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夜行者:平妖二十年 > 苗疆诡事第五十九章 真假莫辨
    我瞧见他的情绪很是激动,有点儿不解,问道:“为什么这么说?”

    黄大仙不屑地说道:“那横塘老妖,就是个老鸨子,是个人贩子,倒买倒卖的事情,不知道干了多少,她的那窝点,不知道有多少夜行者孩童中转过。稍微有点潜能的,她就收着,纳为己用;而若是费事儿、不明显的,就倒卖给各处的夜行者家族去。她不知造成了多少父子离丧,骨肉分离,别的不说,那鲁大脚,和他的黄风寨,便是横塘老妖的忠实顾客……”

    啊?

    我之前对横塘老妖的印象,算是不好不坏,就觉得她是个会做人的老太婆,谁也不得罪,圆滑得很。

    而马一岙的师父王朝安,对她的评价,也是长袖善舞,算是个人物。

    此刻听到黄大仙的评价,还真的是让我有点儿心惊。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横塘老妖的话语,还真的没有太多可信度。

    不过我并非偏听偏信的人,毕竟我跟黄大仙也是刚刚认识,而且之前马一岙也说过,江湖人对于他的评价,也是毁誉参半,算不得多么好。

    我并不能因为他救了我们,我就什么都会去相信。

    随后我想起一事儿来,说对了,那天你把兜兜抢……救出来的时候,是否有伤过人?

    黄大仙回忆了一下,点头说道:“对,是个丑牛夜行者,不但伤了,而且我还下了死手,务必不让此人有机会活下来。”

    丑牛?

    我说你确定不是卯兔?

    黄大仙扬起了眉头来,说我从头到尾,就杀了一人,到底是什么,我如何记不得呢?

    我脑子有点儿乱,毕竟楚小兔说自己的哥哥,我以为是亲哥,而如果是这样的话,必然就会跟她是同一属相。

    却不曾想楚小兔发誓要报仇的那人,居然是另外一种属相的夜行者。

    旁边的马一岙说道:“就算是横塘老妖的不对,但您这动辄杀人的毛病,还是有点儿不太好。”

    黄大仙这样的人物,听到的话,从来都是夸赞,很少有人会这么顶撞他,眉头一下子就皱了起来,随后他笑了,说你觉得我这样做不好?

    马一岙并没有因为他的身份而低头,而是坚持说道:“的确是有待商榷。”

    哈、哈、哈……

    黄大仙大声笑着,然后揉了揉鼻子,看着我,有看着马一岙,并没有继续在这上面跟马一岙作纠结,而是问道:“江湖传闻,我看人很奇怪,见一眼,喜欢的人厚待,不喜欢的人,随意残杀,完全没有任何道理,你们觉得,这是为什么?”

    啊?

    听到他谈起这么一个话题,我有点儿懵。

    事实上,我也很是奇怪,并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让黄大仙一见如故,对我这般的好。

    楚小兔当初问起这问题的时候,我也在思考。

    而即便到了现在,我也是百思不得其解,并不知道自己在哪儿,就投其所好,让黄大仙喜欢了。

    马一岙听到他这般问,斟酌了一会儿,然后试探性地说道:“您,有望气之道上很有造诣,有观人之术?”

    黄大仙问道:“为什么这么说呢?”

    马一岙犹豫着说道:“因为尽管你经常会意气用事,但通常情况下,你杀的人,大部分都是恶贯满盈的家伙,正因为如此,江湖人对你的风评方才会是大于非;而唯一让人诟病的,是你经常会杀错一些无辜之人……”

    黄大仙看向了我,笑道:“比如我在横塘老妖那儿杀死的丑牛夜行者?”

    我瞧见他并非生气的样子,便鼓足勇气点头,说对。

    黄大仙并不与我们争辩,而是继续问道:“那你们知道,我为什么能够见了面,就知道这个人是否恶贯满盈,是否可杀么?”

    马一岙摇头,说这个……

    他也不知道。

    黄大仙瞧见马一岙没有了言语,长叹了一口气,说这件事情,我曾经跟你师父说起过,他觉得是无稽之谈,那么我现在再跟你说一遍——我有一种天赋,就是能够在第一次见到某人的时候,看到他后面人生的几段画面,而这些画面,都是具有转折性的。当然,这种天赋,不是随时触发的,得挑人……我这么说,你们懂我意思了么?

    马一岙瞪起了双眼来,而我也忍不住惊呼道:“你的意思,是那些看上去无辜之人,他们或许会在几年之后,行下恶事?”

