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夜行者:平妖二十年 > 苗疆诡事第六十二章 半夜惊魂(1)
    我和马一岙站在街口,望着那一群人,都有点儿懵,随后我瞧见追逐而来的其中一人,正是在二郎山青钢岭那边,在山门拦住了我的那个家伙。

    他只是其中的一员,而领头的人,居然是那个驼背封敬尧。

    他之前跟着鲁大脚下山,我都以为他走了。

    没有想到,他居然会出现在这里,而且好像是在追杀那鞠婧和另外一人……

    那人,哦,对了,应该是那个叫做赵康的师弟。

    我见过鞠婧的师兄辛追,这背影并不像。

    一群人兵荒马乱地冲着,直到路过有些发懵的我和马一岙时,封敬尧认出了我们,停下了脚步来。

    他一脸戒备地看着我俩,然后很不客气地质问道:“你们两个,怎么会在这里?”

    我酒喝得上头了点儿,最受不了刺激,当下也是红了眼,说关你他妈的什么事?

    封敬尧听到我的口气很冲,没有上前,而是下意识地左右打量着,问道:“黄大仙跟你们在一起?”

    马一岙按住了我的肩膀,不让我继续说话,然后朝着那人拱手,说封敬尧,我们很熟么?

    封敬尧脸色有些阴冷,说道:“跟黄大仙有约定的,是鲁寨主,可不是我,你们若是真的没有眼色,不识抬举,参与进这里面的事情来,可别怪我不讲情面。”

    马一岙说我不知道你到底在说些什么,也不关心你的这点儿屁事。

    封敬尧的双拳都已经捏得喀嚓作响了。

    从这个人动手击杀鞠婧父亲的行为,就能够得知他的脾气并不是很好,是个动辄杀人的枭雄恶汉,就刚才与我们的对话来看,也是随时都要暴起的样子。

    不过他最终还是没有动手,而是恶狠狠地指着我们。

    他放下狠话,说我若是动手宰了你们两个,鲁寨主会背黑锅,不过你们也小心点,不然……

    哼哼。

    此人带着身边一群人走开,我这才发现,这帮人只有几个是花家的。

    其余人,则应该是封敬尧的手下。

    瞧见这些人的背影,我有些担忧,说咱们要不要帮点什么忙啊?

    马一岙说你能干什么?

    我张了张嘴,却没有办法说出什么来。

    我也想路见不平拔刀相助,但问题在于,这个鬼地方是人家的主场,贸然卷入其中之前,我们得问一问自己现在这个状态,到底能不能承担住随之而来的后果。

    马一岙伸手,揽着我的肩膀,说那个赵康能够在不知不觉间,将那小师妹弄下山,自然是有一些本事的,你也别太担心。

    走到街尾,这儿有一个招待所,条件一般,屋子里连洗手间都没有,而且感觉四处漏风的样子。

    为了防止变故,我和马一岙住在二楼的同一间房,楼道尽头有一个厕所,黑乎乎的,灯也没有。

    我喝多了酒,虽然还是有点儿放心不下那两个年轻人,但酒劲上来了,身体还是有一些不受控制,跟马一岙不知道说了什么,便感觉眼皮沉重得如同挂铅,不知不觉就睡了过去。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给尿憋醒了过来,睁开眼睛,四处黑漆漆一片,我勉强坐直起身子来,发现马一岙在另外一铺床上歇着。

    我披了件衣服起来,下了床,然后推门朝外走。

    这会儿已经是深夜时分,走廊里除了一盏昏黄的灯泡之外,再无它物,有风吹来,刮过楼道,呜呜作响,宛如鬼泣一般。

    我睡过一觉,酒醒了许多,朝着楼道口厕所的位置走了过去。

    这个招待所的厕所是老式厕所,远没有那么卫生,进去之后,一股浓烈的臭味传来。

    里面黑乎乎的,不知道谁把灯关了。

    我也找不到开关,只能够凭借着走廊处微弱的光,瞧见左边是一个水槽,右边一排开放式蹲坑,临窗的方向,有一排尿槽,我头有点儿疼,先在尿槽那儿美滋滋地放了一回水,然后开始洗手,又洗了一把脸,感觉完全清醒了一些,这才准备离开。

    然而就在我准备走出厕所之前,我突然间感觉到了不太对劲儿。

    在角落处的蹲坑那儿,仿佛有两个人在那里蹲着。

    蹲坑有人,这并不奇怪,但这大半夜的,明明有空着的蹲坑,这角落的最里面,一个坑位,却蹲着两个人,这事儿就让人奇怪了。

    谁在这儿?

