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夜行者:平妖二十年 > 苗疆诡事第五十七章 熊孩子,熊家长
    行文至此,有人可能会不理解地问了:“侯漠你一个初出茅庐的小毛贼,连马一岙都给这鲁大脚逼得不敢进川,四处追杀,你又有何德何能,胆敢跟此人决斗?”

    是,我远远及不上鲁大脚这一点,我从来都不否认。

    事实上,从我被富态老头而牵着胳膊,从山顶走下来,被人发现的那一刻,我就已经是置于死地了。

    此时此刻,我除了置之死地而后生之外,还能干什么呢?

    不过我并非一昧的有勇无谋,呈口舌之利。

    首先,在战胜了白七之后,我并没有趁胜追击,按照生死状上所说的“生死有命,富贵在天”,将人给直接弄死,而是点到即止,将他打晕了事。

    随后,我在应承下鲁大脚的生死挑战时,用了一个词。

    车轮战。

    如果之前,鲁大脚直接上来,与我相斗,此刻的我估计早就已经趴下去了。

    但他偏偏贪图脸面,叫了白七这么一个弟子过来,以为能够凭借着白七的实力,将我给碾压。

    那样的结果,对于鲁大脚来说自然是美滋滋的。

    但他却没有想到,实力相差悬殊的白七,居然给我干掉了。

    而且还是以这样的一个方式。

    现在的鲁大脚,给我一句话逼得进也不是,退也不是。

    然而没有等我高兴太久,那家伙居然丝毫不要脸面地喊道:“李管家,来,帮忙草拟生死状。”

    他居然完全不在乎旁人的看法,誓要将我给拿下。

    这么狠?

    当花老太的二管家李一手重新草拟生死状的时候,我方才从那一脸懵逼之中回过神来,听到旁边议论纷纷,大部分都是在讲鲁大脚不要脸皮的事情,然而他却不管不顾,待李一手写完了生死状之后,伸手过去,抓住毛笔,签上了自己的名字。

    鲁有法。

    原来鲁大脚并非他的真名。

    签过了字,鲁大脚将毛笔扔在追上,指着我,杀气腾腾地说道:“来,签了它。”

    我瞧着桌子上面的生死状,余光扫量周围。

    我发现尽管大家对于鲁大脚的行为并不满意,但却没有一个人愿意站出来,阻拦这一场决斗。

    不是他们不想,是因为鲁大脚和黄风寨的威势太大,没有人愿意得罪他。

    能够掌控场面的人,都在主桌上面。

    然而此间主人花老太对于我这个扰乱她寿宴的家伙,估计是恨之入骨,其余人也都是看客心态,唯一让我能够寄托些希望的那富态老头,却作壁上观,饶有兴趣地望着场中一切。

    他瞧见我看来,还微微一笑,朝我点头。

    我知道,该来的还是要来了,逃也逃不过。

    我深吸了一口气,走上前,准备提笔签名,然而就在此刻,有人高声喊道:“且慢。”

    一声清喝,让众人都忍不住回头,朝着出言之人望去。

    在坪子的边缘处,走出了一个人来。

    马一岙。

    他不知道什么时候赶过来的,此刻在我被逼到悬崖绝境边缘的时候,终于挺身而出来,迈着方步,走到了场中。

    他先是对此间的主桌拱手行礼,说道:“在下马一岙,湘南奇侠王朝安,是我的师父,今日叨扰了寿星,还请多多见谅。”

    王朝安在江湖上的名声不小,即便是偏居一隅的花老太,也不得不回礼,说道:“客气,客气,王先生的大名,真是久仰,只可惜一直未曾得以见面,不过从小哥的风姿,仿佛如你师父在跟前。”

    马一岙又朝着独眼老头苏远方说道:“苏前辈,在下和朋友侯漠情非得已,不得不拿了肖家兄妹的名帖,实在抱歉。不过对他们倒也没有什么伤害,他们就在山脚下,毫发无损。”

    那苏远方本来就不喜鲁大脚,只不过因为肖家的一层关系,才冷眼旁观的。

    此刻他听了,微笑点头,说晓得。

    树的影人的名,马一岙出现,先是抬出自己师父的名头,让此间主人不至于苛责,然后又安抚住绵阳肖家的朋友,这才转过身来,看着鲁大脚。

    他眯眼打量着这位川东大寇,然后缓声说道:“冤有头,债有主,你我之间的恩怨,你我之间来了结。”

    说罢,他一字一句地说道:“生死状,我来签。”

    鲁大脚从马一岙出现的那一刻,脸色就显得阴郁无比,此刻听到马一岙的表态,哈哈大笑,说好,好,你居然还敢出来?果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

    马一岙走到台前来,手拿住了毛笔,在那砚台上蘸了点儿墨汁,然后说道:“我为什么不敢来?”