    黄大仙点头,说对,而且还是极恶之事,不然我不会出手,毁我名声的。

    我说这……

    我本来想说“这怎么可能”的,结果回想起关于黄大仙的种种传说,却最终还是没有说出口来。

    因为这样的解释,其实是说得通的。

    马一岙没有回答相信不相信,而是问道:“你看到侯漠的时候,应该看到了他几年之后的境况吧?要不然你不会对他这么好的。”

    黄大仙点头,说对。

    我忍不住问道:“你看到了什么?”

    黄大仙笑了,说这种事情,是不可能对当事人说的,因为这样,会让事情发生偏移,而我并不想发生这样的事情。

    马一岙又问:“那你瞧见我的时候,有没有看到什么?”

    黄大仙摇头,说我刚才已经说过了,这种情况,是对人的,而不是时时刻刻都会发生,所以,你,没有。

    我忍不住问道:“那你之前杀了的那个丑牛呢?”

    黄大仙眯起了眼睛来,沉默了一会儿,方才说道:“我看到了他在杀人,杀了好几个,然后放了一把火,最后将一个叫他‘哥哥’的女孩子压在身下。”

    他仿佛陷入了回忆之中,深吸一口气,然后继续:“那也是一个夜行者,卯兔,对,是卯兔夜行者,很可爱的一个小姑娘,却给他给……我无法忘记那个女孩子绝望的眼神,就好像世界都失去了颜色一样。所以我才会一定要将他击杀,避免那样的惨剧发生。”

    啊?

    黄大仙的话语,让我更加惊讶。

    他口中的那个女孩子,分明就是楚小兔,而想到楚小兔会有那样的遭遇,搁我这儿,也不会给那家伙一条活路。

    我沉默了一会儿,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马一岙也哑口无言。

    毕竟这件事情,实在是太离奇了,它已经超出了我们的想象范畴。

    黄大仙并不在意,笑着说道:“这件事情,你们信也好,不信也罢,对我来说,都无伤大雅,倒是你们,被鲁大脚给盯上了,事情可就有些麻烦了。”

    我说那家伙不是已经灰溜溜地走了么?还有什么好担心的?

    黄大仙瞧见我一派乐天模样,摇头叹息,说你还真的是心大,那鲁大脚这些年来的功力一直都在精进,若是给他一点机缘,只怕已经突破了妖王之境,到了那个时候,我都压不住他,而你们觉得,三年之后,你们能够赢得了他?

    我说我能不能活过三年还两说呢,想那么远干嘛?

    黄大仙看向了马一岙,说你呢?

    马一岙苦笑着说道:“您有什么好的建议么?”

    黄大仙摇头,说我们走的路子不同,对你,我没有什么建议,但是……

    他指着我,说对小猴子,我倒是有点儿说法。

    我赶忙拱手,说请讲。

    黄大仙说你知道我,最开始的时候,我其实是想要收你为徒,将我的所学交给你的,但在刚才的时候,我却改变了主意,你知道这是为什么吗?

    我摇头,说不知道。

    说这话儿的时候,我的心有点儿在滴血。

    因为在我认识的所有人里面,除了马一岙的师父王朝安,就眼前这一位,给我的感觉最厉害。

    从他刚才的言语之中,我能够感受得到,他应该也是拥有妖王实力的。

    这样的大腿不能抱,我还是挺失落的。

    黄大仙并没有感受到我失落的情绪,而是说道:“传说中度过五关的灵明石猴,能够‘通变化,识天时,知地利,移星换斗’,而自古以来,大圣之后,再无灵明石猴,这诅咒无人能破,我才疏学浅,也没有办法帮你度过,所有收你为徒,只不过是误人子弟而已,不如静待有缘人。”

    我很是失望地说道:“我的有缘人,在哪里?”

    黄大仙沉默了一会儿,方才说道:“按道理讲,我是不应该说的,但我若不说,你或许会就此颓废下去——你的菩提祖师,并非男人,而是女人;而你的转折,需要在你‘万赖此俱寂,唯闻钟磬音’、心死如灰之时……”

    女师父?

    我愣了,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

    而黄大仙却闭口不言了,而是对我说道:“鲁大脚此人,我或许可以扑杀,但黄风寨已成气候,我身后有整个离别岛,不能凭着自己的好恶行事,免得引发冲突,祸及他人。所以我只能给你们争取三年的时间,三年之后,你们是否能够将他战而胜之,这件事情,好自为之吧。”

    说罢,他起身,对我说道:“你堂姐家的地址,你可知道?”

    我愣了一下,说啊?

    黄大仙叹道:“兜兜年纪不大,对于家里的具体地址,并不知晓,你若是知道,告诉我,我回头让他写封信回家去,报个平安,也算是让你,完成了任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