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夜行者:平妖二十年 > 苗疆诡事第四十八章 青钢岭下
    有人来了?

    巡仓,还是发现我们,特地赶过来堵人的?

    我一下子就醒了过来,赶忙从地上爬了起来,问在哪儿呢?

    马一岙指了指刚才他爬进来的那通风管道,然后拉着我,以及打着呵欠的楚小兔,连带着我们垫在地上的麻袋,退到了谷堆的后面去。

    我们这边刚刚藏好,就听到几个落地的脚步声。

    从通风管道进来,那人自然不可能是粮站的职工,而不是职工,又是什么呢?

    难不成黄风寨的人找过来了?

    不可能吧?

    我的睡意消散,人却变得精神起来,屏气凝神,而旁边的楚小兔则推了我一把。

    我扭头过去,瞧见她指了指自己樱桃一般粉嫩的檀口,我先是一愣,以为她是想要暗示我点啥呢,心跳都有点加速,随后瞧见了她嘴唇里,含着先前潜入坨弄寨的檀木片,赶忙从兜里面拿出来含住。

    我这边刚刚含住了那带着脂粉香味的檀木片,那几人就走到了我们刚才躺着的地方来,紧接着一个年轻女人说道:“就这儿吧,挺热乎的。”

    有个男人十分嫌弃地说道:“干嘛要住这个鬼地方啊,还偷偷摸摸的?这镇子里应该有招待所之类的吧?”

    另外一个男人用沙哑的声音说道:“赵师弟,你以为我们是来干嘛的?旅游么?”

    女人说道:“对啊,我们可是来刺杀封敬尧的,此事不能有任何闪失,要是给封敬尧提前得知,有了防备,那咱们这一次过来,岂不就是赴死么?”

    那赵师弟冷笑,说咱们这一次,不就是赴死么?

    年长一些的那男人听了,忍不住厉声说道:“赵师弟,你想说什么?”

    那赵师弟毫不客气地说道:“这一次那二郎山花老太的八十大寿,来的都是这西川道上有名有数的江湖大豪,以及顶尖儿的人物,咱们在这场合闹事,动手杀人,你觉得能跑得脱?左右不过是一死而已,有何区别?”

    女人听着这话儿,有点儿恼怒了,说赵师哥,你不想给我爹报仇,那便走,我也不拦着你。

    年长那人也冷哼,说对,你还是回锦官城里,麻将打着,小酒喝着,多自在。

    赵师弟被这般讥讽,有些急了,说你们真觉得我是怕死?

    年长那人说道:“难道不是?”

    赵师弟拍着胸脯,大声说道:“我赵康从小就是个孤儿,无父无母,师父将我抚养长大,又传授我一身修为,对我是恩重如山,现如今他被平天鼠封敬尧那狗日的暗算了,我锦官自然门没了师父,你鞠婧师妹没了父亲,我又如何不气愤。只不过,咱们行事,得三思而后行,不可贸然而动,要不然真的折在这里,整个锦官自然门,到了我们这一代,就算是断了——你们说说,师父会愿意看到这样的情况发生?”

    年长的人冷笑,说对呀,所以我劝你赶紧离开,回茶馆去,心安理得地等着,也好给咱锦官自然门留点儿血脉,对吧?

    赵师弟恼怒,说辛师兄,我说了这么多,你还不懂?

    辛师兄冷然说道:“懂,我如何能够不懂呢?只不过,杀师之仇,不共戴天,若是没有人站出来,大家习惯了安逸,说不定就这般淡忘了,还谈什么十年不晚——另外你说什么自然门,我觉得,师父在,锦官自然门就在,师父都没有了,你觉得谁,能够代表锦官自然门?”

    两人争吵着,那叫做鞠婧的女孩子则长叹了一口气。

    她说道:“赵师兄,我师父生前,是最疼你的,也一直说想让你继承他的衣钵,现如今你既然这么说,那便走吧,回锦官城,好好把我爹的法门,发扬光大。”

    赵师弟急了,说小师妹,我不是那个意思……

    “够了!”

    小师妹鞠婧大声喊了一声,然后对赵师弟说道:“你走吧,现在、立刻、马上!”

    她说得十分坚决,而且语气之寒冷,让人想到了坚冰。

    话音落下,场面陷入了沉默之中。

    良久之后,辛师兄开口了:“小师妹,你刚才,声音太大了,我们得换一个地方,免得被人找到。”

    他这般说,小师妹鞠婧应了一声,然后两人离开了谷仓。

    至于那赵师弟,在原地呆立了许久。

    十分钟,二十分钟?

