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夜行者:平妖二十年 > 苗疆诡事第五十八章 三年之约
    搭在鲁大脚肩膀上的手,是那个富态老头儿的。

    说真的,我因为想要随时上前,帮忙马一岙的关系,对于场中的局势几乎是一直瞪着双眼看的。

    但我愣是没有瞧见,这个老头到底是怎么从主桌那儿,出现在鲁大脚身后的。

    不光是我,鲁大脚都没有感应到,听到这话儿,下意识地猛然一扭,想要将那个放在自己肩膀上的手给弄开。

    但他终究还是没有成功。

    那只手,如同磁石一般,几乎是黏在了他的肩膀上,无法挣脱。

    好在鲁大脚瞧出了这人的身份,没有敢继续晃荡。

    他长长地呼出一口气,将积累的气势给强行压了下来,然后躬身,朝着那富态老头儿拱手说道:“您,这是什么意思?”

    那富态老头瞧见他这般懂事,收回了手来,慢慢悠悠地说道:“这两小孩儿呢,的确是不太懂事,居然敢在我花妹子的寿宴上闹事,着实不应该。不过一个很对我眼缘,而另外一个呢,又是我故友的徒弟,虽说我跟那故友闹翻了,老死不相往来,但这会儿我若是视若无睹,又总感觉不太对劲——不如这样,你们之间的赌约,延后三年,三年之后,峨眉金顶,再作交手,如何?”

    三年之后?

    鲁大脚的脸一下子就黑了,抬头看向了富态老头,好一会儿,方才缓缓说道:“黄老,一定要这样?”

    富态老头的笑容逐渐收敛,然后说道:“理由,我已经讲明,你今天给我一个面子,我记着这情分,从今日起,每年给你黄风寨的启明蛊,增加一倍;你不给,没事,我陪你玩,也别让人家说你为老不尊,对付一个小辈,还车轮战。如何?”

    这个笑眯眯的老头子,乍一看就好像是蹲在村口前懒洋洋晒太阳的老大爷一样。

    然而当他冷下脸来的时候,场中的空气,都仿佛冻住了。

    这气温,凭空降下了四五度来,就连站在场边的我都下意识地直哆嗦,更有人站立不住,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去。

    我们尚且如此,更何况直面他的鲁大脚呢?

    刚才他对上马一岙的时候,如同出笼猛虎,洪荒猛兽,仿佛陡然蹿出,就要将人给吞噬进肚子里面一样,凶焰滔天。

    而此刻,面对着那个同样气势冲天的富态老头,却又显得有了几分弱势。

    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

    他沉默了几秒钟,终于开口说道:“你指的是谁?侯漠,还是姓马的这小子?”

    他心有不甘,还想争取一下。

    然而富态老头却完全没有给他一点儿余地,果断说道:“两人都是,三年之后的今天,峨眉金顶,我给你们主持比斗,在场的众人,也都可以来参加。至于你们双方,谁不来就是孙子,以后也别在这江湖上混了。”

    “好!”

    请将不如激将,那鲁大脚听到,非但没有生气,反而哈哈大笑起来。

    他对那富态老头说道:“黄老,你既然认为这两个小子在三年之后,能与我一战,那我就等着,且看三年之后,谁胜谁负——只不过,我这里多嘴说一句,倘若三年之后,你还护着他们……”

    富态老头断然说道:“我给他们争取了三年,倘若三年之后,仍是这个几把样,我也是仁至义尽了,他们,死不足惜。”

    鲁大脚伸出了手,说道:“君子一言……”

    富态老头与他击掌:“快马一鞭。”

    两人击掌为誓,而那鲁大脚走到了桌子边,将那生死状拿着,朝着在座的众人拱手说道:“在座的各位川陕豪侠、江湖兄弟们,你们在此,做个见证,三年之后的今天,峨眉金顶,我与马一岙、侯漠两人进行生死比斗。这两人若是不来赴约,到时候我再干些什么,大家可别说什么风凉话。”

    看热闹谁不喜欢?众人听到,纷纷答应,说好,好。

    鲁大脚又走到了主桌前,朝着寿宴的主角花老太拱手,然后说道:“花大姐,今日之事,是我不对,回头我私下里,再给你赔罪,今天的话,我先告辞了。”

    花老太起身还礼,客气两句,随后鲁大脚手一挥,带着一票人就起身离开。

    除了他的几个弟子之外,我瞧见那驼背封敬尧也走了。

    鲁大脚一走,气氛就融洽许多,富态老头领着我和马一岙来到主桌,让我们给花老太赔礼道歉,然后说道:“花妹子,借个地方,我跟这两个小子说几句话。”

    那花老太的大儿子花勇赶忙起身,领着我们前往里面的一处客厅里坐下,又叫人给我们沏茶。

    如此一番忙碌,人都离开之后,马一岙冲着富态老头拱手说道:“晚辈马一岙,多谢黄前辈。”

    黄?