    鲁大脚阴沉着脸,说道:“你害了我的孙儿,唯一的孙儿,我如何能够饶得了你?”

    马一岙说杀你孙儿的,是川中圣手,大雪山的冯老前辈,与我何干?

    鲁大脚恨意凛然,说如不是你把他引过去,我孙儿能死?

    马一岙已经讲名给签完,然后将毛笔扔在了一旁,洒然笑道:“嗨呀,就因为我制止了你孙儿对人家女孩子的恶行,让他无法得逞,他便带着人,穷追千里——我想问我哪里做错了,是因为伸出头颅来,给你那神经病孙子杀呢,还是看着他对那无辜的女孩子施暴,坐视不管?”

    鲁大脚越发愤怒,冲着他大声吼道:“他还小啊,他才十六岁,不懂事,你就不能理解一下?你若是再给他两年时间,等他长大了,成熟了,他会这样?”

    啊?

    不但是马一岙,全场都为之愕然。

    还有这样的?

    敢情您那祸害了方圆数百里良家妇女和女孩儿的大孙子,在您眼里,不过就是一个熊孩子闹事而已,无关痛痒?

    这,也太无耻了吧?

    马一岙走回了场中来,拍了拍我的肩膀,示意我去旁边休息一下,然后对鲁大脚说道:“这事儿,你别问我能不能等他两年,你得问那些被你孙子祸害了身子的几十个姑娘肯不肯,你得问那些被你孙子杀害的亡魂愿不愿。每一个熊孩子的背后,都是有一个熊家长的,而你,呵呵……”

    鲁大脚知道自己失言,底儿给人翻了个天,没有再啰嗦半句,而是阴沉着脸,走到了场中来。

    正如他徒弟白七所说的,这江湖,拳头才是正理。

    鲁大脚缓步朝前走。

    他每走一步,都会在那青石板上面,留下了深深的一个脚印。

    这脚印,一个比一个更深。

    凭空在那青石板踩下脚印,这事儿对于我来讲,是无法想象的事情。

    天知道需要将修为练到什么境地,方才能够做到这样,而我更加无法想象的,是他这样的一拳过来,若是打实了,我是否能够承受得住。

    气息,凝如实质。

    鲁大脚此人,虽然为人行事多被人诟病,但他能够活到今天,并不是没有理由的。

    此人的修为,让人震惊。

    从他进入战斗状态的那气势来看,我感觉并不会比之前在山谷中那全盛状态的山神岳壮实差多少,甚至在杀气方面,还要强上太多。

    这种杀气,并不是凭空凝结而成的。

    它是在杀过不知道多少人,或者夜行者之后,自然而然凝集而成的血腥之气。

    就如同屠夫一般,日积月累而来。

    岳壮实到底什么实力呢?之前是这么说的,叫做“平妖以上,妖王未满”,也就是说,此人实力的上限和下限都很高,起伏太大,让人无法断定。

    更多的,恐怕还得依靠天时地利人和来弥补。

    但这个鲁大脚确不会。

    长期的实战经验,以及在川中这个复杂地域的历练,让他的实力能够稳固在大妖之上,甚至隐约触及到了妖王的边缘。

    这样的人,每一个单独拎出来,都是了不得的人物。

    反观马一岙,虽然也算是个中的佼佼者,但与鲁大脚比起来,到底还是有一些差距。

    想到这里,我忍不住地握紧了手中的软金索长棍,准备随时上前支援。

    在这样的一个地方,我若不上,谁能救下马一岙?

    我整个人都处于临战状态,肌肉绷得紧紧,而鲁大脚走了七步之后,在他身后,留下了巨大的脚印。

    这时他的气势也凝聚到了极致,陡然暴喝道:“受死吧,逞口舌之利的小辈,今日便让你瞧一瞧,我鲁……”

    他说话,每一个字都如同响雷一般,在这青钢岭之上炸响。

    轰……

    气机牵引,原本都有些昏暗的天色,此时此刻,更是乌云浮现,狂风乱涌,无数的山风不知道从何而来,呜呜吹过,让人的心神都为之震慑。

    鲁大脚的状态,已然攀登至巅峰,就等待着击杀马一岙,将自己的心神,弄得圆满了。

    这是一种禅。

    然而就在他那如同活火山一般的力量即将爆发之时,突然间,有一只手,搭在了他的肩头上。

    有人轻轻说道:“小鲁,这个小朋友的师父,与我有故,我不能坐视不管,要比,你跟我来斗上一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