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夜行者:平妖二十年 > 苗疆诡事第四十三章 往事只能回味
    火焰圈中,琼脂酿的药效开始渐渐发作,四头身形硕大的圆滚滚低下身子,将肚子趴在了青石板上,脸上的表情也不再狰狞。

    这个时候的它们,显得如此憨态可掬。

    瞧见它们的模样,我松了一口气。

    琼脂酿还真的是恐怖,这帮食铁兽在服用了之后,暴躁的性子收敛,就跟刚入门的胖媳妇儿一样,小心翼翼地趴在。

    它们两眼汪汪,仿佛很委屈的样子。

    马一岙瞧见,并不放心,而是继续说道:“起立,都站起来。”

    这回用不着他威胁,几个庞大腰圆的大熊猫立刻爬了起来,而马一岙又重复了好几个指令,什么半蹲,小跳、晃动肚子之类的。

    他一边喊,一边做,那四头大熊猫听了,居然也照着做,争先恐后的样子,让马一岙笑开了怀来。

    随后,他撒了泥土,在火圈中弄出了一片缺口来,指引那四头大熊猫走了出来。

    圆滚滚们走出了火场,乖乖地在马一岙跟前排成一排。

    有稍微怠慢一些的,我一棍子抽去,将这老赖口中的凶兽吓得屁滚尿流,乖乖地半坐着,而马一岙则大声喊道:“大春,大春是谁?”

    一只肥嘟嘟的手举了起来。

    紧接着马一岙又继续喊道:“大夏是谁?夏天,大夏!”

    他挨个儿喊着,并且让它们按照“春夏秋冬”的位置排好,而圆滚滚们居然都脾气不错地照办着,让人看着都有些错愕。

    不过马一岙是打一棒子,就给一甜枣,这帮大熊猫排队站好之后,他叫老赖去缸子里舀了几勺蜂蜜来,给它们加餐。

    蜂蜜在前,食铁兽们又故态复萌,开始打闹争抢起来。

    不过我一通棍子下去,又都变乖了许多。

    如此来回折腾几次,圆滚滚们终于听话了许多,而这个时候,楚小兔也将药房里面最宝贵的东西都给打包妥当。

    这时我们又继续搜罗,却发现除了蜂蜜和药材、丹药之外,这地方穷得出奇。

    后来再没有什么能够看得入眼的东西。

    哦,对了,从那岳壮实的卧室里,我们还搜出了一大堆的刺绣绸布来。

    至于其它的,估计是他回来搜刮了一趟,所以啥也没有了。

    那幻光石虽然还算不错,但因为有放射性的作用,我们都没有准备拿着。

    除此之外,我们在山神庙后面的一个地窟里,发现了许多白骨。

    不知道有多少人,惨死于此。

    除了白骨,还有无数毒虫在里面蠕动着,对于这个,我和马一岙的意见十分统一,那就是一把火烧光。

    我跟着将山神庙搜了一遍,而马一岙则回到了库房前来,他盯着那十来个巨大的粗瓷缸子,许久之后,一拍胳膊,对我喊道:“我想到了,想到了。”

    我说什么?

    马一岙指着院子里老老实实蹲着的食铁兽,说那些缸子我们搬不走,但它们可以啊。这帮畜生力大无穷,搬点东西,那也不是啥困难的事情。

    我有些犹豫,说这个,可行么?

    马一岙说试一试就知道了。

    接下来他的表现,让我很是诧异——他先是找来那一大堆估计是落花洞女进贡的刺绣与布匹,将这些食铁兽和蜂蜜缸子给包裹起来,做成牢固而结实的“背篓”,随后将各个缸子的蜂蜜调配,确保每头食铁兽背上的缸子是满满当当的。

    随后他找到了厚实的布匹,捆住缸口木盖,又用蜂蜡密封。

    弄完这些,他开始指挥着那帮食铁兽前行,然后让我用棒子在旁边驱使着,使它们保持平衡,不让缸子倾斜,将蜂蜜洒出。

    这一切,他指挥调度,甚至与那些圆滚滚沟通交流。

    他来回不断,显得十分认真和有耐心。

    功夫不负有心人,食铁兽们在棍棒和琼脂酿的双重指引下,终于能够驼住缸子,稳稳前行,不会有任何洒出来的可能。

    而弄完这些,我们也将山神庙梳理干净,将一切能够带走的东西都给带走。

    而最后,马一岙否决了我一把火烧毁这地方的提议。

    他说既然黑风沟的秘密揭开,那么我们就还有回来的可能。

    这些数十年累积下来的蜂蜜琼浆,我们不能一下子带走,但后面还是可以来拿的。

    用它们,来补偿小虎,以及那些受尽奴驭的男人,是个不错的主意。

    听到这话,我放弃了彻底了结的想法。

    我们满载而归,唯一失落的人,是赖大,因为他翻遍了整个山神庙,都没有能够找到自己被收走的妖丹。

    而这会儿他已然坚持不住了,变回了癞蛤蟆的本相。

    其实这事儿并不让人意外。

    岳壮实对他这个内奸恨之入骨,怎么可能将他的妖丹随意舍弃呢?