    我在旁边,经历了这前后一堆事儿,心里隐约猜到了些什么。

    我下意识地打量着那老头,而富态老头则笑着说道:“还以为你跟你师父一个狗脾气,都是一本正经呢,没想到还算是比较通些事理的,行了行了,别说这些客气话。”

    对方在说自己师父的坏话,倘若是别人,马一岙早就拔刀了,但此刻却不得不憋着。

    倒也不是委屈求全,而是他知道自己师父,与对方的关系。

    他就当做没听到一样,给我介绍道:“我这兄弟,叫做候漠,不知道有没有冲撞了您老?”

    富态老头笑了,说没有啊,我跟小猴子聊得挺好的,很投缘。

    马一岙这时方才对我说道:“侯子,你大概还不知道黄前辈的身份吧?他就是离别岛的大教谕,黄大仙。”

    得……

    我一脸郁闷地打量着这个老头儿,然后对马一岙说道:“你之前说的那些相貌特征,一个都没有对上好吧?”

    马一岙也有些无奈,说这我怎么知道,我又没有照片给你对照。

    听到我们两人说着话,黄大仙问道:“听你们这意思,你们上山来,并不是想要找鲁大脚,而是特意过来找我的咯?”

    我点头,说对。

    黄大仙眯起了眼睛来,然后说道:“果然,我就说嘛,就算鲁大脚那家伙横行霸道,但你们避着他就行了,没必要把自己处于险地去,刚才的那情况,倘若不是我在,你们两个,估计是活不下来的。说罢,找我有什么事情?”

    马一岙朝着我点头,让我来说。

    我深吸了一口气,然后对这个让我很有好感的胖老头儿说道:“那啥,前辈,你前段时间,是不是曾经去过一趟湘北一带。”

    黄大仙并不否认,点头说道:“对,去过,我去那边找个老朋友,怎么了?”

    我说你是否在一个叫做横塘老妖的地头,带走过一个小孩儿?

    黄大仙听到,眼睛一下子就眯了起来。

    好一会儿,他方才问道:“你们,是横塘老妖派过来,找我麻烦的么?”

    我感觉他的态度都开始变得冷淡,赶忙解释道:“是,也不是。这么说吧,那个小孩子,是我堂姐的儿子,算是我的外甥。他父亲出了车祸,家里办丧事的时候,给几个乞丐拐走了,我知道后,顺藤摸瓜,找到了横塘老妖那里,这才从她口中得知,我那外甥兜兜,被你给带走了……”

    听到我的话语,黄大仙面色一松,打量了一会儿我,然后说道:“你是兜兜的舅舅?”

    我点头,说对,堂舅,不过我跟他母亲关系很好,不比亲的差。

    黄大仙听完,对我说道:“伸手,给我查一下,可敢?”

    我知道他想要干嘛,看了一眼马一岙,马一岙点头,我方才伸出手去。

    黄大仙伸手,三根手指,搭在了我的手腕上,按了两下,我感觉到一股热流从对方的指尖流出,在我的身体里流动,下意识地想要推开,但最终还是强行忍住了。

    差不多一分多钟,黄大仙看着我,说你竟然是灵明石猴的血脉?

    我点头,说对。

    黄大仙又说:“你居然还冲破了第一关?”

    我有点头,说对。

    “用的是什么来冲的关?”

    “弱水。”

    “什么时候开始进入觉醒期的?”

    “几个月前吧。”

    “那是用什么觉醒的呢?”

    “被人塞进了启明蛊。”

    ……

    黄大仙问了几个问题,闭上了眼睛,深吸了一口气,然后说道:“我明白你的想法了,不过你别担心,你外甥兜兜,现如今在离别岛,而且在三天前,已经在岛主和离别岛的见证下,被我收做徒弟了,我是不会害他的。”

    我听了,长松了一口气,然后说道:“如此就好。”

    凭着我对黄大仙的初步印象,觉得兜兜若是拜了他为师父,只能是一场造化,而并非坏事。

    至于黄大仙说谎的可能,我相信是没有的。

    黄大仙又解释刚才对我们生出的敌意,说那个横塘老妖,就是个人贩子,你们若是她派过来的,我说不得就动手,为民除害了。

    这……

    我苦笑,跟他解释,说横塘老妖,其实也是想要收兜兜为徒的。

    黄大仙眉头一掀,说她说的?放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