    我在角落里蹲得有些不耐烦了,有点儿想要站出来,结果那赵师弟终于开腔了。

    他跺了跺脚,叹声说道:“师妹啊师妹,你这是被仇恨蒙蔽了双眼,那辛师兄,哪里有他表面上看起来的那般儒雅温良,急公好义啊,他……唉!”

    说罢,他也离开了去。

    一直到赵师弟走了许久,我们才从黑暗中走了出来。

    马一岙小心地检查过了谷仓周围,然后回过头来,问道:“锦官自然门?这是个什么东西,谁听过么?”

    楚小兔回答,说自然门是民国初年创立的一个修行门派,相传徐始祖乃黔贵人氏,人皆不祥其名,只知姓徐。因其身形矮小,下颌刚甫桌面,故俗称徐矮子、徐矮师。而著名的南北大侠杜心武,便是徐矮子的弟子,也是自然门的第二代。等到杜兴武将自然门发扬光大之后,徒弟来自于各地,这锦官自然门,估计就是其弟子传承下来的一脉吧?

    马一岙点头,说原来是南北大侠的一脉。

    我听过马一岙跟我聊过民国十大家,其中就有南北大侠杜心武,有些高兴,说那这几人,岂不也是游侠联盟的人?

    我们几个,人在西川,孤立无援,就连马一岙之前的好友老秦都不想搀和到这件事情里面来,让人不免有些唏嘘,而此刻瞧见游侠联盟的人,我自然是兴奋无比。

    不过相对于我的激动,马一岙却显得很是平静。

    他从怀里面,摸出了那本破旧的笔记本,然后用手电照亮,翻阅了一会儿,这才摇头说道:“我没有找到师父的记录,也就是说,这些人的身份并不确定,就算是杜大侠的一脉传承,也不能说明什么。”

    我说咱们不去联络一下?

    马一岙摇头,说不用,大家的目标不一样,用不着搭到一起来。

    两人说着话,而这边楚小兔却打起了呵欠来,说哎呀,这几个人好讨厌,人家睡得正香呢,结果就摸进来了;哎呀,我好困啊,要是没事,我先去睡觉了。

    这半夜的小插曲只是打断了一下我们的好梦,既然人走了,我们也不再多想,相继睡去。

    一夜无话,次日清晨,天蒙蒙亮的时候,我们就早早地爬了起来,然后避开人群,遁入乡野,紧接着就进了山。

    山中行走,与道旁又有许多不同,虽然艰险,但用不着担心碰到眼线。

    一入山中,便能够感受这山势雄伟,峰峦叠嶂,悬崖峭壁,道路艰险,不过入目处是满眼的古树野花,千姿百态,又有飞瀑流泉、山溪淙淙,又有穿峡入谷,千回万转,端的是人间美景。

    因为少了左顾右盼、小心翼翼,我们行进的速度,反而大大增快了许多,差不多到午后两点多的时候,我们来到了那青钢岭的山脚下。

    青钢岭在二郎山中,并不算最高的山峰,但岭上的地貌奇特,上宽下窄,只有一条道路可以上山。

    那道路掩映在郁郁林木之后,倘若是不仔细,还真的难以找寻。

    上岭的道路,有且只有一条,下方是青石条,而到了上面,还有一大段是修筑于悬崖峭壁之间的栈道。

    那儿倘若是守着一人,便是一夫当关,万夫莫摧,绝对的易守难攻。

    正是因为如此的地利,那花老太方才得以在此修生养息。

    对了,我前面忘记提了,这个花老太,也是一个夜行者,而这二郎山上,就盘踞着一个以她为首的夜行者家族。

    我们没有敢上栈道,而是藏在山下的一片云杉林中,耐心地等待着。

    大概是头一天的关系,所以我们并没有看到太多的客人。

    但能够瞧见有骡马队从山下走来,我们仔细打量,发现是花老太这儿布置寿宴的人手。

    我们几个,从下午一直守到了夜里。

    一开始我们三个都在守着,到后来开始轮班儿守候,到了晚上的时候,也陆陆续续来了一些客人,不过都没有我们要找的黄大仙。

    他估计得明天才到。

    又或者,他已经提前到了,而我们并没有撞到。

    等到晚上九点多,天色黑压压的时候,马一岙突然开腔说话了:“这样子守株待兔,肯定不行,我们得想办法上岭峰去,才有跟黄大仙碰面的机会。”

    我说怎么想办法?你刚才也说了,这儿的地形险要,只有一条道路上去,至于别的地方,就算是我们能爬上那悬崖峭壁,人家在上面轮班值守的人,也不是吃素的。

    马一岙着急地挠了挠头发,而就在这个时候,楚小兔突然喊道:“那、那个驼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