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夜行者:平妖二十年 > 苗疆诡事第四十四章 吞金自尽
    这二十多人里,领头的一个,我们却是认识的。

    小虎的爷爷,那个瘸了的老苗人。

    东苗蛊王罗全牙。

    这个老头儿先前看上去的时候,一团和气,然而此刻进了山谷,却是怒气冲冲,带着二十来个与他一般打扮的苗人,气冲冲地就杀到了这儿来。

    我在队伍之中,并没有瞧见小虎,知道他们应该是还没有会合。

    二十多人里,好多个受了伤,显然在没有落花洞女的领路之下,他们进了这黑风沟里来,也是遇到了许多机关的,好几个甚至都不能自己行走,得在旁人的搀扶之下,方才得以勉强同行。

    至于小虎爷爷,更是一瘸一拐,十分艰难。

    不过他们终究还是赶来了,气势汹汹。

    马一岙瞧见,赶忙带着我迎了上去,双方见面,并不友好。

    小虎爷爷别看人瘸了,但力气却大得吓人,人也灵活,上来就推了一把马一岙,气势汹汹地质问道:“我孙子呢,我孙子小虎呢?”

    马一岙给推翻倒地,我上前去理论:“大爷,您别着急。”

    小虎爷爷瞧见我,气不打一处来,摸出腰间的旱烟锅子,指着我的鼻子大骂道:“我之前是怎么跟你说来着?小虎是不是只负责领路,不能进这儿来?现在人呢?人在哪里?他父母走得早,就给我剩下这么一个独苗苗,他倘若是有个什么三长两短,你让我一个孤寡老人怎么活?白发人送黑发人么?他人呢,人在哪里?”

    我苦笑,说他不在这里……

    小虎爷爷的脸色一变,烟锅子都快要伸到了我的鼻子前来,怒气冲冲地说道:“他折在这里了?”

    他正骂着,突然间身后传来一声叫唤:“爷爷!”

    啊?

    小虎爷爷回过头去,瞧见自家大孙子出现在了水田那一片,身后还跟着几个脸色黑黢黢的男人,和一个脏兮兮的大姑娘,顿时就是一愣。

    随后他顾不得我们,一瘸一拐,几乎是小碎步地飞跑了过去。

    爷孙见面,分外激动,而我也将马一岙给扶了起来,问道:“怎么样,你没事儿吧?”

    马一岙苦笑,说没事,罗前辈这人其实挺沉稳的,这会儿只不过是爱孙心切,所以才会不讲道理;不过这一下,咱们也得受着,毕竟如果没有小虎的长线蛇虺蛊,我们未必能够这般顺利,回想起来,这一切,实在是太简单了,如有神助一般。

    我说那也不能这样啊,不问青红皂白就是一顿骂。

    我给喷得一脸唾沫,心中不爽,而马一岙则笑了,对我说道:“结局是好的,再想想那些东西,心里面,是不是好受一点儿?”

    听到他这么一说,又想起这一夜的收获,我不再多言。

    因为确实如马一岙所说,今天的收获实在是太大了,盆满钵满,让人都有点儿难以置信。

    山神跌倒,我们吃饱。

    两人低声聊着,而这个时候,小虎爷爷罗全牙也带着自己孙子走了回来。

    此刻的他红光满面,对着马一岙说道:“算你还懂些道理,什么危险的事情都自己去顶着,这事儿就此揭过吧。”

    他说的,是我们让小虎带着妹子留下来,而马一岙、我和楚小兔去敌人后山老巢清除后患的事情。

    这时我方才回想起来,原来马一岙之前的安排,竟然有如此的深意。

    马一岙拱手,满是歉意地说道:“对不起,罗前辈,让令孙卷入到这件事情里面来了,我很抱歉。”

    小虎爷爷也有一些不好意思,说这事儿我刚刚问过那小兔崽子了,是他自己强行要来的,跟你们无关,倒是两位一直都照顾他,危险的事情自己顶着,让他躲在后面,这份情,我记着的——对了,这边的情况怎么样了?

    马一岙赶紧跟他说起了昨天一夜发生的事情。

    他的讲述很有讲究,哪些需要重点说的,哪些需要简略带过,抑扬顿挫,听得我大受启发,加深了对这家伙的敬佩之情。

    听完了我们的讲述,小虎爷爷翘着胡子,说就这么放过那帮助纣为虐的臭婆娘了?

