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夜行者:平妖二十年 > 苗疆诡事第四十五章 一个悲剧
    大嬢孃的自杀,是意料之外,情理之中。

    事实上,在服用了“拨乱反正丹”之后,她的情绪都一直处于压抑的状态,别人啕嚎大哭,寻死觅活,然而她却是一声不吭,仿佛完全没有改变一般。

    事后她把自己,锁在了房间里去,再也没有出来过。

    要不是她看上去没有什么攻击性,我们估计都会把她给控制起来。

    而事实上,马一岙临走之时,还特地找我,让我小心点那老娘们。

    他担心大嬢孃有可能接受不了心中的落差,说不定会鼓动这帮落花洞女团结起来,然后再把我们给端了。

    如果是这样的话,问题可就严重了。

    然而马一岙终究还是太过于高估女人的承受能力了,在发现自己的容颜变成了七老八十的模样,垂垂老矣,然后幻想全部破灭之后,她们最想做的,不是争权夺利求生存,而是只求速死,一了百了。

    唉……

    我和小虎走进了房间里,瞧见宛如睡着了一般的大嬢孃,心中感慨。

    好一会儿,我看向了旁边的这些落花洞女,低声问道:“她临死之前,有说过什么话么?”

    有人递过来一封拆开的信,我接了过来。

    小九老太则在旁边说道:“她一直接受不了现实,将自己锁在屋子里,发现的时候,已经死了。这是她留下来的遗书。”

    我拿出了纸来,信很短,字迹很是清秀,上面写了几百字的样子。

    内容并不多,我大概扫了一遍,主要有三个内容。

    第一是忏悔,醒转过来之后,之前的种种恶事浮上心头,这些事儿就如同毒蛇一般,吞噬着她的内心,让她的精神陷入了崩溃的境地。

    大篇幅的忏悔之后,是怨恨,对于那个岳壮实恨入骨髓的怨恨。

    梦醒时分,对于一切都看得分外清楚。

    而最后,她才提到了自己的真实名字,以及自己的老家,还有希望能够将贴身的一块玉石,让我们帮忙送回去,给她母亲留个念想。

    她想妈妈,却不敢见。

    刘秀秀。

    这是一个很普通的名字,听着有几分简单和质朴,如同一个柔弱的山里女娃儿。

    我看完了信,那玉佩也递交到了我的手里来。

    落花洞女们并没有马一岙预料之中的烈性,对我们也没有任何的仇怨,反而多出了几分信任来,让我十分感慨。

    而没多久,从后山回来的马一岙,又带来了另外的一个消息。

    他们在那个毒虫洞窟之中,发现了大量的尸骸,而其中有很大一部分尸骸,与人类并不相同。

    那是夜行者。

    而且还是显化了本相之后的状态,大部分还是女性。

    马一岙找到了之前被他误会成肥花的亥猪夜行者,此刻的她,已经死了,身体都被虫子啃食了大半,而且又经过灼烧之后,面目全非。

    他们随后又在一处夹缝之中,找到了一本书,叫做《摄生九要·房中奇书》。

    这本书里面记载了一个获得永生的法子,那就是集齐十二生肖“鼠、牛、虎、兔、龙、蛇、马、羊、猴、鸡、狗、猪”女性夜行者的精血,就能够炼精化气、炼气化神、炼神还虚、炼虚合道,最终成就永生之基业。

    书上面写有大量的批注和文字记录,而根据这些文字,马一岙推导出了这个家伙,至少祸害了鼠、牛、虎、兔、鸡、狗、猪九人,总共七类女性夜行者。

    正是因为这东西,使得岳壮实这个活了至少六十年的老东西,现如今还是青春年少的模样。

    这状态,可不光只是落花洞女能够提供出来的。

    这事儿让人胆寒。

    而除了《摄生九要·房中奇书》之外,他们还搜到了一本医术,叫做《药解真注》,我们在药房里面找到的所有丹药,都能够在里面找到炼制方法。

    不过这是残篇,中间有几页被人为地撕走了。

    琼脂酿等控制人心的玩意,并没有在其中有所体现,想来是被岳壮实给毁去了。

    双修书被毁去,而医书马一岙留着。

    交流完信息之后,我将大嬢孃的遗书递给了马一岙。

    与此同时的,还有那块玉佩。

    玉佩不算什么名贵的材质,不过从质感上来说,应该是温养了许多年。

    见玉如人,留个念想。

    小虎爷爷带着人将剩余的几缸子蜂蜜拉了回来,走过来的时候,打量了一眼,不由得皱起了眉头,说这……

    马一岙问道:“有什么问题么?”

    小虎爷爷将信接了过来,仔细看了一下,嘴里念叨着说道:“刘秀秀、刘秀秀……”

    马一岙是个谨慎的人,瞧见他这状态,赶紧问道:“出了什么事儿?”

