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夜行者:平妖二十年 > 苗疆诡事第五十三章 主桌排位
    老头儿不动声色地揭穿了我的身份,而且还单刀直入,问起了我具体的属相来。

    只这一句,就把我给弄懵了。

    什么情况?

    瞧见我一下子就变得警惕起来,那老头儿忍不住笑了,说你别紧张,老头子我也是夜行者,这一山头的人儿,各路牛鬼蛇神都有,没有能拿你怎么样的;咱们爷俩儿也就是没事闲聊,唠唠家常而已,没别的意思。

    我瞧见他一脸和善,犹豫了一下,方才模棱两可地说道:“猴儿。”

    老头一听,说猴?这属相倒是寻常可见。

    的确,在最常见的十一生肖(龙这种传说之物除外)之中,基数最大的夜行者,便是猴。

    毕竟从物种进化里面来讲,人也是猿猴变成的,虽然猴类夜行者与人类的进化方向出现了偏差,但回溯根源,却还是一样的。

    也正因为与人类一般,所以猴类夜行者,都算不得什么厉害的血脉。

    当然,传说中的四大奇猴除外。

    甚至可以这么讲,猴类夜行者的血脉和天赋,在夜行者这个族群里面,基本上算是垫底的。

    老头瞧见我的语气有点儿古怪,以为我是沮丧,便开口安慰我:“天生我材必有用,修为是没有上限的,而是看你的悟性和努力,付出越多,收获就会越多……”

    老头儿逮着我就灌了一大口的心灵鸡汤,让我都有点儿懵逼。

    我又不敢反驳,只有点头,说是、是、是,您说得对。

    如此一通聊下来,下坎的院子里,传来了热闹的唢呐声,锣鼓喧天,却是那寿宴快开始了。

    我的天,时间怎么过得这么快?

    我分明是要去找人的啊,怎么在这儿,跟一老头儿聊了半天呢?

    我心中又急又恼,而那老头子却问道:“哎,年轻人,你叫什么名字来着?”

    我?

    老头儿刚才实在是太热情了,弄得我挺感动的,各种肯定和心灵鸡汤灌下来,让我都有点儿不好开口说假话,想了想,才回答道:“姓侯,您叫我小侯就行。”

    老头儿一听,哈哈大笑,小侯?小猴子,你这名字,太逗了。

    他说罢,拉着我的手,说走吧,我们一起下去,你坐我旁边,一会儿我们再继续聊。

    啊?

    我听到这话儿,心头一万头草泥马奔腾而过,然而给他一搭手,我顿时就感觉对方身体里面的力量,比江河湖海还要宽广,让我竟然没有反抗的想法来。

    这个人,是高手。

    而且不是一般的高手,至少得有七八层楼那么高。

    我给他拉着胳膊,往下走去,心里有点儿慌,生怕这老头儿是认出了我的身份来,想要拿我下去给黄风寨。

    但不知道怎么着,我总感觉这人的格调很高,可能未必会跟黄风寨与鲁大脚走一块儿去。

    我就这般心怀忐忑地给拽着,走下了坡,然后来到了主会场这边来。

    这会儿十几个大八仙桌旁,差不多已经坐满了人,我没有瞧见马一岙,但是看到了老秦,他被安排坐在了角落处,瞧见我跟着老头儿大摇大摆地走了过来,不由得一愣。

    他差点儿就站起身来,惊讶得话都说不出了。

    在他的想法里,像我此刻的境况,最应该做的,就是缩在角落里不出来,偷偷打量一眼就成。

    这般大摇大摆地出现,到底是什么个意思?

    我瞧见老秦朝着我瞪眼,心里也很无奈。

    倘若是有可能,我也不想这样子。

    但我没有办法,这老头那干枯如柴的手,就仿佛磁石一般,将我的手腕给紧紧抓住,让我完全没有办法挣脱。

    事实上,我也不敢挣脱,因为我一挣扎,就代表我心虚了。

    在这样的高手跟前,我是没有反抗能力的。

    我十分尴尬地给老头儿拉着,穿过了坐得满满的八仙桌前,瞧见他准备往主桌那边走去,我赶忙说道:“您去就行,我这种小人物,找个边边角角落座就成……”

    我这是真心的,因为我感觉自己跟着这老头儿下来时,好多人的目光都朝着他望了过来。

    我就好像是一下子,便到了聚光灯下面一样,完全没有任何遮蔽。

    这让我这么一个混进来的身份,格外尴尬。

    我说完话,准备挣开老头的手,结果他却笑吟吟地说道:“没事,没事,让人挪一挪就成。”