    我缓步走了过去,想要瞧个清楚,却没有想到我刚刚走到跟前的时候,里面有一人突然暴起,手持利刃,朝着我的胸口处,陡然刺来。

    我早有准备,并没有被这人的偷袭到,而是趁着那人进攻之时身子不问,一下子就将人给撂翻倒地。

    当我将那人死死按在地上、手上传来了惊人的柔软和弹性时,方才感觉到有点儿不太对劲。

    女的?

    男厕所里,怎么会有女的在这儿?

    而且见面还这么凶?

    我脑子有点儿懵,不过作为一个“正人君子”,我还是如同触电一般,赶忙将放在人家胸口的手给缩了回去,然后打量了一下对方的脸,这才惊讶地低声喊道:“是你?”

    那女人给我一下掀翻倒地,又急又恼,瞧见我收回了手,银牙一咬,又要刺来,我赶忙说道:“别乱来,鞠婧姑娘,我对你没恶意。”

    那匕首刺到了一半,对方停住了,惊讶地问道:“你是谁,怎么会认识我?”

    鞠婧虽然停了手,但还是满脸的戒备。

    我张了张嘴,却发现没办法表明身份,因为虽然我认识她,但两次都是在暗中,说到底,我们其实并不认识。

    好在这个时候,角落里有一个虚弱的声音传来:“这人叫做侯漠,跟封敬尧他们不是一伙的。”

    鞠婧从地上爬了起来,喊道:“赵师哥……”

    她将缩在蹲坑里的赵康扶了出来,这时我才发现,这个年轻人身上有多处的伤口,最严重的是小腹处那儿,此刻都还在滴滴答答流血呢,使得这儿弥漫了一股浓郁的血腥味。

    刚才我被厕所的恶臭熏到,没有仔细闻,此刻瞧见,有些担心,说你还好吧?

    赵康苦笑,说死不了,不过……也走不了。

    我说你认识我?

    赵康说道:“你在青钢岭顶与鲁大脚得意弟子白七交手的时候,我在旁边瞧见过,对阁下挺佩服的。”

    我瞧见赵康脸色惨白,身上满是伤痕,刚才为了躲避人追击,与鞠婧藏在那角落里,有些慌张,导致衣角处还沾染了些许秽物,看着十分狼狈,忍不住说道:“我和我朋友就住在这家招待所,你若相信我,便与我一起去,先帮你处理一下伤口。”

    听到我的话,旁边的鞠婧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一下子就亮了起来。

    然而赵康却摇头拒绝了。

    他说好意心领了,只不过对方人多势大,我受了重伤,血止不住,那帮人一定会循迹而来的,我若是跟你过去,只怕会连累阁下,和你朋友,这事儿万万不可。

    我说那有什么,我们不怕的。

    赵康是个固执的性子,就是不肯,我不想在这儿争执,就说两位稍等,我去叫我朋友过来——他是湘南奇侠王朝安的弟子,师祖是民国十大家,千斤大力王王子平,他的主意比我多,我问一下他的想法。

    我转身准备离开,而就在这个时候,赵康却叫住了我,说等等。

    我回过头来,说怎么?

    赵康朝着我拱手,说侯漠兄弟,我满身血腥,目标太大,估计肯定是走不脱了,但我师妹目标小,你能否帮忙,将她藏起来?

    鞠婧听到,拼命摇头,说赵师哥,不行,要死一起死,我岂能独活?

    赵康抓住了她的肩膀,认真说道:“小师妹,你若没有被抓住,我就不会死,而你若被抓住了,我绝对活不了,这道理,你能懂么?”

    听到这话儿,鞠婧愣住了,而这个时候,我一把抓住了她的胳膊,说都这个时候了,别磨磨唧唧的,你先跟我走,赵兄,你稍等。

    我带着鞠婧出了楼道的厕所,快步回到了房间前。

    进门的时候,我瞧见床上居然没有人,吓了一跳,赶忙转身,瞧见马一岙已然起来,站在门口。

    他的手上,拿着岳壮实留下的那把玉折扇。

    我瞧见他作势欲扑的样子,赶忙说道:“是我。”

    马一岙将门关上,对我说道:“这个时候,你还出去找妹子?这也太浪了吧?怎么着,要不要我去重新开一个房间?”

    我给他调侃得有些无语,指着一脸惊慌的鞠婧说道:“仔细看看。”

    马一岙这时方才瞧清楚人,说原来是锦官自然门的小师妹?你们怎么会……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突然间楼道尽头那边,传来一阵怒吼。

    紧接着,整个楼道都轰然作响,仿佛地震了一般。

    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