    他担心大嬢孃在死了之后,还出什么幺蛾子,然而小虎爷爷却摇头,带着我们进了房间里去。

    落花洞女们收殓好了大嬢孃,准备弄个木盒子,将她入土,小虎爷爷赶到,将盖在头上的白布掀开之后,一打量,方才跺着脚说道:“原来你竟然被抓到了这里来,天啊,我早就应该想得到的……”

    我们听了,大为震惊。

    这大嬢孃,居然是老爷子的熟人?

    我们等小虎爷爷的情绪发泄完了,方才问道:“这个,是您的……”

    小虎爷爷摇头,说与我无关,但她应该是小虎的小姨,她妈妈最小的妹子,失踪了十来年,莫名其妙就不见了,我那亲家找她,都快要找疯了,因为之前也没有落花洞女的种种迹象,并没有想到这一点,没想到,她居然在这儿……

    这大嬢孃,居然是小虎的小姨?

    瞧见这床榻之上干瘦如柴的白发老妪,我们都陷入了沉默之中。

    岳壮实,真的是害人不浅。

    小虎爷爷认出了刘秀秀之后,叫来了小虎认亲,然后与落花洞女们商量,打算将人带回她老家去安葬。

    对于他的提议,落花洞女们犹豫之后答应了,至于那块玉佩,也将有小虎爷爷来转交。

    我们第二天,还在黑风沟待了一天,处理后面的相关事宜。

    经过一番折腾,十来个落花洞女之中,有六个准备离开,其余人则就准备留来这里;至于那离开的六个,也是因为太过于思念家人,想要回家看看。

    但她们其实是没有信心重新融入外面的世界,所以一旦有变故,可能还会回来。

    当然,这些事情已经不是我们的考虑范畴,而是她们每一个人自己的选择结果。

    除此之外,有着东苗蛊王罗全牙的帮助,我们则省了许多的事情。

    空闲下来,便是整理战利品。

    小虎爷爷需要费心给那些剩余的东西分三份,而我、马一岙和楚小兔这边,也是十分忙碌,除了各自一大缸的噬心蜂的蜂蜜之外,我们还有四桶蜂王浆。

    与之前一样,除了我们三人一人一桶之外,还分给了小虎一桶蜂王浆。

    至于一众丹药什么的,就由我们三人对分了。

    事实上,那蜂王浆小虎都不肯接受,说这是我们赢得的,与他无关。

    但马一岙还是十分敞亮地给了他。

    另外就是那四头身形硕大的食铁兽,这些家伙长得虽然很像大熊猫,但到底还是有一些不同,别的不说,那牙口就截然不同,马一岙试着喂了半根锄头,居然都给咬下了肚子里去。

    对于这东西的归属,我们很是头疼,因为不管怎么说,它到底还是属于大熊猫的种类,带出去了,别人也认为是大熊猫。

    而私人豢养大熊猫,这是违法的事情。

    马一岙和楚小兔手中的炼妖球品质并不算是很好,猫啊狗儿的,或许可以,但想要容下这两米多高的食铁兽,完全不可能。

    我的倒是可以,但塞进去一头,王虎就得扔出来。

    最后我们的商量,是先放在小虎爷爷这里帮忙养着,蜂蜜和蜂王浆也搁在他这儿,等我们回头有空了,再想办法带走。

    对于我们的请求,小虎爷爷犹豫了好一会儿,还是点头答应下来。

    之所以要回头来取,是因为我跟马一岙说起了我外甥兜兜的事情。

    马一岙向来就是个急公好义的性子,更何况这是我的事儿。

    我的事,就是他的事。

    事不宜迟,在忙碌完了这边的事情之后,第三天,我们与小虎、他爷爷告辞,然后踏上了前往离别岛的道路。

    这地方,马一岙听他师父说过,知道大概的位置。

    临出发之前,我们还特地随身带上了一些蜂蜜、蜂王浆,说不定会用到。

    除此之外,就是跟那四头食铁兽辞行。

    这几头畜生别看相貌凶悍,但驯服之后,还是十分可爱的,而且它们的智力水平差不多有人类小孩一般,很是懂事,对于马一岙的离开,十分的不舍。

    那只个儿最小的大冬,甚至都流出了眼泪来,嗷嗷着叫唤。

    马一岙虽然不舍,但到底还是没有办法带着它们离开。

    或许有一天,我们有足够的炼妖球,方才可以。

    出了村子,我们去了很远的镇子上,然后坐车去市里,坐上火车,一路向西。

    火车轰隆隆,一路风景如画,走湘西,过黔北,到达了川渝地区。

    最后我们抵达了横断山脉的东部地区。

    离别岛,就在这一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