    说着,他领着我,居然一路来到了主桌前。

    我走过主桌外围的第三桌时,一个身形娇小的女人,瞪大了双眼看着我,一脸不可思议的样子。

    我从她的双眼之中,看到了惊讶、惊慌和说不出来的情绪。

    而她旁边的几人,也是一脸古怪,跟生吃了蟑螂一样。

    我瞧见这人的轮廓,认出了来。

    她是黄风寨里发号施令的那个女人,而很明显,她是认出了我来的。

    在这一瞬间,我心情地落到了极点。

    因为暴露了。

    然而很快,我从她惊恐的眼神之中,又隐约把握到了什么,于是索性将心给一横,然后不再彷徨,而是跟着那老头儿来到了主桌前来。

    与此同时,我还在打量四周,却并没有瞧见灰色长发、蓝色土布装的黄大仙。

    这家伙,没有过来?

    走到了主桌前,这里的主位,坐着一个满头银发、面容慈祥的富态老太太。

    她应该就是此次的寿星花老太,而周围则坐着好几个看上去年纪颇大、颇有威势的老人,唯一年轻一些的,只有三个。

    一个应该是花老太的大儿子,叫做花勇,而另外一个,则是……鲁大脚。

    对,就是黄风寨的鲁大脚。

    第三人,就是刚才在那边大发威风的驼子封敬尧,他也坐在了主桌前来。

    而我身边这老头过来的时候,一帮人,包括花老太都站了起来,众人纷纷点头招呼,说:“前辈,您来了。”

    那花老太对老头说道:“越秀兄,刚才我们还在说你了,怎么都快开席了,你都不见人影,还担心你不习惯我这俗务,甩手离开了呢。”

    老头这时方才放开了我,笑着说道:“红袖妹子,别人的事儿,我可不想管,但你不同,当年的情分,我可没忘。”

    花老太高兴极了,笑得满脸的褶子都散开了去,对他说道:“来、来,你坐我右边……”

    整张主桌,就留了一个位置。

    而那个位置,也就是花老太的右手边,这个通常来说,应该是留给场中客人里面,身份最尊贵的那一个。

    老头却没有动,而是拍了拍我的肩膀,说我刚才在上面,就是你们家的闭关洞穴前,偶遇到小侯,跟他相谈甚欢,心里面十分喜欢,便拉他过来,边吃边聊……

    啊?

    这富态老头很有意思,说完话,就瞧着旁边的人,又不肯坐,又不肯走,还一副笃定的模样,让众人都为之惊讶。

    我在这一瞬间,几乎是被聚光灯照着一样,所有人的目光都朝着我望了过来。

    我余光处瞧见了鲁大脚的脸色有些难看。

    他似乎在于那边桌子的女子在用目光交流,随后眼睛一下子就眯了起来,显然也是知道了我的身份,正是马一岙身边的人。

    不过即便如此,他却还是沉得住气,没有说一句话。

    我知道自己的身份暴露了,而在这个时候,心情却突然间变得很平静起来。

    因为事情已经坏到了这个地步,再坏,还能怎么样呢?

    事到如今,我反而淡定下来,面带微笑,不卑不亢地站着,然后拱手说道:“在下小侯,见过各位前辈。”

    我这边淡然自若,富态老头那边又不肯坐不肯走,压力不知不觉间,就传递到了别的地方去。

    主桌上的好几个人,目光都看向了驼背封敬尧。

    得,这家伙在这一圈人里面,江湖地位最低,既然富态老头表了态,想让我跟他坐一桌,那就只有让地位最低的人主动离开咯。

    我是破罐子破摔,扛住了压力,而封敬尧却不行。

    他其实也认出了我来,却不知道为什么,没有点破,不但如此,他还不得不乖乖地站起来,对我身边的老头说道:“越秀前辈,您请入席吧。”

    老头儿笑着回应,说好,好,小封不错。

    空出了位置来,他还不满意,让人挪位,在右边的右边,也空出来给我。

    一群人十分配合,即便是不情愿,也没有拒绝,弄完之后,老头儿带着我入席,随后那花老太开始站了起来,举杯,说了祝酒答谢的词。

    众人纷纷举杯相应,而随后她与我们这一桌碰过杯之后,方才歇下,请我们品菜。

    这边的宴席格调挺高,都是川内名菜,富态老头吃起饭来,毫不客气,不断往自己的碗里扒,而且还招呼我,给我夹菜。

    他一边给我夹鸡腿,一边说道:“别客气,在这种地方客气,是吃不饱的。”

    我:“……”

    我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有低头吃饭,而我对面的鲁大脚等了好一会儿,方才摆着笑脸,对我说道:“小兄弟,你刚才说,你姓什么来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