    必然是随身携带着的。

    恢复癞蛤蟆本相的赖大不能在外面久留,与我们告罪一声,就回到了山神庙前的水潭里面去。

    而临走之前,它答应了我们,不可再助纣为虐。

    当然,这事儿我们也不认真。

    他是否会信守承诺,我们不得而知,不过仔细想一想,他得罪死了岳壮实,想要回头的可能性很低。

    我们搜刮妥当之后,又休整了一会儿。

    马一岙将那固本培元的丹丸分吃,我们恢复了一些状态之后,开始出发。

    沿着山路回转,到了半途的时候,突然间杀出三个落花洞女来,其中一人,就是小虎认识的小九老太,原来是担心后山出事,所以给大嬢孃派过来侦查的人员。

    其间免不了一番恶斗,不过最终的结果,还是我们胜利了。

    从某种程度上来讲,这帮落花洞女之中,修为最深的,是那个大嬢孃,至于其他人,反倒算不得顶尖厉害的角色。

    所以我们虽然有一些麻烦,但也没有太多耽搁。

    倘若不是马一岙阻止了那四头食铁兽上来相帮,说不定结束得更快。

    当我们将这三人给制服之后,马一岙叫来了楚小兔,让她给每个人喂一颗拨乱反正丹。

    相比较于马一岙配置的那瓶腥臭药水,这丹药则温和许多。

    而且它本身就是琼脂酿的解药,速度更快一些。

    果然,服用之后,她们呕吐得比月娘更加厉害,没多一会儿,那地上就吐得一塌糊涂,花的花、绿的绿,还有许多的黑色血块和虫尸,看得人毛骨悚然。

    吐过之后,三人的眼神都回复了清明,彼此相见,都显得脸色苍白。

    我别人不认识,就问小九老太:“记起自己的名字了么?”

    小九老头双手捂面,哭泣着说道:“王翠华,我叫做王翠华,呜呜……”

    得,这算是想起来了。

    我叹了一口气,说道:“事情的前因后果,需要我跟你解释么?”

    小九老太捂着脸,难过地说道:“不用,不用,我都知道的,其实我午夜梦回之时,隐约能够想明白,不过每一次想往深处思量的时候,又有一个声音在蛊惑着我,让我无法从梦中醒来……”

    马一岙在旁边说道:“事已至此,我们无法多说什么,你在山外,若是还有家人,可以前去投奔。”

    小九老太没说话,旁边一个老妇人却嚎啕大哭起来:“我们都变成这个鬼样子了,哪里还能够回得去啊,还不如死了呢……”

    另一个人也哭着附和,说对呀,我们哪里还有脸,回去见家人?

    三人悲痛欲绝,而我们却没办法劝解。

    可怜之人必有其可恨之处,她们在这与世隔绝的山中寨子里,虽然受了岳壮实的迫害,由一花季少女变成瘪嘴老太,但也改变不了她们欺压那些男人的事实。

    这一点,很矛盾。

    我们对这些落花洞女的态度也十分矛盾和复杂,一方面她们是受害者,而另一方面,她们在刚才又是施暴的一方。

    倘若在交手之时,下狠手,伤了也就伤了,但现在她们恢复了神志,我们又不好动手。

    我们是个体,不是团体,也不是法庭,没办法去审判任何人。

    所以她们一旦表现得无害,我们也没有办法多加责难,而除了安慰之外,马一岙只提出了一个要求。

    那就是让她们帮忙,将所有的落花洞女都唤醒过来。

    之前的时候很难,是因为马一岙手中调制好的药液不够,但这回我们抄了岳壮实的老家,手中的拨乱反正丹足够,为了避免争端,我们不得不认真面对起这个事儿来。

    三人在悲恸之后,都点头答应了。

    随后我们一行人走过山道,回到了大火肆虐过后的村子。

    在这三位老妪的帮助下,事情反而变得很简单了,楚小兔被我们安排在了村外,看着食铁兽和我们的战利品,而我与马一岙,跟着那三位老妪进了村,各个击破,不断地擒人。

    等到我们被发现的时候,大部分人都已经服用过了拨乱反正丹,双方力量的天平开始倾斜,使得即便是大嬢孃想要力挽狂澜,最终还是失败了。

    我们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将那大嬢孃给按倒,给她喂了拨乱反正丹。

    一切弄完,差不多已经是天蒙蒙亮。

    大火过后的村寨,哭声一片,而晨光拂晓之时,远处的青石板长道上,走来了一大群的人。

    粗略一看,差不多二十来个。