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夜行者:平妖二十年 > 苗疆诡事第六十一章 有如断剑
    在众人诧异的目光中,我缓缓地举起了手来,然后沉声说道:“小兔,你别乱来,听我解释。”

    楚小兔用短剑的剑刃,顶住了我的后背,情绪很是激动地说道:“解释什么?你想怎么解释?你当我没有瞧见你跟那家伙有说有笑的情形么?你跟黄大仙关系不错啊,是不是已经都把我给卖了啊?”

    我举着手,缓缓转过身来。

    楚小兔并无动作,而我用胸口,顶住了楚小兔的短剑,直视着她那宛如月牙湖一般清澈的双眸。

    我认真说道:“你,愿意听我解释么?”

    楚小兔被我的认真给吓到了,眼神有些躲闪,不过还是说道:“好,我听你编故事。”

    我伸手,示意马一岙和其他人不要过来,然后沉声说道:“本来,我路上想到了很多借口,但最终我觉得,对于你,我必须用实话、用真诚来打动你。”

    楚小兔的脸上浮现出一抹红霞,低头说道:“花言巧语。”

    她说着话,顶在我胸口上的短剑却下意识地松开了一些。

    我深吸了一口气,然后将黄大仙之前的说辞,跟她一一讲来,说完之后,我认真地说道:“倘若是我有黄大仙的能力,就算是被你恨死,我也会和他一样去做的,因为我不希望你受到任何的侵害,哪怕那种可能,只存在于未来。”

    楚小兔认真地听我说完,沉默了许久。

    突然,她抬起了头来,然后抬手就是一巴掌,重重地扇在了我的左脸上。

    啪……

    她是用了狠劲的,即便是我,给这一巴掌下去,整个脑子都在“嗡、嗡、嗡”地响着,然后感觉上嘴唇热热的,我用手一摸,发现是鼻血。

    紧接着我的脸一下子就肿了起来。

    马一岙瞧见,向前走两步,想要上前来,我却伸出了手,制止了他。

    楚小兔怒气冲冲地对我说道:“你不但编了一个拙劣的借口,而且还侮辱了我哥哥。你知道他对我有多好么?若不是他,我未必能够长这么大,十几年前,我就已经死了……”

    我盯着情绪十分激动的楚小兔,深呼吸,让自己脑袋的眩晕减轻一些,然后说道:“我知道的,都告诉你了。”

    楚小兔冲着我喊道:“那你外甥呢,兜兜呢,你也不管了?”

    我说他已经被黄大仙收为弟子了。

    楚小兔听到,往后退了几步,哈哈大笑起来。

    她笑得眼泪都快要出来,好一会儿,她的笑声渐渐低了下去,随后她抬起头来,用袖子抹去眼角的泪水,然后指着我的胸口说道:“侯漠,你是想说,从此之后,你就跟黄大仙站在一边了,对吧?”

    我摇头,说不,我和他,至始至终,都只是路人而已。

    楚小兔对我失望至极,摇着头,然后说道:“那你告诉我,离别岛在哪里?”

    我说我也不知道啊。

    哈、哈、哈……

    楚小兔大笑着,然后用那短剑指着我,说道:“敢情你带着我跑了这么一大圈,就是遛狗呢?你逗我玩儿对吧?

    我说不是,这个……

    没有等我说完,楚小兔将手中的短剑往地上一掷,然后脚猛地一跺,那剑居然就从中断开了去,而弄完这些,楚小兔对我说道:“侯漠,我会记住你今天的虚伪——你我之间的情分,有如此剑。”

    说罢,她转身就走,几个起伏,人就消失于夜色之中去。

    我本来想追,然而追了几步,却感觉心中一阵巨大的失落涌现而出,无力感笼罩全身。

    我停下了脚步,回过头来,俯身过去,将那断剑拾了起来。

    瞧见这断开的剑,万千情绪一下子就涌现在了我的心头,就像打翻了五味瓶一样,让我不知道到底说些什么才好。

    马一岙走了上来,盯着我。

    好一会儿,他不但没有安慰我,还笑了起来。

    我心情很差,抬头看了他一眼,说道:“你笑个毛线啊?”

    马一岙伸手,捅了我胸口一下,然后说道:“你还说你们之间没有事情——没有事情,会是这个样子?老实说,你跟那个兔女郎,到底有没有发生那事儿?”

    我瞪了他一眼,说你脑子里,怎么会那么肮脏呢?

    马一岙问我,说果真没事?

