该不敢吧?这众目睽睽之下……”

    马一岙却并没有符合我的话语,而是叹了一声,说道:“这家伙,是个疯子。”

    “六、五……”

    倒计时仍在继续,大概是感觉到自己大限将至,那赵康突然奋力抬起头来,大声喊道:“小师妹,别管我,你快走,离开这里,冯老前辈答应过我,会收留你的,到时候,你就会……”

    他话喊到一半,就给封敬尧掐住了脖子,而这驼子冷笑着,说出了最后的倒计时:“三、二……”

    说到这里的时候,他将双手按住了赵康的脸颊,然后准备用力了。

    以他的力量,双手一用力,赵康的头颅,就会被拧下来。

    这是确定无疑的事情。

    “等等……”

    情绪一直处于崩溃边缘的鞠婧姑娘终于撑不住了,猛然推开了窗户,大声喊道:“我在这里,放开他!”

    窗户打开的一瞬间,马一岙就扑了过来,但最终还是晚了一步,瞧见鞠姑娘痛哭流涕地大声喊着,马一岙又急又恼,冲着我低声喊道:“你怎么不看着她?”

    我一脸无奈,说我怎么知道她会这么冲动。

    话音刚落,楼道那边就传来了急促的脚步声,眼看着就要朝着我们这边冲了过来,马一岙将床猛然一拉,抵住了门口,然后说道:“先挡住,然后想办法逃。”

    我点头,冲到了窗户边瞧了一眼,发现一帮人在封敬尧的带领下,朝着这边都冲了过来。

    有一个家伙是夜行者,居然直接显露出了本相,是个巨大的黑猫,纵身一跃,朝着二楼这儿扑来。

    我心想完了,一切都完了。

    这么一大帮的敌人,我们如何能够战胜得过?

    更何况,还有鞠姑娘这么一个累赘。

    怎么办?

    我的心一下子就坠落低谷,却不曾想在众人都匆忙冲来的时候,有一个黑影从远处的阴影之中,悄然而至,然后将那个留下来看守着赵康的家伙给一下,击倒在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