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夜行者:平妖二十年 > 苗疆诡事第六十章 如何说出口
    黄大仙提到兜兜的时候,基本上是已经代表着我们的谈话结束了。

    这个人说话办事,十分讲究,如同之前,他在遭受马一岙反驳的时候,并没有恼怒或者争辩,而是将话题引导向了另外一个方向去,然后在从侧面迂回而来,让我们不得不信服。

    而此刻提及兜兜,则是想要向我表明,兜兜虽然在他那儿,但是有安全保障的。

    他绝对不会亏待兜兜,也会让兜兜与我堂姐联系。

    这是一件值得庆贺的事情,以黄大仙此刻的身份地位,是绝对不可能撒谎的。

    我这边确定了兜兜的下落,那么任务基本上算是已经完成了,至于后面的事情,就是黄大仙怎么让兜兜与我堂姐联系了。

    关于这一点,并不是我能够掌控的。

    我报上了地址,黄大仙认真地记在了纸上,然后对我说道:“你们且坐,我去跟此间主人交待一二,毕竟你们潜入进青钢岭来,又扰乱了她的寿宴,终究不是件好事。”

    我们起身恭送,待黄大仙离开之后,马一岙回来,喝了一口茶,然后对我说道:“这个人,唉……”

    我瞧见马一岙欲言又止的模样,问道:“怎么了?”

    马一岙说道:“他对我们,似乎有所保留啊。”

    我有些惊讶,说什么意思?

    马一岙说他若是真的心底无私天地宽,就应该带着我们去离别岛,让你跟兜兜相见,然后不管是放兜兜回家,到时候再回返,还是让你带信回去,都远比私下联络更加可信。但他却偏偏提都不提启程离别岛的事情,可见对我们,其实还是有所保留的啊。

    我听了一阵心惊,说你的意思,是他刚才说的一切,都是谎话?

    马一岙摇头,说不,关于兜兜,他既然说出来了,应该不会有假,至于其他,我就不得而知了。

    我想起黄大仙的所有能力,说感觉他很像是真的啊?

    马一岙看着我,说你也相信他的话?

    我瞧见马一岙并不像是很认可黄大仙能够预知未来的说辞,张了张嘴,然后说道:“不管是对于我,还是楚小兔那边,我觉得应该都不像是假的……”

    马一岙没有继续谈及黄大仙,而是看着我,然后说道:“对了,你打算怎么跟楚小兔解释?”

    我有点儿没反应过来,说啊,解释什么啊?

    马一岙笑了,说敢情你没有考虑过这事儿?那黄大仙杀了楚小兔的哥哥,用的是对方未来有可能杀人的说辞,这说法,你愿意相信,我也愿意相信,但对于楚小兔,你觉得她会愿意相信这么一个荒唐的说法么?

    我沉思了一下,摇头,说不会。

    马一岙说既然不会,那么我们这一次上山来,众目睽睽,不然会有消息传出去的,她也必然知道我们是接受了黄大仙的庇护,方才得以安然离开,那么她就会问你,离别岛在哪里,黄大仙什么情况,而这些,都是横塘老妖交代她来刺探的,你应该怎么回答呢?

    我挠了挠头,说这些我也不知道啊?

    马一岙说的确,你不知道,但你有想过没,黄大仙表现出来跟你我的关系如此密切,但你却说什么都不知道,楚小兔若是得知了这个消息,会怎么想?

    他这般一说,我的头都有些大了,挠了挠头,说这可怎么好?

    马一岙笑了,说你若是真的喜欢那个姑娘的话,你可得好好想一想具体的说法,免得到时候那姑娘对你怀恨在心,觉得你在耍她,阻止她为兄报仇,那事儿可就严重了……

    我十分头疼,与马一岙商量,却最终没有聊出个具体结果来。

    而在这时,我突然间听到外面有喧哗声,紧接着一个男人从东侧的过道那儿匆匆赶了过来,冲着我们喊道:“鞠婧在哪里?”

    我瞧见来人,却是之前有露过面的花三少爷。

    也就是那位果然哥。

    只见他此刻双目狠戾,脸上带着浓郁不散的怨毒,直接冲到了房间里来,指着我们两个,再一次重复地说道:“鞠婧在哪里?把人交出来。”

    我有点儿懵,马一岙则起身拱手,说道:“您,这是什么意思来着?”

    花果然冷笑,说少在这里跟我装,别以为我不懂,你们跟鞠婧认识,故意在我奶奶的寿宴上闹出动静,吸引所有人的注意力,然后好让人将鞠婧从我的房间里掳走,对吧?