    我说没有,绝对没有。

    他瞧见我说得这般坚决,不由得笑了,揽过我的肩膀来,笑着说道:“好男儿志在四方,岂能因为一个小女子而弄得黯然神伤呢——其实你想一想,她跟你过来的目的是什么?不就是解救你外甥兜兜么?现如今兜兜变成了黄大仙的弟子,也算是一次造化,又何必将兜兜带回去呢?你想想,按道理来说,兜兜是被拐走的,甭管是谁作的恶,最终是不是落到了横塘老妖手中?”

    我说对。

    马一岙说黄大仙对横塘老妖如此不屑,并不是没有道理,事实上我之前也听过一些关于她的风评,从来都不是正面的,那么既然现在事情已经办完了,又何必把兜兜送到横塘老妖那个火坑里面去呢?

    我这时方才想明白,说的确是这么一个道理。

    马一岙说楚小兔生气,这是有道理的,因为她哥哥被黄大仙所杀,但这跟我们有半毛钱关系?你认识那个什么丑牛么,你凭什么去帮他报仇?这事儿,不应该是横塘老妖来办么?

    我说这……

    马一岙说好了,楚小兔之所以如此,而且是对你不对我,是认为她跟你关系不错,现如今你抽身出来了,心里面失落而已,以后想通了,就会好了。

    我苦笑,只怕以后是没有办法相见咯。

    马一岙拍了拍我的肩膀,说你要是真喜欢她,回头就去找横塘老妖提亲去,有什么见不到的?

    我摇头,说你开什么玩笑呢?不存在的事情,我刚才只是觉得,对不起人家小姑娘而已,现在想来,是我想岔了……

    马一岙盯着我,说果真?

    我点头,说对。

    马一岙没有再多说什么,拍了拍我的肩膀,然后拉着我走到了苏远方以及肖家三兄妹跟前来,正式道歉。

    那肖家老大叫做肖克轩,是个敞亮的人,对着马一岙说道:“我刚才听苏伯说过了,花家势大而嚣张,本来我就不太愿意过来,但家父所托,不得已而为之。如今能够认识湘南奇侠王朝安的弟子,以及能够力压黄风寨气焰的候漠兄弟,也不算是白来一场。”

    他妹子肖克琴也说道:“小兔姐姐对我们挺照顾的,没有为难我们。”

    对方的开明让我们都有些不好意思,连连道歉。

    那苏远方对我们力敌黄风寨鲁大脚的事情十分钦佩,在旁边周旋一二,然后笑着说道:“两位倘若是有歉意,不如请我们几人,去找个地方喝一顿酒。喝过酒,朋友交上,就没有什么不好意思了。”

    马一岙是个洒脱的性子,听到这话儿,拍手说道:“如此最好。”

    一行人不再停留,而是结伴同行,往山外走去,在一个小镇子里,找到了一个小酒馆。

    大家温了几壶小酒,然后又点上了些下酒菜,开始聊起了天来。

    一开始的时候,大家都有些拘谨,毕竟关系实在是太复杂了,特别是肖家三兄妹,之前还给我们擒住了,弄得十分尴尬。

    好在酒这东西,就是用来缓解气氛的,三杯两盏淡酒下肚,热力上来,大家就开始热络了。

    特别是肖家兄妹,除了那个肖克虎比较沉闷之外,其余两个,都是开朗之人。

    而苏远方虽然年龄大一些,但没有架子,与我们喝酒聊天,完全没有障碍,而且还能够作为年长者,将方方面面的人都照顾妥当,就连他身边的随从,也都招呼得很好,这一点着实让我很开眼界。

    这一顿酒喝了大半晚上,一直喝到了店家打烊。

    席间气氛十分热烈,我们也结交了这几个朋友,算是不虚此行。

    店家打烊之后,苏远方带着人离开,他们有车过来的,离得又近,去找司机,可以直接回家。

    我和马一岙则准备在镇子上找个招待所住下。

    我因为心中有事,十分烦闷,不知不觉就喝得有些多,反而是马一岙,因为防范黄风寨的缘故,所以还能够保持清醒。

    他扶着我,在街上走着,准备找地方歇息。

    我本来是喝得头昏脑涨,但清澈的夜风一吹,人又清醒了一些,使劲儿摇头,然后问马一岙,说我们接下来,去哪里?

    马一岙笑了,说你终于想起来这事儿了。

    我撸了一下鼻涕,说今天是我失态了,比起儿女情长的事儿来,还是小命比较重要——那黄大仙告诉我,让我去北方,还指了一下左胸,到底是什么意思?

    马一岙说这个嘛……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就听到远处传来一声厉喝:“别跑!”

    我吓了一跳,瞧见长街那头有一群人追赶而来,而在左边的小巷子里,有两个人正快速跑了进去。

    我瞧那背影,很是熟悉,而马一岙也说道:“鞠婧?她怎么在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