    马一岙苦笑,说也不能这么讲,她们也是被人控制的神志,现如今,从梦中醒过来,对她们来讲,已经是最大的惩罚了。

    小虎爷爷仍然不甘心,说话虽如此,但那个狗屁山神在此盘踞,但没有她们的帮助,这一带也不会变得如此——你们是不知道,这些年来,这一大片的区域,不知道有多少女子受害,多少男子失踪……

    马一岙认真地说道:“罗前辈,她们,正是受害的女子。”

    唉……

    事已至此,说再多的道理已经没有任何意义。

    这是一个死结。

    说到底,唯一的罪魁祸首,其实就是那个叫做岳壮实的家伙,若是没有他,一切都清静了。

    小虎爷爷不再纠结,而是问道:“你刚才说,那伪山神庙中,还有许多积蓄?”

    马一岙点头,说对,这噬心蜂的蜂蜜,不知道存了多少年,一人高的大缸子,十来缸,我们拿了四缸,剩余的,准备出山之后,找你帮忙来运呢。

    小虎爷爷听到,脸都笑开了来,说好说,好说,对了,这些东西的分配,你有什么想法没?

    马一岙沉吟一下,然后说道:“我之前呢,也想过一些,我带了四缸出来,我、侯子和那个叫做小兔的妹子一人一缸,小虎虽然没去,但此次事件,他出力甚大,而且连累得长线蛇虺蛊也没了,自然得占一缸;至于剩下的蜂蜜和东西,您这边组织张罗,不能白忙活,自然得占一份,那几个兄弟,长年在此遭受奴役,吃尽了苦头,我想分他们一份——这一份包括今夜死于混乱的老兄弟们,他们若是有家人,就给他们分去——再有一份,留给这些落花洞女。”

    小虎爷爷听完,点头说道:“很公平,不过留给那些落花洞女,有必要么?”

    马一岙说道:“我刚才询问过了她们的意见,许多人在这儿生活已经习惯了,无脸出山去,而此刻这里的村子给我烧毁了,损失重大,想要重建,还是需要一些积蓄的。我们,总不能看着她们饿死。”

    旁边一人吐槽道:“饿死就饿死,活该。”

    那是一个满脸络腮胡的中年男人,马一岙看了他一眼,又看向了小虎爷爷。

    小虎爷爷能够走到今日的地位,除了修为之外,人情世故自然也是极好的。

    他沉吟一番,然后说道:“这说得很有道理,理当如此。不过说起来,你们几个有点儿委屈了,要知道,今夜的功臣是诸位,让湘西一带免受那妖怪荼毒的人,也是诸位,怎么可以只拿这么一些呢?”

    我听到这话儿,差点儿都忍不住要笑了。

    大爷,你真的以为我们是无私奉献的活雷锋啊?

    我们,是拿得都有些不好意思了。

    马一岙比我沉稳许多,谦虚几句,小虎爷爷见劝解无用,便开口说道:“好,既然你信任得过我,那我便负责收尾工作吧,无论是这边的安置,还是物品的处理,以及那些受害者的家人寻找,都由我来;事后我会专门跟你作一次汇报,倘若是有什么不公平之处,你回头了,指着我的鼻子骂,也是没问题的。”

    马一岙拱手,说您言重了,我们对这儿不太熟悉,还得多多仰仗您了。

    小虎爷爷带着人进了黑风沟,使得我们的实力陡然增长,倒也用不着急着离开,随后我们带着他去见了那些落花洞女。

    除了大嬢孃闭门不见人之外,其余的都还挺配合的。

    紧接着我在村后面找到了楚小兔,让她将食铁兽们带进了大火过后的村子,将东西卸下。

    马一岙又带着人,去了后山的山神庙。

    我因为昨天与岳壮实拼斗的时候,受了些伤,就没有跟着跑,而是留在了村子里,一边监管照看着那四头憨态可掬的食铁兽,一边休息。

    小虎也没有去,照顾好了月娘休息之后,过来与我叙话。

    两人有一句没一句地聊着,说得最多的,却是感慨这一次的好运气。

    事实上,一旦任何环节有些差错,结果就会完全不同。

    黑风沟在这一带凶名鼎盛,就连他爷爷东苗蛊王听了也色变,不敢触摸,并不是没有道理的。

    那岳壮实的上限,还真的就有妖王实力。

    当朝阳的光华从头顶落下,照在这劫后余生的村庄时,我打了一个呵欠,而就在此时,突然间不远处传来了一阵凄惨的哭嚎声。

    这哭声将我的瞌睡虫都给赶走,我从一头食铁兽温暖的肚子上爬了起来,朝着那方向望去。

    哭声是来自于落花洞女聚集的屋子。

    那屋子在大火之中奇迹地保留了下来,损毁得并不严重,此刻成了那些落花洞女的聚集地。

    我跟小虎赶了过去,走到门口的时候,碰到小九老太,赶忙问怎么回事。

    小九老太红着眼睛,哭着说道:“大嬢孃,她吞金自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