    他这一番话儿,说得没头没尾,马一岙都有些晕,问他道:“你想说,你房间里有人失踪了?”

    花果然说不是失踪,而是逃了。

    马一岙问:“那人是谁?为何要逃呢?”

    花果然做贼心虚,恼羞成怒地骂道:“少他妈的在这里给我废话,直接跟我说那小女表子在哪里,把人给我交出来——不要以为你们两个有黄大仙庇护着,就能够为所欲为,你们可别忘记了,这里可是二郎山,是我花家的地盘……”

    他色厉内茬地威胁着,而这个时候,突然有人打断了他的话:“够了!”

    我们望了过去,却见来人正是花老太的大儿子花勇。

    花勇打断了花果然的话语之后,瞪了他一眼,说你来这里干什么?

    花果然瞧见他,一脸委屈,说爸……

    花勇在花老太和黄大仙等人面前,恭谨有礼,姿态摆得很低,然而在自家子弟面前,却十分威严。

    他平静地看了花果然一眼,就让那纨绔子弟吓得低下了头去,随后他有些恼怒地呵斥道:“滚,不要来这里丢人现眼!”

    气势汹汹的花果然屁都不敢放一个屁,灰溜溜地就走了。

    不过出门之前,他还是回过头来,给了我们一个恶毒的眼神,还做了手势,表示这事儿并不算完。

    花勇对自己儿子的小动作熟视无睹,而是对我们说道:“黄老准备离开了,有事儿要跟你们交代一下,请随我来。”

    我们赶忙起身,跟着走了出去。

    我们并没有前往宴会区那儿,而是给引到了一处路口,黄大仙在这儿等待着,身边还有好几个人,有中年人,也有老者,其中一个年轻人,长得跟花果然很像,只不过多了几分沉稳和淡定。

    他瞧见我们过来,对我和马一岙说道:“我们准备走了,你们两个,是否需要同行离开?”

    他说这话,是怕鲁大脚表面答应,背地里铤而走险,所以才会如此。

    我们本来就不想留在这山顶,再加上花果然刚才闹的那一出,更是归心似箭,此刻也没有拒绝,准备一同离开。

    而这个时候,有人远远叫了我们一声,然后快步赶了过来。

    我望了过去,发现来人却是那个叫做苏远方的老头。

    他带着两个年轻人赶了过来,对马一岙说道:“小马兄弟,我那老友的儿子和女儿……”

    他却是放心不下肖家兄妹,所以才急匆匆赶来。

    我们本来就对肖家兄妹没有什么过分之事,所以此刻心底里也并不惊慌,马一岙跟苏远方解释了一下,然后相邀一起,下山去,将那肖家兄妹给接走。

    除了苏远方,来有一个人赶了过来。

    那人却是老秦。

    他过来,低声说了一句话:“我与你们,一同离开吧。”

    说完这句话,他又用只有我和马一岙能够听到的声音说道:“花家表面上豁达,但一定会秋后算账的,我给你们两人上山作保,时候花家或许不会对你们如何,但绝对会找我麻烦,所以我得赶紧下山,然后带着小宝离开这里。”

    听到这话儿,马一岙有些愧疚地说道:“老秦,此事是我对你不住。”

    老秦摆了摆手,说事已至此,说什么都没有用了。

    一行人结伴下山,人多眼杂,路上倒也没有多说什么,等到了青钢岭下,我们需要去与楚小兔汇合,而黄大仙则赶时间,与离别岛的同伴离开,便与我们辞行。

    临走前,他跟我交代道:“你若是想要跳出现在的格局,就需要去北方,记住了,北方。”

    我问北方是哪里?

    黄大仙用手指了指自己的左胸,然后微笑着说道:“天机不可泄露,言尽于此,你自己悟吧。”

    说罢,他带队离开,而老秦也跟着队伍的后面一起,往山下继续走去。

    我们则带着苏远方,朝着路边的林子那儿走去。

    我们走到林子里,然后低声喊道:“小兔,楚小兔,你在么?”

    没有回应,这诡异的气氛让人心情一下子就压抑起来,就连苏远方的脸上,也充满了疑问。

    不过很快,我们就在之前约定的地点找到了肖家三兄妹,他们给捆在树上,嘴巴给布条堵住,苏远方瞧见,连忙带着人过去解绑,那肖家小妹给拿开嘴里的布条,顿时就嚎啕大哭起来:“苏伯伯……”

    苏远方好言安慰,而这个时候,一根短剑,出现在了我的身后。

    那锋利的剑尖,将我后背顶住。

    我想要回过头来,而却身后却传来了楚小兔冷冷的声音:“别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